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29章 029

第29章 029


月光映在少女眸中, 跳跃得飞快。

她提着裙角,生生被绊倒了好几次,摔得胳膊上沾了些灰。道路冰冷,宛若一把把尖利的冰刀, 扎得她脚心刺痛。姜幼萤紧咬着唇, 忍住痛朝前飞奔而去, 一双眼紧盯着坤明宫的方向。

快一些,再快一些。

她面色苍白, 几乎没有血色, 眼神之中,竟还饱含了几分恐惧。

跑到坤明宫, 守门的宫人认得姜幼萤, 见她此番形态, 一愣。

“姜……姜姑娘?”

她这是怎么了?

姜幼萤用唇语:“奴婢求见皇上!”

皇上已翻了徐美人的牌子, 对方自然不能再让她进宫。见其失魂落魄之状,还以为她是忧伤过度,于是耐心开导:

“姜姑娘,你也不必太过于忧伤。自古本就是后宫三千佳丽,皇上召幸哪位娘娘, 也不是咱们下人能左右的事——诶, 你不能进去!”

姜幼萤固执地想闯入。

可她的力道太小了, 胳膊一下子被那太监扯住, 急得差点落下泪来。

她必须马上见到姬礼!

否则徐美人就会成为下一个丽婕妤!

她太了解姬礼了,他的手段阴狠、无情, 毫不怜香惜玉。每一个惹恼他的人,下场都格外惨烈。

丽婕妤被扼死,陈美人被斩去头颅, 徐美人呢?

心中一阵发怵,带得她通体生寒。徐美人是算计了她,但如今她的敌人是整个后宫。死了一个徐美人,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徐美人,原本娘娘们就容不下她,若是姬礼再拿徐美人开刀……

那全后宫就真的没有她容身之地了!

再者,她胆子小,丽婕妤的死已让她做了许多场噩梦,直到姬礼将她抱到龙床上,那噩梦才休止。

若是她身上再背上徐美人这一条人命……

小姑娘浑身一抖,手脚又变冷了几分。

这一回动静大了,周围的宫人都来拦她。又因着她受皇上宠爱,而不敢大声呵斥。

就这般僵持不下,正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肖公公皱着眉走了出来。

“怎这般吵,莫扰着皇上!”

宫人手足无措,“公公,姜姑娘……”

肖德林这才看见被人群围起来的幼萤。

她衣服有些脏了,发丝也是凌乱,肖德林愣了愣,殿内猝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

那是一声极为痛苦的嘶吼,仿若有人将她的身子硬生生撕裂了开。

周围人一下傻了眼。

“皇上、美人……皇上……”

他们全都不知道殿内里发生了什么事。

听着那尖叫声,姜幼萤面色一下变得煞白。少时,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地哀嚎,宫人反应过来了:

这是徐美人!

不一阵,有宫女拖着一个盘子从殿内走了出来。

盘子上蒙着一块红布,盘中不知装了什么东西,似乎有浓稠的液体从上滴下来,夜色下,众人看得不真切。

那液体从盘边儿滑下来,滴到宫女的裙角边,一双素白的手捧着盘子,那双手的主人轻轻颤抖。

有人不解,走上前:“这是何物?”

宫女面色怪异,魂不守舍,没有理会他。

“可是皇上要你扔掉?”

正言道,那名太监走上前,好奇地掀开红布一角,众人亦是循之望去。

那太监猛然丢了红帕子,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那是——

姜幼萤瞳孔骤然放大。

那是一双手!一双血淋淋的人手!

周遭响起一声尖叫,有宫女吓破了胆,瘫软在墙角。

“这是……”

有人认了出来,“这是徐美人的手……徐美人的手啊!”

那手腕处的镯子还没摘,正是今年秋宴上,太后娘娘赏给徐美人的那一只!

所有宫人一下吓得面如土灰。

皇上竟……砍了徐美人的双手!

回想起方才那两声尖叫,在场之人皆一阵寒颤,只见那双手没了红布的遮掩、完完整整地暴露在月色下,还淌着殷红的血。

肖德林率先定下神,连忙对那捧着盘子的宫女道:“还不快端走!”

各人皆是惊魂未定。

姜幼萤更是吓傻了,身体僵硬,动弹不得。

肖德林欲走过来安慰她,殿门忽然又被人推开,所有人一吸气。

只见着一身龙袍的少年面色清冷,从殿内缓缓走出来。

月亮像一张死人的脸,白得渗人,苍冷的月色洒在宫阶之上,落在姬礼肩侧。

看见了姜幼萤,暴君兀地一皱眉。

刚想问她怎么突然来了,忽然看见她赤裸的双足,姬礼愣了愣,忙快步下殿,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怎么不穿鞋?”

他的声音中,还有着淡淡的愠意。

姜幼萤被吓傻了,整个人窝在他怀里,却又不敢与他靠太近。姬礼眉间的蹙意愈发浓烈,带着她穿过一条条甬道,径直将她抱到寝殿内。

路过正殿时,幼萤看见蜿蜒了一地的鲜血。

整个身子忍不住一瑟缩,少女打起寒颤来。姬礼不知晓她的心思,原以为她冷,便将怀中之人又搂紧了些。他的身材很好,胸膛宽大而坚实,将姜幼萤整个人紧紧护住。

“这么急跑过来做什么?”

暴君的双手干净,这种砍人手的脏活儿,俨然是下人去做的,但他的身上还带了淡淡的血腥味。

姜幼萤咬着嘴唇,不吭声。

姬礼已经习惯了她的安静,抱着她大步流星地走入殿,将她放到床榻上。

吩咐宫人:“打盆热水来。”

她的脚底板沾了些尘土,脚趾冻得通红,不愿让他看见。暴君稍稍一捞,轻而易举地把她抓住。

脚上忽然一阵热意,竟是对方脱下了龙袍,将她的两脚包裹住。

少女面上一阵惶恐,下意识地去推他,又被姬礼捉了回来。

“不暖和么?”

她的双脚都快冻僵了。

“为何这般急忙跑来,是为了求朕饶了她?”

徐美人双手被剁掉,即便是活了下来,后半生也是个废人。

姬礼便是要以儆效尤,要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好好看看,欺负他的人将会是什么下场。

龙袍将两脚包着,他的手又探了进来,轻轻捏着她的脚底板,传递着温存。

姜幼萤的双脚这才有了知觉。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暴君的话,只得将话题岔开。

“脚……弄脏了龙袍。”

诚惶诚恐,她怎么敢让皇帝用龙袍给她包脚?

看着床单上落下的笔画,姬礼不以为然地道:“不过是一件东西罢了,哪抵得上人重要。你若是喜欢,朕给你送一件。”

姜幼萤傻了眼。

暴君要给她……送龙袍?

姜幼萤相信这是姬礼能做出来的事。

她慌忙摇摇头,姬礼似乎笑了笑,那笑容不甚明艳,唇角的弧度也是淡淡的,转瞬即逝。

少时,宫人端了水盆与毛巾进来。

见皇帝的龙袍搭在姜幼萤脚上,宫人面色一白,却也不敢吱声,匆匆放下水盆后便退出了殿。

姬礼睨了她一眼,“怎的,还想要朕给你洗脚?”

自然不敢,姜幼萤连忙弯下身子,将裙角挽起来。

脚底浸入温热的水中,竟有些生烫,她下意识地往回一撤,又溅了一地的水花。

姬礼又看了她一眼。

“真笨。”

却是弯下腰,将她的双脚捉住。

他的手指修长,掠过她的脚背时,有些微热。姜幼萤一愣,欲往后缩,只听他低低一声:

“你敢躲,朕就把你的脚也剁了。”

她的身子一下变得僵硬。

姬礼从未伺候过人,手法十分笨拙,捏了会儿她的脚趾,他便有些累了,将毛巾扔进水盆里,不耐心地道:

“自己洗。”

她小心翼翼地点头。

今夜的姬礼,很是吓人。

姜幼萤满心都在那一盘断手上,她何曾见过这般架势?还未缓过神来。姬礼又叫人将水盆撤去,用毛巾擦了擦她的脚。

“今夜便宿在这里罢。”

她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姬礼喝了药,兀自掀开床帘,见其还是未脱衣裙,怔怔地坐在原地,不由得皱眉。

“怎么了?”

思量许久,她终于问出来:

“徐美人……”

为何要剁了她的双手?

姬礼垂下眼,看着被褥上的字印,忽然捉住了她的手,将她的袖子往下翻了翻。

素腕上,还有一道浅浅的勒痕。

“她勒伤了你的手。”

徐美人勒伤了她的手,他就要将那人的双手砍掉。

若对方勒伤的是她的双脚,那边是砍掉双脚,若勒伤了脖子……

后知后觉地,她又生起一阵畏惧感。

血淋淋的一幕又在眼前再现。

“朕做得很过分吗?”

他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可是她勒伤了你的手。”

“那皇上也不至于……”

不等她写完,姬礼径直打断她。

“至于。”

夜风吹在他面上,撩动起他的发丝。

“为什么?”少年看着她,“为什么旁人欺负你,你就要受着?为什么你明明受了委屈,却不同朕说?”

“姜幼萤,你觉得朕不能护着你吗?”

姬礼语气愈发尖锐。

“还有,为什么她打你一巴掌,你只要还她一巴掌,她踢你一脚,你难道也只还她一脚?”

“她绑了你的手,就要剁掉她的手,绑了你的脚,就要砍掉她的双腿,她辱骂了你,那就要拔掉她的舌头。若是你不用朕说,那朕就把她们杀了。”

“姜幼萤,你给朕记住了,在这宫里,你可以胡作非为,可以睚眦必报,可以让她用十倍、百倍的血来偿还。”

他一哂笑:

“朕还要看看,这后宫里,还有谁敢再动你。”

看着少女面上的怔忡之色,姬礼一垂眸,忽然道:

“不过你若是有了位份,就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所以,姜幼萤,你想不想做朕的皇后?”

作者有话要说:  九号要上夹子啦,所以下次更新是九号晚上11点,到时候更新一万字

下夹子后每天更新6000-1万字,祝小天使们追文愉快~

感谢在2021-10-07 21:33:43~2021-10-08 02:11: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着翅膀的小熊猫 2瓶;5051029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