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列仙斗 > 第六十九章 逼迫

第六十九章 逼迫


  前冲的劲头在脚尖狠狠点地时止住,反转身子,通天剑迎上冰刃。

  没有丝毫的疑问,冰刃被轻松划破,剑刃的锋锐还没触碰到玉衡主就让他感觉到右手刺痛,毫不迟疑地掐动法诀,定方。

  钟情翻转着半蹲落地,站起身来持着剑,看向不远处的玉衡主笑着道:“玉衡道长的内气还能坚持多久呢?不会一场擂台战还要牺牲寿元吧?”

  玉衡主脸色发苦,嘴里的话语却显得格外渗人。

  “呵呵,不用钟小友担心,我七星道门历来都把每一场战斗当作最后一场。所以,我们眼中从来都没有什么比武切磋之说,在我眼中,动了手就不论生死。小心了!”

  钟情微微一怔,被玉衡主抓住就会就是草木疯狂的生长着,朝着钟情狂野地绞杀。

  玉衡主脸色白了几分,却没有停下来,足以烫伤皮肤的高温直接通过将无数的草木点燃。整个擂台只见得火光冲天,炙热的温度让台下的百姓都不经向后退了几步。

  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渐渐的烧起那严丝合缝的草木囚笼,许慕甄不由得担心的捏紧了衣角,尤鸣笑呵呵地看向刘志祥。

  “刘老板,七星道门的道长下手没个轻重,要是真伤了钟行走还请不要怪罪。”

  刘志祥眼里也有些许的担忧之色,他知道钟情的实力绝不仅仅只有这么点,但现在这个情况让人有些担心了。

  “哈哈哈,说得好,侠以武犯禁。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侠,但我的剑就是用来杀人的,玉衡道长,接招!”

  大火盖不住钟情那豪气冲天的笑声,剑气风暴席卷,草木纷纷被连根斩断。断了根的野草,再也孕育不出新的火焰了。

  火焰,草木通通都被剑气风暴裹挟着向玉衡主而去,那种锋锐与灼热的危险让他整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凝重而不再是悲苦。

  双手结印而动,刺骨的寒意出现在行于之中,如凛冬将至般的严寒仿佛要将一切都冻结一般,擂台上的石板一寸一寸都开始冻结。

  剑气风暴的速度都变满了下来。

  钟情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发问道:“古人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知道玉衡道长是怎么理解的?”

  玉衡主没有藏着掖着,轻声开口道:“一夜冬风,冰河雪满山。”

  钟情点了点头,随后抬手就是一道残月华朝着玉衡主激射而去,玉衡主侧移三寸,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一招。

  紧接着就是一股风向钟情直吹而去,悲凉萧瑟的让人有些失神,往事浮现在脑海中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恍惚。

  玉衡主抓住机会瞬移到他身后一招推掌直取钟情后心口而去,掌上那灼热的温度让扭曲着空气,只有中了这招,钟情必死。

  玉衡主眼里有一丝解脱,虽然频繁动用乱季让自己的寿元又减少了些,但总比把整个人都献没了要强。

  钟情识海中的剑心爆发出距离神意,遗憾的往事与种种悲情被斩碎,钟情猛然回过神来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是一个恶狗扑食,前扑而去躲过了这一掌。

  翻滚着起身还没来得及擦掉自己眼角的几滴眼泪就横剑挡住了直扑面门的冰锥,脸色凝重地看着眼前的玉衡主。

  精神领域的交锋一直是他的弱项,执剑神意只能通过斩击给予对手割裂感和刺痛,本质上还是对于招法的加持更为明显。除了剑心都能死死的守住识海以外,他太过于缺乏这一方面的手段了。

  但是,剑修也不需要这些东西。

  月牙冲直奔近前的玉衡主,逼开贴身而来的他之后就是一记覆盖周身的荡不平。

  剑气朝着四周嘶啸着,却始终打不中那个身形变幻莫测的道士,钟情没有任何顾忌的疯狂挥剑,他在和玉衡主拼消耗。

  定方对于内气的消耗绝对比剑气大的多,钟情要的就是等玉衡主内气枯竭之后不得不用寿元来和自己决胜负。

  到时候,玉衡主就不会在随意的使用定方了。

  在四周维持防御阵法的八名阵师有些慌神,他们是悦来酒楼雇佣而来布下防御阵法的,本身就没什么配合,再加上玉衡主和钟情两个人不断的轰击带来的冲击,本来就已经有些咬牙坚持的意思了。

  结果钟情突然这么无差别的用剑气进行扫荡,大部分的剑气都直接打到了防御法阵上,他们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人群如同不切断的大海一般朝着两侧层层退去,冷面的绣衣带着身后跟着十多个人直直朝擂台边而去。

  “接手他们的工作,风流剑的攻击性太强了,他们连一场都守不住,务必要保证百姓的安全。”

  冷冷的话语在其中擂台东方的阵师的背后响起,他刚想反驳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在这添乱,就看见了没有丝毫表情的板正脸庞,华丽都绣衣上是霸气狰狞的四爪蛟龙。

  “刘。。。刘。。。”

  话都没有说完的他就被刘守稷带来的绣衣卫给赶开,眼睁睁看着绣衣司的阵师直接接替了他在阵法里的位置,续上了他的内气传输。整个过程极快,阵法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滞。

  那阵师眼神有些呆滞,这怎么可能?哪怕他们这个阵法节点不是很复杂,也不至于直接毫无滞涩感的链接上吧?

  那名豹头绣衣的阵师皱着眉头一边继续维持着整个阵法的运行。

  “刘守稷,这个阵法效率太低了,而且防护能力也不行。待会这场比完了我要重新布置一个法阵,你要上去让他等等再继续了。”

  刘守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挥手,身后的绣衣卫和阵师们井然有序的一个一个换掉了被雇佣来的阵师们。

  抱着刀的少年笑嘻嘻地问着冷面的皇子。

  “师兄,你觉得那个钟情还要多久才能解决战斗啊?你和他谁更强一点呢?”

  刘守稷瞥了一眼这个御史的真正衣钵传人,冷冷地回应道:“马上,就结束了。”

  眼见刘守稷没有回应自己的第二个问题,少年瞪大了眼睛,眼里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光芒。他知道刘守稷是个冷傲的人,从前只有一个人让他没有回应同样的问题。

  现在,又多了一个,这个天下渐渐变得有趣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