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79章 079

第79章 079


齐姬是他的母妃, 原是大齐女子,后来辗转到燕尾,得了燕尾王的临幸。

只可惜红颜薄命, 齐姬身子娇弱, 受不了燕尾这边成日的风吹日晒, 再加上她在宫中没有多受大王的宠爱, 年纪轻轻,便抑郁而终了。

独留下七皇子一人。

失去了母妃的七皇子, 在王宫之中更不受旁人重视了。

方才姬莹听闻, 过几日便是齐姬的忌辰, 少年想去祭拜她, 被大王厉声训斥了出来。

燕尾的空气十分干燥,即便在此待了好些时日, 她仍是适应不了。总觉得脸上干干的, 若是到了冬天,风一吹,脸上定会发疼。

可少年却生得唇红齿白, 面容白皙,似乎没有受过曝日与风沙的侵蚀。

她想起来与他见的第一面——少年是那般张扬恣肆。

而如今,他站在墙角, 听见了脚步声,抬起脸,冷冷地看着她。

像小礼。

一颗心无端被点燃,她垂眸, 看着七皇子, 眼底有暗暗情绪游动。这一瞬间, 她突然很想家, 很想她的弟弟。

【阿姐,阿姐。】

【长姐,我是小礼呀。】

【这是肖德林偷偷差人从宫外买来的邹记桃花饼,阿姐,给你放这里了。】

【我才不吃呢,腻。】

……

记忆如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日光轻柔撒下,明澈的池面上波光粼粼。

姜幼萤坐在桌前,秋风吹得她发丝微扬,她伸出手,将鸦发别在耳后。

长公主声音柔缓。

“我待他,如对待小礼那般。他听话懂事,文质彬彬,我很喜欢。许是因为他是齐姬的儿子,身上流着齐人的血,大王总觉得他丢了自己的脸,觉得他不够硬朗,不够血性。”

大王不喜欢七皇子,姬莹却愈发怜爱那少年。甚至还想去同大王说,请求将他过继在自己膝下。

可当她在少年面前提起,与他商量时,对方却是面色一变,目色清冷,只睨着她。

一言不发。

幽深的瞳眸中,流动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大王喜欢极了她——她有一副人人夸赞的好皮囊,楚腰纤细,身段窈窕。她能歌善舞,才学出众。这样一位绝世美人,自然是一笑千金,自然配得上那浩浩荡荡的十里红妆。

大王宠她,以齐制迎娶。她坐在轿辇中,盖着大红色的盖头。烛火通明,男子欢喜地掀开她的盖头,搂住她的腰,压入帐中。

二人虽然相差十八岁,可他仍是很有活力。男人很温柔,很懂得照顾她的感受,似乎念着她的身子娇,没一阵儿就会放慢动作,贴心地询问她。

“纤纤,纤纤……”

她累着了。对方揉了揉她的脸,看着她,“睡吧。”

这是她的初夜。

第二天,侍女走进屋,看着床单上的血,羞得红了脸。为首的端着水盆上前,笑吟吟地同她道:

“娘娘可是累着了?不着急,歇一歇,过会儿再去给太后娘娘问安。”

她一出门,便撞上七皇子。

他牵着一匹马,有意无意地路过她的宫殿,转过头来,只见女子面上绯红未却,一双乌眸犹如桃花凝露,娇艳得不成样子。

少年一怔,下人轻轻推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给她问安。

“母妃。”

这语气,怎么还有几分不情不愿呢。

姬莹含笑,对他点了点头。经了昨夜那一番折腾,她的身子有些痛,却还强忍着那道阵痛感,客气地寒暄:

“七皇子可是要去给大王问安?”

他懒散地抬眸,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讥讽似的笑,没有理她。

牵着马缰,忽然翻身上马,轻喝一声。

侍女盯着他的背影,有些不满:

“怎么这般无礼……”

话音刚落,少年去而复返。

他高高地坐在马上,红衣猎猎,冷风吹动他宽大的袖袍,他并未弯身,垂眼睨她:

“要不要我载你?”

“七皇子!”

身后有人呵斥,“休得无礼!”

他握紧了缰绳,看着她,又扯了扯唇角。

只是那古怪的眼神……姬莹看不懂。

她始终看不懂他。

直到那次被宫妃陷害,心思单纯的她中了奸人诡计,危在旦夕之际,一道衣影闪过,将那匕首硬生生接住。

“七皇子?!”

她抬眼,震愕。

血珠自他手心汩汩流出,滴落在地面上,他面色不善,却一手将她的身形揽住。

不过几招,便反手将那人毙杀。

她面色雪白,呆愣在地。

一只手从头顶落下,护住了她的眼睛。

她发着抖,眼前是一片昏黑,鼻尖却是那极为浓烈的血腥味儿。男子丢了匕首,声音落在她的耳后。

“在这深宫,母妃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父王。”

他教会她隐忍,教会她坚毅,教会她暗藏锋芒。

他教她骑马,教她射箭,教她执起锐利的弯刀。他将她从当初那个单纯善良、不谙世事的少女,变成王宫之中心狠手辣、城府极深的莹姬。

她顺利地铲除了陈姬、燕姬、华姬……那些所有与她为敌之人,都成为她的垫脚石。

让她一步一步,慢慢坐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

姬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用匕首时,对方的血溅了自己满脸。她右手紧握着匕首,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颤抖,忽然殿门被人推开,就在她往后跌倒之际,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平静地看了殿内一眼,而后温柔地从她颤抖的右手中取下匕首,一脸怜惜地用袖子,擦拭着她面上的血迹。

而后,幽幽轻叹一声。

【母妃,是儿臣没有护好你。】

……

这一句母妃,七皇子喊了她八年。

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嫁给大王八年,从十七岁到二十五岁,而他却在十五岁当年,深爱上了自己的父王的宠姬。

每当大王的辇车落在她宫殿门前,每个耳鬓厮磨的夜晚,都有一个少年坐在寝殿内,望着纤华殿的方向。

长夜如漏,难以入眠。

她受了临幸,她成了宠姬,她拦着大王的胳膊,小鸟依人,楚态纤纤。

他站在殿下,冷风刮在少年面上,他掩住眼中情动,一字一字,喊她:

【母妃。】

她怀了身孕,呕吐不止。

他站在纤华殿外,看着殿中那抹靓影,忽然有了一种疯狂的冲动。

……

姬莹还记得,自己小产当夜,整个纤华宫是死一般的寂静。于森严的侍军中,他闯入寝殿,站在床榻前,看着平躺在床上安稳沉睡的女子,一人站了许久。

良久,他俯下身,于她耳边,一字一字。

【纤纤,你莫怕。我会替你和孩子报仇。】

【父王护不了你,我可以。】

人前,他是那温文尔雅的“废柴皇子”,只有姬莹知道,人后,他是怎样一番痴情的模样……

但她终究是无法背叛大王,也终是让那少年眼睁睁看了他们整整八年的情意绵绵。

……

说着说着,姜幼萤看着,坐在身侧的女子缓缓垂下脸。她的睫羽极长、极为密,能完完全全遮掩住她眼中的情绪。姬莹就是这般坐在这里,声音平淡,不露声色,同她讲着自己与七皇子的故事。

“长姐,那您是要回到大齐吗……”

不等她问出声,殿外忽然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二人同时抬眸,殿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一名黑衣之人跪倒了进来。

“娘娘,娘娘,大事不好了!”

女子右眼皮猛地一跳。

“有人通敌……叛变了!”

……

姬礼被抓了。

他被人绑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周遭都是六皇子的人。他们将整间屋子守得严严实实,似乎怕他会跑掉,更是将他五花大绑。

双手,双腿,都不能动弹。

“这便是大齐的国君?”

有人窃窃私语。

姬礼被绑在椅子上,懒懒地抬了抬眼皮,望向窗外。

有人轻声议论着,不过须臾,忽然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她听上去像是年纪不大,声音很清脆,周围人见了她,慌忙跪拜。

“九公主。”

“九公主万安。”

他想起来了,这位九公主,是六皇子的亲妹妹。六皇子极为宠爱她,待她如掌上明珠。

九公主听说六哥抓了个极为貌美的齐国人,吵着要进屋看。

下人不敢拦着她,也不敢告诉她姬礼的真实身份,只得由着她去。

房门被人推开,一道强光刺了过来,姬礼眯了眯眼,还未看清来者呢,便闻到了一股极为浓烈的胭脂味儿。

他讨厌这么浓郁的味道,忍不住蹙了蹙眉。

对方却“哇”了一声,饶有兴趣地凑上前,打量着他。

“你、你便是那个齐人?”

她用着蹩脚的齐国话,问姬礼。

男子睨了她一眼,没吭声。

接下来的几个时辰,他的耳朵饱受这位燕尾九公主的摧残。

对方似乎极为喜欢他,见他手脚被绑着,心疼地想过来解绑。周围人吓了一大跳,慌忙将她拦下。

“公主,使不得。他会武功,剑术极好。若是松绑了,六殿下找小的们问罪……”

“公主,使不得。他会武功,剑术极好。若是松绑了,六殿下找小的们问罪……”

这一次是有人通风报信,好不容易抓住了他,若是他跑了,再抓一次可就难了。

九公主瘪了瘪嘴,“好吧。”不过须臾,转过头,又问眼前这位模样好看的男子。

“你渴不渴,饿不饿?想不想喝水,要不要吃饭?”

“我是燕尾的九公主,他们都听我的,若是你饿了,同我说,我让他们送些吃的来。”

叽叽喳喳的,吵得人头疼。

姬礼懒得理她。

她吵着要给姬礼送吃的,一桌子的饭菜还有新鲜的水果。这时候,他才终于开口,“手绑着,没法儿吃。”

“松绑。”

“九公主……”

“就松绑一小会儿,放心,我不会告诉六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