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凌云行之起于微末 > 第41章 过命的交情

第41章 过命的交情


但让凌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邓宇家居然,是绵延了上千年的士族!
虽非顶级士族,但在士族中也是极其古老有名得存在。
看着眼前这恢弘气派的邓府,鳞次栉比得宅院,她有一种见到王家大院的即视感。
门前是两座等人高的石雕狮子,看起来威风鼎鼎,气派非凡。
当他们的马车,即将要到达邓府门前之时,邓府那高高得玄色大门被从内缓缓得打开了。
一个个衣着光鲜靓丽,仪态从容不凡,态度极为恭谨的仆从和丫鬟,缓缓从内走出,谦恭的立于两侧。
在邓父与邓母下车得同时,一个高冠博戴,俊美异常的青年男子从那玄色大门之中走出,迎了上来。
热情的道:
“侄儿见过三叔三婶,三叔三婶这一路辛苦了……。”
这青年,礼数极为周到得与邓父邓母寒暄了一番之后,又来到邓宇身边。
亲切得拍了拍邓宇的小肩膀,神情颇为怜惜的道:
“宇弟这些日子受苦了,欢迎回家……!”
好一副兄友弟恭,互敬互爱的感人场面!
几人一阵寒暄之后,在众多仆从和丫鬟的簇拥之下,热热闹闹进了邓府。
邓宇他们一家三口与青年男子一起进了内院,拜见邓家老夫人去了。
凌云则是被邓夫人的丫鬟珍珠,带着来到了一个偏僻小院,交给了一个名叫香草的丫鬟照看。
这香草做事极为的利落,很快就在小院中的一张方桌上摆好了几道小菜,招待凌云用膳。
两荤一素一汤再加一碗米饭。
这对于凌云一个人来说,已经很丰盛了。
早就饿得不行的她,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看的站在一旁得香草抿嘴直笑:“凌姑娘你慢点,别噎着!”
“香草姐姐,你别笑我,我是真饿了。
这些天来,为了给夫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我都不敢吃饱,怕出丑。”
凌云有些娇憨的说道。
吃完饭后,香草又带着她来到厢房,洗漱休息。
“凌姑娘,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谢谢香草姐姐。”
“不用谢,这些都是奴婢份内的事。”
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凌云忍不住打了几个滚,舒服的她忍不住直哼哼。
一连坐了好几日的马车,坐的全身都酸疼不已得她,不禁感叹:
这古代的马车……
这富贵人家的专享之物……
也不是那么好!
福……不好享啊!
这一日,凌云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直到邓宇来找她,对方还未进屋,就大老远得开始嚷嚷起来:
“小懒虫,快起来。
你怎么还没起床?
我都起来了!
我跟你说,我和祖母说了咱们的事。
她老人家想要见见你。
快点……
快起来!
收拾收拾……,别让她老人家等急了。”
原本还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不想起身的凌云,听到此话后,吓得一激灵。
翻身就跳了起来。
嘴里还忍不住埋怨道:
“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还能想起在老夫人面前提起我!”
“那是必须的啊。
咱俩是啥关系?
过命的交情!
再说,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妹妹了!
既然是我妹妹,那就也是祖母的孙女。
怎么着,也该让她老人家看看你。”
凌云扶额。
这憨货!
好话歹话都听不懂。
真是让人无语。
老夫人的孙女,她可高攀不上。
再说,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小透明而已。
只要能,顺利成长起来就行。
两人一路走来,亭台楼阁,轩榭廊坊,古朴而大气。
看着虽不够华丽,但却有一股特殊的古韵暗含其内。
穿过一重重院落,走过好几道回廊,在凌云感觉走得晕头转向,几乎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之时,终于来到了邓老夫人的院落。
刚刚跨进院子,邓宇就放飞自我的,高声喊道:
“祖母……,祖母,我把凌云带来了。”
可以看出,对方自从回府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大不一样了。
更加开朗,更加自信,更加鲜活了起来。
这时,一个穿着极为得体的大丫鬟挑开了帘栊,把两人迎了进去。
“你这个猴儿,大呼小叫的……!
在外生活了这么些日子,就把规矩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心,让你的小朋友笑话!”
邓老夫人笑着呵斥道。
凌云目光闪了闪,果然,妹妹这一说法,只有邓宇认可而已!
还好,她也没有那非分之想。
不然,还不知道多失落,多郁闷!
这样其实也挺好,得到的越多,需要承担的责任就会更多。
比如说,这一次,邓宇得失踪。
这样富贵的人家,身边这么多仆妇小厮。
作为邓老爷和邓夫人得独苗的邓宇,就这样失踪了!
其中没有古怪,凌云是不相信的。

在这种不明情况下,她,只需要在邓家,做个小小的透明人就好!
既没有利用价值,又不挡别人的道,又不是毫无倚仗。
这样,才能最好的保全自己!
“她才不会笑话我呢!”邓宇傲娇的道。
邓老夫人宠溺的戳了戳邓宇的额头,不置可否。
这时,一个粉衣丫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了一个垫子,放在凌云身前。
看着面前的垫子,凌云不由一阵心累。
她就知道,越是大户人家,破规矩就越多!
这,她是跪呢……
还是不跪呢?
从此以后,她是不是……见人就得跪下行大礼?
一直这样,没完没了得跪下去?
心中挣扎了一番之后,凌云还是选择了妥协,入乡随俗。
算了,当给邓宇面子了。
凌云,如是安慰自己道。
她规规矩矩的跪了下来,向邓老夫人行了一个大礼。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既然决定了要在此,生活下去……
当你还没有足够的本事,改变时代之时,你就只能选择低头融入进去。
这样才不会被人当做异类,才能更好得生存下去。
从邓老夫人的院子中出来后,凌云忍不住嘀咕道:
“你们家太大了!
如果没人带路,我都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没来找你,你别乱跑了。”
邓宇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认真的看着凌云道。
凌云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想当一个小透明,那是她自己的意愿。如果被人强行束缚在一地,那她可就无法接受了。
“你什么意思啊,蹬鼻子上脸了……
是吧?
还想关着我不成?”
“好心没有好报!
你要是上了别人的当……,我可不见得能救你。”
邓宇没好气的道。
凌云目光顿时一闪,她从邓宇的话中听到了别样的意思。
也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是不是所猜测的那样……
于是,她凑近了邓宇,小小声的询问起,其中的缘由来。
邓宇也凑到凌云的耳边,小小声的道:
“我一直没说,上次,我就是在自家庄子里,被人绑走的!”
凌云心中猛的拉起了警钟,眼神中满是浓浓的警惕之意。
“你的意思是……?
你是在家里……
被带走的?
而不是外面!
谁……有这么大得胆?”
邓宇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明的眼神,让她自己去理解。
“那你……告诉伯父,伯母了吗?”
“我和他们说了,但没告诉祖母。
她老人家岁数大了,我怕她身体受不了。”
啧啧!
这妥妥的大宅门内斗啊!
大家大族,人多,是非也多……
这大家族子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凌云暗暗的拍了拍,有些被吓着的小心肝。
还好,还好!
她的心不大。
从一开始的定位,就只是想在邓家,混口饭吃而已。
从没想过,靠邓宇这层关系,在邓府混出个什么名堂来!
别说凌云怕死……在她看来……
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死了,就啥也没了。
后来,凌云才从邓宇的话中得知,邓老夫人原来是已经过世得邓老爷子的继室。
就这简简单单的继室二字。
就足以说明,邓府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和谐,有爱!
其中到底发生了多少不足以,为外人道的事情,那就不得而知了。
也许,邓宇得失踪……只是这所有事件中,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罢了。
权利,富贵,不是那么好拿的。
就连林家那样,几乎一无所有的人家,不一样也是,貌合神离,一地鸡毛吗?
凌云深深地感觉到,她将来的日子,不会太平静,可能会很精彩。
“少爷,凌姑娘,你们回来啦!
老爷刚打发人来通知说,让你们回来后,就过去一趟。”
凌云和邓宇刚刚回到小院,就得到了邓父要见他们的消息。
两人答应了一声后,就又掉头,向邓父,邓母两人所在院落行去。
邓母身着一身家居服,神情亲切又慈爱得拉着凌云的手,和蔼的说道:
“凌丫头,你的户籍身份昨日就已办下来了……。”
凌云听到此话后,心中就是一喜,忙感激的道:
“谢谢伯父,伯母!”
“你照顾了邓宇这么久,我和你伯父都是心里有数的。
我们在沐江府内,给你置办了一个院子,户籍也就给你落在了那里。
我和你伯父商量了一下,除了这个院子外,再给你一千两银子傍身。
这样,你自己想买点什么,做点什么,也方便许多。
现在你年龄还小,就安心以宇儿义妹的身份,住在府里。
等你长大后,愿意住在府里也行,搬去那座小院也行……。”

邓母和声细语的一条条,一句句的向凌云说着,自家对她的安排。
她也仔细的倾听着邓母说的每一句话,同时,她得心情也复杂到了极点。
有时,她甚至一度觉得,是幻听了。
她凌云,一个小丫头而已,无权又无势……
一无家人照拂。
二又无任何利用价值!
虽然是帮了邓宇一些小忙,但毕竟是一个小孩。
邓家,只需要随便把她往哪儿一搁,就能解决的事。
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还安排得如此细致,周到,入微。
无一丝遗漏疏忽。
既帮她解决了户口问题,连她以后的生活,都考虑的面面俱到。
对方的无微不至,远远超出了凌云的想象。
这让她感激不已。
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她平复了一下,那已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的心情后。
才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发自内心得,深深地蹲身行了一礼。
感谢这对贤伉俪,对她如此细致入微的安排。
若非凌云是现代人,实在受不了那跪来跪去的感谢方式。
不然,她现在已经跪下,感激的磕头道谢了。
“请伯父伯母,收回成命。
你们本是好意,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我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福气有限,怕承受不住这样大的福分。
钱财是好,但突然拥有如此大的一笔财富,我也怕自己迷失了心智。
现在的我,还小,这笔钱对于我来说,福祸难料。
这两日,我住在府里,吃的好,穿的好。
还有老夫人,伯父,伯母对我关怀备至得照顾。
本就让我受宠若惊,惶恐不已。
我和邓宇虽是好朋友,但也不能如此厚颜,理所应当的享受着当前得这一切。
没有邓宇,我早就饿死了。
说来,还是他帮助了我良多。
今日,伯父和伯母收留我,为我解决户籍的问题,本就是心慈,怜惜于我。
我很感激,但不能不知好歹,一味索求。
在这里,我厚颜请伯父和伯母把那座院子和银子一并收回。
并能给我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让我在府里做工,自己养活自己。”
邓家夫妻在听到凌云的这一番话后,两人皆不约而同地笑了。
同时,两人心中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这丫头能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说明其三观是极正的!
不是那贪得无厌,不知道感恩之人。
这样他们就放心了。
这些日子以来,夫妻二人也在冷眼细看。
自家儿子对这丫头是极重视的。
如果对方三观不正,品行有问题,那他们就不得不做这个恶人,把两个孩子分开了。
观其言,见其形……
现在看来,他们是可以暂时放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