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请回答,崩坏的封神演义 > 第五十八章我的剑,曾经吞噬众神……【求月票求打赏】

第五十八章我的剑,曾经吞噬众神……【求月票求打赏】


  话音一落,闻仲化为一道白光传回了擂台旁的地面上。

  赵公明走上前来对闻仲稽首道:“我还以为闻道兄在大商享人间富贵,受用金屋繁华,全不念及道门光景,更已忘却修行困苦,没想到数十年不见修为精进速度却比贫道快多了啊。”

  闻仲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靠嗑药提升的修为稽首道:“道兄那里话,我这点微末修为比起公明还是差远了。”

  赵公明又问道:“道兄那所谓答题空间的奖励是否是真的?99x99的储物空间又有何用?

  “大抵相当于一个没有消耗的储物神通,还挺有意思的。”闻仲说着一舞道袍,手里雌雄双鞭瞬间消失。

  双鞭消失速度之快,那怕以赵公明的修为高绝都未能看清,放出神念感知也完全察觉雌雄双鞭的半点气息。

  赵公明见此状也是微微点头,普通的储物神通是绝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贫道刚刚数了一数,这储物空间一共是九百九十九个不知大小的小空间组成的大空间,每放一样物品进去便会占据一个空间的位置。”

  闻仲拿着手里雌雄双鞭和只剩锤柄的雷神之锤取取出出玩得不亦乐乎:“不过似乎同样的东西可以堆叠在一个小空间里。”

  赵公明做了个道喜的手势:“那真是恭喜闻道友得此神通了。”

  两人交谈并没有刻意屏蔽任何人,在场修士看向闻仲表情都有些羡艳。

  即便是在三教之中空间神通也算得上顶级仙法了,比如西方圣人的掌中佛国,又比如地仙之祖镇元子的袖里乾坤,那个不是要顶尖大罗才能掌握的手段?闻仲所得储物空间虽比不上两者,但也算得是难得之物。

  此刻,另外一个世界。

  一道白光闪过,赤发托尔半跪在地上,重重喘着粗气,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低声道:“我还活着?”

  虽然他作为北欧第一战神,不知道打赢了多少不可能赢的战争,也曾经历了无数生死危机,但货真价实的死掉,还是第一次......

  【叮,本次娱乐赛已经结束,接下来胜利者会获得积分,失败者将会受到惩罚!】

  【仙神擂台第二场即将开启,请有意参加者按下面前红色按钮。】

  【友情提示:本擂台赛掉落武器法宝如被敌人捡取将无法找回!】

  混沌大门再一次屹立在场中,但这次没有任何人从大门里走出。

  “道兄,要不这次你去?”闻仲笑着对公明说道

  “正有此意。”

  赵公明正打算按下眼前按钮的时候,突然“叮”的一声。

  原来是袁福通抢按了按钮,心里想着:“本帅与闻仲实力相差无几,闻仲都赢得如此轻松,我上岂不也是信手沾来?”

  就在袁福通化为白光出现在擂台之上的时候,一团黑色雾气从混沌大门里喷出。

  袁福通挥枪一扫,刹那间把黑雾吹得散尽,露出一个妖艳至极的男子。

  他飞翔在半空,黑发如瀑布一般肆意甩放,妖瞳仿佛闪烁的流星,身上披着黑红色披风,背后长着六翼纯白色的翅膀,光芒四射,四周纯之又纯,圣之又圣的光芒闪耀。

  而他落地的一瞬,纯白色的翅膀转化为深邃黑色,望着就感觉仿佛要被吸进去了一般,原本环绕周身的圣光也化作了无数燃烧着的黑气,仔细向他望去,甚至能听到无数生灵在耳边哀嚎痛哭之声。

  【已开启下注模式,请各位为心仪考生下注,袁福通一赔四,路西法一赔一点五!】

  “这猪头居然真是袁贼。”子受忍不住感叹道,他早就看那个诡异的猪头修士长得像袁福通了,不过不敢确认,毕竟差别实在有点大。

  而这时一道金光照耀而过,袁福通浑身毒液消散,恢复了原状。

  赤金色战甲披身,背上披风无风自动,面庞刚毅挺拔,脸色淡然,挺枪而立,跨骑白马,如果忘记他刚刚还是个猪头的话,赫然有大帅之风。

  路西法也抬头望向了他,空洞的双眼里闪耀着无边黑气。

  而这时天际之上,有一匹骑着红马手持巨刀的骑士穿过。

  西方圣经传说,任何人只要看到红马都会陷入无尽战争与自我毁灭之中,直到杀死眼前所有人……

  “双方选手就位,我宣布战斗正式开始!”深沉的男音响彻每个人耳畔。

  “鸟人!受死。”

  宣布开始那一刹那,袁福通动了。

  策马奔驰向眼前的鸟人直刺而去,手里长枪变长了数倍,隐约能听到银龙咆哮。

  “凡人们,颂我神名路西法,于地狱中可得永生。”路西法看着长枪离自己越来越近,却没有一点躲闪的意思,只是开口用沙哑声音吟唱道。

  下一秒,无边黑气汇在一团,一面漆黑至极的盾牌挡在他面前。

  “轰!”

  袁福通枪尖银龙和纯黑盾牌碰撞一起,发出了巨大爆鸣之声,冲击波震得大地都在颤动。

  而黑盾被银龙刺破的一瞬,路西法纵身飞离了地面,撑开自己背后纯黑六翼,悬浮在十米高空。

  纯黑六翼蔽日遮天,原本明亮至极的擂台瞬间被黑暗笼罩。

  他空洞无物的双眼里突然冒出了两个眼珠,隐约间有红光闪烁,下一秒两道黑红色光线从路西法眼中喷出,朝袁福通射了过去,空气都仿佛变成了死气。

  西方传说,在地狱之中被路西法注视的一切,无论花草树木房屋建筑都会彻底枯萎腐朽。

  沙哑的声音也如同恶魔低吟传到每个人耳边:“直视死亡者,永世在地狱沉沦……”

  酒楼里。

  “这鸟人好诡异啊,看得我浑身发寒。”

  “是啊,每次一看这鸟人就感觉有几万个婴儿在我耳边痛哭。”另外一个人颤颤巍巍的接到。

  “就一鸟人而已,别说这个。你们说袁贼能赢吗,我可押了整整五十积分。”

  “应该行吧,我看之前袁贼不是还和闻太师打得有来有回吗?打个鸟人还是没问题的。我也押了八十,希望袁贼别让我失望。”

  “区区鸟人安敢在本帅面前饶舌。”

  袁福通一声长啸,纵身跃起,也飞到了半空,堪堪躲过撒旦之眼,而他原本站立的地方被腐朽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胯下白马也变成了漆黑色尘埃。

  但纵身跃起的袁福通冲势不减,狠狠朝路西法撞了过去,他浑身闪烁金光,居然把黑暗笼罩的擂台再一次照亮。

  堕落天使浑身被黑气洗了一遍,居然勾画出了一件纯黑铠甲,和袁福通对撞起来。

  一声轰鸣之后,袁福通从场中央倒飞而出,整整倒飞数十步才勉强停了下来。

  左手流淌着鲜血,握枪的右手也有些发麻,似乎胜负已定。

  路西法在对着虚空伸手一抽,燃烧着黑炎的剑从混沌无物的虚空之中飞出:“我的剑……曾经吞噬众神。”

  呜~呜~

  四周空间都仿佛在为这把地狱之剑震恐,发出哀嚎之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