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诸天从武林外传开始 > 第七十三章:拔剑

第七十三章:拔剑


  第七十三章:拔剑

  轩辕唯收起银票对岳松涛拱手道:“是岳师兄让着小弟了。”说着他扬了扬手,身后管事连本带利取走七千两银票,又拿出四百两面额的银票放在岳松涛面前。

  “这是小弟答应你的,如果侥幸赢了,我会归还一成。就当是给岳师兄的一些见面礼。”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纵然岳松涛心中满是怀疑,但为了不失风度,也只能强行挤出一个笑脸道:“轩辕兄弟赌术果然非凡,岳某佩服。”

  轩辕唯哈哈一笑,从赌桌上站起身子道:“岳师兄谬赞了,如此这般,我的赌瘾也过了。赢师兄的钱我也不私吞,我会交给千金楼用作经营赌坊之用。感谢岳师兄慷慨解囊!”

  看轩辕唯的意思是想赢了就跑,岳松涛笑容一点点阴沉下来道:“轩辕兄弟这就说不过去了,这赌哪有只玩一盘的说法。岳某虽然没什么钱财,区区几千两银子还是能输得起的,我们再来赌几局如何?”

  虽然话说的豪爽,但身后那个华山派女弟子却眉头大皱,甚至故意轻轻咳嗽几声,好像是在提前自己师兄悠着点。

  岳松涛却充耳不闻,其实他最近在赌坊这两三天也就赢了一万多两银子,还是用的华山派的公款作为本金,好不容易捞了几笔大的口袋都还没捂热,现在忽然杀出个轩辕唯一局就赢回他四千两银子,这让他如何甘心。

  “岳师兄还要再赌?我一局玩的可不小,起码三千两银子一局,而且自从我来到千金楼就立下规矩,一天只赌三局。刚刚和岳师兄已经赌过一局,也就是说今日我最多再赌两局。”

  岳松涛说道:“两局就两局,岳某还有些闲钱,我们再来赌过便是。”

  说着也不管对方答应不答应,双手抓住骰盅接着运起内力盅口吸起三颗骰子就开始晃动,轩辕唯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也效仿前者一把捞起骰子开始摇晃,一时间两人的骰盅里再次响声大作。

  岳松涛闭目听声,掌中内力不停透过盅面传入盅内,华山派的内功当世有名,若有幸领教过的江湖高手都会发出同样的感慨。

  “其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也就是说这是一门极其霸道的内功心法,而用这种霸道的内功去催动骰子,其困难程度就像是把砧板放在几颗鸡蛋上去切牛肉,要把牛肉剁碎还不能将鸡蛋搞碎。

  岳松涛对赌术的修炼。可以说比对待能否当上掌门都要上心,毕竟谁能拒绝一夜暴富的梦想呢?

  此刻他与轩辕唯同时落下骰盅。轩辕唯双手摆在撑在桌面上,这次是这位黄脸少年率先发问:“三千两为底码,岳掌门还要加码吗?”

  岳松涛此次好像信心实足,拍着胸脯道:“当然,三千两是底码,我再加五千两!”

  他身后的女弟子听得直摇头,甚至双手垂在下面掐自己大师兄的背,结果发现岳松涛浑身运转真气护体,她怎么也掐不疼对方。

  别看岳松涛说的云淡风轻,其实这是他的全部家当了,连华山派一大部分运营资金都被他私自挪用了过来。

  轩辕唯云淡风轻的一笑道:“我跟你五千两银子,加上底码一共八千两。既然如此,那就开盅吧!”

  岳松涛正有此意,提起骰盅,这一次他的对内力的计算没有出任何的问题,三颗骰子都是六点,是最大的十八点。

  “岳师兄好赌术!”轩辕唯抚掌而笑:“华山派内功霸道异常,却在师兄手中把控的如此精妙,小可真是佩服佩服。”

  这句话一说出来,看似好像在夸奖岳松涛,实则听得在场的赌客全部脸色一变,有些人甚至向岳松涛投去了敌视的目光,尤其是前些日子被他赢钱的人。

  人群之中忽然有人怒喝一声:“岳松涛,你这个孬种,枉自称名门正派,却用这种作弊的手段在赌坊赢钱,真是侮辱正派二字。”

  岳松涛气结,看向轩辕唯冷笑几声道:“轩辕兄弟莫不是来故意要我难堪的,我们比骰子,难道你敢说自己没有用内力来控制点数?何必五十步笑百步,我等本就学武出身,这是自身的刻苦努力习来,有何羞耻之说。况且从没有什么规矩说过赌博不能用内力吧?”

  轩辕唯不住点头,转过身对在场的所有围观的人朗声道:“岳师兄说的不错,习武之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吃了多少苦你们都未曾体会,如何不允许他们用自己的实力来赌博呢?你若不服也大可以去习武,去修炼内力。”

  他毕竟是千金楼的罩子,他的话在这里比圣旨都好用,三言两语下来,在场不会武功没有内功的人即便心有不满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私下嘀嘀咕咕。

  岳松涛脸色稍缓,看向轩辕唯道:“我已经开盅,兄弟也请开盅吧!”

  轩辕唯闻言哈哈一笑:“不错,正事要紧,那么小可就不客气了!”

  尖嘴猴腮小伙缓缓掀开骰盅,白玉汤颇为熟悉的一幕出现了,骰盅底下居然出现了四个六点的骰面。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这对内功的要求又更高一层,以内力震碎骰子简单,但整整齐齐切割成两半就很不容易,轩辕唯竟然谈笑间做到了这一点。

  “怎……怎么会这样?”岳松涛跌坐在椅子上,整个脸上都是冷汗,几天赢来的赌资,眨眼之间输的精光,而这其中七成都是华山派的“公款”

  轩辕唯敛去笑容,站起身道:“看来今天的第三次我不需要用了,岳师兄你待会去找掌柜的抽取自己的一成赌资,然后就请自便吧。”

  说罢黄脸小伙毫不犹豫的转身要走,岳松涛忽然一咬牙猛拍了一下桌子,拔剑而起,身后的女弟子仿佛也习惯了自己大师兄的作为,同样冷着脸拔剑。

  周围不会武功的人当即四散而逃,即便是会武功的江湖浪客也往后退了十几步,作远远围观状。

  两个华山派弟子剑尖同时一指轩辕唯,后者倒是不慌不忙笑的道:“岳师兄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愿赌不愿服输吗?”

  岳松涛冷声道:“你今天还有一次没用掉,我还要与你再赌一局!”

  轩辕唯摸了摸下巴,揶揄道:“据我所知,刚才输掉的应该是岳师兄全部的赌资了,再输你们华山派的房契地契说不定都要拿出来抵押了。若真如此,华山派掌门大人怕是不会同意吧。”

  岳松涛被问得哑口无言,却怎么也不愿就此罢手,就在此刻,一个清冽的声音响起:

  “岳师兄的赌资由我来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