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24章 024

第24章 024


一股无力感将她霎时吞噬,先前姬礼在时,因着她还是御前宫女,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如今皇帝走了,而且一走又是三四天,够姜幼萤死上好几回了。

死无对证,她又是个小小的宫女,到时候再胡诌个理由瞒天过海。皇上性子凉薄,定也不会将这个无足轻重的宫女放在心上。

更何况,姜幼萤还是个哑巴。

此情此景,她愈发孤立无援。

那宫女将她关进了一间黑漆漆的屋,眼看天色暗了下来,愈发阴冷浓密的黑暗将姜幼萤整个人吞噬。她蜷缩着身子,坐在狭□□仄的屋内。不知过了多久,房门终于被人从外推开。

亮白的月光从屋外侵入,落在她一双湿漉漉的眼眸中。

“姜幼萤,你可认罪?”

那人扬着下巴,眼神轻佻,根本不把她这个哑巴放在眼里。

亦或是说,根本不把她这个将死之人放在眼里。

久处于黑暗中,就连温柔的月光都变得十分刺目,姜幼萤眯了眯眼,只见着身前那名宫女挡住了些月色,在地上落下一条狭长的黑影。

她没出声,安静地摇了摇头。

本就无罪,为何要认罪?

少女眼神倔强,直视着那名不速之客。

见状,宫女轻呵了声,“你还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阿月已经如实招供了,我们娘娘遗失的那只耳坠子,就是你偷的!若是你再不招,我可就要刑具伺候了!”

言罢,对方转过头,厉声一喝:“去取东西来!”

姜幼萤右眼皮一跳,下一刻,便见几个宫人端了一堆铁器,还有手指粗的麻绳……

她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徐美人这是要、要这些宫人给她私下动刑?!

按理说,即便是宫人偷了东西、还未招供,也不应该私自动用刑具,而是应转交给司刑房处理。调查、审问宫人,那都是司刑房的事儿。眼看着对方握着麻绳逼近,姜幼萤明白过来了。

这哪里是徐美人想要杀她,分明是全后宫都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那宫女面上带着狞笑,一边走上前,一边劝道:

“姜幼萤,以我所见,你还是招了罢。偷一对耳坠,兴许只是砍只手的事儿。你若是不老实交代,我们这些人下手没轻没重的,折腾坏了姑娘身子是小事儿,就怕你挺不过这遭鬼门关!”

肩膀忽然一道重力,她的身子已被人架起。一阵令人惊惧的失重感,顷刻,姜幼萤便被人架到一处木板台上。那麻绳不由分说地朝手腕缠了过来,绕了四五圈,将她的手紧紧禁锢在木板之上。

浑身僵硬,不得动弹。

她想挣脱,但自己的力道实在太过于渺小了。少女咬紧牙关,眼睁睁见着,那宫女从包囊中取出一根锋利的银针。

“那便从轻的先开始罢。”

痛度由轻到重,便是要这般,层层折磨她。

那银针扎过许多犯了事的宫人,如今再给姜幼萤用,竟连毒都不消的。看见她面上的惊惧之色,执着银针的宫女满意地勾了勾唇,下一刻,已走到少女身侧。

“你还是不招?”

姜幼萤咬紧牙关,坚定地摇头。

她从来都没有做过那等勾当。

她这辈子,做过最令人羞愧的事,便是那日从素秋姑姑那里接过了药丸,投入了暴君的杯中。

等等。

姜幼萤眸光一闪。

她在宫中,不光仰仗着暴君,还有素秋姑姑与太后呀!

方才采秀宫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定会传到太后那里,只要她熬过了眼下几关,便能等到太后娘娘的懿旨了!

月色映着银针,散发出凛冽的寒光,竟如寒冬腊月的飞雪般,让人感到万分寒冷。

姜幼萤手指微微蜷起,小腿与牙关也忍不住发颤。

先前从未有这么一刻,她盼着这三四天快些过去,盼着暴君早日归来。

感觉到银针的逼近,姜幼萤阖上双目,只听闻耳边一道轻笑:

“幼萤姑娘莫要紧张,这尚且是第一关,银针不过是从姑娘的指甲缝儿里穿进去,扎不坏人的。”

她的手被人粗暴地抬起,对方手指冰冷,先握住她右手的大拇指,锋利的银针便要扎入……

“不过是银针从指甲缝,穿到手掌心而已——”

“哐当”一声,房门突然被人撞了开。

姜幼萤惊惶地睁开眼,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只见着宫女握着银针的手一顿,而后面色不虞,瞪向那来者:

“这么毛毛躁躁,是要做什么?!”

“姐姐,大事不好了!德妃娘娘她、她来咱们宫里要人来了!”

后宫有三大正殿,德妃与徐美人同住在意华宫,其他两处则是皇后的凤鸾居与梁贵妃的秀丽宫。凤鸾居虚置,德妃乃意华宫之主,徐美人居偏殿,以妃位论,徐美人万事都要向德妃娘娘低头的。

一听到德妃二字,宫女心头便发了杵。德妃为人良善,端庄贤淑,待宫人更是极好。徐美人要她们前去捉姜幼萤时,特意吩咐过了,不要惊动了德妃娘娘。

做贼心虚,宫女的声音有些发颤:“要人?要什么人?”

对方不敢高声言语:“德妃娘娘要……姜幼萤。”

末了,又添了一句,“不光德妃娘娘来了,此事还惊动了梁贵妃,就连贵妃娘娘也来了。姐姐,你看这如何是好?”

……

齐宫无后位,梁贵妃便是六宫之首,掌管后宫各项事宜。

贵妃出面,徐美人只好乖乖将人交了,当姜幼萤被带到贵妃娘娘身前时,整个人还有些恍惚。

与德妃一同前来的,还有柔臻。

一见到柔臻,姜幼萤知道了,这是柔臻将她被徐美人捉走的事告诉了德妃,德妃又告诉了梁贵妃,她这才从苦海中脱离出来。

跪在殿下,她小心瞧着两位娘娘,心里头有说不上来的感激。

先前便听闻,梁贵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美人,如今终于见着真人,幼萤只觉得万分惊艳。对方就像是一朵富贵花,姿容昳丽,衣裙徐徐委地,于一片月色中,朝她缓缓走了过来。

步调不疾,如一株袅袅盛开的芙蓉,大方而糜丽。

德妃不知与她说了些什么,贵妃娘娘咯咯笑起来。她的笑声中带了媚意,竟有几分惑人心神。

“你便是皇上看上的那个丫头?”

贵妃同她说话,姜幼萤不得不抬起脸,望向她,轻轻点了点头。

梁贵妃轻轻睨了她一眼。

那眸光中,带着几分清冷与矜贵,片刻,她又咯咯一笑。

“是个好模子,本宫甚是喜欢。”

幼萤微微一愣。

贵妃娘娘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要将她从采秀宫里捞出来?

不等她反应,柔臻立马欣喜地笑开,“阿萤,还不快叩谢贵妃娘娘!”

在外头,她还得装作不能开口出声,只能朝梁贵妃伏了伏身子。转眼便闻柔臻道:

“贵妃娘娘,奴婢代阿萤谢过贵妃娘娘。”

这下可好了,自己跟了德妃娘娘,阿萤又跟了梁贵妃,她们都不必受那采秀宫的气了。

柔臻欢喜,幼萤自然也跟着高兴,可后者心底里仍有淡淡的疑虑。德妃宽厚待人是不假,可梁贵妃的脾气却是出了名的刁蛮,又怎会容她安生地待在宫中?

主子要个奴婢到底是件容易事,皇上不在,梁贵妃便同太后打了声招呼。幼萤被人带到秀丽宫,有小宫女呈上一件衣服。

她入了秀丽宫,便不再是最下等的宫女,宫服自然也要跟着换一换的。

“姑娘慢些换,不急。娘娘说让姑娘先好好适应宫里的环境,明日再去拜见娘娘即可。”

幼萤点了点头,将衣裳接过。

水青色的衣裳,像一片娇嫩的青叶。她于床边将衣裳换了,褪衣之时,依稀能看见脖子上的红印。

一瞬间,她又想起了那人。

一身龙袍,衬得少年眉目恣肆,神采飞扬。有些昏暗的书房中,他微微垂下眼眸,将她素白的手指勾住。一眨眼,幼萤的腿便软了。

对方将她抵在桌案上,案角刚好撑着她的腰窝,有些硌。

衣袖之下,枕着一卷正摊开的春柳本。

暴君学着本子上的招式,笨拙而青涩地亲吻她。

看着镜中的自己,幼萤的面色又是一红,回想那日在书房内发生的事,五脏六腑忽然又烧腾了一遭,让她手指微微蜷起,攥紧了胸前的衣服。

一心只想道:

姬礼,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