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请回答,崩坏的封神演义 > 第四十四章天下英雄谁敢当?万军胆裂心惶惶。

第四十四章天下英雄谁敢当?万军胆裂心惶惶。


  无头的麦云尸体,金光闪耀的人皇宝剑,以及天空之中为王避让的雨水。

  让数量不知凡己的叛军,都在瞬间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何故?”子受轻抚轩辕,声吼雷鸣炸响,传遍四野。

  叛军将领雷开之弟雷关却被子受这声怒喝惊得肝胆俱裂,倒撞于马下而亡!

  雷开看到麦云和雷关的惨状,那里还敢再上,子受前踏一步,叛军便退一步,慢慢被逼到角落。

  子受仗剑大笑:“土鸡瓦狗耳!”

  而这时,午门大门早已被雷开直接派人关上锁死,一时半会是打不开了。

  雷开原本是想阻止子受遁亡,那里想到阻却了自己的退军路线?

  “只诛首恶,降者免死。”

  雷开听到这话,心里恐惧更盛,狠一咬牙:“上,我们这么多人,堆都能堆死他,轩辕剑是人皇剑,造出来就不是为了杀人的,我看他能杀多少。”

  能参与弑君篡位的叛军那个不是心存死志?刚刚一时被商王无边威誓所吓全然提不起反抗心思,但雷云这声军令,也是他们让终于缓过了神。

  个个提枪跨马,朝着子受和商王近卫冲了过去,铁骑冲锋,步兵紧随,人多终究还是能够给他们安全感的。

  商王再强,又能杀多少人?

  而子受摇了摇头,一挥龙袍:“何必找死呢?”

  “孤和轩辕剑确实都不喜欢杀人,不过有人喜欢啊。”

  一阵赤红色的怪风拦在了叛军之前,每个叛军耳边都仿佛响起了恶魔的低吟。

  “温侯吕布世无比,雄才四海夸英伟。

  护躯银铠砌龙鳞,束发金冠簪雉尾。

  参差宝带兽平吞,错落锦袍飞凤起。

  龙驹跳踏起天风,画戟荧煌射秋水。

  天下英雄谁敢当?万军胆裂心惶惶。”

  赤色怪风慢慢停息,露出了里面的一人一马,马上燃着烈焰,颜色赤红无比。人身透着血光,手里握着方天画戟,仿佛刚刚从地狱之中走出的杀神。

  “哐!”

  “砰!”

  狠挥手里画戟,带出无边虚影,正在冲锋的数百骑兵齐声落马,胸口都有一条长长的血痕。

  随后吕布舒展了一下身子,端是个飒爽英姿,风华绝代嘴里问道:“人王,前面这些人都可以杀吗?”

  子受低头看着堕马数百叛军说道:“你想怎么处理便处理吧,奉先要我给你留多少近卫?”

  吕布头也没回:“人王自去,你那些碍手碍脚的近卫自己带走吧,此处有我奉先一人足矣。”

  “善。”说完这句话子受便带着亲卫走了。

  “追,追,追!”

  “别管那骑马的人,杀昏君者,赏黄金万两,官升三级!”雷开躲在大军后面呐喊,指挥冲锋。

  “真是够吵的。”吕布皱了下眉头,拿起腰间金弓,血红色的箭矢凭空出现,连发三箭。

  每一箭都精准的射向了雷开的心脏。

  一箭破气,一箭破甲,一箭穿心。

  弓弦三响,雷开应声落马。

  连续三个将领死得如此凄惨,叛军忍不住冷汗直冒,又丧失了指挥的将领,一时有些进退维谷。

  “继续冲,别害怕,我吕奉先可不接受投降啊!”

  话音一落,赤兔带着吕布有如同赤红色的闪电杀进叛军中央,一路人仰马翻,每一次冲锋都能收割几十人性命,几无一合之敌。

  一时间丢枪弃甲,亡命奔逃者众,下跪投降者也有许多。

  这仙神一般的力量,已经超过他们意志力所能对抗的极限了。

  只不过吕奉先言出必践,说不接受投降,便是不接受投降,丢盔弃甲,亡命奔逃者被血红色箭矢穿心而过,只留下具具尸体。

  下跪投降者,被奔驰的赤兔随意踩死撞死,只留下死前惊惧不已的表情。

  “哈哈哈!来,拿起你们的武器一起上,和我一战!”吕布仰天大笑,逼迫着每一个人捡起武器朝自己反抗,自从成为英灵以来,他已经忘记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参加过一场战争了。

  好不容易有机会岂能轻易截止?

  “弓箭手,放箭!”麦智所率领的叛军大都是弓箭手,因为一直躲在午门城墙之上,所以是唯一完好的部躯,只是之前吕布骑着赤兔肆意屠杀,移动有如闪电转瞬千米之远,那里有机会放箭?

  而如今这吕布居然如此猖狂的停了下来,岂非天赐良机?

  并且此次叛乱本就不打算留一个活口,目的就是杀了子受拥微子启登上王位,所以个个箭身都是请玄门真修亲自上毒,整整有三层毒药,那怕是巅峰武者吃这一箭也不好受。

  原本是为那昏君准备的,看来现在只能给这吕奉先了。

  麦云声音一落,刹那之间万箭齐发,漫天箭雨铺天盖地而来。并且有漆黑的夜空,倾盆的大雨阻碍视线,这一幕已然绝杀。

  “来得好!”吕布毫不慌张,只是大笑,伸手拿起金弓,第一次在弓上摆满了马背箭筒里面的金色箭矢。

  九箭齐弦,应声而射。

  每一枝飞箭都开始衍生,一衍三,三衍九,九衍九十九。

  “咔嚓!”的声音不断出现

  赫然天空之中闪烁万道金色箭矢,麦云所部射出万支毒箭齐声折断。

  随后每一道金光都精准的轰向午门上的诸军。

  “嘭嘭嘭!”

  无数人摔落城墙的“嘭嘭”声频繁响起。

  随即有悲壮的男音高唱。

  “温侯神射世间稀,落日果然欺后羿。

  虎筋弦响弓开处,雕羽翎飞箭到时!”

  而这时,叛军仅剩最强的九个人也狠下了心,一起朝着吕布冲来。

  九人隐隐带着阵型,仔细看去,他们头顶仿佛都顶着一条紫色蛟龙。

  吕布嘴角挂着笑意,看都没有看的兴趣:“搏命也只会用九蛟困龙阵这种最无聊的阵法,看来你们只是弃子而已啊。”

  九蛟困龙阵,只要阵眼一人不死,剩下的八个人无论受到多严重的伤害都能像僵尸一样继续战斗,并且阵眼一人将会获得比九个人加起来还强的全部力量。

  只是因为施展这个阵法后九个人都会在七天之后暴毙而死,所以会的人向来特别的少。

  吕布跨马迎着九人锋芒最盛的地方直冲而去,无边的赤红色杀气和紫色蛟龙所覆盖的阵眼碰撞在了一起。

  战不五合,九人应声落马。

  又半个时辰过去。

  除了乘着赤兔扫视群雄的吕奉先之外,全场已然没有一人站立。

  午门四处断肢横飞,残甲飘浮。

  死尸阻塞城门,流血漂橹。

  “哎,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说完这句话,吕布便化为一道赤色光芒,消失在天地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