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三十三章 再度合作

第三十三章 再度合作


  滇州,沐春府,悦来客栈。

  身材高大,才将近中年的无峰峰主叶重看向唉声叹气的袁闲,宽慰道:“没事的,钟情有你给的药,应该不会有事的。”

  袁闲皱着眉头道:“我是担心他俩直接被江水冲到巨石上撞死,到时候死了咱们也不知道。”

  在下首坐着等消息的许慕甄闻言身子一震,本就低垂的头颅更低了,灵峰峰主荆洁嗔怒道:“你个老头子说什么呢?能不能讲点好的,那也算你徒弟!”

  随后看着自己旁边越发憔悴的徒弟,轻声安慰着,许慕甄自从醒来就一直没说话,也不哭,就一直等着钟情的消息,几天都没合眼了,荆洁也心疼自己的徒弟。

  袁闲被骂的缩了缩脖子,低声咕哝着什么不和女人计较之类的话。

  张啸宇快步冲了了进来,门都没敲,眼底带着喜色道:“各位峰主,许师妹,钟师弟来信了!”

  “什么?”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许慕甄激动地直直冲到张啸宇面前,语气因为情绪而变得有些尖利。

  “信呢?信呢?”

  张啸宇快速从怀中掏出一纸书信,许慕甄甚至忘记了袁闲几个人还在身边,匆忙接过信,打开只看了第一个字,眼泪就止不住地流淌,整个人就像紧绷的弦骤然一松般,跌坐到了地上。

  “是他的字,师兄还活着,师兄还活着。”

  看着她满脸的泪水,嘴里还喃喃自语,荆洁越发地怜惜,对着袁闲二人说道:“你们先看信,我带她去休息,一个闻物几天都不吃不喝的,也没休息,身子快扛不住了。”

  二人点了点头,看着荆洁带着还在喃喃自语的许慕甄去旁边的房间里休息,有些感叹。

  “袁老头,你徒弟运气真好,又是剑主传承,又是痴心红颜的,怎么这些事一件都没被我遇到过?”

  袁闲撇了一眼这个粗人,脸上显得有些不在乎,心里却早已得意洋洋。叶重看到他这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又说道:“咋?夸人家钟情还把你得意起来了?他现在是剑主的徒弟。”

  “哼,那是我看着长大的!”

  “那他也是剑主的徒弟。”

  “他剑法是我教的!”

  “可他还是剑主的徒弟。”

  “你,你信不信我抽你!”

  “你抽死我他也是剑主的徒弟。”

  张啸宇有些头疼地看着面前二位,一个滚刀肉,一个老不休,虽然明知道几天来这几位也因为等消息有些紧张,但有了信也不用这么放松吧。

  袁闲不想再和叶重说话,打开信看了起来,小声读了起来

  “师妹,见字如面,我平安无事。。。”

  袁闲脸一黑,没理会叶重揶揄的笑容,心里暗骂,臭小子,老头子都为了你出山了,你倒在路边也是我守着你,为了你老子一把年纪了还和人动手,你写信就先提那个小妮子?气死我了,真他娘的气人。

  快速略过前面的内容,略着略着,没了。

  袁闲呆愣地望着这封信,有些不敢置信,反复地翻看,就这么没了?这个臭小子一点都没提起我?我艹!

  叶重在旁边已经笑出了猪叫,张啸宇冷淡的脸上都憋着笑说道:“袁峰主,您别急,那封是给许师妹的,这封才是给你的。”

  说着又从怀里掏了封信出来,袁闲气不打一处来,一个暴栗赏给了张啸宇,抚着自己的白胡子问道:“你是不是下山久了,人飘了?”

  张啸宇捂着头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多大的人了,这老不休,但也没再多说什么。

  袁闲看完了信,对着张啸宇说道:“准备一下吧,给蛊族和孔雀剑派施压,让他们三日后来谈谈这事怎么解决,找绣衣司做中间人,白骨寨和孔雀剑派的高层必须到场!”

  张啸宇和叶重有些疑惑地望着他,孔雀剑派的人来他能理解,白骨寨也来?

  袁闲笑着说道:“我的宝贝徒弟说了,剑修修的就是一口气,被人欺负了就应该打回去,不然算什么剑修。白骨寨是他和那个什么“夜鬼”的交易,对我们通天剑派也有好处,小张,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哈哈哈,不愧是我徒弟,就是优秀,此事当浮一大白啊!哈哈哈。”

  等张啸宇回去安排相关事宜之后,袁闲才把脸上的喜色转为严肃,把信递给叶重,沉声说道:“这事,不简单,大魏要出大问题了。”

  叶重一愣,这老头前面还笑得那么开心,怎么等小张一走就严肃起来了。打开信封看了片刻,略过那些对袁闲的亲近话,看到了三皇子那一处,面色也变了。

  “这事咱们也管不了啊,通天剑派历来都不参与这些东西,老头你怎么看?”

  “等回去看剑主安排吧,这事太大了,咱们也做不了主。”

  。。。

  钟情和吴道在孔雀城的茶楼里坐着喝茶,两个人都遮掩了行踪,戴着斗笠,让人看不清真容。

  只听得那说书人一拍惊堂木,带着腔调说道:“各位客官,今个儿咱们就说说“守正剑”面对三重杀机,反败为胜的故事!”

  两人放下茶杯,也没听那说书人说了些什么,吴道怪笑着对钟情说道:“啧啧,看来通天剑派势力真大啊,这才两天,估计到处都知道你钟情背水一战,破军杀六合,挥剑破苍山的事了。”

  钟情心情不错,这几天下来也早就习惯了和这个疯子相处,他除了喜欢舔指头,说些什么死亡啊,痛苦啊之类的疯话,也和常人没什么区别。

  “怎么,这本来就是我的战绩,还不让人说?要不要我让人给你加一笔,跟班刺客舍命救主?”

  吴道笑容截然而止,哼哼唧唧的没再说话,坐在茶楼二楼看向窗外的蒙蒙细雨和远方的耸立在雨幕中的翠山,兴奋地问道:“你真要打上去?”

  “当然,人家都骑到我头上来了,我不打上去算什么?通天剑派就没有这个道理!”

  “杀人吗?杀人的话这个忙我可以帮,嘿嘿。”

  钟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杀。”

  “灭门吗?灭门的话免费帮你,桀桀。”

  “除了普通人,全杀!”

  钟情没什么犹豫了,都决定杀人了,就不会在踌躇不定,人家要他的命和剑,要不是有通天剑派的声势,估计还要许慕甄的命。这笔账,可不是那么好算的。

  吴道眼里放光,兴奋地咧了咧嘴,痛快地说道:“哈哈,果然没看错你,“守正剑”?笑死我了,这忙我帮定了!这一次就不收你钱了,平日里雇我杀个人都要几百两,嘿嘿。”

  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兴奋地吮吸着小拇指的疯子,钟情不再说话,喝完了杯中的茶水就起身向门外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