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家娘子是妖道 > 第90章 典藏室送给我呗

第90章 典藏室送给我呗


六道司,地牢刑房。

昏暗灯光映照脸庞,隔着厚厚的铁门,仍能不时听到,地牢深处传来的嘶吼,也不知是人是兽。

李羡打量着四周,目光锁定在三人身上。

那是三张憔悴惨败的脸,除了秦寒外,从白无痕口中得知,另外两人,正是云梦县来到此处的修士。

王威,孙胜。

但他们与田海一样,对云梦县的种种,说不出个所以然。

此时风灵道长已完全知晓,自己的徒弟,涉及进去的事情,究竟是有多么恐怖。

看着昏迷的秦寒,他心中悲凉一片。

自入世以来,只收了一个弟子,可却弄成这副模样。

见他神情哀伤。

“听道长说,你的禁制术是从张道守处学的,那他可还有教过别人?”赵之安理性分析,持怀疑态度。

“没听说!”

风灵道长摇摇头。

对于张道守这个人,李羡接触的不多,但在试炼时,也算是有过会心的交谈。

仅仅从表现出来的看,他无疑是最有嫌疑的,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李羡心中思索。

觉得凡事,需要从动机上去分析,但张无为这人,完全看不出有丝毫动机。

“陆道守,云梦县那边调查的情况怎么样?”

周县丞绝对是很可疑的人,他应该是整条作弊链中,最底层的存在,但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人。

陆刑看了眼赵之安,惊诧说道:“安澜那边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应该还没有发现……”

既然知道有针对六道司的阴谋,那无疑远离青州城,才是明哲保身的方式,而赵之安也正是这么想的。

派赵安澜去各县暗中走访调查,让她参与此事的同时,也能够最大程度的起到保护效果。

“司主,咱们已经秘密抓了好几人,若再无任何发现,只怕会打草惊蛇,引起幕后之人察觉。”

陆刑慎重说道。

赵之安看了眼被锁住的三人,叹气道:“我当然知道,可他们被下了禁制术,根本无法问话……”

“自然也就不知,这六道司内,究竟还有多少人,心怀不轨。”

风灵道长想了想,说出自己的看法:“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只是有道守不愿放过好苗子,才偷偷替换了试炼选拔的人?”

赵之安转身面向他,道:“道长说的我也想过,但我不认为是这样,倘若是真发现了人才,直接上报就行,用不着这么干。”

说完,他又看了眼陆刑,继续说道:“可若是为了派系斗争,做法又过于极端,与常理不合。”

诚然赵之安分析的极有道理,若不是心中有鬼,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风灵道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看着陷入昏迷的秦寒,很想保住唯一弟子的小命。

可禁制术他解不了,弟子犯下的过错,他也无法弥补。

目前的情况来说,只要六道司不再审问三人,而他们自己也不去触碰禁区,尚且能保住小命。

任何形式的触碰,都不行,所以只要能够尽快揪出幕后之人,才能再求情,饶他不死。

这是风灵道长的想法。

可对于查案,他是一无所知。

“小羡,说说你的看法。”

就血魔一案中,李羡的种种表现,他也从赵安澜口中听过不知道多少遍,此时在场几人,似乎只有他知晓此道。

李羡思绪飞转,杀死老伯的凶手已经抓到,似乎后面的事情,就集中在张无为是不是幕后之人。

那么眼前这几人,在进入六道司之前,会不会就和张无为有关系?

家族!

家族永远都是密不可分的,为自己家族的人谋福祉,本就无可厚非,是属于极其正常的事。

有那么简单吗?

李羡心中并不清楚,但既然问到自己身上,他还是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一,我认为可以从他们的背景开始调查,看看在进入六道司之前,他们都和哪些修士接触过。”

“二,这么大费周折,他们必定是有所图,而六道司人多口杂,可以查查他们,经常在哪里见面会谈,不管是巧合还是约好的地方。”

“三,最好能够找到青州城内,所有会禁制术的修士。”

李羡话说完,在场众人皆是沉默,细细品读后,陆刑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可若是如此,恐怕就瞒不住某些有心人。”

李羡微微一笑:“无所谓,就是要给哪些幕后人一种紧迫感,最好能将他们引出来,自投罗网。”

众人默然。

赵之安沉思良久,见无人反对,朗声说道,“就依小羡说的办,不过既然可能会有危险,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我会以我私人的名义,让墨家道守给你们调出全套的防护法器,包括一套通话法器。”

李羡还没反应过来,但见白无痕神情激动,嘴咧的跟荷花似的,瞬间也明白过来。

绝对都是好东西。

赵之安说完,沉思片刻,又看向李羡,笑道:“本来上次从娘娘顶回来,就说让你提要求的,可你却一直昏迷不醒,如今你有何要求,尽管说来?”

“那把六道司的典藏室送给我吧!”

李羡嘿嘿笑着问道。



赵之安笑容瞬间僵住,好家伙,你这都不是薅羊毛了,直接要把羊村给一锅端了。

其他几人也都瞪大了眼睛,惊呆了下巴。

你这人怎么回事,你把典藏室搬空了,那六道司还开不开了,其他的卫道士还干不干了。

赵之安没好气地看了眼李羡,沉声道:“十本异术,你去挑十本异术,就这么决定了。”

“好勒!”

李羡笑着应到。

其实从一醒过来,李羡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要被怀疑的。

毕竟刚刚踏入修行路不久,就能凭一己之力,将道守都束手无策的旱魃解决,杀死。

若自己再不表现出人性中贪婪的一面,让他们知道,自己就是为了异术来的,恐怕以后的日子就不太好过喽。

果然。

当李羡欣然接受后,赵之安与陆刑的眼神,在空中隐秘交汇,好似秋天的菠菜。

是夜。

窗外淅淅沥沥。

乌云被电蛇撕碎,夜幕中飘落绵绵细雨,细雨如丝,逐渐连成一片,化成倾盆大雨。

李羡听着雨声,躺在客栈床榻上。

今天意外收获良多,不仅找到了杀死老伯的凶手,还从风灵道长口中得知,确定了怀疑对象。

不由得。

他想起那个想要收自己为徒的老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