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请回答,崩坏的封神演义 > 第七十一章天帝发诏传三界,人王临阵总堂堂。

第七十一章天帝发诏传三界,人王临阵总堂堂。


  “承天之道,奉地之命:有仙天蓬,仙缘深厚,福运绵绵,受道之庇,为朕股肱,辅佐日久……”

  “今特敕天蓬为天河元帅,总统四海,监视江河,澄净宇内妖邪,诛伐三界不臣。”

  一阵恢弘帝音传入了三界每一个人耳里,伴随着蔽日遮天的圣旨虚影。

  这宣告着空缺日久的天蓬元帅上任了。

  也宣告着沉寂日久的昊天上帝,出手了。

  天蓬得到了自四海叛乱之前人人争抢的天庭第一等神职,昊天也找到了背锅侠代替自己托梦。

  此计,双赢!

  指昊天赢两次。

  当天夜里。

  大商一大半的诸侯都受到了天河元帅托梦,得到了神谕与来自天帝的保证,所有诸侯之前被镇压下来的心思又开始泛滥了。

  七日后。

  凤鸣岐山,同时天降圣谕——西岐出圣主!

  当这件事发生后,在有心人的推势之下口口相传,不过短短二十天的功夫,就传遍了整个大商与八百路诸侯领地。

  人王失德,引来天神责罚的事也传到黎民与奴隶耳边。

  尤其是各路诸侯治下那些被残酷剥削,动辄遭自己头上的贵族与奴隶主大人抽死饿死,打死的奴隶耳边时,他们就仿佛找到了精神上的寄托。

  跟着自己的主人们一起痛斥不敬仙神废除祭祀的商王子受。

  还有不少奴隶一边痛斥着废除人牲的子受,一边变成了人牲被献祭给至高无上的昊天上帝。

  这一幕让贵族们十分满意,纷纷带来了自己手下的奴隶驻足学习,而他们则另一边饮酒闲谈。

  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对坐在主位的人十分崇敬。

  “上次我想拿五百个奴隶祭祀岐山山神,结果他们居然宁愿拿积分换个人商店的自爆秘法自爆,也不愿去祭祀山神。”

  “我的侯府还有封城都被那几百个该千刀万剐的奴隶炸烂了。”

  “不知南伯侯在那找到如此忠心耿耿的奴隶?被活祭竟也没有半点怨言。”

  一边说,这个华服男子还有些咬牙切齿。

  “这有何难,且听本侯细细道来。”

  “第一步,告诉奴隶们之所以成为奴隶,便是因为他们前世对仙神不敬,受到了仙神报应,活该一辈子做牛做马。”

  “而我们这些贵族之所以为贵族,便是因为生生世世皆敬天礼地,尊仙拜神,有天地庇护,仙神保佑。”

  “第二步,告诉奴隶们这一世应该断恶修善,灭尽烦恼,好好服务我等天生贵胄,若如此下一世便也有机会成为贵族。”

  “第三步,告诉那群奴隶他们之所以吃不饱饭,便是因为如今的人王不尊天数,引得天神震怒,降下责罚,以至于人人受冻挨饿。”

  “待这三步完成,不管我们想做什么,便只需要告诉他们这是天神的旨意,他们完成后下一世便会成为我等一样的贵族。”

  说完,他又指了指几百米远处被当做人牲献祭给昊天上帝的奴隶们。

  “你们看,他们笑得多开心,便是因为我告诉了他们,等他们被献给昊天上帝后,昊天上帝便会为他们投胎到一个贵族人家,尽享富贵繁华。”

  “这可是无量功德啊。”

  被称作南伯侯的人嘴角带着微笑,端起酒杯轻饮一口,真是一个雍容华贵,尽显贵族风范,望着他,只一眼,就让人明白什么才叫贵族。

  如果可以忽略他身旁不到几百米就有数百个人正在被绑在柱子上遭到烈火焚身,被献祭于昊天上帝的话。

  或许场景还能更华美一些。

  朝歌城里也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朝歌的舆论与其他城市却完全不同。

  两个面相平平无奇的人此刻便坐在酒馆讨论:“你听说了吗?最近大商到处都在传凤鸣岐山,西岐出圣主,人王失德,当失天下。”

  “我也听说了此事,,听闻那姬昌父子确实甚得人心,西岐人人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有古代三皇五帝之风”

  一个离得甚远的大汉听力非常,狠狠拍了下桌子,用仿佛要吃人的目光盯着两人。

  “真是荒唐至极,区区一只畜生叫了两声,就敢说人王失德,就敢说西周出圣主,如今四海龙王都在我大商为臣。”

  “难道四海龙王那还比不上一个畜生?”

  “我看尔等就是脑后有反骨,想要造反!”

  随后大汉站起一拳一脚,两人纷纷被倒踢出酒馆二十米开外。

  “咔嚓”一声响起,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助骨。

  只听到大汉远远的喝骂:“大王仁慈,不屑定尔等鼠辈之罪,但我朝歌酒馆,我李锤的酒馆不欢迎你这种妄议君上的卖国鼠辈!”

  “滚!”

  “以后见你二人一次打你们一次,若有不服便去报官,我李锤有的是钱赔!”

  酒馆众人纷纷喝彩:“好!”

  朝歌此刻每一处酒馆与赌场都在发生着这样的争吵,但最后结局也大都以传播者凤鸣岐山,人王失德者被踢出馆内告一段落。

  而此时,九间大殿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大王治下我大商风调雨顺、万民安居乐业,这群鼠辈不思王恩,因为一火鸟叫唤一声便说西岐生圣主,我看他们就是想找个理由造反,实在当诛九族。”

  “费相所言有理!臣观此谣言必是西岐鼠辈所传,如今西岐那西伯侯姬昌正好被关押在朝歌,不若砍了他头,传首八百诸侯!”

  “臣亦请命:“只待闻太师回朝,出兵岐山,灭掉那只蛊惑人心的火鸟!”

  不管各位大臣内心到底是如何想的,至少在费仲尤浑的带领下个个群情激奋,忠肝义胆。

  子受倒是没什么愤怒的表情,老神在在,紧闭双眼,也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许久,商王睁开了眼。

  无形的人道威严让之前喧闹得仿佛菜市场一样的大商朝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传到了大殿每一个人的耳边。

  “武成王黄飞虎何在?”

  刚刚才风尘仆仆赶回大商没几天的黄飞虎出列道:“臣在!”

  “武成王黄飞虎听令!”

  “孤命汝亲率三千甲士赶赴岐山,七日之内斩杀那乱我大商,诋毁君王的火凤”

  “取其首级以祭我人族先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