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苟在深山养女帝 > 第七十九章 行动开始!

第七十九章 行动开始!


  原来是这样!

  “居然是这样!”

  姜云姝、姜云琥两人,一个拳头指节握的发白,另一个咬牙切齿,从口中发出低沉的身影。

  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知道,田家是如何“众望所归”的,姜家皇室又是怎么输掉江山的!

  可是,为什么呢?

  他们的爷爷那一辈为什么要将国家大权放给田家?姜家皇室如今又怎么会悄无声息间凋零成这个样子?

  兄妹两人一时之间,根本想不明白。

  青鸟青雅听得连连惊叫:“人类真可恶啊,真阴险啊!”

  “这就是田家能够当上皇帝的原因吗?”

  “没错,这就是皇帝之位。”东方望轻声叹道,“为了这位置,人类可以做出异常残忍的事情。”

  “五十年了,当初我还是个道士,在齐国还想着或许能够认一个亲戚……哈哈,田家还是一样的残酷残忍,并未改变啊。”

  东方望说的往事,无人听得懂,他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也不再说。

  “蓝忘机,你说的不错。”

  “田家既然是诡诈夺位,将来必定残忍暴虐,这一点是肯定的。只不过,现在表现还很好,升斗小民都把他们家看做救世主……”

  “不过,你的正义感是你自己的,我并没有必要配合你的行动。”

  蓝忘机微微一怔:“这倒是出乎意料,我还以为你不满田家的算计,会出手帮忙一次。”

  “这你就错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东方望哈哈笑着,饮一口酒,“你们那个第七号傀儡威力这么大,居然能够威胁到元婴境界修士,谁知道会不会威胁到我?”

  “况且,田家算计不到我,也不敢狗急跳墙,我身后还有燕国的妖王大猿王。”

  “我为什么不选择更安全的生活?我跟你们这些亡命之徒,搅和什么呢?”

  “东方先生!”姜云琥有些急切地开口,试图要说什么。

  东方望却是笑着抬手止住了他的话。

  “不必多言,我能收留你们两个,是我一时感兴趣;你们对我可没有什么建议的权利!”

  “如果,这话由我来说,会不会有所不同?”带着斗笠的姜云姝摘下斗笠,笑吟吟地说着。

  东方望眼睛一亮:“这是我打动你心的方式吗?”

  “不,顶多算是交易。”姜云姝说道,“我就勉强请求一下你这个老色鬼,让你开心一下。”

  “那算了,我东方望从来不和女人做交易,只会让女人爱上我。”东方望兴趣索然地说道,“尤其是‘请求我一次,让我开心’,这种占便宜的鬼条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我,就说一个更加让你动心的条件。”

  姜云姝笑吟吟地站起身,八尺身高,身材挺拔,线条圆润爆满。

  这等高大丰腴,豪放泼辣的女子,是游历花丛的东方望生平仅见。

  尤其是身上带着的贵气,更是其他女子不能相比的。

  东方望虽然说着不和女人做交易,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想要听听姜云姝会说出什么更令他动心的条件。

  姜云琥也有些担心妹妹吃亏,低声道:“云姝,不要这样,大不了我们自己去大道宗,和云蕊团聚后怎么办都好说!”

  姜云姝却没有解释,挺直身躯,带着自信,继续对东方望说话。

  “东方先生,你不要忘了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找寻你的一位故人。”

  “根据我这几天的听闻,知道你的这位故人是一个红毛的狐妖,名字叫做娴娴,手中有一颗你给她的的狐尾草种子。”

  “嗯?”东方望有些意外,“你能打听这么多消息,也算是有心了。”

  “那么,东方先生,你想过没有……”

  “乱山城附近有一个田家的秘密城池所在峄山城,你的这位故人就恰好在附近,以田家的残酷手段,住在山林中的妖怪,遇上他们,或者在峄山城附近,会是什么下场?”

  东方望的脸色变了。

  而且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的那种变化,几乎是瞬间便变得有些搅黄。

  这的确是一个很让他“动心”的条件,但不是那个动心,而是担心!

  蓝忘机也同时心中一动:狐妖娴娴?狐尾草?

  跟大道宗那个狐妖雅雅,好像有些关系——那个雅雅不就是整天嘟囔着狐尾草、来喝灵泉水吗?

  不过,他将心中的疑惑按住,没有说出口来。

  东方望之前自私的话语,让蓝忘机明白,自己如果要让他帮忙,必须藏有一些秘密。

  否则,东方望只会去大道宗见狐妖雅雅,而不是去峄山城。

  这就把所有的规划都破坏了。

  脸色变幻了片刻后,东方望看向蓝忘机:“我答应你的计划,不过,作为交换,你一定要在闯入峄山城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找到娴娴的一丝丝踪迹。”

  “比如,峄山城每年打死多少妖怪,是不是有狐狸。”

  “我要确认娴娴是否还安全。”

  “可以。”蓝忘机回应道。

  “我希望你不要在这件事上说谎,试图欺瞒我……”东方望眼中带着再明确不过的威胁。

  蓝忘机心中暗道一声抱歉:娴娴大概是雅雅已经死去的母亲。

  这一点,必须要事后再向你说明了。

  因为你的身份,必须要请你引出田家两个元婴境界修士才行;又因为你肯定不会帮忙,也只能用这个方法骗你。

  若是你因此损伤,到时候我任凭处置;若是你因此殒命,我也将命还你。

  但是,唯独田家作恶,须得尽快去除。

  随着东方望松口,蓝忘机和他再度确认细节之后,悄然离去。

  当天晚上,蓝忘机直接御剑闯入峄山城。

  先是击破一个八阶的防护阵法,引得峄山城满城惊动,随后根本不顾虑隐蔽与否,抓了一个年龄大的弟子后,迅速催动飞剑离去。

  田载玉、血罗两名元婴境界本来都收到田家的信,信中说明了对付大道宗的计划,怎么也没想到这时候蓝忘机居然主动出击,掠走一个人审问情报!

  他怎么会这么嚣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