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21章 灵兽师

第21章 灵兽师


通过这几天和小男孩的相处陆晨星得知,这个小镇坐落于落日帝国的最东北边,是在最近几十年来慢慢发展起来的,据说这里原本只是几个零零散散的小村落,某天有人发现了一处富饶的矿脉,引得帝国重视起来,当即派遣了一支军队来当地驻扎,并且庇护整顿了这里,建立了矿石镇。

作为同时靠近落日森林以及接壤东平原的地方,丰富的林野资源以及富饶的矿脉是这里得天独厚的优势,矿石镇吸引了不少外地人前来当地碰运气,一步一步扩大到如今的规模。

这个小男孩叫谢柯,除了前几日刚见面时的害羞,和陆晨星熟识了以后他便像打开了话匣子兴奋不已,他小了陆晨星几岁,是从小随着父母从南方来到这里的,父母开了一家面对灵兽的小医馆,专门给一些生病或者受了伤的灵兽治病的,由于地方偏僻,很多药都要他的父亲自己外出去采集,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会被正出门采集药草的男人背回来的原因。

由于这一家子人都十分善良,除了正常的给灵兽治疗看病以外,他们时不时也会救助一些受了伤的弱小灵兽,不过这些灵兽大多都没有什么战斗能力,充其量也就是一些观赏型灵兽罢了。

也正是因为经常和各种灵兽混迹在一起,并且经常还要照顾它们,久而久之小男孩身上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一些“独特的味道”,再加上他来自于南方,与本土的居民在行为习惯上有明显的差异,何况还有在陌生人面前腼腆的性子使然,因此附近的其他小朋友都不愿意跟他玩,所以说,陆晨星算得上是他近几年来交的第一个朋友。

“对了,你这是什么灵兽呀,我怎么从来都有在手册上见过,它好可爱!”

谢柯有些兴奋,他从小就很喜欢灵兽,不敢说是全部,但是现有的灵兽的种类他几乎都认得,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蜷缩在陆晨星怀里的琉璃,他还小心翼翼地拿手去触碰,琉璃才诞生了没多久,似乎有些怕生,往陆晨星的怀里又钻了钻。

“应该是……青耳兔的一种吧?”

陆晨星其实也不知道琉璃是什么种类的灵兽,那毕竟是四年前他意外捡到的一颗蛋,如今通过不知不觉缔结的契约,他也只知道小家伙目前的生命状态,以及一个陆晨星看不懂的技能:伪装。

这似乎是小家伙的独有技能?

谢柯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这小家伙还小嘛,又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见识到一只灵兽从初生儿慢慢成长的,毕竟灵兽个体在初生期和成熟期外貌长相完全不同的也并不少见了。他心里想的是或许等过几年小兔子长大了,就能明白它究竟是什么种类的灵兽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并不需要过几年,由于琉璃和陆晨星之间存在的特殊灵魂契约,将会使得琉璃的成长周期大大的缩短,换句话说,他没有想到眼前的陆晨星是一个灵兽师,哪怕只是一个刚刚新晋的灵兽师。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灵兽父母会让自己的孩子选择和人类缔结契约成为命运共同体的原因之一。

不过谢柯还是忍不住偷偷又瞄了几眼琉璃的眼睛,没办法,这像宝石一样光彩夺目的琉璃状眼睛,毕竟还是太美丽以至于太过吸引人的注意。

“这是大橘,是一只荧猫哦。”

“这是老二斑点狗……等等,老二别闹,哈哈哈哈哈别舔脸了,痒!”

谢柯一只一只地给陆晨星介绍他的家庭成员,这些灵兽除了大橘是从小陪着他长大,跟着他来到矿石镇的,剩下的都是他父亲从附近救回来的一些流浪灵兽,或者是被他们曾经的主人所抛弃的。

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几乎都是一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灵兽,用谢柯的话来说就是归属于观赏型灵兽。

看着谢柯和他的灵兽伙伴们笑闹着的模样,陆晨星觉着谢柯和自己很相似,天生似乎就散发着讨灵兽喜欢的芬芳气息。

陆晨星有些心酸,曾经自己也是如这般,仗着野生的灵兽不惧怕自己行事就无法无天,哪次闯祸了不还得爷爷和蜃蛇叔叔来给自己擦屁股?可惜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谢父谢母是附近有名的妙手医者,作为在落日帝国【包容】方针下的因缺少中心有效管控愈发腐朽冷血的医师群体,不同于那些专业甚至是半专业的医师附着在社会中吸食着帝国和普通百姓的血食,他们的做派和行为准则使得夫妻两更像是医者仁心。他们不会利用灵兽与人类之间的深厚感情来狮子大开口牟取天价的医疗费用,也不会仗着情况紧急来坐地起价,他们甚至会免费帮一些付不起高昂医药费的居民救助他们的灵兽,正规且高效的治疗药草往往是一种供不应求的重要战略物资,往往牢牢掌控在那些大型的商会或是贵族的私人领地之内,这对于那些普通人来说获得的难度可谓不低。

当病情恶化却没有得到及时救助最差的后果就是亲如一家的人类和灵兽从此天人两隔。

谢父谢母作为帝国内难得正直且有自己底线的医师能容忍这类的情况发生吗?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即使他们作为医师这样一个高收入的职业,在资金的周转这一块上也常常入不敷出,跟其他那些在【包容】方针下逐渐肆意妄为的医者群体不同,他们甚至经常还得亲自出去危险的地段采药,亦或者是委托给工会,以及协会帮忙。

在得知经常有一些受了伤的灵兽过来找谢父谢母治疗,并为此付出并不算廉价的医药费,陆晨星不由得有些奇怪问道,“灵兽受了伤不是可以自己痊愈吗?为什么他们还要花大价钱治病呢?”

毕竟陆晨星亲眼见过,受过伤的蜃蛇叔叔经常隔夜就养好了伤,他下意识地以为,所有的灵兽也应该都是这样的。

谢柯在听到陆晨星的发问后一愣,随后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他,尽管疑惑却还是向陆晨星耐心解释,“你说的自己痊愈,指的是灵兽师的灵兽伙伴吧?”

他顿了顿道,“大多数的灵兽受了伤可没办法快速痊愈噢,不仅伤口有感染的风险,而且处理不及时可能还会落下后遗症,只有那些和灵兽师缔结了契约的灵兽才不需要经过医师的专业治疗噢!”

“可作为灵兽师哪里是随处可见的!更多的还是一些无法和灵兽缔结契约的普通人!”

谢柯就像是一个小老师,骄傲给陆晨星普及着专业的知识,虽然……这些事情其他人基本上都知道,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授课”。

“不过我爸爸可不仅仅是一个医师噢!他还是一个强大的召唤师!他的拳击鼬是我见过最强的灵兽!可以轻松把一块这么大的巨岩打得粉碎!!”

或许是因为提到了自己最敬重的父亲,谢柯的脸上写满了骄傲,更加地眉飞色舞了起来,他的手还不忘使劲地朝着两边比划,画出了一个大的夸张的圆。

“等明年学院招生!到时候我一定也要成为一个像父亲那么优秀的灵兽师!”

父亲就是他内心中最强的那个超人。

强大……吗?陆晨星现在对变强充满着迫切的渴望,只是他不明白,怎么样才能算得上是足够强大呢?是像谢柯说的那样,一拳能击碎一块巨石,还是如曾经那个恶魔般的男人那样举手投足动辄改变地形呢?亦或者是像陆爷爷那样,深不可测的内敛呢?

陆晨星带有着几分疑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就不能成为一个灵兽师呢?”他不明不白地成为了一个灵兽师,应该……算得上是一名灵兽师吧?可是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说到这里,谢柯难免有些丧气说,“我太笨啦!没有继承到爸爸卓越的天赋,尽管爸爸一直都有在与我传授修炼精神力的经验,但是我始终找不到窍门去开辟自己的星海,没有办法去缔结契约,不过……”

“只要我能成功入学灵兽师学院肯定有办法的!爸爸当年也是从学院里毕业出来的!”

灵兽师学院。

陆晨星悄悄地记住了这一个地方。

开辟星海?陆晨星悄悄地将自己的灵魂沉入混沌意识空间内,他发现那个梦中出现的自行演化成一个微型世界的巨大肥皂泡依旧静静地漂浮在那里,待他的精神力触及那一片薄膜时,感受到了一个善意雀跃的思绪,在他怀里原本安静的琉璃,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在询问他:有什么事呀?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琉璃的情绪,这是特属于灵兽师的羁绊。

这就是星海吗?



精神力的修炼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陆晨星得知,精神力是属于与生俱来的东西,与每个人的意志力、思维把控力、灵魂强度等息息相关,是一种由意识所掌控的特殊能量体,当这股能量足够强大的时候,据说无所不能,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修炼这条路上一帆风顺,天赋的有无至关重要。

谢柯目前的精神力就是处于启蒙阶段,往后的几个阶段分别为:学徒、控灵士、召唤师,再往后是什么,谢柯也不清楚。不过只有当他成功地开辟出了自己的星海,才能正式成为一个灵兽师,拥有自己的契约伙伴。

当然,如果不选择开辟星海或者永远也无法开辟成功的话,还有其他的几条路可以选,要么去就读于于普通的符咒师学院,通过自己后天的努力去变强,要么选择拜访那些小有名气的炼金师,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可收为徒弟,那不失也为一种飞腾宏达的方式。

不过以当今的社会地位上来看,只有灵兽师才属于处处受人尊敬的存在,真正站在灵兽师体系顶点的那些人,才是从周遭险恶的环境中护全人民安全的保障。

落日帝国自建国以来就崇尚武力,与之相应铭刻于人心的,还有挥之不去的有关“神兽”的传说。

据说唯有灵兽师,才有着与之缔结契约的可能。

试问自从星元纪以来,谁不想成为一个强大的灵兽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