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请回答,崩坏的封神演义 > 第四十三章金鳌岛上清截天机,午门前子受展神威!

第四十三章金鳌岛上清截天机,午门前子受展神威!


  东海

  有一处神秘的仙岛,叫做金鳌岛。

  “道无名,为万物之始。人有名,为万物之母”

  “道由心生,心由道生,道法苍茫,可养万物。”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吾之道.....”

  袅袅道音环绕整座岛屿。

  金鳌岛天空飘浮着朵朵祥云。

  祥云之巅,一席穿着道袍的声音高坐。

  赤唇微张,便吐出无上大道。

  金光环绕,道纹四溢。

  突然,端坐祥云之上的上清通天教主好像看到了什么,微微皱眉,随后又舒展开来。

  原来是他收到她弟子石矶向自己传的玉简:“弟子在老师门中听道已有数千年,感激之情无以言表,然天命言我与我门下道童皆需一死,到封神榜上一游,弟子不服,欲要逆了这天命,但弟子不愿牵连截教,今日便请退截教,万望老师恕罪。”

  他张开天目一眼扫过百万里,就发现石矶已经在飞往朝歌的路上了。

  便笑着摇了摇头:“哎,这石矶啊,一点也不懂为师的心思。”

  当时三教共签封神榜,商定三教一起助周灭商,填满封神榜,彻底解决此次封神大劫,也是为了助鸿钧道祖彻底以身合道,达到天道无情的最后境界。

  但阐教弟子上榜甚多,元始天尊不忿,喝骂截教弟子俱是披毛带角,湿生卵化之辈,而且人数众多,窥不得大道,反而自己阐教弟子皆是有道真修,圣人种子。榜上之人应当全部由截教弟子填充。

  这通天能忍?当即就和玉清元始天尊刚上了,遣闻仲入商朝提前几十年布局,截教弟子有想求取的功名也基本只会去大商,这便是截教的试探。

  你阐教弟子就是有道真修,圣人种子?我截教弟子就是披毛带角,湿生卵化?

  什么玩意儿?明明都是三清兄弟,你说这种话?

  难道是看不起我上清道法?

  天定要开启封神大劫,三教共签封神榜,迎合天命大势助周灭商,这也是大家都商量好的。

  结果你元始天尊不满意阐教弟子多,就要我通天的截教弟子去填榜?

  你不愿意阐教弟子多,我能愿意截教弟子多?

  就算我愿意,那以后这截教还办不办了?谁还愿意来截教这?

  面子不要了?

  更别说他通天是个护犊子的人,每个截教弟子他都视若己出,教导从不藏私,纵观整个世界所有大能之中,他也是最喜欢讲道的人。

  通天一早就不爽元始天尊了,这封玉简让他彻底绝了让门人封山封教敬颂黄庭两三卷躲避大劫不去参合的心思。

  凭什么明明是元始蛮不讲理,我通天就要躲着他?自己门人现在都要退教了。

  “放肆!”

  “一句不愿牵连就想脱离我截教?”

  “目无师长。”

  “我通天没说你能走,谁都不能让你走。”

  “区区天命能拦住为师?”

  “我堂堂通天教主,上清真人,难不成还能护不住自己门人?”

  “如今天机混沌,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我便陪你元始做过一场。”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万事万物都有一线遁去的生机,我截教便是要为众生截取这遁去的一线生机。”

  随即通天教主乘着夔牛遁入云端,不知往何处去了。

  既然入我截教,有几人还信那天命?

  ......

  朝歌城。

  今天的朝歌下雨了,下雨的世界是灰色的,雨水倾盆一般从天上倒灌下来,雨水打在了朝歌城的大地上,打在了金銮殿上,也打在了不断交战的将士们上......

  是的,在八百路诸侯都即将朝商,这个最不可能出现叛军的时候,叛军围城了,而且这是借助道法神通的奇袭,等守军发现朝歌被围的时候,叛军离朝歌只剩二十米远了,城墙城外鼓角高鸣,金铁交加之声不绝于耳。

  大雨也滴滴答的打在之上为这场大战伴奏!

  而修炼了一整天自己刚刚花三千积分从个人积分兑换商店里面换出来人族炼体真法的人王子受,却仿佛身体被掏空,一沾床就死死的了睡过去。

  闻太师也因为履行废除人祀之事去各地督查,黄飞虎接到举报东海诸侯有不臣之心,奉王命前往巡查。

  这便是朝歌最薄弱的时候,一切都仿佛危在旦夕。

  而这时披头散发的披头散发的崇侯虎赶到子受寝殿,倾盆的大雨把他淋得像一个乞丐,一声呐喊叫醒了还在熟睡的子受。

  随后便急忙闯入寝宫,急报曹州侯崇黑虎夺了他兵符造反,如今已经兵临朝歌城下,开始攻城了。

  子受披挂着盔甲武器示意崇侯虎不要慌张。

  “王上,为何此时还不去召集群臣商议退敌,或者去城门督战?”崇侯虎看着子受不紧不慢的动作,有些疑惑。

  “城门有陆三和鲁雄在,不可能破的,叛贼的目的也不会是城门,而且我们来不及出去了。”子受伸手拿起挂在墙上的人皇剑,终于穿戴完毕。

  而就在此刻一个侍卫看着寝宫灯火通明,大门敞开,慌张的冲进来的禀告。

  “禀王上,有一队叛军正朝着午门进发。”

  “你看,来了,北伯侯你自退去找个地方躲藏,孤王要去整顿兵马了。”子受,走出宫门。

  “臣愿为王上效死!岂肯苟活?”崇侯虎被子受自己亲身犯险,让自己躲藏,感动得一塌糊涂,当即宣誓效死。

  其实子受那有想这么多,只是单纯嫌他没用而已,还得分人保护他而已,看他这模样有些无奈:“那你立即出宫,一路往南,去南城门找陆三,他会告诉你你该做什么的。”

  “臣遵旨。”

  支开没用的崇侯虎,子受点齐宫内一千近卫就往午门开去,而这时叛军也正好打开了无人防守的午门,看到瞬间子受两眼放光。

  “昏君在这,昏君在这!”

  “为了大商!”

  “杀昏君除奸臣!”

  “冲啊!”

  盔甲兵器的碰撞声,不知道多少人的呐喊声,密集的脚步声,仿佛连大地都在为大军而颤抖!

  而商王亲卫都有些新兵开始慌了,眼前的人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人头抖动,一眼望去除了人就是林立的盔甲以及兵器,而且他们还有不少人骑着马!

  这得多少人啊?

  不过大多数老兵还是子受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叛军。

  “昏君受死!”

  作为叛军首领的麦云握着长剑跨马就向子受冲来,一剑刺向了他的胸口,速度快若闪电,已然避无可避!

  “砰!”

  而子受也没有避的心思,任由长剑带着烈马奔驰的巨力刺向自己胸口,只听砰的一声,长剑应声而折。

  而又是“嘭”的一声,子受抬手随便挥了一掌,马背上的麦云头颅就爆成了血水,溅满四周。

  刹那之间全场寂静,没有一个人敢发出那怕一点声音。

  原本呐喊冲锋的叛军也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你们不看直播的吗?”

  大雨不断砸落在子受的金甲之上,刚刚麦云爆裂的鲜血也染满了子受前身。

  他挺身直立,神色淡然,仿若一个杀神。

  下一秒,人皇宝剑出鞘,金光耀满天地,九条神龙仰天长啸,暴雨为之退散。片滴不敢加于王身。

  “向前一步者,死!”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