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28章 028

第28章 028


幼萤自然是受不住姬礼的。

她身子瘦弱, 正如同姬礼所言,姜幼萤整个人都像一朵还未长开的花骨朵,竟让他不舍得去触碰,更不舍得将其璀璨。

她的胆子很小, 即便相处了这么久, 少女还是有些怕他。也罢, 自己扣了那么久暴君的帽子,她不害怕才怪。

姬礼捏着她细白的指头, 小姑娘的玉指轻轻颤抖。

昨夜不过是用龙袍刮蹭了几下, 她便受不住了。

其实不光是姜幼萤,姬礼也有些受不住了。昨晚是他故作镇定, 强忍着将眸光放缓, 一点一点, 假意审视她。

佯装出一番坐怀不乱、清冷自持的模样。

可他终归是连女子的手指都没碰过的少年, 前半生中,他唯一接触过的同龄女子,便是他的亲姐姐——已经和亲远嫁的羲柔公主姬莹。

他的耳根红透了,却被乌黑的发丝遮挡住,这才没让姜幼萤看出些端倪。

她自然看不出端倪。

少女全程低着头, 根本不敢看向少年帝王, 四肢僵硬, 像算盘珠子般任由对方拨弄动弹。她很安静, 不发出一点儿声响,只听见二人微微灼热的呼吸声。

姬礼从未见过如此乖巧安静的女子。

花柳本上有许多招式, 他原以为自己天资聪颖,看过一遍便学会了、就会用。

可终究是纸上得来终觉浅。

少女安静地坐在那儿,他却有些手足无措, 心里头一个劲儿地骂自己的笨蛋,生怕又弄哭了她。

看来还是要多学学。

一道叩门声,扯回了姬礼纷飞的思绪,他淡淡一声:“进。”来者是肖德林。

“皇上——”

肖公公小心瞟了一眼一侧的少女,噤了声。姜幼萤识得那眼色,朝殿上略一福身,走了出去。

珠帘碰撞,清脆作响。

姬礼睨了一眼站在殿下的太监。

肖德林奉上一份名单,少年睫羽如小扇一般忽闪两下,眼神冰冷,一个个扫过其上的人名。

“这些都是皇上不在时,欺辱过姜姑娘的娘娘。”

肖德林本不会写字,但既然是主子的吩咐,他就得尽心尽力地去完成。

找了一个德妃身边的小宫女,那宫女原是德妃娘娘的陪嫁丫头,先前在沈家待久了,也会写几个字。

看着皇上阴沉的面色,肖德林知道,主子要开杀了。

“啪”地一声,座上男子将卷轴一阖,那几个名字已然在心中。

好啊,趁他不在,欺负他的人是吧?

嘴角噙了一抹笑,让肖德林有几分胆战心惊,愣愣地看着自家主子,硬生生将手中的狼毫折断。

---

有了姬礼的照应,她不必再去太后娘娘那里。相比于太后那处,还是采秀宫住的安心上许多。一路上,她隔着袖子扶着右臂,那袖子只要向上稍一翻,便能看见素腕间的守宫砂。

似乎怕她担忧,姬礼安慰她,太后不会拿她如何。

一路快走,天色徐徐暗沉下来,金红色的光落在少女面上,映得她脸颊微微透粉。

端的是娇憨可爱,惹人心怜。

姜幼萤一股脑朝前走着,全然没注意身后有人跟了她许久。

沈鹤书是从意华宫出来的,一眼便看见走在道路一旁的小宫女。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人,她走得有些急,沈鹤书不想惊扰她,便悄悄跟在她的身后。

手里头攥着那只片刻不离身的耳坠子,手心有些出汗。

就这样走了许久,再转几个弯儿,便要到采秀宫了。男人捏了捏手中的耳坠,终于鼓起勇气:

“姜姑娘——”

姜幼萤脚下一滞。

采秀宫如冷宫般清幽偏僻,除了这里的宫人,鲜少有人过往。如今还是黄昏,宫人或用膳或休息,更少有人来此地了。

也是瞅准了没有旁的人,沈鹤书这才敢喊她。

少女闻声,转过头来。

她穿了件水青色的裙子,衣衫险险委地,恰恰将足尖遮挡住。看见沈鹤书时,少女眼中似有几分迷茫的疑色,不禁让他有些失落感。

“我叫……沈鹤书。”

这是他第二次郑重其事地向她介绍自己。

姜幼萤恍然回过神来。

是沈世子。

脑海中忽然闪过些片段,让她蹙了蹙眉,只见对方面上带着些拘谨的笑,将一物缓缓递了过来。

姜幼萤一惊——居然是自己前几日丢失的那只耳坠!

小姑娘乌眸瞪得发圆,脑海中的碎片终于拼凑到了一起,他便是那日自己中了药后,在湖边遇到的男人!

那日她神志不清,忘了许多东西,只记得那男人的声音温润好听,如同三月春风,轻轻拂到人的心坎里。

姜幼萤连忙弯腰,表示谢意。

而后,又想起柔臻姐姐先前同她说过的话:

我在德妃娘娘那里听见沈世子要查你的案子,你定要小心些,宫里头若是碰见了,记得避让。

右眼皮兀地一跳,一颗心亦是随之往上一提。

让她下意识地往回倒退了半步,不敢再看他。

男人一身锦衣华服,模样打扮皆是番娇矜之状,让人无端生了些仰望之感。

虽然同时压迫感,但他却与姬礼截然不同。前者气质温润且疏离,像一块莹白的凉玉,令人景仰。而姬礼呢,他是少年,是九五之尊的少年帝王,眉目美艳,却让人看得心惊胆寒。

见她无端往后躲闪,沈鹤书右手微微一顿,看着小姑娘面上的惧意,男子抿了抿唇。

声音和缓温柔:“你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你了?”

她长了一副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样子。

那般乖巧,那般白净,声音更是那般细软,一下子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保护欲。

那道目光莫名有些炽热,盯得幼萤脖子红红的,愈发躲闪开。她垂着一张小脸儿,鬓边与耳后的青丝搭在细肩上,阴影遮住了玉颈处的绯色。

这番模样,竟让一向清冷自持的沈世子昏了头。

“以后若是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的名字。”

言罢,他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有些懊恼。

姜幼萤亦是一怔,终于抬起一双眸来。对方正瞧着她,四目相触的那一顺,男子亦红了脸。

“你……为什么不说话?”

那日他分明听见她说话的。

“你的声音明明那般好听,为什么不喜欢开口出声呢?”

这一声,身前少女的面色竟是一晃,那细密的睫羽如小扇般颤动。她怀了心事,却不轻易告诉旁人,唯有那美目摇晃,眸光轻荡。

这一荡,便是一泓春水漾开,花草在沈鹤书的心底生了根。

姜幼萤仰了仰脸,小声:“世子,能不能……不告诉旁人……”

那声音又轻又柔,顺着夜风袭来,沈鹤书一时有些魔怔了,也不想她说的是什么,连忙点了点头。

“好,不告诉。”

她的口音细细软软的,一听便是烟南那边的人。

烟南的姑娘,声音柔得仿若能掐出水来。她们从小是被那青山绿水养大的,生得一个比一个灵动娇艳,柔骨袅袅,温柔可人。

姜幼萤紧攥着耳坠子,这一回,轮到她手心出汗了。

一阵不自然的静默,沈世子不言语,她也不敢贸然离去,只得低着头,等着世子发话。眸光垂下,落在足见的裙角处,风一吹,将她的裙尾扬起来,如同霞光在跳舞。

裙衫一角,绣了一簇清丽的海棠。

沈鹤书忽然想起一件事,从袖中取出一物。

“这是一只海棠玉镯,很衬你身上的这件衣裳。”

这镯子,沈鹤书一早便想送给她。见状,姜幼萤连忙摇头,无功不受禄,她不敢乱收别人的东西。

尤其是这样一位外男。

沈世子执意要送,甚至大有不放她离去之势。姜幼萤没法儿,眼看着夜色将至,她只得将镯子收了,心里头盼着早些离去。

看见她将镯子套在手腕上,男子这才展颜。

他笑起来十分好看,眉目弯弯,似乎所有春意都落在他的眉梢。看着沈世子眉眼里的笑容,幼萤不由得暗想:不知姬礼笑起来是什么模样。

她从未见暴君开怀笑过。

他总是沉着一张脸,眼神冷冰冰的,将人拒之千里之外。他就是一片雪,一片从未融化过的、凝结了十六年的雪。

微风落在沈鹤书衣袖处,带起他如墨一般乌黑的发,遥遥一望,竟有几分魏晋之姿。

“过几日的宫宴,你会去吗?”

姜幼萤诚实答道:“应该是会去的。掌事姑姑说,宫宴上我们采秀宫出人最多。”前些日子姑姑便过来阿谀奉承,问她愿不愿意去宫宴上“见见世面”。

“那便好。”

如此古怪的三个字,让姜幼萤微微蹙眉。

对方又问:“那你想出宫吗?在宫里待着,伺候人、被束缚、勾心斗角,姜姑娘,你想出去吗?”

“想。”

这些天,她从未打消过出宫的念头。她不光想自己出宫,还想将柔臻姐姐也接出宫去。宫墙太高、太密不透风,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即便有了姬礼的照应又如何?她斗不敢去招惹那些娘娘的。

论家世,她比不过任何人;斗心计,她在后宫活下去的希望更是微乎其微。姜幼萤始终记得,自己被全后宫针对那日,眼前是昏暗的屋子,她的手腕被麻绳勒得生疼。

再加上,她的来路也不干净。若是姬礼知晓她是花楼出身……幼萤不敢往下去想。

而如今,唯一与她并肩作战的柔臻姐姐也去了意华宫。

回了采秀宫,一个人缩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她只觉得手脚发冷。冰凉的月色落在少女的瞳眸处,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很想烟南。

姬礼,如果我出了宫,回了烟南,你还会记住我吗?

会记住有一个姑娘,在一个旖旎的冬夜里,红着脸坐在你腿上,大胆而笨拙地亲吻你吗?

他是皇上,有后宫,还会有很多女人。

莫名其妙地,她居然开始失落,身子靠在冰凉的墙面上,她将袖子往上翻了翻,露出截洁白的小臂。

左手蘸了茶水,使劲一蹭,粉末下面,是一点鲜艳的守宫砂。

太后娘娘今日居然没来找她的麻烦。

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姜幼萤咬咬牙,决心这段时间找机会和暴君一起睡觉。

她再也不哭疼了,呜呜呜。

盖足了两层小被子,手脚稍微有了些热意,方一躺下,院内忽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按理说,这时候大家都已经入了寝,怎还会这般热闹?

恍然间,她听到几句:

“什么,皇上召幸了徐美人?”

幼萤的右眼皮猛地一跳。

竟连鞋都来不及穿了,小姑娘跳下床,走到门前。

“可不是呢!肖公公刚刚传来的圣旨,皇上今夜翻了徐美人的牌子。”

“哇,这可是皇上第一次翻牌子,居然传唤了徐美人?!”

“可不是呢,我也正惊讶,居然不是萧娘娘和德娘娘……”

这是姬礼自登基以来第一次翻牌子,自然在后宫掀开了不小的风浪,就连一向冷清的采秀宫都热闹起来。

“萧娘娘怕是今夜难眠罢……”

宫女们七嘴八舌,纷纷议论起来。

“不过为何突然翻了徐美人的牌子,咱们皇上不是不近女色吗?”

“你难道不知晓,昨夜皇上传了姜幼萤前去侍寝。直到傍晚她才从皇上那边回来……想必是皇上开了窍……”

漆黑的夜里,立马传来几声笑。

房门微敞着,姜幼萤攥着门边,透过那一条缝隙望向院内的众人。她们似乎极为兴奋,谈论起该如何巴结徐美人来。一时间,许多刺耳的字眼扎在少女心窝上:

开了荤、知晓了娘娘们的好、皇上终于愿意踏入后宫了……

雨露均沾,开枝散叶,后宫繁盛。

对于君王来说,是一件好事。对于臣子来说,亦是如是。

她应该替姬礼高兴的。

可为何她竟不知不觉将指甲嵌入门缝里,望着一院子的欢喜色,躲在门后不敢出来呢?

皎洁的月光落在少女面上,映照得她眸光轻颤,面色微微发白。

她紧咬着唇,眼中似有雾气朦胧,闪着晶莹的光。

不对。

忽地,幼萤眸光一闪。

“不好。”

一个念头从心底生起,牵着一颗心疯狂跳动,竟让她不管不顾地冲出房门,朝院外跑去——

“姜、姜幼萤?你要去哪儿?!”

有人被她吓了一跳。

只见她披散着头发赤着脚,发了疯一般冲出庭院。

“姜幼萤?!”

身后有人唤她,她却连头都不转一下,冷风将她的发丝吹得缭乱。

“哎,别唤她了。她估计是听到皇上召幸了其他人,不开心、闹脾气了。”

“那你说,她会不会想不开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在高铁上给电脑充电,电脑电池坏了下午才修好,今天发晚了。8号凌晨还有一更,大概在三个小时后。9号上夹子,为了压千字上榜单9的号更新在晚上11点,到时候更新1万字

大家不要在高铁上充电脑,电压不稳定会伤到电池的(哭)

---

评论区继续掉落红包,抽大红包感谢在2021-10-06 04:27:13~2021-10-07 21:33: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山有木兮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浮欢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圆橙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瓶;50510298、阿静今天暴富了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