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四十七章 分别

第四十七章 分别


  身穿白袍的少年从停靠在寒湖边上的蓑舟上走下,手里提着两尾鱼,嘴里叼着根撇了一小节的芦苇,迈着悠悠的步伐向两栋小木屋走去。

  转眼一瞬,已经是中平十三年了,钟情在这大半年里,除了悟道就是练剑,至于收集材料的活计,已经交给通天商行了。除了东海寒铁,其他的材料都备齐了,按杨志航信上说的,剑主说了,不能让他什么都不干,东海寒铁要自己想办法。

  冲着在空地上练剑的许慕甄喊了一声。

  “师妹,别练了,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你的,咱们今天中午吃鱼。”

  许慕甄停下了动作,对着钟情笑嘻嘻地说道:“嘿嘿,我也不能当师兄的累赘嘛。我去做饭了,你先去和蔡大叔喝茶吧。”

  钟情看着点了点她的额头,看着她蹦蹦跳跳地提着鱼离开,摇了摇头。

  这天下如今越来越乱了,去年下半年,蛊族掀起了反旗,虽然和钟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他早就离开滇州了,听说去滇州镇压叛乱的刘守稷对他颇有微词。

  张克己和七星道门宗主亲传鄢雨两个人以国教之位,道宗之首为筹码,在京城这个九州最复杂的赌桌上斗法三天,从技击,术法到论道,张克己三战三胜。

  但是这也逼得三皇子那边压力越来越大,京城的水此刻已经如渊水般深静了,天下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平静。

  这一切都和钟情无关,他在十二湖每日里不是练剑就是悟道,半年多没再出过剑了。这一剑,是留给马上回泽州继承太一宗宗主之位的张克己的。

  对着蔡昆的屋子大喊道:“老蔡,都什么时候了,出来饮茶啦,天天捣鼓你那堆破铜烂铁,没东海寒铁你又开不了炉子,有什么意思?”

  蔡昆打开房门,走到钟情身前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暴栗。

  “你小子天天没大没小的,老蔡是你叫的?许慕甄那么好的女娃娃瞎了眼才看上你个臭小子。”

  钟情忿忿道:“对对对,就你那儿子优秀,人家三岁以后就没见过你,也不知道还认不认你这个爹。”

  “你。。。”

  蔡昆抬起手准备再给钟情一个暴栗,却看见那个臭小子一溜烟都跑去自己屋里,不多时又拿了盒茶叶出来,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两个小家伙住在这里的半年里,确实给蔡昆带来了许多生气,钟情虽然爱过嘴瘾,却也分得清玩笑轻重,许慕甄不止是大家闺秀的典范还带着江湖儿女的韧性,深得老蔡的欢心。

  一老一少坐在湖边的小桌子上看着春日里的湖景,品着钟情从云梦府淘来的云金碎叶,说不出的悠闲舒适。

  春风骀荡,寒湖的水波微微荡漾着,几条鱼儿跃出水面溅起一阵涟漪,几只林中鸟在木屋上啼叫着,蔡昆咽下嘴里带着丝苦涩的茶水,对着钟情道:“你们要走了?”

  钟情点了点头,笑着对他说:“张克己马上就回来了,老蔡你封炉十年为了踏入立道,我养剑半年,就是为了不久之后。”

  蔡昆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年轻人是不应该一直在一个地方,我听说东海寒铁在澜州东海王府有收藏,你可以去问问人家愿不愿意换点。”

  许慕甄对着两人遥遥喊道:“师兄,蔡大叔,吃饭啦!”

  钟情听到许慕甄的喊声,冲着蔡昆笑着说:“蔡叔,吃饭去吧,这顿饭以后,咱们少说有个一两年见不了面了。”

  蔡昆笑骂道:“臭小子,你打算让我等那么久?”

  “哈哈哈,蔡叔,我拿到了东海寒铁就让人给你送过来,放心吧,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两个人说笑着向饭桌走去,没有一点即将分别的感觉。

  许慕甄今天吃饭反而有些沉默,没给钟情夹菜,也没劝蔡昆吃点蔬菜。蔡昆放下手中的碗,笑着对许慕甄说道:“女娃子,这天下啊,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也不用难过,咱们以后又不是见不到面了。”

  许慕甄有些低沉地说:“也没有很难过啦,只是和您在一起生活了也大半年了,一时之间有些舍不得啦。”

  蔡昆闻言,哈哈大笑道:“哈哈,不枉费我这段时间的苦心,我给你打造了一把宝剑,虽然比不上钟小子的通天剑,但也绝对是能称得上名号的神兵利器了。”

  钟情有些愕然,话语不禁思考就脱口而出。

  “老蔡,你这不得一碗水端平?我的呢?我也陪你一起生活了大半年啊。”

  蔡昆撇了他一眼。

  “你这大半年没把我气死就算我命大了,还要怎么样?吃完饭赶紧滚蛋!”

  钟情有些不满道:“喂喂,这饭还是我师妹做的,轮得到你赶人?”

  “我又没说让小许走,只是希望你早点滚蛋。天天打生打死的还要带着小许,也不怕伤着她。”

  钟情不想再和这个大胡子汉子再多说什么,低下头开始抢菜扒饭,尤其是蔡昆最爱吃的剁椒鱼头,他直接夹了大半个起来。

  看着一老一少在哪里斗嘴,许慕甄有些低落的心情也有些许好转。

  等三人吃完饭,她洗好了碗,拿着蔡昆送的剑,和钟情一起向这个对她很好的大匠师告别。

  “蔡大叔,记得要多吃蔬菜啊,我给你阉了好多你喜欢的辣萝卜条和辣白菜,你也记得吃哦,我们走啦。”

  “小许啊,有空记得来看我啊,等我突破了立道,肯定给你打造个顶好的饰品成亲用。”

  “哎呀,您别开我玩笑了,再见喽。”

  “老蔡,走了,过两年见。”

  “臭小子,快滚。”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蔡昆摇了摇头,自己在这隐居十年,以前哪怕有人来找他帮忙,他也直接打发对方去找自家徒弟,这两个年轻人在这陪他住了大半年让他确实有些不一样的感触。

  走在回云梦府的路上,钟情笑着问许慕甄:“师妹,打算给自己的剑取个什么名字啊?”

  许慕甄歪着头,洁白如葱般的玉指点着嘴唇想了想,有些脸红的道:“终许剑?”

  “啊?钟许?”

  许慕甄红着脸,声如细蚊般道:“终究还是把自己许给了你,所以就叫钟许剑啦!讨厌死了你。”

  看着许慕甄害羞的向前跑去,钟情带着笑意追在她的身后。

  “哎,师妹,等等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