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四十八章 世人瞩目的战斗

第四十八章 世人瞩目的战斗


  泽州,云梦府。

  钟情今天起的格外的早,今天是他和张克己约斗的日子,坦白的说,他现在除了激动之外,还有些许紧张。

  去年国教之争里,张克己就已经突破立道了,虽然这次约斗二人商议好了就只用六合的力量,但面对一个二十四岁的立道,不管是谁都会有很大压力。

  纵观整个大魏八百年,历代天骄人杰,也少有张克己这样的年纪突破到立道境,钟情自认为自己也是个天纵奇才绝对能够在二十四岁前突破立道,但现在的他还是缺少了些积累。

  穿着白袍,挎着利剑,少年人走出了客栈的大门,身后跟着的是娇美的少女和一众前来见证此战的通天剑派弟子。

  坊间的消息也早已传开了,不少人都在奔走相告,通天剑派下一任剑主和太一宗下一任道首的第一战就在今天打响,风流剑对败尽天下,这绝对是天骄级的对决,据说光是前去观礼的背后没有一个立道势力都不好意思上平劫山。

  走在出城的道路上,钟情养了半年的剑,气势没有那种喷薄欲出感,反而越发的平静,沿街的百姓纷纷悄悄议论着这位腰间墨玉,头发不扎不束的,微微漂浮在身后衬的整个人说不出的潇洒和出尘的年轻人,他们上不了山,也就在这一饱眼福了。

  “啧啧,都说风流剑潇洒不羁,果然是这样,”

  “是啊是啊,听说他兴致来了就饮酒,而且如同天选一般,往往能够逢凶化吉。”

  “嘁,我还是觉得张道长更厉害,败尽天下可不是说着玩的。”

  听着沿街百姓七嘴八舌的讨论,钟情依旧如同往日般带着阳光的笑容,只是一只握在通天剑柄上的右手有些紧。

  许慕甄看着钟情的背影,脸上带着些担忧,但眼里是掩饰不住的骄傲和欢喜,这就是她选中的男人,名扬天下的白衣少年。

  来到平劫山脚下,张克已早早在山下等候,看着一袭白衣的钟情,一身剑意收敛,隐隐有有岳峙渊渟之势,不由得些失神。

  眼前这人上次来的时候还只是破军,半年过去了,他就六合了。起初见他,自有一股我自天命的气质,但比起自己师兄还是差了些。

  可不知这半年来他干了些什么,一身的潇洒出尘和自家师兄当初败尽天下之后那股淡然已经相似了起来。

  “钟师兄,我家师兄已经在山上等候多时了,你要是准备好了的话,就可以上山了。”

  钟情对着小道士笑着点了点头,温声说道:“我这就上山,麻烦你帮我把他们带去观礼席上去吧。”

  看着小道士点了点头,他转过身去摸了摸许慕甄的小脑袋道:“别担心,师兄我会赢下来的。”

  许慕甄点了点头,对他挥了挥拳头示意加油,随后就和众多同门一起上山了。

  这几日已经有些熟络的师姐笑着问她:“师妹啊,你觉得钟师弟能赢吗?”

  许慕甄认真地点了点头,回应道:“可以的,师兄从来没有骗过我,他说可以,就一定可以。”

  但内心还是有些担忧,钟情才只是六合,而张克己去年就入了立道境,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哪怕张克己压制自己的境界,在对于意和势的理解上也占优势,毕竟人家早吃了四年多的饭。

  “哎呀,别担心了,又不是生死斗。再说了,就算钟师弟输了,那也情有可原嘛,等他们以后都到了立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虽然通天剑派众人都坚信钟情绝对不比张克己差,但这小了的四岁对于天才修士来说不是那么简单的四年可以概括的。

  钟情走在上山的路上,平劫山和通天峰不一样,通天峰看着就峥嵘崔嵬,自成一股立韧朝天之势,平劫山给钟情的感觉却是平和淡然,有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感觉。

  他知道,这一战,不仅自己期待许久,张克己也期待了许久。

  当年张克己横扫八州,唯独没有到蜀州去,就是在等道首口中的通天剑主的下一任传人,而今天,自己马上就要站到他的面前了。

  一路上山,钟情能听得见通天剑兴奋的剑鸣声,能感受到剑心激烈的跃动,甚至自己的养了半年的神已经隐隐有些要迫不及待地亮剑的意思了。

  “再等等,别急。”

  钟情低声自语道。

  登临峰顶,一身黄色道袍的青年早已等候多时,没有钟情想象中的丰容俊貌,一张方正的脸上充满了正气,虽然面容平和,但哪怕是隔着一段距离,依然能够让人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夹杂着淡然的傲意。

  远远的地方,是人数众多的观礼席,钟情一眼扫过去,只见得除了三十六匪和十二连环坞,其他的哪怕已经举起反旗的五仙教,巫族,蛊族的人都来了。

  三十六匪名声最臭,天下人都不待见他们,十二连环坞在张克己游历海州时,被他打的元气大伤,算是死仇了。

  无视了蛊族来人那愤恨的目光,钟情朝许慕甄挥了挥手,就对那青年道人朗声说道:“在下钟情,当代通天剑住亲传,见过张师兄。”

  张克己那张略微有些平和的脸上带起一丝淡淡的微笑,他能感觉的出来,眼前这个人绝对和他是同一类人。

  “钟师弟客气了,贫道张克己,当代太一道首亲传。”

  两人都知道这场约斗,说重要,它足够重要,因为这是张克己败尽天下的神话的最后一页,如果在这里,钟情输了,那么将彻底成就张克己独自横压江湖一个时代的传说。反之,如果钟情平了,那么他就真正有资格成为横压下一个时代的大佬之一。

  旧的时代已经到了尾声,曾经剑镇天下的剑主寿元将近,五仙教的五个大妖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依旧从未踏出过冬州半步,天下无人不服的道首也不可思议的抱恙不出,哪怕是最活跃的绣衣御史也渐渐脱离了人们的视线。

  但说它不重要,这场战斗也一点都不重要。张克己在败尽天下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了,远到他已经有了些许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他只想看看,眼前这个少年能否和那个大魏的皇子一般,让这条孤独的路上再多出一个同行者。

  钟情虽然肩负着通天剑派的荣光,但作为一个才下山第三个年头的少年人,在这场战斗中,他也仅仅是想见识一下所谓的败尽天下是否真的有资格和自己一同流芳青史,他不想让自己的野望成为一个笑话。

  至于胜负,今日分出的胜负也不过是为时尚早的序幕,真正的胜负远不是这个时候可以决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