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家娘子是妖道 > 第18章 你是男是女?

第18章 你是男是女?


我的兄弟叫大胆。

胆子大不大,我不知道,但色胆还是挺大的。

要不是他色向胆边生,管不住弟弟,那只鬼狐也不会趁机逃走,后来我们也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般,漫山乱窜。

以致于。

他被逼要睡鬼,至今生死未卜。

我该怎么向他的父母交代……

哦,他好像也是孤儿。

那我又该怎么向他的姑父交代……

哦,他姑父也死了。

是我杀的!

……

看着安县令的尸体在火焰中化为灰烬,冰冷的山风将其卷起,散落在云梦山各处。

或许,那些惨死的冤魂,此刻终于能够得以安息。

赤着双足的如花在空中飘舞,显得异常雀跃。

没想到第一次与主人配合,就能如此默契,说给姐姐听,她肯定得羡慕死,嘻嘻!

望了眼仍旧昏睡不醒的张大胆,李羡正在忧心怎么将他抬回去。

“如花,你能带他飞么?”

“你休想,我从不带男人飞的。”

“那我呢?”

“你不是男人,是主人!”

李羡想了个折中的法子,“那你驮着我,我驮着他。”

如花:???

“你是想累死我吗?”

如花的声音近乎鬼嚎,直接摆出一副我不高兴的样子,嘴角扯到耳根处,露出一排锋利的银牙,朝他做着鬼脸。

望着她喉咙深处的阴暗,李羡瞬间想起,这可容量巨大的小嘴,那晚吸噬脑花的场景。

算了。

自己来吧!

自己的工具人,自己救。

虽然发现他还活着,但不知为何,却一直昏睡不醒。

难不成真要变成植物人?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李羡脚步飞快,如花也如同花蝴蝶一般,绕着他盘旋飞舞。

可他心里却越发的沉重。

毕竟是将他的姑父亲手杀死,也不知道他得知后,会是什么心思。

通过以往的接触和认知,他应当还是明事理的人,但涉及到亲人,难免会令人失去理智。

唉!

先瞒着他再说吧!

不过经历了此事后,李羡坚定了要修行的决心。

软饭或许可以吃一辈子,但总不能时时刻刻合体打团。

万一落单被抓,葬送大好局面,娘子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之前一直因为事务缠身,根本抽不出时间,如今县令已死,事情也已了解,大概是可以歇息一段时间。

尤其是小腹处时不时涌现的气团,时不时找点存在感,又完全无法掌控。

应该是娘子放进去的吧!

想着想着,他脑海中又浮现起那段黑暗的记忆。

感觉十分压抑,仿佛被埋在洞里。

阴暗,潮湿。

……

走了整整半天,李羡才从云梦山下来,一眼便看见远处小树林里,牵着牛车纳凉的农夫。

农夫也看见了他,立马赶着牛车迎了过来。

李羡欣喜的迎了上去。

黝黑的皮肤上,密布的皱纹如阡陌交错,还夹杂着几颗泥土,想必是刚刚忙完农活,便急忙赶了过来。

就是这幅模样,让李羡倍感亲切。

因为他曾经,也是农民的儿子。

只是不会带货。

“小老儿听到昨晚的动静,就知道李大人今天会下山,特地忙完农活,就赶过来候着您。”

实在未曾料到,不过是正常的举动,竟让农夫时刻记在心里,由此也不难看出,平日里县衙的差役有多过分。

“老伯你太客气了。”

李羡将昏迷的张大胆放上牛车,自己也抬脚跳了上去。

不曾想农夫倒是个识趣的,竟在这炎炎夏日备好山泉水,李羡见状也不客气。

吨吨吨几口后,不由赞叹。

“真甜!”

一路上,李羡畅怀大笑与农夫闲聊,官民一家亲的和谐,在此刻充分展现。

农夫赶着牛车,憨笑着问道:“李大人,不知昨夜山中究竟发生何事,怎么闹出如此大的动静。”

对于山中发生的事,李羡已经想清楚了,不会对任何人提及,便随口胡言起来,“谁知道呢,可能是山神失德,上苍降下天罚。”

农夫听闻呵呵一笑,钦佩的说道:“李大人懂得这么多,莫非也是高来高去的仙师?”

高来高去的仙师?

搞来搞去还差不多。

李羡听他这平头百姓提及仙师,不答反问,“老伯也听说过仙师,难不成曾经见到过?”

农夫抓着头呐呐一笑:“咱哪有那个福分,不过五年之期已到,我看李大人就非常有机会。”

一听此言的李羡愣了愣,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见他满脸狐疑,农夫不由地惊奇:“莫非李大人不曾听说,每五年各县可推出一位青年才俊,前往府城六道司修行。”

六道司?

据说是大乾朝为了管辖世俗修行人,特意设立的衙门。

在那里面任职的,还有个响亮的名号。

卫道士!

这些李羡是知道的。

但身处偏僻小县城,加上交通不便、信息不通。

从未有人向他提及,还有这种好事。

他不由来了兴趣。

李羡坐直了身子,认真脸问道:“老伯又是如何知晓的,都没人向我提及此事。”

老伯露出憨厚的笑容,言语间带着些骄傲之情,“我家小儿子天资聪颖,来此的仙师说他根骨极佳,五年前便带着他去了府城。”

若是如此,这个名额我势在必得。

由于娘子的修行功法,不适用于威猛的雄性,李羡也做不到挥刀自宫,只能从别处想办法。

当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

实力不济,办起事来,总感觉力不从心。

唯有自身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与家人,虽然说娘子目前不需要自己的保护,但既然娘子在此隐世不出,必然是有原因的。

至于是什么原因,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问也白问,肯定是自己处理不了的难题。

虽然在娘子身后,确实很舒服,可也不能一辈子这样吧,总要换换其他的姿势。

劳逸结合嘛!

打定了主意的李羡,内心犹如脱缰野马,恨不得立刻策马奔腾,火速赶回云梦县。

恰在此时。

“嗯……”

一声娇喘响起,张大胆在颠簸的牛车上,终于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李羡立马凑了上去,低头望着不知为何,脸上竟浮现出两朵红云的张大胆,温柔的说道:

“大胆兄弟,你可终于醒了。”

不料张大胆脸色忽变,满脸娇羞的捂住胸口,声音竟有些迷惑,矫揉造作,似男非女。

“公子为何如此盯着奴家?”



李羡骇得险些坠下牛车,一副见鬼的样子。

“你是人是鬼?”

“不对!你是男是女?”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