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家娘子是妖道 > 第33章 情敌之间的战斗

第33章 情敌之间的战斗


泗水县。

夜幕遮掩下。

静谧无人的长街上,一团红光忽然涌现,宛若噬人毒雾,朝着素雅安静的客栈缓缓飘去。

堪堪接近客栈时,异变陡生。

二楼客房窗棂炸碎,一道身影冲天而起,身在空中飘忽不定,却去势极快,看其路径,却是直奔县城郊外。

“咦?”

红光中响起一声惊疑。

涌动间便化作一条红芒,宛如嗜血毒蟒紧追而去。

感受着拂面而过的飓风,身后的红芒却越来越近,李羡不由得急忙喊道:“如花,再快点。”

如花此时依附在李羡体内,闻声无奈道:“不行啊,能够调动的煞气只有这么多。”

“要来了!”

李羡一声大喝。

如预言家般,背部突遭重创。

红光煞芒凝聚血爪,背上的衣衫顿时炸成碎片,犹如乞丐装挂在身上。

李羡陡然加速,终是飞出县城,落于荒野。

只是这红光煞芒侵入体内,如花便再难控制,也被其挤出体外。

计划完成。

虽是勉力吃了一击,但终究将其引到此处。

血光落下。

幽幽红芒中,赫然走出一人。

青衫书生装扮,步伐沉稳,面如冠玉。

李羡目光中毫无波澜。

此刻出现之人,自己不用怀疑其身份,定是血魔。

只是与想象中的模样,截然不同。

娘子果然不喜欢小白脸。

想到娘子,李羡便得知,既然他在此处现身,想必娘子那边,终究是被其蛊骗。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血魔的声音很平淡,想象中歇斯底里地叫喊,并未出现。

李羡轻蔑一笑。

“何必惺惺作态,你来这儿,不就是杀我的么。”

“嗯!”

血魔点点头没有否认,同时又艳羡道:“说真的,我从未想过会有今天,之所以杀你,不是因为恨,而是我知道,青岑跟着你不会快乐的。”

“哈哈哈!”

“你笑什么?”

畅怀的笑声渐止,李羡望着困惑的血魔,轻声道:“你不是娘子,又怎知她不会快乐,她的快乐你可想象不到。”

刹那!

云淡风轻的模样褪去,换来的是极端的血色与愤怒。

“你找死!”

血魔冠玉般的面孔忽地狰狞,五官极具扭曲,血色骷髅破面而出,莫大的吸嘬之力犹如狂风呼啸。

李羡站在原地,任凭狂风洗面,不动分毫。

血魔心中不由一惊,血红骷髅吸嘬之力有多强,他可是一清二楚,可面前的李羡却视若无物,令人不解。

震惊的神色一闪而过,他立即发现李羡脚下的土地,不知何时已化作沼泽淤泥,将其小腿尽数淹没。

早从如花口中得知,血魔有此手段,自然不会全无准备。

血魔不知道的是,如花早在落地时,便已祭出法术。

【泥沼符】

半空中泛着红光的血色骷髅头,不知何时张开阴森巨口,夺人血魄的异芒猛地疾射,只冲李羡面门。

李羡身形微动,陡然消失。

再出现时,已在血魔身旁,裹着清亮刀光,挟着神力劈将而下。

血魔嘴边露出一丝冷笑,只抬着肉掌去迎这锋锐的刀芒。

可随即。

又皱了皱眉。

身后忽地传来尖啸破空声,血魔眼角一瞥,只见一柄清丽无双的飞剑,吞吐寒光而至。

他正欲闪身躲避,不料李羡尚在空中,却将手中长刀丢弃,猛地熊抱扑来,将其紧箍原地。

中计了!

李羡的欣喜还未泛起。

怀中的血魔犹如无物,全身化作血水散落,又重新在其身后汇聚。

反将其禁在原地。

电光火石间。

芊芊玉手忽现夜空,牢牢攥住飞剑,剑尖在李羡胸前三寸停下。

好险!

“咦?”

“为何你没有……”

顾不得身后的惊疑声,李羡全身神力迸发,血魔猝不及防下,竟被其挣脱逃出。

“你没事吧!”赵安澜关切的声音响起,李羡对着她摇摇头,又望向化作血水的血魔。

“唉,真想让青岑看到这一幕。”

血光中的声音,不似刚才那般清亮,宛如老鸦啼叫,晦涩刺耳,却带着淡淡的讥讽味道。

李羡淡淡一笑,道:“看到又如何,娘子可不是如此计较的人。”

赵安澜不明所以,却莫名的心惊胆寒。

按照六道司典籍中记载,这血魔没有如此厉害才对,却不曾想,他蛰伏多年后,再度现身,竟已有如此道行。

这邪煞妖术的修炼法门,当真精进如此之快么!

“上!”

不料二人刚动。

血水如涓涓细流,朝着半空流动,汇入泛着红光的血色骷髅头之内。

“呜啊——”

几乎是同一时间,骷髅头红光大盛,凶戾的气息弥漫,嚎叫声欲夺人心志般,令人不适。

“如花!”

李羡沉声厉喝。

一团火焰从胸口玉佩上,凭空出现,烈焰化作火龙,撞上半空中的骷髅头,却无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巨响。

只见火龙仿佛遇上千年寒冰,刹那间尽数消融,但李羡的身影随即出现,手持短棒——孝子幡。

劈斩而下。

无数冤魂喷薄而出,环绕在骷髅头周遭。

“啊——”

冤魂的嚎叫声同样惑人心智,但骷髅头却未受其影响,反而张开阴森森血口,将其尽数吞噬。

霎时!

骷髅头血色双目猛地黯淡。

至此,一切尽在李羡计划之中。

白无痕的身影赫然出现,全身上下蒸腾起耀眼白光,照耀荒野犹如白昼,提着小太阳般的拳头,突袭击出。

“咔!”

陡然出现的声音,清脆而响亮。

骷髅头眼角处,出现一丝裂缝。

寂寥中,带着些许凄凉的夜色,再次响起长啸。

赵安澜驭使的长剑,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即顺着裂缝刺入,澎湃的剑芒喷涌而下。

“啊——”

痛苦凄厉的嚎叫声,回荡夜空。

但李羡心中却陡然一紧,凉意涌现。

叫声中无边戾气丝毫未减,中气十足,全然不是垂死之人,应当发出来的声音。

要遭!

“白兄,快撤!”

这念头只在心中涌现片刻,便见来不及远遁的白无痕,被骷髅头双目中凝聚的血光煞芒击中,从半空跌落,扬尘飞舞。

不知死活。

见白无痕因自己受伤,李羡心中戾气顿生,冰凉而暴戾的煞气充斥脑海,提起长刀,便冲了过去。

“好重的煞气……”

骷髅头望着李羡的身影,低声自语。

从大战开始,便藏匿与玉佩中的如花,玉面神色犹豫不决,手中掐动的法决,迟迟未曾打出。

她还未有决断,忽听外面又传来痛呼声。

瞬间。

眼前的场景令人骇然。

只见血色骷髅头再次吞吐吸嘬之力,漫天的血煞红光避无可避。

李羡将长刀插入地底,拉着飘扬在空中的赵安澜,免其被阴煞狂风席卷而去。

如墨夜色云层翻涌,如花的倩影再次出现。

“轰!”

粗壮的电芒巍然落下,雷电光弧极致的破坏力,将骷髅口眼角的破碎再度扩大。

使出这全力一击后,如花的倩影明显的黯淡下去,似已是她全身气力汇聚。

“再来!”

血魔嚣张的呐喊声猖狂至极,斗大的血光煞芒光芒大作。

赵安澜此时也是怒极,自己的飞剑祭出,虽能如刚才般,将那条裂缝扩大,却无法对其造成致命性的伤害。

此刻,虽身浴血光。

却是粉面含煞,猛地张开朱唇。

“万剑归宗!”

剑光纵横,如雨点般激射而出,喉咙深处仿佛无底洞般,涌现出无数剑光,迎着血光而去。

“滋滋滋!”

剑光与血光之间极速消融,但赵安澜的脸色却迅速衰败。

肉眼可见的,血光有着无穷的后续,而此剑光只是孕于丹田,保命的招数。

此刻。

胜负已分。

眼见赵安澜双目黯淡无光,面如白纸,再难抵挡无穷尽的血煞妖力,毛孔中渗出血珠,顺着李羡的面门,朝着那阴森巨口而去。

强弩之末的赵安澜,同样陷入昏迷。

“我会让青岑知道,她的选择是错的。”

“放屁!”

李羡不由地仰天怒吼。

尤其是看到地上的两道身影,心中莫名的冰凉气息悄然而至。

浓烈的血腥气味在鼻尖萦绕,全身杀气陡然如翻江倒海。

“你……?”

血魔的声音变得惊慌不已。

本就如乞丐装的上衣赫然炸裂,胸前的玉佩剧烈颤鸣,如花见状毫不犹豫,葱白十指连掐法决。

玉佩炸裂。

清脆的声响回荡天地。

云静。

风止。

丹田处的煞气再无节制,由丹田流向四肢百骸,方寸灵台深处,充斥暴戾噬血的冲动。

李羡惊觉自身的变化,刹那间,神智就被这滔天的煞气淹没。

随即。

他全身剧烈变化,青黑色的皮肤流光溢彩,闪烁着金属质感,尽数化为青铜色,口中生长出尖锐獠牙,面容变得狰狞可怖。

在骷髅头惊诧的目光中,面前的男子彻底变了模样,脚踏虚空,长发无风自起,滔天的煞气直冲云霄,再度搅动墨云。

皎洁明月光辉如炬,照亮苍茫。

“旱魃!”

骷髅头血色眼底涌起恐惧,声音也在微微颤抖。

“你,要杀我?!”

李羡神情冷漠,眼底的暴戾杀意涌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