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请回答,崩坏的封神演义 > 第六十九章辉煌时刻永恒载,截阐恩怨此中来。

第六十九章辉煌时刻永恒载,截阐恩怨此中来。


  【考生姜子牙积分加二,获得神秘礼物!】

  姜子牙手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礼盒,疯狂的变幻着形态,一分钟后化为了一个奖杯。

  投影到大屏幕上。

  一个由纯金铸造而成的奖杯,奖杯正面刻着四个字:“辉煌时刻。”

  【持有者可选定自己一生曾经经历最为辉煌的时刻,让自己的所有状态回到那一刻,刹那间重证辉煌!】

  【每月限使用一次,持续时间三十分钟。】

  奖杯背面也刻着十三个字:“人老了,总会回忆起过去的辉煌。”

  九间大殿。

  “这东西有什么用?什么叫辉煌时刻?”一个凡人官员问到自己身旁的修士

  “这你都不懂,意思就是让你的状态回到最强的时候,比如你现在八十岁了,他可以让变回二十岁。”

  “那岂不是连那个时刻也......”

  他旁边官员开口打断了他胡思乱想:“应当不会这么简单。”

  确实也没这么简单,姜子牙看着自己手里的奖杯面色惊讶,张大了嘴巴。

  这可不仅仅是让自己变年轻,或者是为了让自己在床上重振雄风,而是可以记录一个最强的瞬间!

  无论这个瞬间是靠献祭灵魂还是靠献祭法宝得到的,甚至是利用阵法成为阵眼把所有人伟力加持在自己身上得到的,用这东西就能立即回到当时的状态,持续整整一炷香的功夫。

  即便你没什么辉煌时刻,也可以当做一个足以扭转时空的疗伤法宝,即便你快死了,也能瞬间回到没受伤以前。

  【第三题:同为三清正宗,阐教中人一直看不起截教弟子的原因是什么?】

  【甲:阐截两教教义相背,差距甚远,自难以相融。】

  【乙:截教俱是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根性浅薄,难成仙道,合该上榜!】

  【丙:阐教众人皆出生高贵,根脚深厚,都乃福德真仙,合该看不起他人。】

  【丁:阐教截教亲同一体,都乃三清正宗,岂会看不起截教门人?】

  【戊:截教门人妖族众多,屠戮过剩,自让修身养性的阐教真修看之不起。】

  【本题为多选题,请各位考生在答题纸上写下答案。】

  “还真不知阐教各位道友对我等截教门人如此仇视。”赵公明眼神扫过在场的阐教门人。

  太乙真人稽首道:“道兄此言甚繆,如今答案未出如何能说我等阐教门人的不是?此题未尝不是选丁。”

  赵公明冷声道:“那不知道太乙道友可敢以道心发誓,此题选丁?”

  太乙真人依旧挂着一脸和蔼可亲的微笑住口不言。

  反倒是姜子牙也放下了手里赏玩的奖杯:“道兄此言确实不对,我阐教门徒众多,纵然一二心高气傲之辈,也不能怪不得我等。”

  “公明道兄勿要着相了。”

  杨戬欲言又止,但终究没有开口。

  唯有申公豹闭口不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呵呵。”赵公明见他们如此厚颜无耻,也只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袁福通在旁边幸灾乐祸:“此两教一教助商一教助周,却不来助我天命所归的大袁,真是岂有此理,合该有此劫。”

  东海龙王并不太知两教矛盾,想起似乎这题并没有禁止互相之间的交流。

  用神念问道闻仲:“太师,此题何解?”

  闻仲也用神念回道。

  “甲应当是对的,丁定然是错的,乙和丙我也不太确定,吾与阐教中人交流甚少,还请龙王自拿主张吧。”

  敖光点点头思索一二提笔写下答案。

  太乙真人则与姜子牙对视一眼,神流暗中交融。

  “师兄,此题何解?”

  “那截教门人本就具是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乙定然是对的。”

  “至于其他的选项,师弟还是要自己参悟啊,贫道也不甚确定。”

  姜子牙听到这话脸色一暗,但很快便恢复了,笑道:“师兄所言甚是。”

  太乙没有管姜子牙在想什么,细细思量着题目。

  虽说从未表现出来过,但像阐教里像他这种福德真仙一贯看不太起姜子牙。

  姜子牙生来命薄既无灵根慧根也非天生神圣,上山学艺几十年依旧无有所成,与截教那等难求大道的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有何区别?

  不过是师尊为了应劫而征收的弟子罢了,说出与他同门都觉羞耻。

  【答题时间还有五秒结束!请考生尽快填写答案。】

  【闻仲:甲,丙。】

  【申公豹:甲,乙。】

  【姜子牙:乙,丙】

  【袁福通:甲,乙,丙,丁。】

  【太乙真人:甲,乙,丙。】

  【杨戬:甲,丙。】

  【敖光:甲,乙。】

  【赵公明:甲,乙,丙。】

  【恭喜考生太乙真人,赵公明回答正确!】

  【检测到考生闻仲,杨戬,姜子牙剩余一积分,免除惩罚。】

  “为什么每次都要等我回答错误第二次的时候才用积分抵消?”

  杨戬愤愤不平,开口问道,但没有任何人回应。

  随后他又看了七个人的答案叹了口气:“我等皆是三清正宗,道门真修,纵有冲突也不过理念之争,诸位师叔何必如此?”

  和修士有关的题杨戬几乎从未对过,他发现神仙修士们与自己拜入玉清门下之前认知的,似乎很不一样。

  也会勾心斗角,也会攀比出身,也会炫耀富贵,也有许多算计。

  可不修心养性,不潜身苦修,杂念算计如此之多,如何能证得大道?

  “唉......”

  他望向在场七人,深深叹了口气。

  但依旧没有一个人回应。

  随后一个巨大轮盘开始旋转,转到了一把大刀上面。

  【考生袁福通,考生敖光回答错误!获得惩罚斩首百次!】

  袁福通与敖光被位移到一个斩首台上,双双跪着,一个身高三米的壮汉拿着一把巨刀,一刀下去头颅与身体瞬间分离,纵然以敖光祖龙身躯,也抗不过一刀。

  不但如此,袁福通甚至发现每一次头颅被劈飞过后都要承受数秒钟的剧烈疼痛,看着肉身血液不断从断头出,半响才会彻底失去意识。

  临死前等待刽子手挥刀时的畏惧。

  刀落在脖子上那穿透心扉的痛楚。

  想哀嚎,想求饶,但嘴唇却不知道为什么死死张不开。

  疼啊!太疼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人一龙才重新回头了答题空间,不停的摸着自己脖子和头颅,双脚瘫软有些站不起来。

  两个人脑海里还在不断回想着刚刚砍头的画面,重重喘着粗气。

  许久,敖光才缓过神来:“这便是答题空间的死亡惩罚吗?”

  看向袁福通的双眼满是敬佩,他挺过来了如此之多的死亡惩罚,却依旧没有破碎道心,仍然每一道题都敢抢答。

  此贼道心是何等坚固啊......

  而投影上开始播放起了三教共签封神榜的场景。

  玉清元始天尊一脸不满:“我教弟子皆乃谦谦君子,福德真仙,个个跟脚深厚,人人出身高贵,皆乃圣人种子,如何可以上榜?”

  “反倒是上清师弟门下弟子号称万仙,却俱是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根性浅薄,难成正道,合该上榜。”

  上清通天教主顿时怒火中烧站起身来:“玉清,尔是欺我上清道法不如尔阐教不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