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二十七章 三方截杀

第二十七章 三方截杀


  三伙杀手一点联手的意思都没有,各自沉默着进山,他们没有互相动手,但也直到大家需要的都是钟情的人头,而这人头,只有一个。

  山外,大家勉强和平,因为知道在这里动手只会给钟情逃脱的机会,至于到了山里面会怎么样,就说不好了。

  钟情一边跑着一边对许慕甄说道:“呼,师妹你先去湄江,找张师兄说的做渡江生意的韩师兄,我拦他们一会,只要渡了江,就暂时安全了。”

  许慕甄倔强地说道:“不行,师兄,这一次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钟情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许慕甄泫然欲泣的脸庞,沉默了,但他知道现在分秒必争,于是上前轻轻抱住她,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乖,相信我,我会活下来的,在江边等我,我们约定过的。”

  看着钟情在这个时候都对自己露出开朗的微笑,许慕甄突然有些后悔了,如果自己没有一定要跟着师兄出来会怎么样?师兄可能就不会落在这样的险境里吧?

  看着许慕甄走远的钟情也有些后悔,自己就不应该带着师妹出来,万一她真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万死莫辞啊。而且都被人带出来了,自己还惹那那么多事,真是该死。

  他转过身子,笑容渐渐消失,冷厉的看着面前的丛林,想杀我?那就看看是谁杀谁吧!

  轻手轻脚地钻入密林中,静静地等待着杀手地到来。

  阿隆走在苍山的密林中,作为滇南蛊族的一部,他们简直太过于熟悉如同自己慈母般生养他们的大山了。

  少族长说要杀那个什么“守正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但白骨寨作为坚定的举旗派,只要听少族长的就行了。

  突然,一道剑气从上方袭来,只见阿隆双手上抬,密密麻麻的骨骼瞬间形成一个大盾,剑气和骨盾激烈的碰撞,骨盾破碎,白骨四散。

  阿隆松了口气,这“守正剑”也没有传闻中的。。。

  看着双飞燕的后一道剑气将这个蛊人分成了两半,钟情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已经是第八个死在自己手上的炼骨了,对方三群人总共还剩十个炼骨,三个闻物。

  当他继续在密林中寻找杀手时,看到抱团的蛊族,皱起了眉头,对方显然也发现了自己在反杀他们,一群人聚在一起就不好动手了,看来是时候撤了。

  却突然见的为首的那个闻物蛊人拿出一个前头是个大葫芦,下面插着三根竹管和金属簧片的东西,钟情脸色一变,糟了,对方还有支援。

  他斩出残月华,直冲那个闻物蛊人,而去,那蛊人像是没看到一般,自顾自地吹奏着,悠扬的乐声不仅叫来了在林中徘徊的鹦鹉,而且让剑气像是遇到了什么阻碍一般,在空中发出尖锐的摩擦声,随后缓缓散去。

  钟情脸色一变,声蛊寨的人?声蛊寨在蛊族中算是大寨了,寨子里的人都让声蛊寄生于自己体内,以获得可以让声音转化为实质的能力。

  眼见那蛊人对鹦鹉说了几句,鹦鹉就朝山外飞去,钟情直接剑闪划过一个炼骨境蛊人的身躯,他必须在对面支援到来前,尽快解决这些人,不然就麻烦了。

  眼见这个年轻的剑修不在躲藏,声蛊寨的蛊人得意地笑了笑,指挥道:“上去缠住他,我来主攻,不用留手,少族长说了,只要人头和剑!”

  他自觉地这个年轻人已经陷入了死地,放点狠话也没什么,却没料到之前一直逃跑的“守正剑”面对剩下三人的纠缠,直接持剑上前。

  荡不平!钟情挥剑横斩,这次却没再让剑气包裹剑身,而是直接斩出,三个蛊人各施手段,白骨,虫墙,挥刀,通天剑没有一丝阻碍地划过了他们的防护,剑气直奔三人驱赶而去。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一直逃跑的剑修战力如此之强,那声蛊寨的蛊人看到钟情一剑直接斩杀了三个炼骨,丝毫没有慌乱。

  随手摘了一片树叶,放在嘴上开始吹出尖锐的声音。

  钟情虽然看不到那蛊人的攻击,但对于危机的直觉还是让他做出了反应,一个绕云环使出,直到那几支锐利的声箭出划过他的鼻尖,他才看清这个蛊人的攻击手段。

  那蛊人却从来没有见过这般闪过自己攻击手段还能反击的剑招,眼看着圆环剑气直奔胸膛,来不及反应的他只得以内气附在左手上,强行挡住这一击。

  只见那左臂断落在地的蛊人面露死志,把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放进嘴里,咬破了双指,血全部诡异地流进喉咙,没有一滴洒落。

  “吁”尖锐而刺耳的口哨声响起,提前前冲的钟情面色一变,对于危机的感应来自四面八方。

  无数的音剑朝他朝他袭来,钟情只得内气包裹全身,剑意喷薄而出,疯狂的挥舞着通天剑护住自己的要害。

  几息之后,声音截然而止,钟情浑身伤痕,血液在白色衣服上如同寒冬的墨梅般,一点点晕开。

  看着眼前这个面容枯槁,皮肤干瘪的全是皱纹的尸体,心里只觉得新奇和恶心。

  他从情报上看过,蛊人可以把自己的全身血液供给蛊虫,从而爆发出绝命的杀招。

  在这个不可逆转的过程中,蛊人会被吸成干尸,而蛊虫也会因为吸收过多血液而爆体。

  钟情来不及歇息,提着一口气,踉跄地遁入林中,朝湄江方向奔逃。那蛊人战斗的动静太大了,现在金玉楼和吴道肯定都在朝这边赶,不能久留。

  片刻之后,吴道率先而来,看着地上的干尸和另外一边的点点血液,他无视了三个手下般。蹲在地上,用食指沾了沾那已经有些凝结的血液。

  “唔,是钟情的,来的有点晚了,错过了最甘甜的时机,这种伤痛带来的血液,最美味啦!嘿嘿,可惜还是没我的香啊。”

  看着吴道变态般的舔舐着沾满了钟情血液的食指,又把自己的拇指咬破吸吮,嘴角露出了夸张的笑容。

  几个杀手蒙着脸,但眼神的惊惧和身躯微微的颤抖无一不在说明他们的惧怕。

  “嘿嘿,早听闻“夜鬼”嗜血如命,百闻不如一见呐!奴家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林子中又走出了一行人,吴道眯着眼睛看着为首那个腰挂金牌的妖娆女人,又看了看自己的三个手下,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面色冷淡地回应:“没想到连蝎夫人都来了,放心,你们的血都臭不可闻,一群让我提不起一丝兴趣的垃圾。”

  蝎夫人也没动怒,娇笑着说道:“奴家的血臭不臭不知道,但奴家的身子可是香的哦。要是夜鬼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舔舔看,哪里都可以呢。”

  吴道冷冷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这个女人,转过身满脸狂热地带着人一路沿着钟情的血迹追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