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末世文女配觉醒了 > 第40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第40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得空了, 苏涵还到村里晒谷场摆摊,拿日用品出来做交换,每天总能换回来一些东西, 多的时候有几斤米面, 少的时候换回来一些果蔬。有的她会拿回来放到厨房, 有的被她放进空间里, 她像仓鼠一样在不停地攒食物。在听来换鱼的陈老板偶然说起药店里的东西没有全部拿走时, 她神色不动,实则动了心思。

“我们只带了便于携带的,留下的都是些中药材,应该都被其他人拿走了, 唉!还有两坛药酒, 坛子足有一米, 一坛子就有白来斤,实在带不动, 只好用瓶子装一点带走。那可是好药材泡的, 专治跌打损伤,特别好用。”陈老板很心痛。瑞红药店的跌打药酒的确挺有名的,苏涵家就买过。

苏涵决定再次出门, 这次仍带上了苏天宝。

王月娥说:“外面有什么好看的,别去了多危险啊, 咱们安安生生地待在家里不好吗, 我们村又安全又有粮食, 守着过也就行了。”

“我想去!妈我要去!”苏天宝嗷嗷叫, 嚷着要去,没办法王月娥就同意了。

苏涵知道灾难还会再次降临,村里人却已经在这末世中找到新的生活节奏, 除了物资上有些紧缺不凑手,生活跟以前几乎没有差别。天亮就劳作,天黑就睡觉,日子跟末世前一样安逸。她没有证据说服村里跟她一样拼命,能做的只有自己不松懈。好在苏天宝年轻气盛有冲劲,又听自己的话,她没想说服苏卫国夫妻,能捏得动苏天宝也好。

刚靠近镇上,苏涵就看见地上有不少丧尸尸体,一层堆一层全都腐烂了,味道非常难闻。驱车绕了一圈,白天里外面几乎没有看到活人在活动。她从陈老板那里听来了不少关于镇上各大势力的混乱形势,真是听得头脑发胀,只记得一个重点,那就是为了地盘和物资,镇上的幸存者团队间争夺很激烈,陈老板他们选择离开,也有这个原因在。

刚想着白天镇上除了丧尸都很安静,不远处就传来一声剧烈撞击声,随之而来的是刺耳的汽车鸣笛声。

一声一声,高昂刺耳。

苏天宝好奇地往外看:“姐,他们不怕有丧尸吗?”

“不知道,避开车祸地点吧。”苏涵打方向盘。

“姐,那里有人在招手!姐,他还举了块布上面写sos!嗷——”

车子一个漂移绕过两只丧尸,很快背后的求救信号就看不见了。苏天宝紧紧抓着安全带大喘气:“我的姐啊,你的车技越来越好了,我被你吓一跳!不过姐,我们不帮忙吗?刚才那个人在求救。”

“如果你要帮忙,你觉得你能怎么做?”

苏天宝看了眼脚边的武器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说:“我可以把楼下的丧尸杀掉,然后让他下来。”

“然后呢?”

“然后?”苏天宝困惑,“然后他就得救啦。”

苏涵侧头看了弟弟一眼,眼神柔软了片刻,但很快变得坚硬:“可是我不同意,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是我的家人,而那个人只是陌生人,我不想你出事。而且我觉得他不配你冒险去救,末世到现在都多久了,他还在家里对外求救,自己不自强要靠陌生人吗?天宝,我们现在过得的确比其他好一点,可如果当时爸没有冒险到学校接你,我没有冒险开车从a城逃回家,我们家现在是什么样子?我很自私,我只想保全好自己和家人,已经没有多余精力给别人了。我就是这么冷漠,不过你如果有心有能力,我不会阻拦你。”

“姐……”苏天宝揪着手指,“我也没有硬要去,我就是……姐,老师说要互帮互助,要学会帮助别人。”

“我明白,你的老师说得对,但那是末世之前,付出的代价跟现在不同,你好好想一想。”

“我知道了姐。”

饶了一圈后苏涵来到瑞红大药房,里面果然被搬空了,陈老板说的两坛好药酒也不见踪影,苏涵只在墙角旮旯捡到一包金银花。她还观察了一下瑞红大药房的外墙,这是她过来的另一个目的了,她想要看一下爬墙丧尸留下的痕迹。

一看,她就心就凉了半截。

外墙上贴了瓷砖,看起来很光滑,丧尸是怎么在上面爬的?墙面上有不少瓷片缺口,还有一条条划痕,一个个被抠出来的小洞,很难想象那竟然是曾经是人类的手指留下的痕迹,说那是老虎狮子的爪子抓出来的还更有说服力,但事实就是丧尸做的。

苏涵想起陈老板身上的伤痕,一道一道让人看了就胆寒。再看墙上的痕迹,她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对上那只丧尸该怎么办。

回家的路上苏涵心情沉重,苏天宝也觉得可怕:“姐,我们家要不要再加固一下?我觉得还不够了。”

之前村里路障加固好后,村里人也将自家围墙也再加高半米,苏涵家不止加高围墙还重新加固了门窗,但苏天宝在看过爬墙丧尸留下的痕迹后心里害怕,觉得家里还是不够安全。

“是得再加固一点。”

回村子后苏涵将拍来的照片给村长看,村长看了也吓一大跳,听陈老板说起爬行丧尸的恐怖之处以及看他身上的伤痕时他就觉得恐怖了,此时看见墙面上留下来的丧尸抓痕,他的脸色微变:“这么凶啊,看来我们的路障都不够爬的!村里进来一只就惨了!”赶紧召开村民会议,提醒各家把家里门窗都加固一点。

“加固了?那就再加固!快立秋了天气不热了,夜里不要开窗谁,热不死你!都记得了夜里都要关门关窗,别被丧尸爬进去把你们都给吃了!”

苏涵家把窗户全都钉死了,为了更安全,还找了些废铁钉在上面,看起来不仅不美观还很丑,但大家都很满意。苏卫国背着手到邻居家逛一圈,回家说:“没事,大家都一样丑,老三家还搞了些铁钉子插在墙上,你们从你们三叔门前走小心点,被扎到了。”

苏涵得到启发,她从五金店里可搬了不少东西,假借出门找物资,拿出一箱子钉子出来给家里用。苏卫国将钉子钉在家门门窗外,保管丧尸如果敢来爬窗户的就会被扎成刺猬。外面墙上,他则用了很多碎玻璃瓶子来插,如此装修一番才更满意。

刚弄好,地里的稻子就到时候收割了,苏涵跟家人分批去地里干活。说是分批,其实分的也只是她和苏天宝,苏卫国夫妻一直都在地里的,有时候苏涵去帮忙,苏天宝看家加做饭烧水。替换苏涵回家后,苏天宝再下地干活。原先王月娥舍不得,苏天宝看了看苏涵的脸色,坚定说:“我要去帮忙,就要去就要去!”可把王月娥心疼坏了,孩子长大懂事了啊。

其实苏天宝并不是没有哭过累,只是他想起这几次出门外面看到的场景,就知道自己现在过的日子比大多数人好多了。他亲手杀死的那个女同学,探出窗口招手求救的男人……不过是割稻子而已,姐姐是女孩子都能做,他一定也能的!

收稻子真是个疲惫的活计,末世前,家里有时候会雇别人家的收割机,说是收一亩地八十块钱,如果不是身体不好或是天时不好怕把稻子淋坏了忙不过来,这笔钱苏卫国夫妻都舍不得出。现在末世了,村里那几户有收割机的人家放出风来,说是现在不收钱了,收割一亩地要一百斤谷子,哎哟这价格怎么不去抢?苏卫国宁愿自己割稻子累死,也不出这笔报酬!

跟苏卫国一样想法的人很多,现在粮食多金贵,劳累就劳累点,做什么还要分出几百上千斤给别人?

割稻子大军轰轰烈烈地开展工作,割稻子很累人,所以这几天家里顿顿吃干饭,早餐就吃上蛋炒饭了,为了给家里人增加营养,苏涵每次做饭时都不吝啬猪油——在猪也成为奢侈品后,猪油也就显得格外珍贵了,平时他们都不太舍得吃,就怕吃完就没了,只拿花生油凑合。用猪油来炒的青菜喷香喷香的,她将五花肉炸出油脂,再拿来炒豇豆,那味道更是一绝。疲惫之下,胃口也受了影响,家里储存的酸豆角酸萝卜全都派上用场,拿来配饭吃格外有滋味。

像苏涵家这么舍得在吃食上下力气的人家不少,但也有许多人家比较节省,上地里送饭时就能看出各家伙食的差异了。

苏卫军蹲在田间吃饭,瞥见苏卫国大碗里的酸菜鱼,语气不由得有些酸溜溜的:“大哥现在真是享福了。”

苏卫国呼哧呼哧地埋头扒饭,嘴里“嗯嗯”地敷衍着,这让苏卫军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吃着碗里有些夹生的饭,第一次对女儿生出一丝火气。

怎么读这么多书连做饭都不会?这都做了几顿了,每顿的饭都烧不好,嗐!儿媳又怀孕了一闻油烟就吐,唉,麻烦哦!

再看向名义上的侄女实际上的大女儿送完饭后就走,别没给他这个名义上的二叔实际上的亲爹也送点小菜,连个笑脸都没有,真是白生了这个女儿,恼怒的苏卫军狠狠扒了一口饭,越吃越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早早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