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3章 神秘的身影

第3章 神秘的身影


简单的日常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对小小年纪的陆晨星来说,每天试着发掘新的乐趣,结识新的伙伴是比起学习来说更大的乐趣,他乐在其中。

“小绿,这边这边!”

陆晨星一边手脚麻利地往树上攀爬,一边不忘回头催促小绿赶紧跟上,他丝毫不顾及小绿那短小的四肢,也不去思考一个犬科的草叶犬究竟该如何爬上这一棵看起来不太高的树呢?他只想使坏,每当他看见小绿在树根下着急着扒树的时候,就很想偷偷的笑。

这可不是吗?小绿头上绿油油的小草晃晃当当的,跟着它的小脑袋一前一后地蹦着,短短的后腿撑地不断使劲,却怎么也爬不上树。它是知道自己不会爬树的,但是看见陆晨星嘴角的揶揄,它心里怎么能甘心呢?再说了,它也想能和陆晨星一样,站往高处的地方,到时候往树底下一看,啧啧,那个滋味怎叫一个美哇。

领头的小猴子星木猴在树丫上荡来荡去,平时也很顽劣调皮的他今天竟破天荒没有嘲笑小绿,反而不断地给予鼓励。

很快,陆晨星也爬到了树杈上,他反身坐下,看到树底下依旧是如此狼狈的小绿,咯咯咯地直笑。很快,他眼珠子一转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收敛自己的笑容,对着树梢隔壁的小星木猴使了一个眼色,指了指边上的荡漾着的树藤,本来还在鼓舞小绿的小猴子瞬间心领神会,也露出了坏坏的笑容,跳过来陆晨星的身边,勾肩搭背的满是肮脏的想法。

陆晨星和小猴子一起,掂了掂手边的树藤,又扯了扯,朝着树底下有些颓然的小绿喊道:“有了有了我有主意了!小绿你咬着这个,我们把你拽上来!”

说罢,他把手头的树藤一绑,另一头就往树下丢,本就已经有些气馁的小绿见状,那叫一个心思雀跃,往后小碎步退了几尺,猛地助跑就是一个发力弹跳,虽然跃起离地的高度有限,但是却还是很精准地咬住落下来的树藤的一端,死死的不松口。

看到小绿咬住了树藤,陆晨星和小猴子也不含糊,双腿当即夹住树干,憋红了脸用力一拽,没几下子就把小绿扯了上来。

好不容易也“爬”上了树的小绿哪里有陆晨星和小猴子的轻车熟路,在上来的那一刻就死死地四肢钳住树梢,怎么也不肯松手,不过脸色却没有多少的恐惧,只有对这新奇的一幕的种种好奇,可以这么说,小绿呀,高兴坏了。

可是计划得逞的陆晨星能有这么的好心?他呀,花花肠子里可坏着呢。很利索得就跟着小猴子,从这一棵树荡到另一棵树上去了,只留下小绿一个孤零零地趴在树上。

回过神来的小绿这才发现不对,他是上树了,可陆晨星和小猴子也跑远了不是?它敢这样跟着在树上窜来窜去吗?它不敢。那既然没办法跟着一起爬树过去那可怎么办?下去吗?当它发现自己并不敢松开紧抱树干的四肢时,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这可怎么下去啊!

另一棵树上的陆晨星笑的更欢了,连带和本来也没想着使坏的小猴子也笑得前俯后仰的,同时双单手也指着陆晨星,好像是在说:这可不关我的事,都是陆晨星的主意,小猴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当意识到不对劲的小绿再看向地面时,整个心情瞬间就不同了,是真的吓人!哪里还有那种好奇的样子,也不知道它是因为真的太害怕了还是恼于陆晨星的捉弄,“呜呜”地叫了两声,发动了草叶犬的技能:假哭,看起来竟好似真的要哭了,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你可别说,这意境到了,感觉还真是不太一样。

陆晨星远远看着小绿在树丫上趴着抽泣的样子,心底三分愧疚三分同情,不知道是受到了技能的影响还是本能的后悔,竟也有些于心不忍了起来,不忍心继续捉弄小绿了,赶紧过去用树藤把小绿绑着,又送下了树去。

闭着眼睛假装赌气不理陆晨星的小绿,在四肢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刹,立马挣扎开来,一改之前害怕哭泣的样子,回过身对着陆晨星做了一个鬼脸,摇摇屁股飞快地跑开了。

陆晨星这才反应过来上当了,急忙要去追,可前方哪里还有什么小绿的影子。于是感觉自己受骗的陆晨星有点不高兴,气鼓鼓地发誓今天不理小绿了,转头就去找小星木猴玩去了。

正在这时,一直在边上打瞌睡的蜃蛇,突然惊醒,好似召到了来自林子边上的什么呼唤,马上就释放技能了:急速。双耳向后折,身躯笔直往前倾,贴地急掠而行,只留下沿途淡淡的残影。

跑远的小绿有些诧异,今天是怎么回事呢,自己本来刻意藏在路边想突然冲出去吓追上来的陆晨星一大跳,可左等右等,都不见陆晨星出现,等到它慢慢再挪到刚才爬的那棵树边上时,只剩下连在星空树树枝上的一截光秃秃的树藤,哪里还有什么陆晨星和小猴子的身影。小绿有些着急了,在林子里跑了起来,“啾呜”地到处叫唤着。

再看陆晨星这边,小猴子好像昨天发现了什么宝地,拍着胸脯保证陆晨星一定会喜欢,灵活地在各个树上跳来跳去,示意陆晨星跟上。一听说有新的未知的“宝地”,陆晨星心里哪里还记得什么小绿,他也没发现往常形影不离地跟着他的小紫也不见了,对于林子里正在发生的其他事一无所知。

五岁的孩童毕竟还是五岁的孩童,哪怕从小陆晨星的身体素质就格外优秀,长年和灵兽打交道以及出入危险的地段,导致他的感知力异于常人,可论爬树的本事,他哪里是小猴子的对手。小猴子一路在前上蹿下跳的,陆晨星一开始也只能勉强跟得上,也许是小猴子看他跟得紧,心里有那么一点的好胜心作祟,于是荡得更快了,一不注意,就荡得没影了。

陆晨星不清楚他在树上跳了多久,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了,他只清楚一点:完蛋了,他跟丢了。他本能地回头要求助于蜃蛇叔叔,可往常时刻跟着他的蜃蛇哪里还有了影子,他第一次慌了。

慌乱过后,他本能地想起陆爷爷经常跟他说的,林子里的温度坏境和湿度不同,在不同区域地上长着的植物高度不同,种类也不同,于是他赶紧爬下树,到处搜寻了起来。

林子里很安静,安静到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陆晨星自己紧张的心跳声,他长这么大是第一次自己孤身一人在林子里迷了路。

太阳渐渐地快要下山了,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黑,往日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现在一个都没见到,陆晨星的心里更慌了,没有任何征兆的,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自己经常会做的梦,想起那个漆黑的无尽走廊,想起那种孤独和绝望的窒息感。他虽然记不清后来的情节,但是他隐约记得梦的后来出现了光亮,那他现在的光亮呢?一瞬间,陆晨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梦。

突然,陆晨星嗅到了一股不同于此刻森林草木的味道,那是一种冷冽的感觉,但是是一种温柔的冷冽,是一种略带薄荷味的香气。他赶紧朝着味道的方向走去。

五岁大的小陆晨星可能永远也不会忘记今天看到了什么。

当他寻到香气的源头,驻足的那一刻,刚好看见一道白色的身影逐渐走近。

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白狐,头部点缀着点点天蓝色的亮斑,身后拖着一条蓬松的,巨大的银色尾巴,整体的顺滑白色毛发在这天色渐晚飘落的亮蓝色星辰叶磷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它的四肢矫健有力,可走起路来的姿势却是那么优雅,长尾不时一左一右地摆动,每一次迈步,总能在地上留下一点点亮晶晶的淡淡痕迹。

陆晨星哪里曾见过这么美的事物,那曼妙的姿态,那混杂在空气里薄荷味的清香……一时之间,陆晨星竟有些痴了。可很快,他便意识到了些许的不对劲,那个未知的白狐,是朝着他这边的方向走来的!

伴随着白狐的走近,陆晨星不由得咬紧了牙关冷汗直流,小手攥紧,指甲都嵌进肉里了却浑然不知,难得地保持了一定的思考和冷静,哪怕这个时候了他都没有忘记陆爷爷告诫过他的一句话:越是美好的事物,往往越是危险和致命。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他的紧张和害怕,陆晨星觉得周围的温度慢慢地在下降,早该是回暖的天气了,怎么还会是这么的冷呢?

白狐慢慢走着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好似虚幻的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般,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迷人的香味,可能陆晨星永远也见不到今天的这一幕。

只见白狐高大的身影在肉眼可见的慢慢变小,原本亮丽的毛发和醒目的长尾也慢慢地变得灰扑扑失去了光泽,头顶上的天蓝色花纹慢慢地消退,变成一颗小小的星星的模样,这个样子陆晨星认得,他记得爷爷给他描述过的落日森林里常见的种族之一星辰狐的样子,跟目前所见一模一样,它最醒目的标志,就是额头上的那一颗小星星。

可?这真的是星辰狐吗?陆晨星没有忘记刚才所见的一切,反而更加的记忆犹新。

巨大白狐变成一个不起眼的小狐狸的样子,原地转了一圈,点点头,似乎很是满意的样子,突然,它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目光直直地往陆晨星藏身的那棵星辰树望去。藏在树后的陆晨星心中大呼不妙,四肢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白狐终究只是多看了几眼,并没有走近的打算,稍作驻足便不知所踪。

当陆晨星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什么白狐甚至是什么小狐狸的身影,林子里恢复了之前静悄悄的样子,只有空中缓缓洒落的星辰叶亮磷粉还在闪闪发亮,似乎在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陆晨星一脱力,整个人就坐在了地上,虽然刚刚他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现在一放松下来,嘴里却还是忍不住的呢喃:“真……美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