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二十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第二十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剑气轰出,逼退了正在贴近的罗培伟,钟情听到罗虎的名字时,就将打算好的剑闪起手转变成了残月华。

  通天商行给的情报钟情大致看过,滇州除了绣衣司以外,有两个大势力,位于滇南大山中的蛊族,以及滇北高原茶马会的崩山棍王。

  崩山棍王,立道境,家传崩山棍法,以劲道刚猛,以势压人著称的双手棍法,只要兵器相交,所有崩山棍传人都只有一种打法,莽,不顾一切的劈棍,抡棍,没有防守可言。

  所以钟情才及时放弃了剑闪,转而用剑气逼退罗培伟,因为他气峰最不擅长的就是和崩山棍法这种莽夫型打法近战。

  罗培伟看着粗鲁,可算得上武道世家的他眼力不弱,也并非愚蠢之辈,通天剑派气峰闻名天下的起手式他还是知道的。

  但知道不代表能完全闪避,人都冲出去了,哪怕横移也会因为惯性而让身形有所凝滞,低头看去,左臂已经多了一道口子。

  罗培伟不惊反喜,大叫着冲上来,兴奋地喊道:“没错,就是这样,不要留力,来!”

  钟情暗骂,真是个疯子,但疯的棘手,和之前那群臭鱼烂虾截然不同。

  钟情抬起通天剑举过头顶,劈剑向前,剑气直冲罗培伟,如果说残月华是斜斩的出其不意,那么月牙冲就是直劈的明堂正道。

  以两人的六尺之距,钟情本意是想要逼的罗培伟继续侧闪,这样他能够从容的续上崩心,使得整场战斗进入自己的节奏。

  但这一次罗培伟没再避让,内气附在镔铁长棍上,对着那道剑气狠狠的一抡。

  “嘭”的声音中,烟尘四起,钟情看着嘴里带血带依然冲面而来的罗培伟,无奈的脚步向后,架剑格挡。

  伴随着两把武器厉声相鸣的,是通天剑意的喷涌,但罗培伟脚踏大地,重心极其稳定,手中的镔铁棍一击不成又一击,疯狂挥舞,如同高山落石般砸向钟情。

  山意?落石势?还是崩山棍法的特殊性?钟情脑海中思索着,应该不可能是棍法的特殊性,不然罗虎不可能才立道,但这棍法与山意石势极度契合。该说不愧是武二代吗?

  钟情不停地横剑,架剑,侧避,后跳,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种对手,完全没有防御的打法让他有些难以适应,找不到还击机会的他只能默默适应并且寻找对手的弱点。

  他能感觉到,罗培伟的一棍又一棍,越来越沉重,那高山落石就要暴动了,没时间在适应了,必须在他的落石之势携着棍法达到顶峰之前出手打断,不然就来不及了。

  他欣喜的看着这个对手,和肖凡完全不一样的对手,给他带来了同样的压力,一个修为高,却没什么高深招法,一个家学传武,但修为没那么高。

  钟情大喝道:“你和那群人确实不一样,但是,这势还不够强!”

  钟情头向左肩侧倒,挥剑在头前上方向左后绕环,剑气喷涌而出,在重新绕回头前的那一刻,不仅挡住了罗培伟势大力沉的一棍,一道剑气形成的圆环高速旋转着直奔罗培伟而去。

  罗培伟眼神一缩,这个距离,避不开,也来不及收棍回挡了,只见他内气覆盖全身,不管不顾般的跃起,高抬镔铁棍怒吼一声:“崩山裂!”

  钟情眼神紧缩,只是普通切磋而已,罗培伟这种搏命般的打法太过于凶悍了,自己的旋云环可不是那么好接的,他居然直接要硬顶着直击自己,不怕被腰斩吗?

  但是已经来不及多想了,眼前是高山落石轰响着,咆哮着向他的头顶冲来,这一招,只能硬扛了。

  钟情沉腕蓄力,在长棍离自己还有两寸时,他眼神一凝,就是现在,崩心!

  剑气裹挟着通天剑的剑尖,极为凝聚的一点已经超过了钟情平日里的发挥,剑意化成的小剑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冲向咆哮的高山落石。

  兵器的凄鸣声震耳欲聋,肉眼可见的内气波动从一个点瞬间爆散,钟情不知道对面这个大汉状态怎么样,他只觉得强化过的五脏都被震的有些发颤,一口逆血直涌喉头。

  “师兄!”许慕甄担忧的大喊道。

  她是第一次见钟情陷入苦战,往常来人在钟情手上不过十个回合就要么认输,要么倒下。而这个粗鄙汉子,和自己师兄对拼了七八十招,特别是近身阶段,打的师兄一直在招架。

  师兄,要赢啊,许慕甄两只小手紧紧握着,沉默着祈祷。

  “咳。”钟情还是没忍住逆血的上涌,他感觉自己硬撼这一棍让身体内的内气都紊乱了起来,右手止不住的颤抖。

  “咔擦”声响起,随后便是止不住的声响,那跟镔铁长棍一点一点的彻底碎裂了。

  这就是钟情硬撼崩山裂的依仗,通天剑作为通气上品的兵器,在那样剧烈的碰撞中,绝对能够击碎那跟长棍,这就是钟情的自信,对于这件传承了一千二百多年,经历过一代又一代剑主加强的神兵的自信。

  罗培伟上半身有些血肉模糊,他根本没管碎裂的长棍,吐了一口血沫,一屁股坐在地上笑着说:“痛快,真是痛快,不过最后那招叫什么,真狠啊!要不是我练了铁布衫,可能真就没了。”

  “旋云环。”

  钟情杵着剑,强撑着没有倒地,勉强地笑着回答了罗培伟的问题。

  不过他还真是没想到,练崩山棍法这些人,看似莽撞如牛,没想到还偷偷练一手铁布衫,让他有些大开眼界。

  罗培伟也勉强站起身来,对着钟情诚恳地说道:“钟兄弟,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是我莽撞了。”

  其实以茶马堂在滇州的势力,他当然有情报知道钟情是个讨厌不礼貌的人,只不过这礼貌向来都是打出来,他现在被钟情给打服了,自然就装着礼貌起来。

  毕竟人家作为一个剑修,最后硬撼他蓄了三十棍势的崩山碎,当然,最重要的是罗培伟希望礼貌点,能够让钟情忘记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