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18章 018

第18章 018


听着一阵脚步声,姬礼轻轻按住了她的手背。

“滚外面去。”

那脚步声一顿,隔着一层床帐子,姜幼萤看不见殿外的人影。

暴君转眼又望了过来。

纤细的手指滞留在第一颗衣扣处,姬礼抿了抿唇,将药瓶夺过去。

他让人准备的毛巾与热水都到了,上前来的是阿檀,她将东西放在床边,一眼都不敢望向床帐子里面。

姬礼先用热水,将面上与手上的血渍清洗干净。

阿檀又换了几盆热水来,眼尾的血珠处置妥当后,姜幼萤这才觉得好受些。

低下头,暴君手指修长,于轻轻解开她的衣扣。

她抿唇,呼吸一顿。下一刻,便听见对方一声:

“笨手笨脚的,蠢死算了。”

话刚说完没多久,他的手指就被复杂的衣扣缠住。

姜幼萤:……

姬礼从来没解过女人的衣扣,手指一下被那绳扣禁锢住,竟半天扯不开。姜幼萤偷偷在一旁看着,脸一寸寸变得烧红,感觉到对方微凉的手指无意地蹭过自己的下颌,还有那微热的呼吸……

伴着晚风袭来,吹在她的脖颈处,让人心里头发痒。

解了半天,他还是解不开那第一颗扣子,忽然沉下脸。

朕在做什么。

朕居然亲自给一个卑贱的宫女上药?!

朕真是疯了。

“皇上,丽婕妤还在外头呢……”

这是肖德林唤的第三声。

姬礼在心中暗骂了一遍那个没眼色的,冷冷将药瓶丢到床上,猛一抬帘,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晚风打在少年衣袍上,卷起他鸦青色的发。

颀长的身影倒映在地上,让丽婕妤抬起一双美丽的眸,只听一阵脚步声,少年于她身前停下。

微扬着下巴,眼神桀骜,冷冷睨着她。

丽婕妤:“皇上……”

这是她第一次被圣上召见,一颗春心荡漾之余,她又有几分疑惑与无所适从。忽然,一只手蓦地将她下巴握住,逼使其抬起眼眸,直视着那一身龙袍之人。

周围宫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

姬礼的唇有些薄,无端让人想起一句,嘴唇薄的男子最为薄情。

“谁给你的胆子。”

冷冷一声,女子心头的春水登时凝了寒冰,丽婕妤眼中似有雾气,迷茫而道:

“皇上,臣妾不知此言为何意,还望皇上明示。”

许是那双眼过于有压迫感,后半句话出了声,竟还带了几分心虚的颤抖。

被人捏着脖子,丽婕妤的身子也颤抖得不成样子。

她生得貌美,后宫里,就属她与梁贵妃生得最好看。那一副倾国倾城的好皮囊,进宫前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子。

杏眸潋滟,眼前的少年帝君分毫不为所动。

瞧着献媚的女子,姬礼只觉得万分厌恶。

“是谁给你的胆子。”

“皇上?”

“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朕的人。”

脖子上兀地一紧,丽婕妤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少年衣袍猎猎,站于一片夜色中,眼神阴鸷。

姜幼萤蜷缩在龙床一角,只听见殿外传来一阵女子凄厉的惨叫声,她抓紧了药瓶,瑟瑟发抖。

丽婕妤的惨叫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震碎,小姑娘抱着胸前的衣服,手心微微出汗。

没多久,女人就没了声息。

姬礼面无表情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

立马有宫人上前清扫,肖德林瞟了一眼那面色乌青的女子,颤颤巍巍地上前:

“皇上,关于今夜的事,奴才觉得……”

“朕自然知道不是她干的。”

丽婕妤再蠢,也不会让那太监戴上自己的令牌。

但丽婕妤也不是什么善茬。

“把这个贱人的尸身给朕扔到秀丽宫门口去,再有此心者——”

姬礼转身,声音清冷,一字一顿:

“形同此妇。”

宫人回过神,连连点头应是。

……

当他走进寝殿时,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床帐子里面、衣衫半解的少女。

见着人形,姜幼萤慌忙将衣领往上提了提。她方敷好药,肩颈处还有些刺痛。

也不知皇帝的药能不能医好冻疮,她还是贪心地往手指上涂抹了些。

一抬眼,便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掀开床帘。

月色皎皎,落在她安静的面容上,听见声音,小姑娘抬起一双乌黑柔软的眸。那明眸清澈,倒映出少年颀长的身形,乌发逶迤,落在床榻上。

绫罗绸缎,金丝被褥,摊了满床。

姬礼呼吸一顿。

原本烦躁的心绪,就这般安宁下来,沉稳得如平静湖泊上的一尾扁舟,只撑开湖心淡淡的涟漪。

片刻,他抿了抿唇,目光清浅,落在少女圆润的肩头。

那衣领半晌着,正是好一番阳春四月景。下一瞬,他松开床帘,坐了进去。

“药都敷好了?”

一想起方才丽婕妤的惨叫,幼萤还有些心神不宁,不敢看他。

“嗯。”

这一个字写完,她眼眸竟有些湿润。

姬礼以为她是在哭疼,忍不住揶揄:真是娇气。

手指却忍不住探向那一片绯红之处。

“还疼?”

男子的呼吸落在耳侧,姜幼萤咬了咬唇瓣儿,小心地点了点头。

对方的手指往锁骨上一点,她抖了抖单薄的身形,竟将发鬟上的细钿抖得一晃,折射出一道莹白的月光。

姜幼萤一直看着姬礼的衣袖,目光灼灼,顷即,少年也反应过来。

“想说什么?”

万分熟悉的动作,掌心朝上,于她面前摊开。

想了想,她还是一笔一划,道:皇上,您要杀了那些人吗?

方才在殿内,姜幼萤听见了暴君的声音:

凡是今夜见过她的人,格杀勿论。

姬礼毫不避讳,点头应是。

“能不能……不杀他们。”

他看着掌心的字迹,拧眉道:“朕不杀他们,他们就会害了你。”

“可他们并没有害过奴婢。”

她的手指纤细,写字时,只落下一点指尖,于男子手掌轻柔划过。

“皇上为什么还要杀他们。”

姬礼顿时觉得十分好笑:

“朕是暴君,暴君杀人,还要什么理由?”

姜幼萤摇了摇头:

“不,皇上是好人。是很好,很好的君主。”

末了,又添道:“皇上,别杀他们,好不好?”

忽然一道闪电,打在她的眼眸中,映照得她面色微微发白。

又要落雨了。

“你这算是在求朕么?”

少年帝君声音清冷。

她像一只受了惊的猫儿,眼底有了几分湿润之意。

“算”字最后一笔在掌心落下,姬礼将手掌一合,垂下眼。

“好,朕听你的,不杀他们。”

姜幼萤震愕地瞪大了眼眸。

“只是,”对方瞧着她,略一沉吟,“你打算如何求朕?”

姬礼目光垂落,眼中无端泛起了微澜。姜幼萤一怔,顺着他的眸光望去,只见自己的衣领完全滑落,露出了一截圆润的肩头。

还有那精致的锁骨。

她大惊失色,慌忙找衣裳去遮盖,手腕忽然被人捉住。

姬礼一倾身,他身上的香气倾数袭来,一瞬间,只让幼萤想起一句诗。

乱花渐欲迷人眼。

“朕一直想问,你藏那些书做什么?”

少年声音清澈,如坠花间。

“哪些书……”

她用唇语,慌张问道。对方定定瞧着她娇嫩如花瓣的双唇,一沉声:

“春柳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