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 【491】武道馆(二)

【491】武道馆(二)


  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路进了化妆间,绝大部分助理都各自在她们分到的这个隔间里自顾自的忙活起来,即便没什么事的也一个個装得有模有样,入眼皆是一副忙碌景象。
  长泽尤加利进了化妆间之后,就找了一张凳子坐下,又从旁边的包裹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含了一口,安静的在原地清嗓子。
  只是,跟着她来到角落里的生天目瑠花却不知怎么,想着刚刚椎名伊织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心中愈发的不安。
  踌躇许久,她还是凑近开口询问道:
  “尤加利......”
  “我们这样,真的不会得罪大小姐吗?”
  闭目养神的长泽尤加利闻言,那双几乎被眼影遮蔽的眉眼一斜,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
  “一个新人而已。”
  “就算一乘寺大小姐那边再重视,又能投入多少资源?”
  “也、也是啊。”
  听她这明显有些敷衍的语气,对长泽尤加利再熟悉不过的生天目瑠花也知道,自己这已经有些多嘴了。
  既然选择了站队,又始终惶惶不安,那自然是两边都不讨喜的。
  见状,长泽尤加利暗自撇嘴,却也没多说什么。
  “我去一下洗手间。”
  “啊,在这边......”
  “我自己去就行了。”
  甩开生天目瑠花,快步进了后台的专用卫生间,长泽尤加利反手关上门,取出手机。
  看着屏幕上的号码犹豫了几秒,她最终还是选择拨出。
  “嘟......”
  伴着一阵提示音,长泽目光沉静的等待着。
  其实,她和生天目一样,甚至比她更加不安。
  因为与到了现在还在试图自欺欺人的生天目瑠花不同,她很早就清楚,椎名伊织与一乘寺爱子之间的关系远不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她也清楚得很,自己早已经面对面的和那位喜怒无常的一乘寺大小姐杠上了。
  不过,与生天目不同的是......
  自己还有一个外援。
  “喂。”
  “长泽吗?”
  电话对面,传来一道儒雅温煦的平和男声,只一开口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现在你应该很忙吧?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没关系吗?”
  语气关切。
  而长泽尤加利脸上的表情,也适时的从刚刚的高傲冷然转变为伊织曾见过的,那种小心翼翼的谄媚。
  即便隔着手机屏幕,也自然而然的保持着。
  “不忙不忙。”
  “丸井先生,我刚刚在会场里看见您之前给我照片上的那个女人了。”
  “刚才我们进场的时候,她就跟在椎名伊织身边。”
  “还帮他拿着东西呢。”
  “哦?”
  手机对面传来的声音里带着些微的惊讶,但这些许情绪起伏很快便一闪而逝。
  长泽尤加利眼中露出微妙神色,又很快平复下去。
  “这样啊。”
  “她在就最好了。”
  电话对面那儒雅随和的声音平静温煦,似乎是在讨论下午茶该配什么点心般轻松写意:“还有什么事吗?”
  “还有......”
  迟疑了几秒,长泽尤加利想到生天目刚刚那不安的神色,也不由抿唇询问道:“丸井先生。”
  “在原家,真的可以帮我改签合同、支付违约金吧?”
  “...我、我倒不是质疑在原家的实力!”
  “只是...一乘寺大小姐的脾气,毕竟有些怪。”
  人前风光无限的当红明星,此时声音却无比小心翼翼,谨慎得像是一房嫔妾。
  “......”
  手机对面的声音沉默了几秒。
  长泽尤加利表情绷紧,一丝汗迹顺着额头缓缓而下。
  每一秒的等待,都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煎熬感。
  直到......
  “那是当然的。”
  对面的声音忽的响起,轻松而平淡,全然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长泽小姐,您或许该清楚一点。”
  “不管是对我们在原家,还是对那位大小姐而言,您的存在都是可有可无的。”
  “我们之所以会对您伸出橄榄枝,并不是因为您有多重要。”
  “只是因为...你刚好合适而已。”
  手机对面的温和敬语声到冷漠平静的转变,只用了短短的一句话。
  但其中给长泽尤加利带来的压迫感,却是极强烈的。
  一时间,那语气里的平淡压力,登时让长泽尤加利仿佛被一柄匕首抵在心口,连话都说不出。
  等到长泽尤加利忽的反应过来之后,这才飞快答应道:
  “是、是。”
  “去做事吧。”听到长泽那紧迫的声音,手机里的男声才重新变得儒雅随和,“后面的事情,自然由在原家来收尾。”
  “您其实不需要想那么多的。”
  “...是。”
  直到挂断电话之后,长泽尤加利才发现,自己背后的衣物不知不觉已然被湿漉漉的汗迹遍布,黏糊糊的贴在身上。
  但是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安然。
  是啊。
  那毕竟是立于全日本最顶端的家族财阀,是昔年的华族,在这片土地上屹立了数百上千年的庞然大物。
  对这种怪物而言,想要捞起像自己这样的小鱼小虾,实际上也不过是顺手的事情。
  ‘我究竟在担心些什么呢?’
  长泽尤加利想到自己刚刚心中的忐忑,一时间也不由的有些失笑。
  对像她这样的普通人而言,名为‘财阀’的巨型怪物,是极其恐怖也遥远的。
  就像股市胜败往往就插在一个消息一样。
  如椎名伊织那样泡在财阀大小姐的女人堆里,随口听她们聊天时谈到的话语,往往就是许多人千金都难求到的一条消息。
  那些巨兽的倾轧与搏杀,也总是发生在绝大多数寻常人所难以接触到的地方,对寻常人而言只如盲人摸象,看不全面。
  既然如此,那又何不把心思放下,安静的等待结果呢?
  押定离手。
  赌的就是一个胜负了。
  毕竟,不管是大小姐那边最终得胜,还是在原家这一方更胜一筹,对她这样的小人物而言都没什么实感。
  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难道还能比之前更坏吗?
  长泽小姐如是想着。
  挂掉电话,她又重新昂首挺胸走出卫生间,全然没了刚刚那唯唯诺诺的小意模样,再一次变回了那个风光无限的当红明星,享受起来自所有人的目光追逐。
  ......
  “伊织君!”
  才刚进后台没多久,就听身后有人惊喜喊他。
  转头看过去,就见一乘寺爱子一副休闲打扮,就如同最寻常不过的观众那样小跑着过来,一脸兴奋打着招呼。
  只不过,在注意到站在他身边的寺岛幸的一瞬间,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吧了不少。
  “啊,幸也在呀?”
  “嗯。”
  寺岛幸目光平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目光审视的朝着后台周围叽叽喳喳的各路神仙扫了一圈。
  不管是大明星还是小明星,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偶像团体,无论名气大小,至少在准备环节上都还算是充足。
  即便后台不算小,现在也在人挤人中显得有些狭窄。
  这让有着重度洁癖症状的寺岛小姐不自觉的皱眉。
  不过,倒也什么都没说。
  “相叶小姐也在~”
  “我很喜欢你写的那两首歌哦!”
  一乘寺爱子却依旧是那副自来熟的模样,凑近到几人身边,状若无事的打招呼。
  “啊~”
  虽然不认识面前这人是谁,但好像和伊织很熟的样子,千穗便同样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目光则是微微斜向伊织。
  这个人怎么知道她写了两首歌啊?
  椎名伊织这些日子和一乘寺爱子倒是熟络了不少,简单打了个招呼,转而寒暄笑道:
  “一乘寺小姐怎么亲自来了?安堂先生那边绝对会很苦恼的吧。”
  “哈?”
  一乘寺爱子没好气的挑了眉:“我还不是为了帮你解决问题才过来的!不然就这种地方,我才懒得跑呢。”
  “唱半天也没几首好听的。”
  她甚至连伊织说的‘安堂先生’是谁都不知道。
  “是~是~”
  椎名伊织自是连连道谢,语气浮夸:“实在是辛苦一乘寺大人啦~!”
  “这还差不...咳咳!”
  注意到身边寺岛幸那平静的目光,差点就开始得意忘形的一乘寺大小姐这才连连咳嗽几声,转而正经。
  “另外,长泽那边的事情,是很难解决吗?”
  看着一乘寺爱子亲自到场,椎名伊织有些疑惑:“我还以为一乘寺小姐想解决长泽那样的事情,只需要唰唰几下就能把她扔进东京湾沉海了。”
  身边寺岛幸眉头一挑,没说话。
  “什么唰唰两下啊!”
  闻言,一乘寺爱子顿时不满的抱怨:“我说伊织你啊......”
  “我们一乘寺家可是实打实的正规企业,经营的也都是合法合规的正经业务,完全没有涉及到违法的部分!”
  “如果有的话,肯定是法律出错了。”
  “你这家伙不要总是把我们家当成那种下三流的活力社团好不好?”
  身旁,寺岛幸眉头又是一挑。
  “是、是。”
  椎名伊织语气敷衍:“我已经很清楚一乘寺氏家大业大了。”
  “所以,长泽呢?”
  “哪有那么好搞啊。”
  一乘寺爱子没好气道:“正规途径是需要时间的,我已经尽力弄到最快了。”
  “......”
  “在你说出‘我已经弄到最快了’的时候,这就已经算不上合法合规的正规途径了吧!”
  “有什么关系?”
  说话间,似乎是注意到寺岛幸刚好转头向旁边靠近的人望过去,一乘寺爱子悄悄伸手想往伊织手上摸摸。
  结果手才伸到半截,就听‘啪’的一声脆响。
  “疼疼疼!”
  寺岛幸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假装无事发生。
  一乘寺爱子也立刻安静了不少,只是时不时对伊织的方向挤眉弄眼。
  伊织全当自己没看见。
  旁边的千穗小姐看着这一幕,只觉伊织身边的女性交往关系简直堪称盘根错节,心情有些微妙。
  不过......
  转过头,看着那位有些自来熟,又似乎很喜欢搞事的跳脱大龄少女,相叶千穗心里又不由有些担心。
  长泽尤加利毕竟是个好像很红火的大明星。
  真的没问题吗?
  对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财阀子女与当红明星,这两种无论哪个都比较遥远的存在,往往是很难对比的。
  只是听说好像有很大的差距。
  但是差距究竟在哪,又都说不清了。
  就像蚂蚁听说大象比兔子要大一些一样。
  有心想要问些什么,但当她转头看着椎名伊织那神色镇定、仍与一乘寺两人笑谈的模样,又莫名的安静了。
  算了。
  反正...全都交给伊织,就可以了吧?
  无口少女看向男人的目光里,在不知觉中带上了毫无保留的托付与信任。
  只要是伊织的话......
  “大小姐。”
  这邊正低聲交流着,旁侧的通道里快步過来一个工作人员提醒道:“这边快要开始,请您先到侧席那边等待一下吧?”
  “哦!马上马上。”
  说着,她才像刚想起什么正事,转头对伊织道:
  “对了,伊织。”
  “你之前说不用准备伴奏,只要把那台钢琴搬上去就可以了吧?”
  “啊,对。”
  椎名伊织笑着答应。
  相叶千穗也转头看向他,目光中带着些许闪动的光,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伊织,是真正的天才。
  她之所以能在见到满脸得意的长泽尤加利之后,还能继续忍耐下去,一直呆在会场后台,就是因为那天晚上伊织发给她的谱子。
  而在这整场演唱会中,长泽是倒数第二的压轴,伊织则是最后的大轴。
  相叶千穗想看到伊织登台时,长泽尤加利脸上的表情。
  想到这,女孩粉拳紧握。
  那时候,一定会很精彩吧?
  ......
  “喔,开始了!”
  在工作人员安排下,于前排的位置上坐定的三女同列一排。
  结衣怀里抱着一大桶爆米花,手边则是快乐水和小饼干,嘴里嘎吱嘎吱的嚼个不停。
  因为几乎没怎么来过这种场合的关系,她倒是显得兴致勃勃。
  相对而言,旁边的诗乃和渚酱就显得比较無聊了,两人都各自抱着手机在看。
  她们本就是为了看伊织的表演才来的,对其他的什么偶像团体大小明星都没什么兴趣,纯粹是为了蘸醋包了一盘饺子。
  伴着灯光变化,会场黯淡。
  台上主持人先后致辞,音响中传来阵阵节奏明快的伴奏音乐。
  在许许多多观众们的呐喊呼啸声中,第一队十几人组成的偶像团体率先登台。
  武道馆演唱会,正式开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