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23章 佣兵工会

第23章 佣兵工会


次日清晨,谢柯便十分积极地拉着陆晨星出了门,看见陆晨星表现的十分拘谨,在得知陆晨星并没有怎么来过街道上后,谢柯居然也一点都不起疑心,可以说真不愧是少年吗?甚至还颇有耐心地沿途滔滔不绝地同陆晨星普及佣兵工会的一些事。

作为近三百年来才逐渐成立兴起的偏民间性质的组织,论起底蕴和实力肯定是不如屹立在帝国上千年而不倒的猎人协会,可它还是存在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

与猎人的神秘不同,佣兵工会的信息趋近于公开化、透明化,可以让委托者更为放心,这是在猎人协会内所感受不到的,毕竟在猎人协会你永远不知道与你进行交涉的猎人究竟是何种身份,他有可能是一名在逃的通缉犯,也有可能是某个皇亲贵族,若是有存在撕毁委托的现象并不奇怪。

更重要的是,它的雇佣价格亲民且廉价。

以任务的完美完成度著称的猎人在一对一委托中保证高效的同时,所收取的费用可一点也不低廉,这也就成了佣兵工会能从这位敢于叫板帝皇权势上千年的巨头手中分一杯羹的关键突破口。

在陆晨星的记忆里,爷爷时不时的信口胡诌中,那所谓的佣兵工会可没少在讲述的故事里出现过。

首先,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存在着佣兵工会的,除了坐落在圣灵之都的佣兵工会总部以外,剩下每一个洲的中心主城都会有相应的一个分总会存在,这些分总会在必要的时候是直接听从总部的调动的,再接着往下则是一些零零散散散布在洲际范围之内的一级、二级、三级佣兵工会,建设在城池内的为一级佣兵工会,大型乡镇为二级佣兵工会,中型乡镇为三级佣兵工会。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的中型乡镇都建设有佣兵工会的,工会的运作取决于当地的需求,只有那些拥有足够委托吸引佣兵前来定居的乡镇才能支撑整个庞大的工会运作,至于其他小地方私自组织建立的佣兵所,则不被佣兵工会总部所承认。

正巧,这一座矿石镇虽然建设起步得晚,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还是有一家正式认证的三级佣兵工会存在的。

其中,佣兵又被称之为冒险者,有一大部分都是存于讨生计的目的,这是一种刀尖舔血的高危职业,只要有足够吸引人的报酬,那些为了变得更强的家伙可什么都愿意去干,但是谁也不想平白送命不是?为了提高生存率,工会还根据每个佣兵的个人实力、总计完成任务的情况来将他们进行等级的分类,分为G级、F级、E级、D级、C级、B级、A级、超A级、S级、S+级以及SS级,任务的难度也分别对应佣兵的等级,每一个佣兵至多只能接受危险难度等级大于自身一个级别的任务,比如说G级冒险者只能接受G—F级的委托。

尽管冒险者是一种将脑袋别在的裤腰带上的行当,但是这有着远胜于服务其他组织充当打手的自由,自从大冒险时代以来,开拓和探索才是如今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的主旋律。

不过完成委托还有另外的一种方式,工会更推崇佣兵们自发组织登记成为佣兵小队,小队的成员为3-10人不等,不过最低要求也得是三个人一组才能申请成小队登记入册,并且规定只要小队成员中有大于等于三个人的个人评级位于或者超出同一个级别,就能申请成为更高一级的小队,可以接受更高一级的委托,简单的来说,当一个十人小队中,有三个人达到或者已经超过D级佣兵,那么可以通过考核来将小队升级为C级小队,最高可以接到B级难度的任务,这样提升相应的佣兵等级也会更加容易,通过团队合作还能拿到更高的报酬。

冒险者往往通过完成一些稀奇古怪的委托来获取报酬,这些委托小到寻找丢失的硬币、监视出轨的恋人并收集相关证据,大到讨伐某处出没的龙族、探索疑似存在神兽的未知空间迷界应有尽有,只要你交足了定金,那理论上你可以在这里发布任何的委托!

而这些委托往往都是由当地的工会负责人统一作为第三方认证受理评级的,但是实际的任务难度以及委托信息的真实可靠性都会有所浮动,就算是一个最简单的G级地形探索任务,也有可能因为遭遇上成群的凶兽导致丢掉了性命。所以说,培养对危机的敏锐判断力和掌握可靠的消息来源都是那些油子佣兵赖以生存的法则,每一个地方的佣兵工会往往是各种小道消息流传的最快的地方。

情报永远是最无价的宝物。

而陆晨星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去发布一个F级的寻人任务,由于缺少了很多关键的信息导致寻人无异如同大海捞针,要不然寻找家人的这类委托充其量也只是最低一档的G级任务。

“我跟你说,上次我偷偷跑来这里的时候,可热闹了,正巧遇上了两个资深冒险者争执起来最后演变成了公开决斗,你瞧,就是在门口那块牌子面前。”

“那是一个灵兽师同一个剑士之间的对决,那剑士手上拿着的镶上了宝石的真家伙看着就不便宜,可你猜怎么着?”

“那个灵兽师光是召唤出来一只锤头蜥,就压制得那名剑士狼狈不堪,剑士愣是连衣角都没有碰到对手,灵兽师双手负后风度翩翩得站在那里,可威风啦!还有就是......就是......”说到这他小脸一红继续道,“那些个围观的女性一个个看着那翩翩男子眼睛都能放光!我以后一定也要成为一个强大灵兽师!就像我父亲那样!”

“还有,还有呀,我跟这里最有名冒险者‘独眼’关系可好了!你别看他长得凶神恶煞的,其实一点架子也没有,对我们可友善了......”

陆晨星一边听着谢柯的描述,不动声色地消化着这些内容,适时地提出了一些问题,他了解到,这里最有名望的一个冒险者就是谢柯方才说过的那个‘独眼’,据说是成名已久的C级冒险者,而实际上C级冒险者究竟有多强大的实力,谢柯也说不上来,他毕竟对于佣兵这个行业了解的也有限度,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很强。

陆晨星萌发了几分好奇,他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要其于爷爷作比较,他迫切的想知道,所谓强大的标准究竟是什么,那刻在骨子里的仇恨驱使着他只能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不断往上爬。

前进……再前进……

可他不知道修炼为何物,他对于如何变强毫无头绪,爷爷从未教过他任何有关这方面的点滴。

曾经他以为自己一辈子也不需要关心这些,他知道爷爷是一个十分强大的灵兽师,可他再好奇也从来不去问,爷爷也好似刻意在回避这个话题,爷孙俩同时维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是既然阴差阳错之下他孵化出来了琉璃,与琉璃成功缔结了契约,成为了一名灵兽师,那他只能硬着头皮在这条路上摸黑前行。

小琉璃舒服地靠在陆晨星的怀里,愈发地嗜睡了,它这几天几乎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陆晨星也不知道它吃些什么,如果陆晨星还在森林里就好了,它认得小绿以及小猴子都爱吃的果子,可惜的是现在就只能先查阅相关的资料了解一下了,实在不行去问问谢柯的父亲,据谢柯所说,他的父亲也是一个强大的灵兽师,可怎么从没见到过他召唤出属于自己的灵兽呢?

陆晨星可以感觉得到,短短几天琉璃就已经几乎快没有刚出生时得那一份脆弱感,雪白的毛发愈发纯净深邃,铭刻在他灵海深处那片伊甸园的灵魂印记,正在被自己的精神力源源不断地温养,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姑且就先叫他灵魂印记吧,小琉璃的灵魂肉体,正通过那枚灵魂印记同他建立起密不可分的联系,他有预感再过个几天,小琉璃应该就能摆脱初生幼儿的虚弱期,正式进入幼儿期,只不过......

这未必也快的太离谱了吧?是小琉璃的种族天赋奇异,还是因为所谓的契约关系有着什么他说不出来的神奇之处吗?

等到小琉璃到了幼儿期,按常理来说,就可以领悟到属于自己的成长技能了,可按书上所说,培养灵兽的费用亦是一笔天文数字,陆晨星该到哪里去弄钱呢?先别说这个了,自己和琉璃光是为伙食就能发愁,爷爷是给他留下了不少钱,他粗略地看过那个钱袋子,有着近千枚的卡尔顿金币以及霍斯银币,还有着几颗他叫不上来名字地宝石,可现在家还能回去吗?

对于货币的体系陆晨星还是了解的,每一千枚拜勃铜币等于一枚霍斯银币,每一千枚霍斯银币等于一枚卡尔顿金币,起初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触,直到他瞅见路边贩卖的一个大肉包只需要两个拜勃铜币,他才恍然大悟爷爷给自己留下了什么样的财富

“有一次我悄悄混进这里的时候,听到他们在讲亲身经历的故事......”

谢柯一边激动的说着一边走进佣兵工会的大门,没有注意到迎面走过来了一个人。

小孩子瘦弱的身躯哪里是这些久经战斗的冒险分子结实的身体能比的?

他踉跄着被撞后退了几步,正慌张地想抬头道歉,只见一个身着皮衣,背上背着一把大弓的游侠正打量着他们,面无表情。

从游侠的身后传来一个粗犷大汉的嘲讽,“哟,这么着急着去送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根本就不是你我能参与的事情,收起你那可怜低贱的道义吧!”

年轻游侠的脸上逐渐爬上寒霜,嘴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在谢柯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时候匆匆离去了。

只余下了依旧从工会里传出来的,断断续续的谩骂。

陆晨星看着游侠儿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