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76章 076

第76章 076


手上的簪子被对方打落在地, 正如他的话,姜幼萤的力道软绵绵的,根本不足为惧。

男子唇角边噙着笑, 身姿颀长,身上明明穿的是燕尾的衣裳, 但莫名其妙的,姜幼萤居然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几分齐人书生的儒雅感。

脑袋有些晕。

对方给她充足的反应时间,脚步一转,走到一侧的桌子边, 稍微一倒腾。

整间屋子亮了起来。

姜幼萤这才看清他的面容。

七皇子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边,看了看桌上摆放整齐的饭菜。

“不吃?”

姜幼萤摇了摇头。

“吃不惯?”

听着对方客客气气的询问,她仍是摇了摇头,抿着唇, 不吭声。

“也是, 你们齐人的小姑娘, 都细皮嫩肉的,不似我们燕尾人, 这般糙。”

桌子上摆放的是整块的大鱼大肉,还有一些酒。

酒水不知是用什么酿的, 隔着大老远儿便闻到那阵酒味儿, 很烈。

估计很辣。

燕尾人一向都是这般豪放不羁的性子。

可令姜幼萤意外的是, 面前这人, 身上的气质却是儒雅的、谦逊的。许是在刻意掩藏着锋芒, 七皇子眉目温和,浅笑着朝她望来。

“若是吃不惯, 本王再叫人按着你们大齐的菜品做一份来。”

末了, 又轻轻一声:

“纤纤也吃不惯。”

纤纤是谁?

眸光闪了闪, 姜幼萤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对方走进来,说的那句“小舅媳妇”的含义。

她是姬礼的妻子,姬礼又是他的小舅子。

那……他又是谁?

看着她眼中满是警惕,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对方和缓地笑了笑。

他的笑声很轻快,丝毫没有燕尾大汉的浑浊之气,若此时对方说,他是个齐人,姜幼萤也是信的。

对方开始自报家门,“你莫怕,在下是燕尾七皇子。”

末了,又轻促地问她:“在下……是这么用的罢?”

姜幼萤这才猛然发现,他自进屋后,与她交谈,一直都在用大齐话。

虽然不似大齐本地人那般熟稔,他说大齐话却不生疏,更不蹩脚。一看便是常年学习过的。姜幼萤看着对方,又看了看桌前的大鱼大肉,眼中的警惕仍是未消散。

他说他是燕尾的七皇子,那他的哥哥……

一瞬间,姜幼萤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湛蓝色瞳眸的男子来。

他佯装作来齐的使臣,眉目恣肆,眼中却尽是不屑之意。一看便是个不好惹的主。

眼前这男人,看上去却是性格温和的,不光如此,生得还有些好看……

姜幼萤想起姬礼,问他:“姬礼呢?”

睡梦之中,她隐约听到,燕尾设了埋伏,要搞偷袭。

七皇子一颔首,仍是目光温和。月色入户,淡淡一层光洒在他头顶的小玉冠上,他勾了勾唇,示意她放心:

“他没有事。”

姜幼萤仍是狐疑。

“如此说来,他是落在了你们燕尾人手里了?”

右眼皮跳了跳,自己落在燕尾手里不说,姬礼身为皇帝,两国开战,也落在了敌军手里。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七皇子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嗯,使了些手段,将他带了来。”

怎么绑个人,他看上去还有些不情不愿呢?

“不过你放心,”他一字一顿,这一句大齐话咬得字正腔圆,“他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我保证。”

“那我现在可以去见他吗?”

“不行。”七皇子果断摇头,“太危险了。”

“我在这里,怎么就安全了?”

对方笑了笑,“你看本王对你动过手吗,小舅媳妇儿?”

这一来回之间,房门突然被人推了推,门被人从内紧紧阖着,七皇子见状,抬头对姜幼萤笑道:

“本王刚抓了你,纤纤就来了。”

纤纤又是谁?

眼中闪过疑色,不过顷刻,房门终于被人从外推开。一缕香气伴着清风袭来——那并非浓烈的胭脂水粉味儿,而是一道很淡的、让人形容不上来的味道。花香?鸟语?泉水的清冽?姜幼萤抬了抬头,怔怔地看着来者。

她穿得并不是燕尾的短布上衣,而是一件齐制的、素白色的抹胸襦裙。裙边用金丝线勾勒着,徐徐绘制出凤凰祥云纹。她生得明媚好看,肤色白皙,像是上好的、又极为清透的牛乳,月光顺着这道门涌了进来,她的玉颈修长,其上落了淡淡的、莹白的光影。

双眉纤细,用青黛轻轻勾着,眉尾恰到好处地敛起,更衬得那双桃花眼万分勾人。

勾人魂魄。

即使姜幼萤是名女子,见此情形,一时间竟也有些痴了。

她的身后,跟着几名侍女。

不仅是她,就连那些侍女穿得也是齐国那边的裙裳。七皇子亦是顺势抬眼,一见到为首的女子,眸光一下子柔和下来。

像是一泓春水,满是温缓的柔情。

他顿了顿,许是顾忌着人多,还是循着规矩,恭敬地唤了声:“母后。”

是姬莹。

是姬礼的姐姐,大齐的长公主。

鼎鼎大名,如雷贯耳。姜幼萤只在凤鸾居的那幅画上见过她,当时看着那幅画像,只觉得她气质温润,双眸却是凌冽而骄傲,让人无端生出了几分景仰之意。如今再见到真人,她竟觉得,姬莹比画像中还要夺目,还要惹眼,还要漂亮。

也更有几分像姬礼。

同样的眉目恣肆,眼中尽是天之骄子那份独有的骄傲之意。

姬莹也看见了屋里的姜幼萤,微微拢了拢眉。

“她是……”

七皇子抬了抬袖,示意周围侍女出去。

周围人怕他,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关上了门,月色却仍在女子素色的衣裙上眷恋。那一尾轻风,带动着姬莹袖上轻纱逸起,姜幼萤扬着一张小脸儿,更加痴怔地望着对方。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上的仙女。

姬莹就是那般仙气飘飘的,与周围的燕尾人格格不入。

左右婢女退下,七皇子压低了声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姬莹说了一遍。

姜幼萤知晓她是姬礼的姐姐,应当不会伤害自己,胆子便大了些,一双眼望着二人。

谈论间,女子忽然回过头,四目相对,姬莹缓缓一笑。

如有雷电激触,姜幼萤竟觉得手指头颤了一颤。

她太好看了。

那声音更是温温柔柔的,竟有几分烟南那边独有的温软。

“纤纤,我想着六哥应该搜查不到这里,便将她带了过来。若是给你添麻烦……”

姜幼萤坐在桌子旁看着他们二人。

她看得出来,七皇子喜欢长公主。

可二人对话时,七皇子言语中尽是恭敬之意,那不仅是一个小辈出于对长辈的尊重,更有几分……顺从。

他很惯着她。

眼神之中,几乎是毫不遮掩的宠溺。

姬莹笑了,转过身,朝姜幼萤走过来。

“都是一家人,谈什么麻不麻烦。”

不知是不是错觉,姜幼萤感觉到,当长公主说起那句“一家人”时,七皇子的身子绷了绷。

姬莹不管他,径直望来。

那一双瞳眸如满月般宁静,让人心驰神往。

“你可是叫……阿萤?”

少女点点头,“姜幼萤。”

姬莹抿唇笑了,“是哪个萤?”

她的名字里也有个莹字。

少女如实答:“萤火虫的萤。”

“萤,萤火虫。”

对方又笑,眉目和缓,“虽不是同一个字,也算是有缘的。听说,小礼很喜欢你,还为你炸了金钟寺。”

“……”

姜幼萤有些羞赧,这件事,长公主怎么知道。

似乎想替他说话,她又连忙道:“后来皇上派人将金钟寺修好了,还把整个国安寺也修缮了一遍。”

见她着急为姬礼说话的样子,姬莹不禁又是莞尔:

“我知晓,小礼都同我说了。他就是这种性子,这么多年了,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改变。”

“他不过是才来这里一晚上,几乎要把整座宫殿都炸了,吵着要见你呢。”

一颗心“咯噔”一跳,姜幼萤敏锐地抓住了重点,欣喜而道:

“阿礼他也在这里?”

姬莹点了点头。

姜幼萤想起来了,方才七皇子说,他用了些手段,把她与姬礼一同骗了过来。

“使了些苦肉计。”

七皇子刚刚把前因后果都同她说了一遍,“以我的名头,还有以你的。”

末了,又倒了一盏茶。

“抱歉,冒用了你的名字。”

不用她说,七皇子也知晓,她实在是太担心她这个弟弟了,同样的,也担心这个弟媳妇。

“不过,打仗都是他们男人的事。我也不知晓,这打来打去,到底有什么意思。”

七皇子竟在一边点点头,颇为赞同。

姬莹将茶杯往少女面前递了递,“尝一尝,茶水里头加了些羊奶,也不知晓你喝不喝得惯。”

既然是长姐发话,姜幼萤自然乖乖地接过茶杯。她看着身前的女子,姬莹年纪不大,看上去却无端有几分压迫感。手指将茶杯攥紧,方将那茶水放在唇下,只一嗅——

她转过头,“哇啦”一声,干呕出来。

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七皇子见状,关怀上前,却被长公主抢先一步。

对方手指很温暖,轻轻扶住了她的手腕。

“怎么了,还是水土不服吗?”

刚问出声,忽然,她皱了皱眉头。

“阿萤,你这是……”

有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