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72章 072

第72章 072


手中紧攥着装了衫子的小包裹, 马车疾行得很快,飒飒风声涌入,吹起暗色车帘。

明明是春夏之交,这疾风却无端有些阴冷, 拂动得她眸色一颤, 心中愈发迫切地见到姬礼。

在凌桓意的带领之下, 她顺利地来到东门。

只一眼, 便看见人群之首的姬礼。

烈日之下,他褪去了原本那袭明黄色的龙袍,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银白色的盔甲。那般英姿勃发, 姜幼萤抬着车帘子的手一顿,似乎是某种感应,对方也朝这边望来。

男子稳当坐于高高的马背之上,一手紧握着缰绳, 鸦青色的乌发高高束起, 冷风猎猎, 带动他的衣袍。

卷起残云万顷。

四目相触,一瞬之际, 姜幼萤的心竟是猛地一颤。

呼吸一滞, 心跳几乎是漏掉了一整拍。对方原本是清冽严肃的目光, 却在转头望见少女的一刹那, 眸色一下变得柔和许多。不灭的还是他身上的雄姿英气, 端的是, 锦衣裘马,翩翩少年郎。

也只是对视了一眼, 他身侧走上来一名副将, 不知在姬礼耳边说了些什么, 对方的神色又一下变得严肃起来。即便是远远望着,姜幼萤仍能清楚地看见对方的右手一紧,严严实实地将那马缰攥住。

周遭都是军马,或执长矛,或披铠甲。

姜幼萤不敢妄自走上前去。

凌桓意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走下马,来到车窗前。

恭敬地问道:“娘娘可有什么话,要同皇上说?”

态度虽是恭敬,这语气之中,仍有几分严肃之意。

少女右眼皮一跳,却只将包囊递到对方身前,声音小小的,软软的,如同烟南水雾氤氲,一路将湿意送到了人心底。

“劳烦将军,代本宫将这个交给皇上。”

凌桓意只一垂首,而后点头,将装着线衫的包囊接过了。

“凌将军,劳烦您同皇上说……说,臣妾会一直在这里等他,他一定要平平安安、凯旋归京。”

说后几句话时,她的底音里,竟有了几分微不可查的颤意。

如同春风摇曳,花瓣上滴下晶莹剔透的露珠。姜幼萤眸光一翕动,对方也恰恰望来。

只见少女面容微微发白,玉颈纤细,柔发乖顺地披垂下来,搭在她的肩头。

只一眼,便让人生出好一番怜爱之意。

“凌将军……劳烦您,替本宫好好照顾皇上。”

凌桓意攥了攥包囊,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娘娘放心,有属下在,皇上定可平安归来。”

不光平安,还要凯旋。

不等她再多言语,忽然又有名身穿盔甲之人跑上前来。对方自然是认得那辆马车,先是对着马车内身为皇后的姜幼萤恭敬一揖,而后对凌桓意道:

“凌大人,时候不早了,改出发了。”

凌桓意回过头,望了姜幼萤一眼。

即便是隔着重重人群,姜幼萤亦是能看见高坐于马背之上的男人。他不光是她的夫君,更是大齐的帝君。仅仅是片刻,她便看见姬礼身侧来来往往了许多人。姬礼亦是侧首,面色严峻,听着对方的话,时不时点头,又时不时言语。

忽然一声又尖又高的哨响,姜幼萤见着,那些执长矛的士兵忽然一抖擞。她知晓,这是要出发了。

她慌忙掀开车帘,跳下马车。

“娘娘,您慢些。”

绿衣站在她身后,慌忙将主子的身形扶住,一双眼亦是顺着自家娘娘的眸光,朝前往去。

朝最前方,那马背上望去。

马背之上,高高坐着一个颀长的身形。

那是他们的君主,他们的王。

军队缓缓,马车阵阵,驶过东门。

马蹄声踏踏,踩得尘土四起,如同天际边的残云坠落到了地面上,姜幼萤只见着那抹身影渐行渐远,忽然有种整颗心都被抽去的感觉。

这种钝痛之感,居然比三年之前,来得还要烈。

“皇上——”

忽然一声高呼,那道银白色的身形一顿。转头之际,姬礼瞪大了双眼。

只见那一袭淡绯色的衣裙越过众人,飞快朝这边跑来。

“皇上、皇上!”

姬礼兀地一皱眉。

左右之人见状,一时有些慌神,还未开口呢,便见他们的少年天子跳下马背,亦是朝皇后娘娘跑去。

“皇上——”

跑到姬礼身前,脚踝处忽然一扭,对方恰恰伸出手,稳稳当当地接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形。

仅是方才那一通,她的面颊便跑得粉扑扑的,鼻尖处亦是一点绯色。

身前男子皱着眉头,神情严肃,可开口之时,语气却又无端柔和了下去。

“阿萤,你来做什么?”

此话方落,小姑娘忽然长开双臂,于众目睽睽之下,将他一把抱住。

“阿礼,阿礼。”

她吸了吸鼻子,语气之中,竟有几分湿润之意。

“阿礼,阿萤不想与你分开……”

小姑娘一双眼红通通的,声音软软糯糯。

“阿礼,我也想与你一起、一起去那边,一起去边境,你带上我,好不好?”

“阿礼,我不想与你分开……”

她咬了咬发白的下唇,只见对方眉头紧缩着,双手一碰,触碰到的也是那冷冰冰的盔甲。

没有丝毫温度。

战场上,亦是没有丝毫温度,亦是冷血的。

刀剑无情。

姜幼萤自然知晓姬礼在顾虑些什么,慌忙道:

“阿礼,你不用管我,平时你处理你的军务,我就一个人……唔,找个地方待着。我只是想、只是想陪陪你。等你有空了,闲下来了,陪着你,好不好?”

两个人经历了三年分别,如今又是一场别离。

还不知道归期。

双手拢于袖中,少女紧紧攥着袖口,一抬眼,对方眉心蹙意更深。

“阿萤……”

似乎一声轻叹,姜幼萤伸出食指,轻轻放在男子唇上。

他的唇有些凉,不知道今早起床,有没有喝药。

“阿礼,我监督你,日日喝药。我帮你洗衣裳,给你缝补衫子。阿礼,阿礼,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好不好……”

说到最后,她的嗓子一哑,听得姬礼眸光猛然一颤,生怕下一刻,她就要哭出来。

“阿礼……”

轻轻垂眼,只见她面容素净,鼻尖却是泛红。

好惹人怜。

男子低低一叹。

“罢了。”

手腕上忽然一道力,下一瞬,身子已然被人抱起。姬礼将她放在马背之上,而后又一翻身,坐上来。

她的后背靠在男子胸膛处,只听着对方心跳怦怦,周围似乎有人想阻拦他。

“皇上……”

却被姬礼一瞪。

那人瞬间噤声,不敢再言语。

分别之际,姜幼萤方才没忍住落了泪,如今那泪痕还未擦干净,黏在面颊之上,冷风一吹,更是泛起一道刺骨的凉意。

姬礼正从后将她抱住,一只手紧紧握着马缰。

“阿萤,你可要想好了。”

身后传来一声,他的胸口处闷闷的,还有些发震。

“与朕一起,去战场上吃苦。”

她本是这般娇滴滴的小姑娘,先是在花楼里娇生,而后又在凤鸾居惯养。

被他处处捧着,呵护着。

俨然成了一朵娇花。

娇花怎能抵过那等风吹日晒?

听着姬礼的话,她伸了伸手,将男子握着马缰的手掌轻轻握住。

她的手掌小,对方的拳头却比她大上许多,纤纤素手,轻轻抚上对方的手背,遗留下一道幽冷的清香。

她是娇花,是雨珠,是玲珑的露水。

“阿萤不怕。”

手上忽然加了些力道,少女将他的手握紧。

“只要能与皇上在一起,臣妾什么都不怕。”

一路上,风吹日晒。

行至东门外,姬礼让姜幼萤坐上了马车,自己一个人骑在马背之上。

此去燕尾久远,需要好一番长途跋涉。

姜幼萤同姬礼说,不必因为她一人,耽误了全军队的进程。

周围没有侍女,绿衣更是不在身侧,她需要自己照顾自己。

一路上颠簸,此去紧急,更给不了她什么休息的时间。除去每夜歇息少时,平日里几乎都在行军。

时不时有军报从边界处传来,每当战报传达,姜幼萤都会掀开帘子,只见姬礼手指修长,紧紧攥着那份军报,眸光垂落之际,面色又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成长了。

他俨然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稚嫩的少年。

姜幼萤心想,自己也要成长。

也要追随着姬礼的脚步,变得更加勇敢。

……

可是没过多久,她的胃中便是一阵翻江倒海。

她的身子向来虚弱,从小在花楼,妈妈们便逼着她们折腾着身子,练就出一番“掌上轻燕”的功夫。如今这军队越往燕尾那边走,便越觉得风沙严重,气候干燥不堪。

她有些水土不服。

紧紧攥着帕子,手指挑开车帘,姬礼正护着马车,微微侧首,不知在与他人言语交谈着什么。见状,姜幼萤便强忍下了腹中的不适之意,却见天色越来越晚,已至暮色暝暝。

前处无客栈,看上去像是一片丛林。

丛林较为平地,愈发凶险逼仄。

忽然,腹中又是一阵不适。这一回,她的手指蜷了蜷,忍不住弯下身子。

白天里没有吃多少东西,却仍然觉得胃中翻滚,无意识地一弯身,竟让胃部愈发被挤压,那不适之感愈发严重……

“姬、姬礼……”

乍一出声,才惊觉,自己的嗓音已沙哑得可怕!

四肢百骸一下子脱了力,姜幼萤再度伸出手,一抬帘子。

涌入马车的,是沉沉的暮色,和夹杂着沙土的冷风。

呼啸而来,径直扑到少女面上,让她攥紧了车帘,方欲再度出声。

一声“阿礼”还未唤出口,却见坐于马上的男子亦是苍白着脸,看上去……亦是一番虚弱之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