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玛雅1441 > 第87章 悲剧之缘

第87章 悲剧之缘


  用过晚餐之后,萧尔换上便装,叫来纳奇,让纳奇率领自己从暗道出宫,前往黑战神的神庙。

  原本他希望用这个晚上的时间对那16名罪犯进行严酷的审问,看看能不能撬开他们的口,获得更多有用的情报。

  不过既然那名“委托人”用三只玩偶给自己发来信号,那么自己还是应当前去赴约。

  走在路上时,纳奇问道:

  “陛下,您怎么知道对方是与您约定前往神庙相聚?”

  萧尔回答道:“信号很明显,分别是地点、时间和人物。”

  “人物……是指黑战神吗?还有我感觉这三只玩偶都表明不了时间吧……”纳奇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萧尔笑道:“你不懂得宗教神话的相关知识,自是无法进行相关的联想。你就看着好了。”

  到了黑战神神庙所处的地方,纳奇连忙点燃了烛灯,提着灯,带着萧尔走到黑战神雕像的后方。

  在那里,果然已经有一人正端坐着!

  纳奇惊慌地退了一步,烛影在墙上剧烈晃动。

  “别慌。”萧尔伸手示意纳奇镇静,随后转过头来。

  “夜蛇阁下,你今天可是立了大功。”

  “阿莫克阁下,你今天的演说着实令人热血沸腾。”

  夜蛇也转过头,在昏暗之中与萧尔四目相对,由着这样的对望,两人哈哈大笑。

  萧尔确信对方果然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必以‘阿莫克’这样的名字来糊弄你了。”

  萧尔边说着,边坐到了夜蛇的边上。

  “那我终于可以尊称您为萧尔陛下了。”夜蛇似乎也舒了口气,“实际上,急于与您相见,乃是因为我们不能停留在现在。”

  “什么意思?”

  萧尔发问后,指挥纳奇将烛灯放在自己和夜蛇之间的位置上。

  这样他便能清楚地看见对方的容貌:

  对方不过是纳瓦族的一普通中年男子,使用商人的常见穿着,但他的眼神中似乎总有种萧尔说不出所以然来的悲伤和坚强。

  夜蛇侧过脸,见萧尔正打量着自己,眼神变得柔和了许多。

  “您的目标,是揪出城中所有的细作。但今天的那十三名刺客,都是收钱办事,本身并非休家细作。”

  萧尔隐藏起了自己的惊讶,“何以得知?”

  “在王宫门前广场上时,我听见了您的臣民们的议论声,根据他们的话语,我便知道刺客们都是他们很熟悉的邻居街坊,甚至有些他们的亲人也在现场,不敢相信自己的亲人犯下如此重罪。”

  夜蛇的观察果然细微,萧尔暗暗有些佩服。

  “虽说这十三名刺客不是细作,但那三个……是你送来的吧?”

  “对,那三人皆为休家细作,是您放出狩猎消息之后,试图出城通知休家的人,我让我的人守在守备松懈的东门,将他们逐一逮住。”



  萧尔终于明白夜蛇让自己减弱东城门防备的原因:

  从索图塔城去往休家领地,一般都是走南门或西门,从东门出城,则意味着需要绕路,那便更容易被人抓住。

  “既是你说我们不能停留在现在,那现在我们该如何推进?”

  夜蛇咧起了嘴,“我需要您提前兑现您的承诺,给予我相应的报酬,这样,我才有权限对收押者进行拷问。”

  萧尔很快回想起了夜蛇所要的报酬——

  “既是如此,我先任命你为这次反间谍行动的特别行动组组长,既能给你提供权限,又非一步到位,事成之后,我会进一步给你晋升。”

  “没问题,陛下。”烛光之中,夜蛇的眼神放出了光芒,“事成之后,我希望正式成为您的书臣。您需要我。”

  萧尔与夜蛇对视,两人再次大笑起来。

  笑声平息之后,萧尔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夜蛇,今天我见你送来了斋书,那位纳瓦商谍同样受我聘用,却被你捉住了……”

  “对,他就是试图出城给休家送去消息的一名细作。”

  “不,不是这个问题,我想问的是,你如何令我相信你对我足够忠诚,不会像他那样背叛了我?”

  萧尔直勾勾地盯着夜蛇。

  夜蛇没有回避目光,没有犹豫,直接答道:

  “那我告诉您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吧,陛下。听完之后,您应该不会再怀疑我的忠诚以及对休家的仇恨。

  “去年玛雅潘事变前,我一直都主要居住在玛雅潘城,事变发生时,我和我的家人便都在城中。

  “我家原本居住在塔巴斯科(Tabasco),我的父亲受到真人伊坦陛下的政策吸引,才移居到玛雅潘城,伊坦陛下给予我家许多优惠,使我们生活愈发殷实。

  “我也在玛雅潘城娶妻生子,生活幸福。然而,就在眼看着我们家的日子蒸蒸日上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说到这里,夜蛇的语速越来越慢。

  “那天夜里,我的父亲收留了慌忙逃出来的伊什姬尔公主,没想到的是,休家的人一直紧随着她,见她进入我们家中,二话不说,破门而入……”

  听到伊什姬尔这一名字,萧尔更是心头一颤。

  这正是他的母亲!

  “那晚,我看见了那个衣冠禽兽,尽管我从未见过他,但我知道他就是舒潘!

  “他指挥手下要将我们家洗劫,不留活口,便离去了。我与父亲拿起武器,但还是被他们……”

  夜蛇越说越是激动,到了这里,已经大喘着气,说不下去。

  他感觉到后背蓦然温暖。

  萧尔伸出手轻抚夜蛇的背,眼中已经含着热泪,声音却丝毫没有颤抖,“原来你为了保护我的母亲拼尽了全力……”

  夜蛇瞪大了双眼。

  “陛下,您就是……”

  “对,伊什姬尔·科科姆,正是我的母亲。”

  夜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而我没有保护好她,也没有保护我的母亲、妻子和儿女,让他们被休家的恶徒给……

  “我的父亲拼到筋疲力尽,连杀了几名恶徒,才被偷袭至死。而我将杀我父亲的人也杀了,那天夜里,那个流满了血的家,便只剩下我一个活人!

  “我知道舒潘很有可能回头杀来,我便当即带上能带的家当,匆忙逃出城外。抱歉,陛下。”

  萧尔默默地让泪水流过脸颊,依然温暖地安慰说:“这不是你的错,夜蛇,所有的罪都应当由休家承担!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那夜的细节,谢谢你。”

  夜蛇沉静了一阵后,抬头说道:

  “若是陛下明白了我与您同样怀有对休家复仇的热望,那么,接下来的工作,请尽管放手,让我去干吧。”

  “具体而言,你要怎么干?”

  萧尔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