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四十章 蛊族的谋划

第四十章 蛊族的谋划


  中州,京城

  身穿锦绣衣袍的男子手指头轻敲木桌,似乎在思虑着什么,然后对着眼前跪伏在地的男人说道:“你的意思是,夜鬼和钟情一起跳了湄江,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属下无能,一直没有查到两人的踪迹。”

  “废物,要你们何用?夜鬼和我们合作那么久,是个很好用的弃子,再去找,还活着的话就让他回来,钟情那边不用管了,这边现在有更多脏活需要他干。”

  “是。”

  “还有,鄢雨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殿下,因为钟情引发的六州严打人贩子风波,鄢道长才刚突破立道,根基有些不稳定,属下怀疑刘守稷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在这次严打背后推波助澜。”

  “哼,还真是我的好六弟啊,甘心当太子的狗都不愿意支持我,和东海王一样逍遥自在不好吗?非要在那破狗笼里待着!”

  “殿下息怒。”

  “行了,你去七星道门,告诉他们,陛下已经快不行了,来不及再准备了,今年上半年,是最后的机会了,这一次再输,哼!”

  “是。”

  看着黑衣男人离去的背影,男子英武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鸷。

  自从张克己出山,自己六弟入了绣衣司,所有的事情都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到了钟情,更是可恶,这群修士,迟早宰了你们!

  。。。

  “什么?你再说一遍?”

  白骨寨寨主王谷惊怒交加地看着眼前的阿飞,身子有些颤抖,不敢置信地向他确认道。

  “寨主,快让族长和大长老回去主持大局吧,要是让那两个小贼跑出了滇南,咱们白骨寨就完了啊!”

  阿飞急切地说道,他去到孔雀剑派的时候,血都还没干透,那仿佛人间地狱般的场景让他到现在还有些心悸。

  但是那副场景也证明了钟情和吴道绝对有能力反杀追杀他们的六个族人,他不得不担心。

  王谷和白骨寨的大长老邬童两个人对视一眼,急匆匆地带着阿飞去找墨生辉和李胜了。

  推开门,刚好孔雀剑派两兄弟也在和他们商量着什么,见到二人神色匆匆,李胜不由得问道:“王谷,怎么了?”

  “大事不妙啊,钟情和那个夜鬼没事,还屠了孔雀剑派,把我白骨寨的祖蛊偷走了。”

  “什么?”

  田雨箫二人激动地站了起来,厉声问道。

  阿飞站了出来低着头躬身对在场的几个大人物将白骨寨遇袭,自己等人追杀钟情和夜鬼,然后去孔雀剑派查看情况的经历倒豆子似地快速禀报。

  蛊族两位大佬听完面色阴沉,而孔雀剑派两兄弟直接跌坐回椅子上,田雨箫颤声问道:“你说,田浪,他现在还跪着?”

  “是的,事情紧急,我没时间让他入土为安。”

  对于蛊族来说,孔雀剑派不过是个可以不用担心被反噬的合作伙伴,自己没必要给他们收尸。

  田雨箫气得双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还是田雨笛扶住了他二人老泪纵横,孔雀剑派居然在他们手里,被人灭了门。

  “我们,我们现在就去找通天剑派要个说法!”

  看着两兄弟踉踉跄跄的走出了房门,没人拦着他们。孔雀剑派已经没有任何合作价值了,如同孤家寡人般的两道身影让墨生辉不屑地嗤笑一声。

  “这两个家伙,还真把自己当跟葱了?还去找人家要说法,人家不把他俩一起送下去就算不错了。”

  李胜也微微摇了摇头,对这两人有些失望,只要他俩还在,孔雀剑派就还有希望,可就这么过去了,那估计是回不来了。

  “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回滇南了,但通天剑派不一定会放行,王谷,让你的手下带我的手书回去通知整个蛊族。务必把他们两个留在滇南,阿航的仇,还没报呢。”

  对比田雨箫面对丧子灭门之痛的激动与不理智,李胜显得极为冷静,看似无情,但眼底仇恨的光芒从未消失过。

  “是。”

  飞快的写完手书让阿飞带走,李胜叹了口气道:“滇南,太平不了了。”

  他虽然是坚定的举旗派,但是仍然希望战斗能在滇南之外发生,哪怕在滇北都可以。

  可惜,这一次钟情不死,又夺了白骨寨的祖蛊,一路追杀之下,能不能成功不知道,但蛊族又要死一批破军,说不定还会损失几个六合。

  李胜看了王谷和邬童一眼,问道:“该安排的都安排了,还不走?”

  王谷和邬童二人面面相觑,但祖蛊丢失又让他们心急如坟。

  阿飞再快也已经过了一天了,谁知道那两个小贼跑到哪去了,要是真让他们出了滇南,蛊族还真不好找他们麻烦。

  王谷硬着头皮开口道:“大长老,我想。。。”

  李胜淡淡地打断了他:“我知道你回去心切,但你还没看出来?这件事是通天剑派和钟情早就商量好的,一向只喜欢动手的通天剑派叫我们过来谈判,我说句难听话,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没那个面子。没想到啊,那钟情居然回击的如此之快,这次是我们大意了。”

  其实刨根究底,通天剑派发了声,他们不来也得来。人家好歹是让绣衣司请他们来,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王谷有些磕巴了,小声问道:“那。。我。。?”

  “通天剑派现在还在磨剑,我们这么好用的磨剑石,他们没道理放过。我反而希望钟情突破滇南封锁,只不过必须做出样子来安各寨的心罢了。”

  王谷听完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心都凉了大半,听李胜的意思,那祖蛊就不要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墨生辉有些不耐烦了,吼道:“行了行了,不就是丢个祖蛊吗?等这事结束了,把那些亲魏的寨子清理了,赏你们两个祖蛊,让你们自己挑。现在,滚吧!”

  白骨寨二人听了脸色大喜,赶忙退出了房间。

  墨生辉有些气愤这两个没眼色的东西,李胜赶人的意思很明显了,还在那杵着不走,搞的真能不管他们似的。

  他看着二人出去,朝门外啐了一口道:“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东西。”

  李胜对着墨生辉正色道:“族长,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五仙教和巫族那边我已经商量好了,只要咱们举旗,他们会给大魏那边施加更多压力让我们站稳脚跟。前两日,漠州三十六匪也答应了帮我们一起对付通天剑派。”

  没说代价,也没问墨生辉有什么底牌,他相信,两个寨子再不和,但当蛊族面临这种关乎族运的大事时,绝对戮力同心,不分你我。

  他们这次已经把通天剑派得罪死了,大魏那边肯定不会帮他们这些所谓的“异族”,那也就只有举旗造反这一条路了。

  墨生辉沉声道:“放心,中立派本来就偏向于你们,这次事情之后族内绝对不会再有除了那群被打怕了的寨子以外的反对声。我爹也已经突破通天了,咱们面对的压力会比你想象的要小些。”

  “那就好,如果能度过这次危机,我们蛊族就真正有机会逐鹿天下了。”

  这才是他口中不太平的真正含义,蛊族要造反了!

  只要这次钟情活着回了沐春府,通天剑派虽然依旧会处处针对他们,但大概率不会现在发难。

  毕竟孔雀剑派被屠了,白骨寨也烧了,白骨祖蛊都拿了,钟情也没死。

  比起咄咄逼人得不到什么好处,好好给他们下任剑主运作一下名声更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