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14章 曾经的相遇

第14章 曾经的相遇


愈发临近正午的林子里不再是郁郁葱葱绿荫蔽日的宁静,到处都是散落的树叶。

从中折断的树干东倒西斜,泥地里被拖出一道道好长好长的痕迹。

剩下半截的树干焦黑着冒出青烟。

刺眼的阳光直射而下令人有些燥热。

空气里噼里啪啦残留的电流声滋滋作响。

一只跟散了大部队的小蚂蚁迷了路,摇曳着触角在一截树杈子边晃荡,它在好奇,这洒满了一地的点点红斑是什么。

它觉着好奇特,空气里为什么还有细细缕缕红紫色的雾气在缓缓升腾,在阳光下映射出极具诱惑的迷幻色彩。

美轮美奂的缤纷绚烂空间,令人迷醉且心驰神往。

小蚂蚁的思绪飘飞,心中未曾得出问题的答案,倏忽就在原地静止不动了,额前的触角定格在前探的一刹那,仿佛一个活灵活现的雕塑。

原本赤身的小蚂蚁从头到尾变成墨一般的漆黑,黑的发紫。

脚下的那片撕裂成两半的树叶慢慢枯萎变黄,并且迅速地蔓延开去。

然后是灌木、是断了的树干、是挺拔的大树,全都覆上了一层黄紫色的腐蚀痕迹。

是毒。

来源于地上残留的血迹,也来源于蜃蛇本身。

蜃蛇的血并不是白流的,它甚至在有意无意地压抑自己伤口的愈合速度,只为了扩散开自己的血液,它早就已经在设局。

本来是为了拖延突然暴起的雷鸣维持巅峰战力的时间的,可蜃蛇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表面疯狂的男人竟然如此沉得住气。

那一番似警告又似挑拨的话,彻底击破了蜃蛇的心防,它不得不提前掀桌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蜃蛇散落各地的血液中暗藏的多种剧毒慢慢挥发出来,弥漫到了空气里,扩散到了林子中,气溶胶般充斥着这一片被电网包裹着的密闭空间内!

不仅如此,它自己全身上下也在冒着紫气,与地上升腾的紫意交融在一起,只不过这个紫气更加明显,也更加致命。

燃血。

这是蜃蛇的天赋技能,也是他的本命固有技能,它可以控制自己的血液燃烧挥发,从而将它体内的多种不同的毒素带出来,扩散到周围的环境中去,蜃蛇本就带着一身的毒素,有神经毒,有腐蚀毒,有血毒素,还有元素毒,多种混毒在一起,形成了蜃蛇的毒气王国。

毒雾!尖啸!

特殊的麻痹毒雾被蜃蛇主动扩散开,刺耳的尖啸振动击穿了浑浊的空气。

这是蜃蛇和陆远清一起自创的组合技,也是它最为强大压箱底的招式,最近的一次使用蜃蛇已经忘了是多久以前了,也是面临的被敌人所包围的绝境,最后他们凭借着这一招成功突围。

这一个组合技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蜃楼。

蜃蛇,蜃楼,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所处在这个毒气王国之内的所有个体,都会同时受到多种毒素的不断侵蚀,呆的越久,受到的影响越大,先从神经毒开始,被尖啸技能干扰了判断以后,人会开始丧失方向感,随后从视觉开始,慢慢丧失五感,眼前所看到的的一切,所嗅到的一切,所听到的一切,所摸到的一切,所感觉到的一切,都会像海市蜃楼一般,错乱交替。

但是这并非没有弊端,如何快速将毒气扩散且提高毒雾的浓度,一直以来就是蜃蛇和陆远清所头疼的问题,毕竟若想在一场战斗中靠这毒雾取胜,生效太慢了。

首先必须要解决毒气扩散速度的问题,其次要控制扩散范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燃血对蜃蛇来说对生命力的透支太大了,它可坚持不住多久。

好巧不巧,“好心”的雷鸣,不知不觉中将这些要素全部集齐了,这可谓自掘坟墓。

不过雷鸣也并非完全是个蠢货,就蜃蛇所料想,哪怕是这样占据了天时地利它也无法杀死这个男人,可他的手下和那些灵兽却未必能撑得住,它在逼迫雷鸣不得不选择最正确也是最理智的决定。

果不其然,始终包围着这一片区域的电网被撤下了,一直被压缩在这一块小小区域的毒雾得以释放,迅速地向四周涌动而去。

与此同时,还有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的,蜃蛇的身影。

毒雾淡了。

皮肤逐渐开始发紫,精神有些失常的众人拾回了一丝的清明,赶紧从兜里掏出各种解毒药囫囵吞枣而下,压制住了体内的各种混毒。

擅自行动错失主动权的霹雳狼在一旁懊恼万分,它恶狠狠地劈倒了一棵大树,发出了不甘心的咆哮。

发现蜃蛇逃之夭夭的雷鸣并没有着急,他无视了下属看向他的询问目光,捏着下巴站在原地若有所思,随即缓缓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了一个夸张得离谱的弧度,喃喃自语。

“原来你,真的死了啊。”

……

能从近似绝境的包围中逃脱,蜃蛇可谓是独一档。

可身体上的伤和精神的疲惫,却在诉说着这一切并不轻松。

世人皆在传它的强大,但只有它自己明白,本就不作为攻击手存在的它根本称不上强大二字。它的实力它的荣耀从来都不是它自己独自拥有的东西,是它和陆远清一步一步从地狱里爬上来的,从血海里杀出来的。

和尚且年轻的陆远清相遇的时候,一开始它还有些瞧不起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那时候的陆远清长着一张稚嫩的人畜无害的脸,带着一只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似猫似虎的灵兽,像极了它以前见识过不知道多少次的那种自视清高的银样蜡枪头的公子哥。

明明弱的很,却老对它指手画脚,蜃蛇打心眼里厌恶这类人。

当那些自大的家伙对它出言不逊的时候,它也乐得瞅瞅他们耍的什么把戏,等不耐烦了再顺手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们,以及他们的狗腿子跟班,为自己本就枯燥的日子增添一丝丝的乐趣。

如果他们表现的足够有趣能给自己解解闷,就放他们一两个人活着回去,若是不能,蜃蛇通常就一个不剩全杀干净了,不留活口。

这一次,仅仅是因为陆远清那小子打扰了自己的美梦,被吵醒的愤怒之余出手教训了一下这个误入它领地的愣头青,蜃蛇还没有来的及看到陆远清像以前的那些公子哥般气急败坏跳脚原形毕露的样子呢,故事就朝着它所看不懂的方向发展了。

这个看起来明明没多大的本事的小屁孩在被自己收拾完了以后瘫倒在地上两眼放光,这可是头一次,蜃蛇被看得遍体生寒,小伙子毫不遮掩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诱人的小姑娘一样,一溜烟儿从地上爬起来,臭不要脸的凑前来邀请自己成为他的伙伴,哪有什么刚刚被打倒的失败者的样子?

凭什么啊?凭着那张不断说着它听不懂的梦想说着胡话的嘴?凭着那个被实力平平的它所教育的羸弱身姿?还是凭着异想天开的坚持和真诚来感化自己?

做什么春秋大梦!

没有顺手将这个小子除掉,已经是多年没见到人类的仁慈大方的自己最后的宽恕了,可这人不害怕的吗?他凭什么还敢凑上来喋喋不休?

当它失去了耐心第二次出手想彻底打残这个年轻人,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的时候,它做不到了。

它惊讶地发现,这个年轻人在成长,在以一种它难以想象的速度在进行蜕变,本该敌不过自己的小子硬生生通过技能的衔接搭配和对战斗局势技能释放时机的把握,以弱胜强把自己打倒了,完美地看穿了自己的弱点。

蜃蛇败了,稀里糊涂的就输了,它输的很不甘心。

但是这个年轻小伙子并没有借机来耻笑它,依旧笑眯眯地伸出手来邀请自己成为他的同伴。

为什么呢?

蜃蛇憋屈的很,它没有想通。

所以它第三次对陆远清发起了进攻。

只不过这一次,它输的更快,战斗的全程都被死死地压制住了,有力完全没地方使。

时至今日,它还记得少年伸手看向它满载着星辰的明亮双眸,以及那一句让它一直珍藏在心底灵魂最深处不愿忘记的话。

“你很强,但是你还可以更强,怎么样?跟我一起去旅行吧?窝在这里睡大觉多没意思,不如和我一起去改变这个世界,相信我,我的前路和梦想绝不会枯燥!”

那一刻,从来斜着眼看人的蜃蛇稀里糊涂地成为了陆远清的灵兽伙伴,它也许只是仍不服气,想要证明自己;也许是真的被说中了心事,厌烦了当前无聊的生活,所以选择跟陆远清一起去冒险;也许是通过那一双明亮无比的眼睛看到了,看到了这个年轻人未来无限的可能性。

谁知道呢?

最令它津津乐道的,也许就是最后看向的陆远清那张该死的脸时,它愈发的看顺眼起来了吧?

为什么自己?这个时候会突然缅怀起这些呢?

破空折返的蜃蛇的视野有些模糊了,不知道是因为受伤太重,还是什么迷了眼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