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末世文女配觉醒了 > 第4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第4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苏天宝得不到回应,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他姐去哪里了。苏涵到苏贵生家把对方揍了一顿,拳拳到肉,专挑东叔教的挨打最痛的部位下手, 保管痛得苏贵生哭爹喊娘。

“当时你到我家说找我负责, 说我是杀人犯, 我那时候就忍了你一回了。”苏涵踩着他的脸, “你又来招惹我第二次, 这次我打你一顿,以后你要是敢再叽叽歪歪,我就杀了你!”

说完扬长而去,苏贵生的母亲、孩子们都不敢拦。

苏贵生哭唧唧地去找村长主持公道, 村长瞥了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打不过苏涵一个女娃子, 找我有什么用, 让我这幅老骨头帮你打回去吗?丢不丢人!”苏涵早就来报备过了,他听了也恼火。苏贵生这叫什么?这叫趁火打劫, 一个三十八岁的男人肖想小他一轮的女娃, 两人还差着辈儿,苏涵得喊苏贵生叔,要是真的能干优秀就算了, 苏贵生他是个能干人?是个能担得起事的男人么?苏涵年轻能干,怎么着也不可能跟他, 几斤稻种就想换一个媳妇, 真是个大笑话, 自己找抽怨不得别人。

王月娥回来后知道苏涵上门把苏贵生打了, 赞了一声好:“昨天他跑得可快,我的脱鞋都没能砸中他!好,打得好!”

不过后来, 苏涵还是听说村里还是有人换了一些稻种给杨山村,王月娥在家里吐槽苏贵生不是个东西。没错,换稻种出去的人里就有苏贵生,他用十斤稻种换来一个媳妇,才十九岁。

苏贵生家没有举办婚礼,就这么囫囵混着把新媳妇娶进门来了。苏涵见过那个女孩儿,很是勤劳能干,她很客气热情地跟苏涵打招呼:“姐是隔壁家的吧?得空来我家玩啊!”苏涵笑了笑,也客气了几句。王月娥消息灵通,不久就把那姑娘的事情打听的差不多了,感叹:“嫁给苏贵生也还好,她家里对她很不好,怎么说苏贵生也还没四十岁,也没斜眼歪脸的,嫁都嫁过来了就好好过日子吧!”

冬天就这么过去了,苏涵在这个冬天明里暗里又收集了不少物资进空间里。她不知道还能在苏家村呆多久,只盼望着变故能晚一些到来,让她能再多一些准备。当然了,冬天里杨山村人来过几次换粮食,他们是真的撑不下去了。这一次不管是药材野味还是蜂蜜都大降价了,苏涵又低价收了一批物资。

她还跟杨村长交谈过一次,对方根本猜不到她就是杀死巫娘娘的真凶,只是看着她叹气:“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巫娘娘是我们杨山村真正有法力的人,神仙赐予了她神通,她会将神仙的旨意传达给我们,帮助我们在灾难中得到解脱的人。可惜她死了,那天你如果没跑就好了,至少让巫娘娘算一算,现在至少有一个方向。”

听得苏涵冷笑:“如果不是末世了,我非报警举报你们不可。”

把杨村长顶得脸色涨红:“巫娘娘说的是真的!”

“那你拿出证据啊。”

“巫娘娘早就预告过会有灭世灾难!”

苏涵瞥他:“那你们怎么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大冬天的来跑来跟我们换粮食。”

“我,巫娘娘没有算出具体日子——”

“连是什么灾难都没算出来把?”

杨村长无话可说。

“这种预言我也能说,说上百八十个,蒙中一个是一个,得了别找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浪费我时间了。”苏涵甩头就走,杨村长“你你你”了半天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后来听王月娥说,杨村长这一次过来又给苏沅送东西。

“小沅傻啊怎么不收!要是有人非要送东西给我,我一定收的。”

“又送啊?上回来不是也送了。”

“就是,巫娘娘都没了,她说小沅是那什么女王。”王月娥说着就笑了,哎哟这词真是说一次笑一次,那个巫娘娘都那么大岁数了,怎么说话还那么好玩。“不过她算命还是有一手……咳咳,她说小沅是那个女王,她都没了这么久,杨村长还记着她的话给小沅送礼,这是要提前巴结呢。小沅傻,要我说就收下,反正是人家硬要送的。”

苏天宝吃着花生米插嘴:“收了啊,我偷偷过去看的,二叔二婶收下的,小沅姐都气哭了呢!”

“说来也是奇怪了,巫娘娘在杨山村可是个名人,到底是谁会害她,听说血流了一床呢……”

一旁的苏涵安静地剥龙眼干吃没说话。

在《末世之女王降临》中,为苏涵的死局命运奠定基石,在苏沅雄图霸业中声望这一项上做出了突出贡献,并且借助模糊的“天授旨意”帮助苏沅开启金手指,具有重要配角戏份的巫娘娘,就这么死去了。如果说苏涵没有死是一个重要节点,那么巫娘娘的死,就彻底将故事情节扭了个弯。

这时候的苏涵还不知道巫娘娘的作用那么大,自己改变人生的目标已经实现了重大突破。她仍不懈地锻炼着,等到春风吹过大地时,镇上又有客人来了,这一次他们是拿着各种物资来做交易的。

陈老板出去认了一下,跟村长说:“这是夏宏侠夏哥,他占了镇上最大的商场,手底下人不少,为人还可以,很多幸存者都投靠了他,他跟韩雄兄弟是死对头,韩雄他们很眼馋夏哥的物资,在我还没走的时候,他们两帮人就经常吵架,有丧尸来了也打,边打架边打丧尸。”当时他从苏涵手里换来的两条大鱼其中一条就是送给了夏宏侠,果然那段时间瑞红药店就安宁了一点。如果不是夏哥收容幸存者要求上缴所有物资,他也想过去,他做不到将所有底牌掀开,将自己的安全全部托付给一个人,再有,夏哥也有野心,经常派人出去搜寻镇上无主的物资点,他和同伴们并不想过那种开疆辟土的生活,想要只是简单地活着。

“这样啊,那就试试看。”村长没有立刻同意放人进来,只说可以让他们派二十个人带货物进来,就在村口外面的空地做交易。

夏宏侠答应了,点了十九个人,开了六辆车通过一重重路障。

“这里还真不错,怪不得韩雄去年要冒险过来打。”夏宏侠对路障面露赞许。

“没打下来,还被打一顿。”他身边的年轻女人笑着说,“这就是贪心不足的下场,我们这个冬天过得舒服都是托了苏家村的福,如果不是苏家人把韩雄他们揍了一顿,他们这些日子都在养伤,忙着处理内乱,我们就要忙了。”

“等一下交易大家都礼貌一点,务必要给苏家村的人留下好印象。”夏宏侠笑呵呵的,“毕竟我们要的是可持续发展嘛。”

车子在苏家村人的指引下停下,夏宏侠他们在村口的空地上开始卸货,摆摊。

全都是镇上的各大商场、超市的物资,除了没有米面粮食,什么东西都有。除去日用品,最吸引孩子们注意的就是那些五颜六色的糖果,各种薯片、话梅、棒棒糖……

苏家村人对日用品的需求出现很大缺口,哪怕村里有人有一些日用品物资,比如苏涵,他们会拿出来做交换,大家省着点用勉强能过日子。但末世时间长了,再省着点用也用完了。苏涵拿出来交换的量比较少,毕竟她也得为以后囤货,所以入冬后她就没有再拿出来交换了。

现在见夏宏侠他们带来这么多物资,她也心动,不过最重要的是夏宏侠他们想要怎么换。

这都不用细想,夏宏侠他们是奔着粮食来的。不过韩雄兄弟他们是财狼之心,什么都想要,还想空手套白狼,连人带物资都要抢,夏宏侠就不一样了,他是来交易的,以物易物,大家都满意。

“不急,不急哈。我们还有更好的东西。”夏宏侠让人搬出一袋袋种子,介绍道,“各位老乡都用得着吧?这是稻种和各种菜种,等冬天过去大家该种地了,这东西可珍贵了,以后都不知道去哪里找!最后一批了哈,大家想要就赶紧来换。”

引起了苏家村内部极大的震动。

前面说过,村里就三户人家种常规稻留种了,他们种得少,能卖给村子里的也只是少数,后来苏涵拿出四十斤给苏卫国夫妻拿去交换给村里人,也只是杯水车薪,各家的地少的都有四五亩,多的十几亩二十亩都有,一亩地就需要一斤稻种,还有不少地明天春都没有着落了。夏宏侠真是带来及时雨了!

一时之间,村民们热情大涨,争相问价。

夏宏侠出的价钱是八十斤粮食换一斤稻种。

“老乡们也别嫌贵,我们也是做这一锤子买卖,以后也没有货了。是,是,没错,这稻子是杂交稻不能留种,对,的确只能种一季,老乡们都是老手了不用我多说,可一季稻也比种不上强,没有稻种,那地那田不是都荒废了吗?八十斤粮食换一斤稻种,拿回去你们省着点种,兴许能勉强种个两亩地,到时候收成时怎么着一亩地也能收个一千斤吧?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要不是我们那里没有地,我们也没有种地的经验,这些种子我看了都眼馋,都想自己种了……”

听着夏宏侠介绍,苏卫国嘀咕着:“黑,真是黑,跟他比村里换种子的人都不算黑。”

“可不是,至少那是常规种,我们可以自己再留种的,产量低也将就。”王月娥心疼死了,“小涵拿回来的种子,我们是二十斤换一,唉!结果人家直接来个八十换一,我看村里人还高兴得很!当时我拿去换,他们还说贵,不能留种不值当,气死我了。”

不管苏卫国夫妻怎么酸,夏宏侠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亲自负责跟村里人谈稻种菜种的生意,其他物资就由他的手下管。苏涵过去看,选了些纸巾、糖果和一些调味料。

“怎么没有盐?”

年轻女人笑着说:“我们夏哥说盐珍贵,能放好久,所以就舍不得拿出来卖。”

苏涵也笑了,觉得这人很好玩,就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苏涵。”

“程明星。”

“程姐,劳烦你帮我算价钱吧。”

作者有话要说:  早早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