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6章 006

第6章 006


姬礼:……

她哭得时候没有发出声音,那一下更是紧紧闭着嘴巴,舌尖抵着上颚,身子冷不丁抖了一下。

抖得发髻上的银白流苏晃了晃,光影打在簪上,折射出一道锋芒。

姬礼晃了晃眼,冷着脸,转过头去。

心中暗暗一嗤,真是娇气。

他见过许多女子,欲迎还拒的、拼了命地爬他床的,倒是未见一边哭着,一边还勾他小手的。

这些天,他也在来回做一个梦。

梦里,那女子迎上他的刀剑,红着脸,手指一寸寸顺着锋利的剑身往里攀。忽然,对方捉住了他的手,那一只柔荑万分细软,就这般,在他心口轻轻一抚。

经过一整天,姬礼算是记起来了,那梦中的女子,竟与眼前之人生得别无二致!

原来竟是她。

听德林说,她似乎叫姜幼萤。

倒是有个好听的名字。

少年手中攥着狼毫,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身侧少女止住了哭泣,又重新开始磨墨,轻微的声音细细传入耳中,姬礼忽然有些不自在。

一股无名的烦躁忽然涌上心头。

“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不该有的想法就不要有。”

冷冰冰一声,让幼萤微微一怔,握着墨条的手抖了抖。

对方转过头来。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一双眼,姬礼觉得有些好笑。她不是很有手段吗,怎么如今却只会给他哭?

“还哭?”

一声轻喝,小姑娘的眼皮跳了一跳,慌忙将墨条搁了,抬起一双柔软的眸望向他。

那眼泪,说落下就要落下了。

真他娘的娇气。

“肖德林!”

只一声唤,守在门口的大太监连忙掀开帘子跑进了殿。

“哎,万岁爷。”

姬礼有些烦躁地站起身,“怎么把她给朕整过来了?”

幼萤站在那儿,不敢抬起头。

德林公公匆匆瞟了她一眼,赔着笑同姬礼道:“皇上,前一个磨墨的被您给赐死了,于是就……”

“朕问的是,她怎么来了?!”

暴君那语气,似乎对她避之不及。

“皇上,她是太后娘娘跟您安排的初礼宫人,要陪着您念书的。”

“少在朕面前提太后!”

暴君似乎愈发恼了,玄青色的袖摆猛一拂桌,竟带下一盏青花瓷来。

听着瓷器摔碎的尖利声,姜幼萤又是一阵瑟瑟,暴君已绕到另一边,恼怒地掀开一袭珠帘。

玉珠子簌簌碰撞,发出一片清丽的声响。似有清风穿过窗牖,又将那珠帘吹得愈发响了些……

幼萤心跳如雷。

“皇上,”肖德林声音弱弱,端了一盏茶,“您消消气,太后娘娘也是为了您好,下个月的国宴——”

姬礼目光如刀似剑,“唰”地一下子望来。

太监慌忙扇了自己两耳光,“瞧奴才这贱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皇上一向与太后娘娘不对付,当然,也只是皇上单方面的不对付。

更为准确一些,是皇上与谁都不对付。

那一声声耳光抽得响亮,没一阵儿,肖德林面上就出现了两片狼狈的五指山。听着耳光声,幼萤愈发害怕了,待暴君处置了德林公公,是不是就该轮到她了?

谁料,暴君走到床边,兀自坐了一会儿。又不是德林悄声在他说了些什么,他竟抬起头朝幼萤这边看来。

小姑娘连忙将脑袋低下了。

虽是低垂着眉眼,可幼萤仍是能感觉到暴君的目光,冰凉、尖锐、锋利,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看透。

片刻,他抬了抬手,示意幼萤过去。

这张床,她是认得的,床帘她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姜幼萤走到床边,暴君抬起她的头。

“会些礼仪?”

肖德林在旁边应和:“是,姜姑娘是专门负责国宴礼仪事务的。皇上有什么事问她就行。”

姬礼面色不虞:“朕没问你。”

德林公公忙一噤声。

暴君捏着她的下巴,凶巴巴地道:“朕问你,你怎么不说话?”

肖德林小声:

“皇上,幼萤姑娘她……是个哑巴。”

姬礼一愣。

“哑巴怎么教礼仪?”

心中想着,嘴上已经问了出来。

对方似乎根本不怜悯她是个“哑巴”。

姜幼萤唯恐他又恼了,慌张地伸出右手食指,手指葱白,指尖还泛着点点莹光。姬礼垂下眼眸,见其一笔一划,在她的左手掌心中写道:

奴——婢——会——写——字。

她在花馆,妈妈为了将她培养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从小便开始教她练字。一个丫鬟会写字,姬礼自然心有存疑,肖德林便替她解释:

“皇上,姜姑娘原是怀康王世子府里的丫头。”

他这么一说,姬礼反应过来了。

怀康王世子惯爱舞文弄墨,也就是所谓的“假风流”,为此,还让府里的丫头跟着一块儿读书练字。

少年垂下眼眸。

她还是那贼子府里的人?

心想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幼萤的身子抖了抖,下一刻,竟闻暴君道:

“朕乏了,取药来。”

她一怔,暴君这是……不杀她?

还让她留在了坤明殿内?

心中一阵欢喜,幼萤暗想,只要自己能再小心一些,或许能逃过暴君的魔爪。

到时候就可以卷了银子逃出宫了!

她越想越开心,眉目中也不禁带了些笑意。姬礼看着她面上的笑容,微微蹙眉。

伺候朕就这么开心?

她就这么喜欢朕?

哼,果真与那些肖想朕的女子没什么两样。

姬礼全程冷着一张小脸,幼萤自然无法窥知对方内心里的想法。她小心记着德林公公交代给自己的话,暴君睡觉前一定要先喝药,还要留意着香炉里的安神香。

照顾他喝完了药,接下来便是宽衣解带。当双手落在暴君腰间的衣带上时,幼萤还是十分的难为情,又悄悄红了脸。

当姬礼抬起眼时,正好看见对方一张通红的小脸。

他一愣,面色却是未有太大的波动,十分镇定地坐回到床榻上。

他要入寝了。

此时此刻,他不要其他任何人的打扰。

阖上眼,原先的困意却无端消散得一干二净。少年侧了侧身,仍是难以入眠。

他感觉,似乎有一双眼,正在床边默默注视着他。

姬礼睁开双目。

眉睫忽然颤了颤,正见着小姑娘未离去,反而安静地候在床边守着他。见他突然醒来,对方歪了歪脑袋,用手指了指桌面上的杯子。

姬礼摇了摇头,他才不喝水。

幼萤抿了抿唇,神色又有些紧张。

他微抬起眸,目色清冷,打量着姜幼萤。

一袭淡粉色的裙裳,裙尾险险地垂到地面,逶迤了一地的好春色。少女明眸皓齿,眉目婉婉。双眉细软如柳叶,唇色更如粉樱嫩桃。

尤其是那一双眼……

他心中怔怔:

这眼睛,真他娘的好看。

姬礼愣了愣,回过神来,竟有些懊恼。

从心底涌上一股异样,迎上那样一双含着水雾的软眸,他居然有几分坐立难安。那眸光轻软,还带着几分瑟瑟,如同被风吹皱的一袭秋水,轻轻泛着涟漪。

他忽然开始心虚,竟不过脑子地伸出手,猛地捂住了她的眼睛。

眼上猛地一黑。

他的手心很凉,完全没有被褥的温存,竟她的视线尽数遮挡。黑暗突然袭来,让少女有些害怕,小手下意识地朝身边抓去,又害怕冒犯到暴君,连忙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她的手在抖。

姬礼垂下眼,看着她那一双素白的小手,如今正攥着荷叶裙边,暗自发着颤。

却仍是不吭一声,甚至,没有丝毫的反抗。

她太安静了,安静得让姬礼有时候甚至会忽视掉她的存在。少年径直伸出一只手,将她的两眼蒙住,目光不自觉地向下移,便看见被牙齿轻轻咬住的下唇。

烦,烦躁。

姬礼眸光微微一冷,她离自己太近了。

温热的雾气扑在少年面上,他方欲出声,凶巴巴地吓她几声,忽然又是一道穿堂风,将廊间的风铃吹得琳琅作响。

珠玉碰撞,犹如碎雪,滴在青石板上,落在少女的眼皮处。

就这般,姬礼掌心的睫羽忽然扇了扇。细痒的触感突然传来,还有些毛绒绒的,引得他微微一怔。

像是蝴蝶轻轻振翅,扇动了一片寂静的春夜。

又有湿润的潮气,在手心轻轻化开。

好痒。

微不可查的,他的耳垂蓦地一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