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11章 011

第11章 011


姬礼是踩着满院子的雪走进来的。

宫仆撑着伞,大步跟上少年的身形,他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乌发用一根金带束着。腰间佩玉莹白温润,那面色却是一如既往的清冷,让人忍不住胆寒。

“奴婢参拜皇上——”

这一声,让院内的人纷纷跪落了地,幼萤亦是随着众人跪下,眉目低垂。

余光却瞧着,那双靴一步步,朝院中央迈了过来。

姬礼面色未动,轻轻抬了抬手,所有人起身,便闻肖德林高声道:

“今日皇上前来,一是新春将至,圣上宽厚,过来体察大家;其二,便是为了宫宴一事——”

他的嗓子本就细,如今拔高了语调,更显得声音尖利,有些磨耳朵。

“因为宫宴将近,各宫也都忙碌了起来,届时会调些采秀宫的人手前去帮衬。若是表现出色了,皇上重重有赏!”

一听到那个“赏”字,众人面上几乎都沾了些喜色。

唯有幼萤,于一片敬仰的目光之中,小心翼翼地望向那身着龙袍的少年。

此时的他,似乎与平日里不太一样。

更威严,也更加冷漠。

让人更加不敢直视。

金白的日光落在他的玉冠上,折射出耀眼的光。

忽然,她感觉到一丝凉意,忍不住抬了抬下巴。

迎面瞟来一道目光,四目相触的那一顺,姜幼萤连忙将脑袋低下去。

他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凉啊。

从脚底板立马窜上来一阵冷意,顷刻间,便游走在少女全身。她站在人群之中,感觉到对方缓缓走来,身侧一道昏黑的影,落在她的肩头。

那黑影,却又转瞬掠过。

幼萤松了一口气。

却又觉得,自己心中似乎在隐隐期待着什么。

肖德林又简单吩咐了几句,言罢,便让宫人四散开。幼萤仍是头晕,兀自回屋去了。

谁料,右手刚一碰到门边儿,身后忽然闪过一道人影,所有人都提了一口气,看着他们九五之尊的皇帝一个健步冲上前,将那扇门抵住。

姜幼萤愣愣地转过头。

暴君虽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可却要比她高上一整个头。高大的身形将日光尽数遮挡住,少年垂下脸,眼中有暗影流动。

“怎么弄的?”

什么?

幼萤又是一怔,显然没明白对方话语中的含义。

她似乎蠢到他了,姬礼抿了抿薄唇,神色有些不自然:

“朕问你,怎么弄成这样的?”

姜幼萤张了张唇,方欲开口,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在装哑巴。

好在暴君没有追问下去,环视了屋内一周,忽然皱了皱眉。

“你这屋子怎么这么冷。”

房门被他轻轻掩上,屋内没开灯,周遭尽是一片昏黑。

更衬得整间房子愈发冷清了。

一听到那个“冷”字,小姑娘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姬礼垂下目光,只见她嘴唇有些发白,面颊却被寒风冻得通红。

粉扑扑一片的,竟有些惹人心怜。

“内务库没有送炭来?”

话音刚落,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话过于多了,便拉下一张小脸来,一本正经道:

“朕不是关心你。只是觉得,你拿了朕的月俸,却请了这么久的病假……朕应该再克扣你一些月俸才是。”

御前宫女与其他宫女不同,凡是在皇帝面前做过事的,都会额外领取一笔月银。姜幼萤心中盘算着,等这笔月银发下来,她就去内务库买些炭火。

堂堂一国之君,却还这么小气。

姜幼萤鼓了鼓腮帮子,没有出声。

暴君背着手,在屋内走了一圈儿。

他目色平淡,缓缓绕过低矮的桌椅,腰间环佩轻轻叩响,几步便来到床榻边。

姜幼萤面色一红,连忙拦上前,企图将床榻遮挡住。

这个、这个不能看的……

俏丽的衣影带起一尾香风,姬礼垂下眼眸。只见胸前少女紧张地低垂着眼,横于自己面前,一张小脸儿涨得通红。

这是小姑娘的床,不能轻易给男子看的。

她好害羞……

姬礼眸色动了动,也有些不自然地将脸转到另一边去了。

“朕才不想看。”

小题大做。

姜幼萤的脸愈发红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是九五至尊,是金枝玉叶之躯,怎么会无事光临她的寒舍?少女四周环视——简陋的屋子里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墙壁,熄灭的火炉旁更是被烟熏出一片昏黑的旧印。莫说是墙壁,就连那窗户也是十分简陋,甚至还有些挡不住寒风的侵蚀……

看着看着,姬礼微微拢起了眉头。

这采秀宫,怎么这般简陋?

这是人能住的地方吗?!

正想着,忽然一道冷风刮来,竟直直穿过那破旧的窗牖,将二人的身形皆刮得一颤。

姬礼目色又是一沉。

这破窗户,能挡得住风吗?!!

是谁建造的采秀宫,朕要杀了他!

幼萤愣愣地站在暴君身前,忽然看见对方眼中闪过一道凛冽的寒光。那寒光逼仄,竟带了几分杀意。看得小姑娘两腿一软,还未来得及一探究竟,便见暴君猛一转身。

下一刻,他竟一拂袖,摔门而去。

院子外站满了人。

皇帝还在这里,其他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规规矩矩地在院中候着他。见皇帝走进了屋内,柔臻似乎有些着急,生怕幼萤独处时一个不小心,惹恼了那位脾气不好的万岁爷。

其他人的面上,更是神色各异。

有震惊的,有惊羡的,更多的,则是提心吊胆与害怕。

不光为姜幼萤害怕,更是为整个采秀宫胆战心惊。要知道,这位万岁爷可是出了名的生性阴戾,若是姜幼萤惹到了他,怕是整个采秀宫都要跟着连坐。

院内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之声……

见着宫人交头接耳,姑姑有些急了,连忙低声怒斥:“都莫说话,干自己的活儿去!”

这厢话音刚落,房门忽然被人一下子推开,那摔门声极重,引得柔臻右眼皮猛地一跳。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们性情阴冷的皇帝,沉着一张脸,从姜姑娘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肖德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