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78章 078

第78章 078


一想起姬礼的脸——他恣肆桀骜的眉眼, 和那眉目之中蕴藏的、如水一般的柔情,姜幼萤就忍不住一勾唇。

念着她怀了身孕,胃口不好,姬莹给她送来了许多山楂。

说也奇怪, 这明明还不舒服着呢, 一口山楂咬下去, 胃中竟舒服了许多。

红通通的山楂,被清水冲洗得亮堂堂的,闪着光面儿, 看得人心情舒爽了许多。

刚准备去同姬莹道谢,便听见脚步声传来, 姜幼萤坐在桌子边儿,朝院内望去。对方今日穿了件齐制的齐胸百褶裙, 笑吟吟地迈入殿来。

不光她所穿、所用、所吃的都是大齐那边的东西, 就连她周围的侍女, 也都是齐人的打扮。

甚至连这所宫殿,都像是一座缩小版的齐宫。

看来那位刚过世没多久的燕尾王十分宠爱她。

不知是不是在给他守孝, 自从姜幼萤见到姬莹,对方一直都是一身素衣。

干净, 纯白, 高洁。

像一朵明媚的花。

姬莹坐着,眉目温和, 同她随意闲聊了几句。

姜幼萤无聊,问婢女要了些线布打起络子,姬莹见了, 有些吃惊, 举起一个青白色的络子, 连连夸赞。

“自从离开了大齐,本宫有许久未见到这东西了。”

姜幼萤敛目垂容,似乎有些害羞,回之以浅浅一笑。

天气更凉了,似乎知道她畏冷,长公主早早地往屋里送了香炭。燕尾的香炭没有齐宫那般香,掷入暖炉里,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热气便在屋子里游走开。

门庭外的树叶枯了三分,又落了三分。

姜幼萤看着徐徐坠下的黄树叶子,无端有些惆怅。

她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七皇子,长公主也没有提起他来。姜幼萤隐隐觉得,二人之间,似乎闹了什么矛盾。但这终究是旁人的私事,她不好过问。

如今她满脑子都是姬礼,秋风自庭院吹过来,清幽幽地,扑在少女面颊之上。姜幼萤的鸦睫卷了卷,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长姐,阿萤有一事,想求助于您。”

她将姬礼身上的蛊术,一五一十地同对方说了一遍。

越往下听,女子眉间蹙意愈烈。她似乎压根不知道姬礼身上的蛊,当听到小礼是为了她,在自己身上下蛊时,一颗心猛地跳了一跳。

她一阖眼,缓缓一叹息。

“他还是这倔脾气……”

“……”

“本宫也不知晓这种蛊术,一会儿差人去四处打听打听。”

“好。”

姜幼萤点点头。

只见长公主再一睁眼,“啪啦”一下,炉子内的炭火又是一声响。女子一袭素衣,很安静地坐在桌案前,纤细的手指攥着一个青白色的络子,顷刻,又将指头缓缓收紧了。

姜幼萤看着她,轻轻问出声。

“长姐,所以我们现在是与七皇子为盟,一同对付六皇子吗?”

“嗯。”

“若是助七皇子夺得王位,他不会再对大齐开战吗?”

“是。”

姬莹就像很熟悉七皇子那般,语气笃定。

姜幼萤抿了抿唇,看着眼前的女子——似乎还未从蛊术之事回过神来,她的面色微微有些发白,一双清澈的瞳眸中,是遮掩不住的心疼,以及那深深的愧疚和自责。

虽然这场和亲,她也是被迫的;这场战争,更是不关她的事。

茶水凉了,环儿识眼色地再添了一盏茶。姬莹看了这小丫头一眼,一个眼神,对方便知晓要退下。

殿门被人从外阖上,一时间,偌大的正殿中只剩下她与姬莹二人。

女子抿了一口茶水,声音平静,像是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八年前,燕尾与大齐开战,我的父皇……大齐的先帝,畏惧勇猛的燕尾人,不战而败。作为‘战利品’,我与大齐的三座城池,统统被献给燕尾王。”

“那一年,我十七岁。”

那一年,他十五岁。

姬莹还记得见他的第一面,从大齐远道而来,她在路上便翻了晕。途径驿站,刚要歇息,山坡上突然冲下来一群人马。她一眼便看见了那为首的、身着红衣的少年。

他扬着鞭子,一袭红衣恣肆,骄傲得不像样子。

这一瞬间,她莫名联想到了自己那个还在齐宫的弟弟。

姬莹原以为是土匪下山,吓得直往后躲,一张小脸儿更是雪白如纸。对方是无意途径此处,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礼节性地朝她揖了一揖。

“这位是燕尾七皇子。”

有婢女在后轻声提醒,姬莹看了一眼他,对方虽是态度恭敬,可身上仍有着燕尾人那不可一世的傲骨,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四目相触,姬莹正色,这一回,她没有丝毫胆怯,大胆迎上他的目光。

他是燕尾皇子,自己也是大齐公主,她不需要怕他。

论辈分,他还要唤她一声母妃呢!

匆匆一面,二人都没有将此次相逢放在心上。回到驿站时,身后婢女却红着脸,同她道:

“公主,您还不知道七皇子罢?他是燕尾最儒雅,最有风度的皇子,他的母妃,也是大齐人……”

怪不得。

怪不得他身上既有燕尾人的桀骜,更有大齐人的温和矜持。

他不像燕尾那群糙汉子,头发、面容、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的,下巴上更没有一丁点儿胡茬。他奉了燕尾王的命,将驿站中的姬莹接回宫,再见到她时,姬莹已经被这里的水土折磨得上吐下泻,虚弱不堪。

七皇子看着她,微微拢眉。

身后又随从窃窃私语。

“这便是那齐人的公主吧,弱不禁风,娇里娇气的。除了模样好看些,哪抵得上咱们燕尾的女子。”

“就是。这细胳膊细腿的,哪能骑马射猎。”

“……”

来燕尾之前,她恶补了些燕尾语,大抵能听懂这些人在说什么。

七皇子走过来,垂下眼,看着她。

“很不舒服么?”

她呕吐不止,蹲在地上,苍白着脸点了点头。

对方又看了她一眼,同左右道:“先去歇息罢,明日再走。”

“殿下——”

擅自歇息,定是十分不妥,有人走上前,欲阻止。

七皇子冷声:“怎的,本王的话都不管用了么?”

周遭寂静,鸦雀无声。

七皇子给她送了些参汤药粥。

她心中感激,却不敢同这个陌生的异邦男子表露出太多的情谊。

这段插曲过后,姬莹被七皇子带回了齐宫。

“我见到王上时,他是三十五岁,正坐在大殿之上,看见我走进来,快步下殿,走到我面前。”

王上欢天喜地地,朝她笑。

燕尾王是一个很桀骜不驯的男子,他的身上有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姬莹怔怔地站在殿下,看着他走进。

一步一步,迈到她身前。

忽然,从身后捧出一大簇花。

燕尾王待她极好。

他也不似那些燕尾糙汉,虽然留着胡子,头发与胡子都是整齐地梳理着。与他拥抱时,他的身上总有一种大草原的味道,激情,豪迈,壮阔。

他捏着她的下巴,亲吻她。他的吻就像是那醇厚的烈酒,稍稍摆弄一下,她的面上便泛起一阵红晕。

燕尾王就像是她的兄长,她的父亲,关怀备至,宠爱有加。

他为她建筑了宫殿,宫殿里面都是齐宫的摆设;他为她找来了许多从齐国来的厨子,为她做她朝思暮想的家乡菜;他为她……

姬莹还记得,在一次亲吻中,他的胡子扎得她难受。女子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又挠了挠嘴边。

“很扎吗?”

男人眨眨眼,温和地看着她。

她像小鸟一般窝在对方怀里,没有骗他,点了点头。

第二天,燕尾王竟将胡子全部刮掉。

没有胡子的他,看上去更英朗。

他对她很好,却不喜欢七皇子。

七皇子是齐女与他生的孩子,似乎受了母亲的影响,少年身上总带着几分齐人的温润儒雅之气。燕尾王不喜欢他这样,觉得他优柔寡断,不够硬朗。

他们大婚的前一天,父子二人在殿中发生了争执。

彼时她正端着一碗粥欲走进殿,一头撞上刚从殿内冲出来的少年。汤洒了,所幸的是没有将人烫伤,少年匆匆看了她一眼,不打一声招呼,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院子。

“哎——”

姬莹站在原地,看着地上那一片狼藉,发着怔。

婢女走过来,宽慰她:“娘娘,人没烫伤就好,您莫同七殿下置气,他的脾气,古怪得很。”

在燕尾,书生气,被人称为“古怪”,被人称为“格格不入”。

姬莹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叹息。

“罢了,再做一碗便是了。”

他怕是忘了她是谁罢。

自从驿站过后,二人就再也没碰过面。王宫极大,里面住着的娘娘也极多,少年认不全,她也认不全。

“七殿下这是怎么了?”

“唉,还能有什么,无非是那档子事儿呗。殿下想去祭拜齐姬,王上不许,都动了脾气……”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姬莹抬起头,再度看向那少年的背影。

一袭红衣,那般鲜艳,那般明烈,那般意气风发。

却无端看得她眼睛一刺,须臾,咬了咬唇。

她是在后花园撞见少年的。

一见到她,少年猛地转身,似乎不愿与她说话。

他正生着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