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窈窕春色 > 第83章 83

第83章 83


烛火跳跃在二人的眼眸中。

那般明艳的、撩人的气息, 一下让人感到些醉意。醉意上了头,少女面上更是醺醺然,抱着男子的背,将他拉过来。

气息愈发逼近。

她轻嗅着姬礼身上的清香, 望向他。

一双乌眸中, 隐隐有迷离之色。当她再度抬眸、吮吸男子身上香气的那一瞬, 只觉得一股热火游走在自己的四肢百骸中, 让她愈发难耐。

忍不住将对方抱得更紧了。

姬礼下巴稍稍低下来, 一垂眼,乌黑的发丝便滑至少女的脖颈处。他忍着如潮水般阵阵上窜的酒意, 将她往床里面抱了抱, 而后又忍不住想压下。

身子刚一弯, 立马想到了她如今还怀有身孕。

她肚子里还有小宝宝。

一想到这儿,男子的手微微一顿,见他不动,怀中少女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发上的流苏叮叮当当地碰撞、敲击,一根发钗轻轻刮蹭在姬礼的喉结处。

金钗坚实,他的喉结更是结实, 看着她,轻微动了一下。

“阿礼?”

她喃喃,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脸。

真好看。

她的阿礼, 是这世上,最好看、最温柔的男子。

他当真是温柔、细致极了, 心中想着她肚子里的孩子, 双手将姜幼萤的身形搂住, 从身后环住她。

轻轻地将下巴靠在她的头顶上。

姜幼萤坐在那儿, 燕尾王宫不似齐宫那般金碧辉煌,却也有几分富贵漂亮。风一吹,纱帐如云似雾般袅袅飘起,姬礼几乎要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沉在她的周遭。

遏制住她的小悸动。

“不可以。”

男子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如今更是加了些力道。

对方将手指一根根,从她的指缝中穿过,旋即又将她细软的手指捏得更紧了。

手指紧紧攥着,似乎在克制着些什么。

姜幼萤怀了身孕,对方心疼她的身子,便什么也没有做。可即便如此,如此“新婚”之夜,二人还是无法轻易地安寝。姬礼先将她扑到在床栏上,又亲吻了好一阵,待意乱情迷之际,忽然又躲开。

他的眼睛里沉着一团雾气,醉醺醺的,却又隐隐透出些亮光。

“睡觉。”

男子轻轻咳了声,耳根却染上些红晕。见他这般,姜幼萤越发想要逗他,嘻嘻笑着,用手指在他的喉结上打转。

他似乎有些无奈,一把将她的手指握住。

低下声,声音居然有些发哑:“别折腾了,乖。”

揉了揉她的脑袋。

姜幼萤一下又扑入男子怀中。

刚一靠近,突然压到一个很硬的东西,猝不及防地,让她吓了一跳,忍不住朝后缩了缩。

反应过来时,她的脸上一片烧红。

姬礼看着她的反应,勾了勾唇。

“害怕了就乖乖睡觉。”

语气中,大有威胁的味道。

天已经很黑了,今夜的月色不甚清朗,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这月色看上去总是有些迷迷蒙蒙的。窗户紧阖,更是遮挡住了窗外的月色,姜幼萤就这般坐在床榻的正中央,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种坚实。

挺拔,有力。

就像他的腰与背。

再望过去,姬礼已经低下头去,他将发冠拆了,发丝如瀑般倾泻而下。嘴唇轻抿成一条好看的直线,左颊处的那个小酒窝若隐若现。不过须臾,他便极为贤惠地铺好了床榻,示意姜幼萤躺下来。

不要乱动。

动作,神态,皆是温柔。

如河溪,似流水。

她的内心却是一阵汹涌澎湃。

乖乖于床榻上躺下,烛光穿过床帘,打在她的眉睫之上,少女眼中神色微闪。

“吹灯么?”

姬礼侧过身来,问她,“还是再聊一会儿?”

新婚之夜,若不是她身怀六甲,以姬礼的体力……

姜幼萤将脸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和半个鼻子。

被被子压着,她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吹、吹灯吧。”

脑海中不禁带起“呼”的一声,周遭暗了下来。紧接着,右侧被褥被人轻掀起,姬礼也躺了下来。

他是平躺着的,姜幼萤忍不住转过头,偷偷看了他一眼。

纹丝不动。

只看见他坚毅流畅的轮廓,在暗夜中愈发显得硬朗。

仅此一眼,她便忍不住一颗心怦怦直跳。

心跳声在这静谧的黑夜之中,尤为剧烈清晰。

就在她第三次偷偷望向姬礼的时候,对方突然转过头来。

“不专心睡觉,偷偷看朕做什么?”

他的气息扑过来,姜幼萤眨了眨眼,笑嘻嘻地贴过去。

一下滚到他怀里。

姬礼一愣,身子立马变得僵硬。

“莫,莫闹。”

对方的胸膛忽然变得热烫,气息也愈发不稳。一片漆黑之中,少女笑盈盈地抬起双眼,乌眸璀璨,如同暗夜中的星子。

让人忍不住想采撷。

姬礼后背兀地一僵,仓促按住她的手,“别玩了。”

他的声音有些发涩。

姜幼萤眨了眨眼,即便是在一片漆黑之中,她仍能看见对方耳朵上的绯色。男子的眸底亦是被她点燃的渴望,却又不得不握紧她的手,硬生生地忍着。

就连那五根手指亦是紧紧绷着,硬得厉害。

她咽了咽口水,却看见姬礼喉结轻轻滚动。

他像是渴了。

姜幼萤轻轻扯开他的手指,说也奇怪,他明明那么有力,如今的手指却有些软绵绵的,叫人一掰,就立马散了。

“还难受吗?”

于他怀中,少女抬起明灿的双目,像夜明珠灼灼闪烁。

姬礼手指顿了顿,垂下眼,看她。

眼中游走着淡淡的情绪。

她压下手,手掌慢慢收紧。她已经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了,可还是有几分赧然。姜幼萤低垂着眉眼,有点不敢看姬礼,不知他是何神色,少女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

一不做二不休。

掌心的充实感,让她又吓了一跳。

一抬头,便看见姬礼正躺在那儿,微微偏着头,气定神闲地看着她捣蛋。

“要不要……我帮你?”

本以为自己胆子很大,本以为花柳本已熟读一通,再加上先前花楼妈妈所授,姜幼萤原以为可以轻轻松松地操作。可这一句,她的声音却是轻轻的,低低的,音量小小的,底气不足。

语调还有几分颤抖。

姬礼目色微动,凝视着她。

就在她即将要泄气的前一瞬,那黑叉一下子膨胀,姬礼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沙哑着声音:“好。”

……

夜风阵阵,凉意习习。

姜幼萤额上却是一层薄薄的细汗。

她的右胳膊已经酸痛不堪。

就在她躺下的前一瞬,整个身子被人从后背抱住。对方最为真挚、炽热的情话落在少女耳边,将她整个人紧紧地裹挟。

……

后半夜,姬礼却犯了胃痛。

他的胃不好,素日里是一滴酒都不能沾。今夜又喝了这么多喜酒……

他蜷缩在床榻上,两只手交叠在小腹之上,不过一阵儿,又抿着唇走下床去。

“阿礼?”

姜幼萤迷迷糊糊地望向他,“你要去哪儿?”

“找……热水,渴。”

他这么一出声,姜幼萤才发现对方竟是这般虚弱!

她连忙唤来了大夫,又连忙喂了药,情况才稍稍好转了些。

姬礼紧抿着唇线,双目阖着,面色苍白如纸。

这一下让姜幼萤想起了姬礼身上的蛊,第二日便去同姬莹和七皇子说。听了她的话,七皇子略一沉吟,而后痛快应下,帮助她和姬礼查找这蛊术的解法。

燕尾这边要比大齐干燥上许多,也更早得迎来了冬天。踩着秋日的尾巴,姬礼收整军队,浩浩荡荡地回齐。

饯别那天,长公主与七皇子站在山坡之上,二人互相挽着,目送着队伍,就这般,默默站了许久。

姜幼萤坐在马车上。

马车颠簸得很,再加上她腹中怀了个孩子,这次回京,一路上更是吐得厉害。这把姬礼心疼坏了,更加无微不至地照料她。姜幼萤身子瘦弱,身形窈窕纤细,又穿着秋冬日那几层厚实的衣裳,若不是细看,根本无法察觉出她微微拢起的腹部。

就这般,好一阵折腾,车队终于浩浩荡荡地驶入了皇城。

周遭围了一圈儿人,听闻七皇子将先皇割让出去的三座齐国城池归还、当做长公主的迎亲礼,不光是大臣,就连百姓亦是十分欢喜。燕尾以三座城池相聘,迎娶姬莹公主为燕尾王后,两国达成盟约,喜结秦晋之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