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22章 022

第22章 022


肖公公瞧着她,亦是眉目灿然。身后有宫人一个劲地催促着:“幼萤姑娘快些打开,看看皇上又赏了您什么好宝贝。”

一旁的茉荷也忍不住凑了过来。

被一群人围着,幼萤的耳根微微一红,却也拗不过那些人的催促。于一片注目中,她小心翼翼地将匣子打了开。

“哇,好多耳坠子!”

人群中,立马爆发出一阵惊叹之声。

“好珍贵的耳坠,这么漂亮的玉——幼萤,皇上待你真好!”

一道道羡慕的目光,投落在姜幼萤身上,又让她有几分赧然。

匣子里,几乎装满了一对对耳坠。其形状颜色不一,做工却都是上上乘。幼萤不大会识玉,却也知道这都是十分稀罕的东西,任何一件拿出去当了,都能换不少银两。

若是她带着这么多耳坠逃出宫……其中折算下来的银子,怕是她用上两三年都用不完!

而且不光是一只匣子,皇上赏了她足足有五只锦匣。姜幼萤的手指有些颤抖,一件一件,将那价值连城的匣子尽数打开。

珊瑚串、蝴蝶珠、翡翠玉……她紧张地探出指头,摸了摸其中一串,微微有些发凉。

她这不会是在做梦罢。

一瞬间,她又回想起,那日自己跪坐在坤明殿,少年暴君眉目微垂,宽大的衣摆里探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他面色未动,手指微凉,轻轻地抚过她只剩下一只的耳坠,以及耳坠之上,滚烫发红的耳垂……

“阿萤,皇上这是将……后宫里所有的耳坠子都赏给你了呀!”

她不过不小心遗失了一只耳坠,便“因祸得福”。她不晓得这些耳串的珍贵,肖德林却是略知一二的。其中那件血珊瑚,是前些日子东笙使臣来朝,献给皇上的那一对。

还有一对,是用上好的烟南玉制成,梁贵妃惦记了好久,却让她这一个小宫女轻而易举地得了去。

“阿萤,真羡慕你。”

皇上赏了她这么多耳坠,纵使一天一换,也戴不过来呀。

姜幼萤如今还不能出宫,捧着这么多的珠宝,隐隐有些心疼。

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肖公公一笑:“皇上让奴才告诉姑娘,既然是皇上赏的,那这些都是都是你的。姑娘想送给谁,都无纺。若是姑娘嫌少了,奴才也去同皇上通报一声,过几日皇上出宫,回来后,再给姑娘送些来。”

幼萤连忙摇头连连,不少了,真的不少了。

柔臻姐姐待她极好,她要给柔臻姐姐送上一匣。隔壁的小蓝与她关系也亲近,还有阿珠姑娘,为人亦是善良大方……

一时间,院内充斥了一片欢声笑语。

采秀宫的姑娘们排好了队,从匣子里挑选一对喜欢的耳坠。她们本是后宫里最下等的宫人,何时曾受过这般恩赏?一个个欢喜地捧着手里的耳坠,将幼萤围得严严实实的,对她喜欢得不得了。

“阿萤姑娘,你人真好!”

唯有一人,与所有人格格不入。

“哎,茉荷,你怎么不挑一对儿?”有人发现了站在人群之尾的少女,扬了扬脸,唤她。

茉荷面上立马露出尴尬的神色。

“不、不了,我不喜欢这些……”

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记起来了,茉荷曾与幼萤姑娘有过过节。

茉荷兀自缩在墙角,偷偷瞟着被人围在中心的少女——她生得是十分好看,如今更是眉目微弯,望着众人露出一抹和煦的笑。那笑容轻轻淡淡,却如同三月春风,拂动人的心窝。

瞧着对方面上的欢喜,茉荷的手指稍稍一蜷。无边的妒意自心底横生,一瞬间,将她整个人淹没。

将她仅存的理智,一点点淹没。

茉荷不明白,明明是同时入的宫,明明都是采秀宫的下等宫女,凭什么她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得到皇上的青睐,凭什么。

……

直到傍晚,柔臻才从意华宫回来。

一进屋,便看到了满桌子的珠宝耳坠,她震惊地长大了嘴巴。屋中再无旁人,姜幼萤便毫不避讳地将下午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同她说了一遍,柔臻还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阿萤,这些……都是皇上赏你的?”

皇上不是不近女色吗?

柔臻还是有些不相信。

幼萤又红了脸,小声道:“皇上倒也不是传闻中那般不近女色……”

如今她的脖子下面都是红的印儿。

劝了好久,柔臻才难为情地将那些耳坠收下了,末了,又同她说起今天在意华宫遇到的事来。

“阿萤,我听德妃娘娘说,皇上过几日便要出宫了。”

幼萤点了点头,“我知道的,肖公公同我说过。再过些日子便是国宴,皇上要去佛寺一趟。”

为百姓祈福,沐浴焚香。

柔臻道:“还有一件事,你可知道沈世子?”

“先前在坤明殿,见过一面的。”

“阿萤,沈世子乃德妃娘娘胞弟,我今日在德妃娘娘那儿,听见他提起过怀康王世子的事。德妃娘娘同他讲,我先前曾是世子府的人,他便同我问……”柔臻一顿,而后缓缓道,“他同我问起了你。”

姜幼萤眼皮一跳,“问起我?”

“嗯,”柔臻面上多了几分忧色,“他问我,关于世子新妾之事。阿萤,你千万要小心一些,莫在沈世子面前露了马脚。”

关于姜幼萤的身份,只有柔臻与茉荷二人知道。

世子前去烟南,便是二人陪同,还未入府见其他人,世子府便倒了。沈鹤书突然问起她,定是在与大理寺调查这漏网之鱼。

听闻这话,幼萤的心稍稍一提。

“阿萤,你如今虽得皇上喜欢,但皇上不知道你的身份。你也莫陷得太深了,若是皇上知晓了你就是失踪的那名妾室……”

说到这儿,柔臻恰到好处地噤了声。

幼萤抿了抿唇。

她知晓,柔臻这不是在挑拨离间,如今暴君待她好,不过是因为她有一副好皮囊。若是对方知道了自己这副好皮囊曾也被怀康王世子相中……少女握着耳坠的手一抖,面色一下子变得灰白。

二人皆是忧心忡忡,全然没有注意到窗外的一抹身影。片刻,窗外那人似乎下定了什么主意,疯了一般地飞快拔腿,往院外跑去。

“奴婢茉荷,求见沈世子!”

意华宫外,她拦下一辆马车。

周围人皆是一惊,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仗势。车内之人正襟危坐,却是面色平淡。

丝毫未受惊吓。

茉荷跪在马车之前,叩首之声连连。

“求求你们,让我见见沈世子,奴婢有十分重要的事要禀报——”

不知求了多少声,沈鹤书终于神色一动,与帘中探出一只手。

天空灰蒙蒙,正是细雨微落,于一片风声中,他走下马车。

眉眼冷淡。

“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