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8章 梦与非梦

第8章 梦与非梦


第二天清晨。

陆晨星很早就醒来了。

因为他一夜都睡不踏实。

他昨晚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不再是那个奇怪的漆黑无人走廊,没有潮水,没有恶念,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开满了鲜花的花园,是扑鼻的花香,园中的石桌边坐着的是谁呢?好像……陆爷爷啊。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脸上挂着灿烂笑容,他的动作还是那么轻那么温柔,摸着边上顽童的头,他的眼神里也还满是宠溺,画面是温馨幸福的,也本该是温馨幸福的,可这一切和梦中的陆晨星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一个局外人,梦里的他站在花圃的门口看着花圃内,有一道无形的空气墙隔开了花园的内外,坐在园子里的少年不是他,陆爷爷亲切地摸着的人不是他,有说有笑幸福着笑闹着的也不是他,他没有动,而是任由那一扇厚重的大门在眼前一点点地慢慢合上,一切都在那扇门关上的一瞬间,被隔绝在内。

他飞奔着跑向门口,紧张且满怀期待地打开门,还好,没有闻到梦里一般扑鼻的花香,可积雪还没开始消融的晚冬,哪里来的花开遍地呢?

蜃蛇叔叔还在昨晚站着的那个地方,陆晨星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不是在那里守望了一整夜,灶台还是冷的,柴火还是摆放在自己记忆中的位置,桌上的那一张薄饼从昨天早上放到了现在,早就又给冻硬了,种种迹象表明,爷爷还没回来,这可是自从陆晨星懂事以来的第一次。

陆晨星甚至在怀疑,爷爷是不是像往日的小绿小猴子那样,在跟他玩捉迷藏呢?可他远远不止数过十位数了呀,他从昨晚数到现在了,那会不会是因为他没有找到爷爷呢?爷爷其实躲在哪里偷偷地看他?

想到这里,陆晨星也顾不得去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了,他急忙忙地跑到田地里张望,爷爷没有躲在田地里,田野上厚厚的一层盖满了雪,在阳光下微微反着光,有点刺眼;他来到屋后的果园,仔细寻找了一番,发现除了光秃秃的树干和零星的几个鸟窝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爷爷没有躲在这里;他来到以前爷爷常带他钓鱼的河边,以前他老欺负的小蝌蚪好像是跟他妈妈躲起来冬眠了,没有在岸边大摇大摆地朝他抖落尾巴,这里除了结了冰的湖面和稀疏的灌木丛其他东西一览无余,爷爷也没有躲在这里;他来到自己悉心布置的秘密基地,希望能够在自己堆起的木箱和摆件后找到躲起来的爷爷,这个时候爷爷总该眯起眼睛露出黄牙笑着说,还是被你找到了,然后摸摸他的脑袋称赞他的聪明了吧?可他甚至翻乱了自己的小窝,还是什么也没有。

那会不会是在……

大半个早上,陆晨星几乎找遍了附近爷爷常去或者带他去过的地方,可始终没有看到爷爷,他不死心,盘算着会不会是他有所遗漏了什么……

对了!爷爷的房间,爷爷的房间他还没有进去看过,爷爷该不会昨天一早就躲在房间里没出来吧?

当陆晨星缓缓推开陆远清的房门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依旧空空如也的卧室,爷爷其实也并如陆晨星所想躲在这里跟他开着小小的玩笑,他失望的正要转头离去,一封不起眼的放在叠得整齐的被褥之上的信,还有在信边上的一枚古朴玉佩却深深地吸引了陆晨星的注意力。

他有点好奇,走过去小心的拿起,看到信封上熟悉的爷爷的笔迹,以及陆晨星启四个大字,他有点颤颤巍巍的,隐约察觉到了有点不妙,将信摊开在手心:

  “乖孙儿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很抱歉事出突然,我没来得及跟你道别,请你不要担心我,你还能不相信爷爷吗?没有什么事情是难得倒我的。”

“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办一些事情,这个时间可能要有点久,那这样吧?等到你把那颗蛋孵出来,爷爷就回来了好不好?”

“我已经拜托了我的好伙计蜃蛇以及你上次见过的玫瑰花妖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照顾你了,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大可以去求助依赖它们,它们从小看着你长大,心底呀,可也很疼爱你咯!”

“你现在正在长身体,家里的粮食你不要吝啬,记得我教过你的那些事情吗?炒菜不要放多了盐,肉放久了容易坏,你可以风干后储存起来方便以后吃,坏掉的一些食物就不要吃了会吃坏了肚子。夜里林子里会冷,起夜的时候记得多添件衣裳,天气冷的时候记得提前多备好柴火,烤烤火喝口热汤比什么都管用。屋后的果园了种了很多你爱吃的苹果树,你要是馋了等结果的时候你去找你的玫瑰花妖阿姨,她会帮你打点好一切的。”

“我也拜托了镇子里的杂货店老板文杰叔叔多多照拂你。文杰叔叔是一个很好的人,就是可能脾气有些暴躁,你要是害怕他不敢跟他打交道也不要紧,我也已经拜托了你蜃蛇叔叔每周都会去林子边上同他碰面。”

“你要多听听你蜃蛇叔叔的话,不要再那么调皮了,我的小陆晨星,现在可已经是个小男子汉啦!”

……

“是爷爷不好,明明前几天答应的给你带那些新口味的水果糖的,我知道你爱吃,到处打听了好久,好不容易托一个老朋友明年回来的时候给你捎带一点,但是我啊,可能不凑巧等不到那个时候咯。”

“还有,说好的带你一起去看明年开春之际碧洛江的江水汹涌奔腾以及寒鱼陟负冰的壮景,可能也得小小地耽搁一阵子了,爷爷很少食言,可这一次对不起,你原谅爷爷好不好?”

“我还给你留了一块我带了一辈子的玉佩,你想爷爷了你就拿出来看看,那是爷爷祖上一路单传下来的,现在我就正式传给你了,你一定要随身带好了。”

“最后,好好照顾好自己。”

……

老人提笔写到这里的时候,多年来古井不波的脸上早已泪流满面,他其实也还想再多活几年,他还没有亲眼看着小陆晨星长大成人,没能亲手为陆晨星束发,他怎能甘心呢?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曾经的那个清晨,眼神空洞的他颤抖着抱起那个襁褓中的婴儿,还在睡梦中的小小婴儿紧紧地抱住他的食指,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生命的力道和分量,那么轻,又那么重。

下一秒醒来的小婴儿看着邋遢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没有一丁点的害怕,反而那双小手拽得更紧了,咿咿呀呀的叫唤着笑着盯着他看,那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星光,老人冰山一般封闭的心如和煦春风拂过一般一点点被消融,他在一瞬之间被救赎了,放下了很多一直放不下的事情,走出了多年以来自己的画地为牢。

时隔三十几年的眼泪从陆远清的眼角滑落,那是他死死压抑了几十年来的悲伤,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要为什么而活。

古朴的玉佩静静地躺在老人的胸口上,怀中乱动的婴儿的小脚丫抵在其边上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头上,老人不是没有发觉,他在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自己胸口处那滚烫的热量和光芒,这光芒比起曾经的他来说更加的耀眼和夺目,要知道,他在被后世人尊称为“虎屠”之前,在修炼一途上就是以先天九段火灵体天眷者闻名。这颗石头叫做魂石,在其异动的第一时间老人的精神力就已经内探过去,耀眼光芒下掩盖着石子表面的清晰的0%,才是老人下定决心守候的真正理由。

……

陆晨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看完这一封信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出屋外的,他有些失神。

不远处的蜃蛇叔叔突然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全身紧绷起来,死死地盯着南面,发出一声声“滋——滋——”的悲伤的哀鸣,惊得林子里飞起了好多休憩的飞鸟,整齐列队南飞,朝着天边依稀可见的晚霞飞去。

晚霞?这个正午时分会有晚霞吗?

陆晨星能听懂这份悲伤,他似乎也有种别样的感觉,他觉得在这一瞬间有什么东西永远地离他而去了。

他茫然地抬头看着晴朗无云微微泛红的天际。

他有些奇怪。

明明还没到梅雨的季节,怎这雨就下的这么突然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