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末世文女配觉醒了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贺炜聪震惊了。

“怎么会突然不合适!我们交往了那么多年, 不是说好了等我毕业就结婚的吗?”

苏涵看着他:“你真的想跟我结婚吗?跟我,跟苏涵,而不是另外一个人。”

本来应该脱口而出的肯定话语, 不知道为什么在苏涵沉静的眼神中变得难以说出来。

“我当然想跟你结婚。”贺炜聪定定神, 还是说出肯定的答复。

他是那么肯定, 眼神毫无闪躲, 跟几年前他告白时说“我会好好读书, 毕业后找到好工作,我要娶你,好好照顾你”一样坚定。当时的苏涵是多么受宠若惊、惊喜又感动,那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这种话, 许出这种承诺, 漂泊的心瞬间有了停靠的港湾。

苏涵忽然就笑了, 有些伤感遗憾,但更多的是释然。

这样也好, 至少曾经的自己得到过一份真挚的情谊, 她选择相信那一年的贺炜聪是真心的,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份感情也许夹杂进了纠结、权衡与背叛, 但至少这一刻,年少时的苏涵得到了一份圆满, 这就够了。

她的笑容却让贺炜聪更加不安, 他觉得一切脱离了掌控。

“小涵, 有什么误会你跟我说, 我们多少年的感情了。”

“炜聪,我不想骗你,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从我被李珍砸破头从医院醒来的那一刻开始,我看着你的时候完全没有感情了。”

“这怎么可能!”

“你看我的眼睛,你觉得我还喜欢你吗?”

两人四目相对,贺炜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呢喃:“怎么会。”其实从两人见面就有问题了,他发现女友竟然一句都没有过问他脸上的伤疤。

苏涵的眼中毫无男女情谊,就这样冷淡地看着他,让他心里发寒。

“我不喜欢你了,所以跟你提分手,我们谁也不耽误谁。”

贺炜聪苦笑:“这太突然了,小涵,前几天我们还约好要一起看流星雨的,小涵,你不能这么对我。”

“你非我把话说得明明白白吗?”苏涵微笑,“我倒是无所谓了,你真要听我可以说给你听的。”

“小涵,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我们也是很艰难才走到今天的,有误会就说出来啊,不要轻易说分手。”贺炜聪面露祈求。

她看了眼斜后方,苏天宝吓一跳赶紧溜走。确定苏天宝不会听见,苏涵才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苏沅。”

要是心里没鬼的人,大概会觉得没头没尾,但在她说出这个名字时,贺炜聪忽然脸色大变。

“看,你心里也是有数的。”苏涵嘲讽地看着他,“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妹妹的。你在喜欢上我妹妹之后,又是怎么心安理得地接受我的付出的,对我嘘寒问暖,是你更喜欢我吗,还是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我?你毕业后真的会跟我结婚吗?”

一个个问题砸向毫无准备的贺炜聪,内心深处最隐蔽的不愿意面对的念头被一个个揭开,敞开在阳光底下,让他难堪至极。

脸色苍白的贺炜聪嘴唇抖了抖,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震惊地看着苏涵,好像看见了什么怪物。

这样咄咄逼人,神情冷淡无情的女人,真的是苏涵吗?

“是你要让我说实话的,说了实话你又这幅鬼样子。好了,我们之间就此作罢,往事我也不会再追究,以后也不需要有交集,你回去吧!我要忙了,没空招待你。”

被下逐客令,贺炜聪心神不宁地走了。

之后苏涵继续锻炼,苏天宝偷听到他们谈话,告诉了王月娥和苏卫国。王月娥高高兴兴地说:“就该分手!贺家是什么好人家,炜聪他娘不是个东西,早几年小涵跟贺炜聪谈恋爱,她屁声不吭,不过是家里穷,想要小涵帮衬,我就不信她不知道他们两个小的在恋爱,贺炜聪身上脚上穿的,不是她买的还能是贺炜聪偷来抢来的?都是小涵的工资贴的!结果明年贺炜聪要毕业了吧,就说不同意了,当我不知道她的算盘似的!现在再来说同意,肯定是看中小涵一把子力气了,她自己伤了动不了,就想使唤小涵伺候她了,做梦!”

苏卫国震惊:“她受伤了?你怎么知道的,还有小涵贴工资给贺炜聪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早就知道了,这有什么。”王月娥挥手让儿子丈夫走开别挡道,她要出去晒被子呢。

分手对苏涵来说是对过去的一次告别,她并没有过多悲伤。傍晚更凉快些时,她就带上武器和砍柴刀再次出门了,她去后山上砍柴,苏卫国说:“家里还有好多,不用。”她就说想要锻炼手上的力气,还把苏天宝也拉了出去。

后山的小平地上堆放着五具尸体,另外几具似乎被家人就地掩埋了。她带着畏畏缩缩的苏天宝绕到更里面去,选定一块地盘:“砍吧!”姐弟俩砍了不少柴,全都背了回去。接下来几天都是砍柴,苏涵会抽空装一些到空间里去,苏天宝完全没有发现。家里的柴火将后院柴房堆满了,又堆到前院里来。苏天宝暗地里跟父母吐槽:“姐这是失恋了心里难受,在发泄呢!既然这么难受,干嘛还要分手。”

回家的第八天,苏卫军从窗户喊人,苏卫国觉得稀奇,开门出去:“什么事情啊这么喊我。”

苏卫军笑着:“还是大哥你那里好,还能出门溜达几步,我都快半个月没有出门了。我想着让小涵过来帮忙把外头的怪物收拾了,你跟小涵说说吧!”

“我去问问她吧!”

苏涵没同意:“爸,苏家村是属于所有人,他们自家门前的丧尸自己不清理,没道理让别人帮忙。今天这人喊我去帮忙,明天那人喊我去帮忙,我只有一个人,负责不了全村人的安危,要是我不小心被抓了被咬了,以后您可就没有女儿,天宝就没有姐姐了。”

苏卫国有些惊讶:“那是你亲爹——”

“你是我爹,厨房里正在做饭的是我娘,在房间里睡懒觉的是我弟弟。爸,你如果想要让我做两家人的女儿,那我们就来商量商量,小时候是我还小不懂事,只能听你们安排,现在我也大了,能自己拿主意。”

王月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门口,进屋来把苏卫国拧了出去,冲苏涵说:“看你的书去,用不着你。”

“月娥!你给我点面子!”

“给你面子,你就是太爱面子!你弟弟敢开口你就敢答应,他们家多少人多少个男丁?犯得着找小涵啊?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见养母把养父拧走了,苏涵低头继续看健身相关的书。她并不在意,谁不想住在安全的地方?但她自己一个人是真的不可能清理苏家村所有丧尸,她很珍爱自己的性命,不会肆意消耗运气。她的想法是村里其他人家都能够有勇气拿武器解放自家门口的危机,然后他们再一起清除其他公共区域的丧尸。

抬头看窗外的大太阳,她想着地里的庄稼已经好几天没有浇水了,早上才听她爸妈在担忧地里的水稻。

粮食是很重要的。

大概再多几天,村里其他人就该做出决定了。

收到拒绝的答复,苏卫军觉得大失脸面。

“小涵身体不舒服,不舒服,呵呵呵。”苏卫国回屋了,留下苏卫军脸色难看。

“果然不是自己养大的跟不亲,什么身体不舒服,傍晚明明还在巷子里跑步。”跑得多快!一溜烟就跑到后山去不见影儿了。认定这是托词,苏卫军念了几句抱怨的话,决定还是靠自己。

“爸,我真的能行,我在路上就杀过丧尸了,干嘛要去找姐姐!”苏沅也觉得难堪,觉得父母不信任自己更信任姐姐。

葛秋丽说:“你看你瘦胳膊瘦腿的,我不让你出去,让、让你爸你哥去就行。”

当天晚上,苏卫军就通过爬围墙到邻居家商量,让他震惊的是,这一排第一户人家竟然全都变成了丧尸。他险些直接跳下去,送羊入虎口,吓得他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第二天,做好准备的苏卫军父子三人,连同巷子里同一排另外两户人家,合力把巷子里的丧尸打死,然后堵住巷口。他们这两排人家位置靠近后山,只要堵住巷口就安全了。

“这天太热了,地里再不浇水的话都要枯死了,地里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知道啊,一直没敢出来。”

“村长家一直很安静,他得起带头作用啊,搞到最后还是靠我们自己。”

“不行,我家的粮食全卖了,地里那一季稻子肯定得收回来,不然的话要是一直这样,家里就要饿死了。”

两排总共七户人家在末世降临后的第十二天,为了家里的农田达成合作,商量后决定一起出去,苏沅建议:“可以先去村委会,那里有广播,我们可以通过广播鼓励其他人自救,然后号召大家一起除丧尸。”

“果然是大学生,就是聪明,那就先去村委会吧!”

说是一家出两个大人,苏涵就跟苏卫国一起去。集合的时候,苏沅偷偷带着武器过来了,苏卫军很生气,斥她:“快回去!”

“我不!姐也来了,我也要来!姐,我和你站一块,我们合作有经验!”

苏涵没说话。

“苏沅!”苏卫军气得脸都是红的。

“算了算了,那就一起去吧。”其他人打圆场。

太阳刚升起,他们一行十五人往村委会的二层小楼去,让人安慰的是,路上没什么丧尸。

“应该都围在其他人家门口了,就像我们家一样。”

广播没有人会用,苏沅摆弄几下,村里的老喇叭就有了滋滋声。

“喂喂,听得到吗?有声音了!”

“我闺女真能干!”苏卫军脸上有光,朝队伍里资历最老的人说,“老东哥,你来。”

六十七岁的东叔看起来老当力壮,浑身晒得黑黝黝的,手臂是虬结的肌肉。他应了声,探身过来说话,说了五六遍才停下。

“这样能成嘛?”

东叔摆手:“这就跟咱们种地一样,地就在那里,不种就没得吃,外人都管不了!走吧,去看看地里。”

一行人又结伴去地里,各家的地都不在一处,便从最近的开始轮流过去,这一看,就把人心疼坏了,于是赶紧趁着太阳还不大,搬水泵出来抽水灌溉。

农田的事情,年轻人不懂,便被打发到旁边盯梢,苏涵坐在山坡上盯着,苏沅在另一边,过了一会儿她悄悄过来。

“姐,前几天我听见炜聪哥开车来找你的声响了,炜聪哥对你真好啊,这种时候还挂念着你。”

“我们分手了。”

“你怎么没去看贺——”苏沅愣住了,“分手了?怎么会分手呢?”

“觉得不合适就分了。对了,三车物资有你的一份,我车里属于你那一份我已经收拾出来了,你看你过来取还是我给你送过去,在炜聪家两辆车的物资,你的那份就得自己去找他要了。”

苏沅着急道:“姐,现在是说物资的时候吗?你们怎么会分手,你那么爱他,他那么爱你——”

“以前的我的确爱他,现在的我不爱了。至于他对我的爱,你觉得他真的爱我吗?”

“当然啊!”苏沅斩钉截铁,细数了数项她认为的贺炜聪爱苏涵的事迹。

“这样就是爱吗?”

苏沅肯定点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需要我帮忙吗?”

苏涵看着她:“可这些,他不是也对你做过吗?”

苏沅愣住了。

“以前是我没有在意,也没有往那一面想,可既然你说他关心我来例假肚子不舒服,接送我上下班,帮我送药都是爱,那么他爱我,也爱你。”

见苏沅如遭雷击,苏涵站起来:“我去那边守着吧,有事就喊我。”

途中有丧尸过来,被苏涵按倒在地上,不过太阳慢慢炽热起来,已经不适合继续灌溉了,苏卫国他们决定傍晚再继续。回程的路上就遇上十几只丧尸了,不用苏涵动手,其他叔叔伯伯就叫着冲上去,上锄头铁锹,不一会儿就把丧尸打倒了。

路过村委会时,一个人在楼上招呼他们。

“是老郑啊。”

老郑是村里有名的养猪大户,他们家和养猪场都在村子最偏的地方,听老郑说他们家早就把周边的丧尸清理了,可是猪叫唤呐,怪物就不停地来,实在愁人。光是顾着家里的猪就已经忙不过来了,还是今天听见广播才知道原来村里人已经开始组织自救了。

“加上我们家!”老郑拍拍自己两个儿子一个外甥。

有了盟军加入,大家士气高昂,应老郑头请求与许诺送猪肉答谢,先到老郑头家的养猪场清理丧尸。干到天彻底黑了才各自回家,晚饭都多吃了一碗米饭。不过有多少人做噩梦,那就不得而知了,就苏涵知道的,苏卫国晚上就做噩梦了。今天他杀了一只丧尸,听王月娥说,那个人是苏卫国小时候的玩伴。

这边的动静自然被其他人家看在眼里,之后几天,陆续有人出门,后山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苏卫国他们这两排住户被熏得受不了,见没有家人来处理,就将尸体全都挖坑埋了,边上插上木板标明身份。

后来,苏涵也看见了贺炜聪,他也参加了农田灌溉队伍,为他家的水稻灌溉。经过抢救,这一季的水稻好歹都撑下来了,不过苏卫国经验丰富,说这一季的收成肯定不太好。

“不太好也比完全没收成强!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他们村的难题还没解决,外头的事情实在管不着了。

花了一个星期,村民们才合力将村里的丧尸清理干净,苏家村本来有一百六十多户人家,这些年到外头定居的也有二十多户了,剩余的一百四十户人家,竟有六家灭门了。

沉重的气氛弥漫在苏家村头上,他们举办了简单的集体葬礼。

之后又花了三天功夫,他们在村口砌墙,只留了一道门供车辆出入。苏沅提议在山路上最窄的那几段路也设路障,这样一来如果有丧尸摸进来了,也会被挡住,多一层路障就能多挡住一会儿。

这实在是个好主意,于是又花了好几天设路障,在村长的安排下,还设置了巡逻人员,排了一张表一天二十四小时巡逻,分六班,每家每户都得出人。

“谁家要是不愿意出人,那就搬出去住!”村长沉着脸如此说道。

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没有人敢梗着脖子说“这是我家我爱住就住!”,末世让每个人都绷紧神经,为了安全,每个人都付出了努力,谁敢不配合,愤怒的村民还真有可能将人撵出去。没有人愿意出去,不见好多离开村子的人都回来了吗?带回来消息说外头已经乱套了!

比如苏涵的小叔就也回来了,就住在祖父母留下来的老房子里。

苏家三兄弟,还有一个排第三的苏卫民。与在家务农的哥哥不同,苏卫民后来做生意发达了,成了一个小包工头,日常就是接工程,早就在城里买房定居在外地,只有过年祭祖才会回来。

苏卫民家的房子在b城,比a城回苏家村的距离要远两倍,可想而知苏卫民一家逃命回来该多困难。当初她和苏沅他们从a城回来,因为反应及时出发得早,这还用了两天一夜才到,苏卫民一家直接走了半个月!抵达苏家村时,一家人的样子别提多凄惨了。

苏卫民不止一家人回来,同行的还有两家人,说是认识的朋友,一同避难来的。村长把他们安置在村子里的空房子里,还收他们租金。他们没有多少食物了,钱倒是有不少,村长不要钱,说:“没有食物,那就给金子。”收了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然后给村里人开会,声明这些金子都属苏家村,以后有机会再来分配,要是没处使,那就供奉给祠堂,让祖宗保佑。

获得全票通过。

村子里经过这样一番收拾安全很多,大家恢复了往日的作息与生产。苏涵每天要做的就是锻炼、到地里挖红薯、白萝卜,摘豇豆,趁着做饭的时候拿空间里的粮食出来做,有时候还会去巡逻山路。

同在一个村子里,她经常会遇见苏沅和前男友贺炜聪,前者避着她,后者总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在地里遇见贺炜聪的次数比较多,当然还会看见邱云光和贾希媛,他们两人也会一起到地里干活,采摘贺家地里的作物,每次都能听见他们俩的抱怨。有一回,贾希媛过来找她借卫生巾:“哎,这里生活真的是不方便,想用什么都买不到,有钱也难买,唉!”

贾希媛跟苏涵抱怨一通,苏涵没说什么,只继续手头的活。

“你等一下,我把这一缸子萝卜弄好就去洗手给你拿。”

“没事!你先忙你的吧!对了,你是不是跟贺炜聪分手了?他最近天天拉着个脸,臭死了。”

“嗯。”

“姐妹,分手这事你做得对!既然你们分了,我也不怕跟你说,我们云光说……”将从邱云光那里听来的贺炜聪对苏沅的不同说了,最后总结,“他不是个好对象,你们分手是对的。”

干完活,苏涵看在曾经共过患难的份上送了她两包卫生巾,提了句:“下一回就得拿东西来换了。”

那一刻,贾希媛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负心汉,她似乎觉得自己跟苏涵推心置腹了,苏涵这么说可不厚道,把苏涵腻歪到了,直接送客。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掉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