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六十五章 谋定而后动

第六十五章 谋定而后动


  钟情深思片刻,他知道七星道门,那是一个以沟通天上北斗七星来获取力量为道法根基的门派,也是去年国教之争中太一宗的挑战者。只不过听说最后七星道门的首席鄢雨惜败给张克己一招,随后整个七星道门就彻底沉寂,不再活跃了。

  他带着些许疑惑问道:“你的意思是,七星道门前两年拼了命争国教的位置是因为三皇子?”

  刘守稷轻描淡写地开口道:“有这个因素吧,我那个皇兄给了他们太多的支持,不然就凭一个连通天都没有的欠债道宗凭什么敢和太一宗争。”

  “欠债?”

  看着钟情的疑惑,刘守稷就知道这家伙从来没有认真看过通天剑派对于天下势力的记载,冷笑地解释道:“七星道门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是承天之幸,其实说白了就是跟苍天借力,借了东西,是要还的。他们除了命,还有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门主各个都是短命鬼还破不了通天。”

  钟情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好奇道:“苍天真是活的?”

  刘守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通天剑派的人都不读书吗?“

  钟情讪笑着挠着后脑勺,他不太爱看书,比起游山玩水和钻研剑道,读书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力。

  刘守稷没理会他的尴尬,接着说道:“刘守盛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他那破事早就被我察觉到了,只不过没有证据罢了。”

  “所以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做出这种天怒人怨地事情?”

  刘守稷稍稍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思绪一般,随后说道:“他为了能够削弱太子在帝位之争里的优势,妄图扶持一个新的国教。而七星道门作为全天下数得上号的门派,自然也有再进一步的想法。”

  钟情暗自思考到,七星道门如果想要更进一步,那么就是摆脱债务,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够帮他们代替生命来向苍天还债,那所需要的东西绝对是具有足够位格的,龙气应该算得上一种。

  可是,龙气是大魏皇族的根基,绝不可能交给外人,他眼里带着疑惑看向刘守稷,刘守稷看出了他的疑惑。

  “国运,国运也可以帮他们还债。”

  钟情失声询问道:“他们还打国运的主意?”

  刘守稷点了点头,解释道:“国运和龙气相辅相成,只要治世有方国运会不断的出现再反哺给龙气,龙气壮大以后孕育贤君来维持大魏的延续。”

  钟情皱着眉头道:“就算如此,可七星道门输了,这件事情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暂时的蛰伏而已,得罪了太子和太一宗,现在的他们硬着头皮也要帮刘守盛登基。”

  钟情突然想到,追杀伊笑的杀手,最后用的全是七星道门的杀招,可是那群人似乎只会那么一招。不对,不可能,如果是他们自己施展,那需要起码的道术基础,可自己一点都看不出来。

  刘守稷没理会正在思考的钟情,继续说着。

  “刘守盛血祭百姓的事情是事实,但我们没有证据,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所以这件事现在急不来,我希望你也不要露出马脚。”

  钟情突然抬起头来问道:“你知道七星道门最近的动向吗?”

  刘守稷摇了摇头,自从去年七星道门三战三败以后,他们整个门派就如同消失了一般。自己忙于寻炸刘守盛血祭的线索,没怎么在意过七星道门。

  钟情提供了一点信息。

  “追杀伊笑的人,最后用的全是七星道门的秘术七星祭,但是他们绝对没有任何道法基础。最让人不解的是,那群人哪怕是死士,也极为果决地用了七星祭,没有一点犹豫。”

  这个消息出乎了刘守稷的预料,他真没想到过七星道门连自己、压箱底的杀招都贡献出来了,追问道:“确认他们不会道法吗?用的都是哪家的招式?”

  钟情摇了摇头道:“用的太杂了,两极棍,披风刀,三阳箭都有,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一家的。至于道法,我肯定他们不会,这点眼里我还是有的。”

  刘守稷揉了揉脸,在脑海中不停地整合着现有的线索,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神色极其凝重地对着钟情说道:“我有了一些猜测,但是还需要确认一下。”

  钟情盯着他古井无波的眼睛说道:“什么?”

  刘守稷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

  “你真的不想离开这里?”

  钟情笑着摇了摇头,反而提起了刚才的话题。

  “你也说了,苍天是活的,我的天命就在这里。我能感觉到,如果现在就走的话,失去的就太多了。”

  刘守稷点了点头,开口道:“张克己曾经和我说过,鄢雨在对决的时候明明也是立道,却给他一种有些虚浮,而且他整个人的道里面充斥着淡淡的怨恨感。”

  “怨恨感?”

  “对,每次,张克己说鄢雨的道里有一种怨恨感,他一开始以为是因为七星道门的功法有伤天和的原因,但总觉得不对劲,所以才让我帮忙查查。”

  “那?”

  “这事我没管,毕竟当时国教之争还没结束,刘守盛那边还在朝堂上发力。”

  刘守稷作为一个标准的太子党,自然分得清事有轻重缓急,而帝位,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凡是和这件事没关的,全部都要靠边。

  钟情仿若确认般的询问:“所以,你怀疑七星道门和血祭有关,帮三皇子培养死士的也是他们?”

  刘守稷点了点头道:“只是我的猜测而已,还需要查证,我待会就去找鄢雨。”

  “找他?他不是七星道门的首席?”

  “就算如此,他也绝对不会是那种血祭黎民的人,这一点我还是很肯定的。”

  钟情不清楚鄢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懒得管,不过既然刘守稷说行,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需要我做些什么?从蜀州到滇州再到中州,我也该和他们做个了断了。”

  钟情一直以来都不是个能唾面自干的人,人家在滇州追杀他,在中州第一天就给自己来了个见面礼,他要是当没发生过未免也太过于不像个剑修了。

  “你?我更希望你什么都不要做,别给我添乱就好。”

  钟情摇了摇头,认真的说:“你觉得我是那个刚走的小屁孩?”

  看着刘守稷没理会自己就往外面走,钟情笑着摇了摇头,嘀咕道:“等着,过两天我给你来个大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