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24章 无级别的委托

第24章 无级别的委托


步入大厅之内,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长的夸张的告示板,上面贴满了密密麻麻的委托内容,而在告示板边上独自坐着大口喝酒的结实壮汉格外醒目。

这能不醒目吗?偌大的佣兵工会大厅,除了相应的工作人员,就只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冒险者在其中,甚至基本人人面带苦色萎靡不振。

可为何工会格外的冷清?陆晨星有些奇怪,他诧异地看了一眼谢柯。

谢柯被这一眼看得有点脸红,这跟他在来时的路上以前辈的口吻,对陆晨星吹嘘的热闹非凡大相径庭,难不成是他们来早了?不对啊,按往常来说,那些整夜通宵喝酒畅聊的冒险者并不在少数,早上和晚上分别都是最热闹的时分,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事吗?

谢柯下意识地环顾四周,试图找到那个他口中对他及其友善的大哥哥“独眼”,可他视野所及落了个空。

“别找了,那混蛋死了。”

一道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乍一听和先前骂骂咧咧嘲讽那个游侠儿的声音有几分相像,只见那个大胡子醉汉打了一个饱嗝,又一杯酒下肚,念念叨叨的不知道还在说些什么。

谢柯有些恼了,这人怎么这样啊?实际上小男孩总在使劲的吹牛,他哪里认识几个冒险者呀,除了“独眼”那样独特的存在,不然平时谁会正眼瞧他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一眼?那都是看在“独眼”的面子上。

事关自己“最好的朋友”,谢柯哪里咽的下这口气,他好不容易壮起了胆子准备上前理论一番,突然被陆晨星拉住了。

陆晨星多年来不知不觉培养出来的敏锐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联想到进门前听到的话,他猜测近期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有很大的可能,跟森林有关!

有关落日森林的一切,他绝对不会忽视,他现在不知道回去的路在何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得去,前两天他悄悄去北门看过了,发现如今戒备十分森严,从北几乎无法出这个小镇,也就是说,前往落日森林的道路被彻底堵死了。

如今森林怎么样了?

他镇定地走上前去,待到大胡子醉汉又是一杯酒下肚,他恭恭敬敬地为其添上一杯,小心地开口询问道:

“这位……前辈,您可知道,最近这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吗?“独眼”于我们有恩,他发生了什么事故了?我看刚才出门的另一位前辈,跟您似乎是故识?您刚刚为何说……他要去送死呢?”

大胡子醉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这个生的唇红齿白的抱着一只兔子灵兽的公子哥,以往他是很不屑这类人的,可他今天或许是喝多了酒,或许是看着陆晨星这小子有些上道,未免不可与他们这几个毛头小子说道说道。

“无非就是城里那位不给我们留一点活路,明明装装傻日子也就过去了,可那些一意孤行的榆木脑袋,不愿听从我的劝告一个接一个的去送死,你说,不就是欠了人家一条命吗?就一条筋的非要去搭上?”

大胡子有些咬牙切齿,“‘独眼’那老东西也是打肿脸充圣人,明明以他的资历,再过个几年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本就可以风风光光的退居二线了,那些个贪心的家伙,就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就好了,非要出头去寻回他们,这倒好,一个套一个的,全给套进去了!”

说着,他又灌了一大口酒,似乎要忘记这些烦心事。

紧接着他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看向陆晨星和谢柯说,“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小娃娃几岁大了?怎就开始打听起我们这些粗人的二三事了?小屁孩就赶快回家去,赶紧滚蛋,看见就烦!”

说罢,他也不再理会陆晨星,面布寒霜,沉默不语。

只不过是那手边的烈酒一杯接一杯,几乎没有停过,小桌子边都堆满了杂乱的成山状的空瓶子。

他?他们?

尽管陆晨星还有许多地方没有听明白,但是他看眼前这个大胡子醉汉逐渐不耐烦的神色便不再勉强,拉上忿忿不平的谢柯先去办了正事。

前台的接待员是一个年轻的小姐姐,小麦色的皮肤搭配上职业的服装显得十分干练老道,但是两边小脸上点缀的雀斑又给她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谢柯熟练地说出自己早已打好草稿的措辞,麻利的递上一枚霍斯银币作为定金,他也不是第一次委托任务了,有时候家里人不方便的时候,也是他代劳来这里发布采集药草的委托。接着就是陆晨星开口补充一些关于爷爷的外貌细节。

接待员姐姐很耐心的听着,他跟那些佣兵不太一样,没有因为陆晨星还小就显得敷衍应付,她也仅仅是个普通人,干这一行的中间人就得两头都不能得罪,才能混得开。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少年生的那般好看,她毕竟也是个大姑娘,难免多看了两眼。

在确认完委托的信息后,陆晨星压低了声音见机询问,“姐姐你可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怪事吗?我听闻佣兵工会以往都是热闹万分,为何今日如此冷清呢?”

俊美弟弟的魅力就不是那种满脑子肌肉的壮汉所能理解的了,接待员姐姐按捺心中的起伏,恨不得想把自己知道的通通告诉陆晨星,她欣然开口道:

“叫我雀儿小姐就好啦,他们也都是这么称呼我的呢!”紧接着她又说,“工会里面我的权限其实很低的,本来我能接触到的层次也有限,但是这次我好巧不巧知道些内幕呢!虽然工会有规定不能透露委托人信息,但是看在你这句姐姐的份上我就破例告诉你吧!”

雀儿小姐捋了捋自己的发梢,她有些心虚,暗自咂了一下舌,自己明明是瞧得这位弟弟的皮囊顺眼,怎么如此不害臊净说瞎话了呢?

她略微羞涩地继续道,“前两天来了一个神秘黑袍男子,来到我这里登记了一个委托,当时都惊动了我们的分会长!分会长还特意请他上楼面谈,过程如何我就不知道了,我只听到会长的咆哮声,当时整个工会的人都可以清楚地听到。”

“结果就是会长甩袖送客,那个任务也被我们所接下来了,喏你瞧,就是贴在告示板上最显眼位置的那个,说来也奇怪,我第一次见到没有标明难度等级的委托,不过它的报酬是真的优厚呢!这两天光是在我这里接下了这个委托的冒险者就不在少数,刚刚那个小有名气的冷面游侠就接下了委托,我没记错的话,他好像和那边那个拿双斧的战士是一个佣兵小队‘苍蓝之翼’的。”

“不过,我确实好久没见到那些接了委托的人了,那个委托始终挂在那里,至今还没有人带回来消息,不就是一个探索任务嘛?真是奇怪!”

说罢,她悄悄瞥了一眼酒桌的位置,还好,那个在这里喝了一宿地醉汉已经走了,只留下在桌面上的两枚霍斯银币。她拍了拍自己略显平坦的胸脯,稍微松了一口气。我可没有破坏规矩!我说的这些好多人都已经知道了!

陆晨星没有注意到接待员小姐的动作的神情,他的注意力被几个关键词牢牢地吸引住了。

两天前、委托、探索。

他回想起进门前看到的萧然离去的那个背弓男人,他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的背影那么熟悉了,也难怪大胡子醉汉说话疯疯癫癫对他们有着极大的不满。

那坚定的前行不就像是记忆里的玫瑰花妖阿姨视死如归般地在他前头挺身而出的背影吗?

可不是榆木脑袋吗?这值得为了别人以身涉险吗?

短暂的失神后陆晨星回转思绪,视线重回了前方。

他赶紧凑上去看了一眼告示板,那一纸无声的催命咒上只有寥寥几句话:

1、初步探索落日森林变化,查明迷雾笼罩原因。报酬:全套中级已激活附魔火焰附加防具。

2、与失去联络的前哨军取得联系。报酬:卡尔顿金币百枚。

3、两个委托同时完成:龙诞果一枚。

这……

先不论那些所谓附魔防具的价值有多高,光是那一颗龙诞果便难以用价值来衡量,在这个世界上,能跟龙族扯上关系的,无不都是瑰宝一样的存在。

难怪明明这个没有标明难度的委托处处透露着危险的气息,仍然是有那么多的佣兵趋之若鹜,干这一行久了,谁没有点保命的手段?估计都存着,这只是一个探索的任务罢了,只要小心谨慎地见机行事,没有什么危险是不可以规避的。

不过,不是说好的一个采集探索类的委托只能由单独一个人或者队伍接吗?

是这样的,对于佣兵来说,在哪一个分会登记入会的,那么他在本质上就是属于这个佣兵分会的一份子,当然,你也可以去到其他分会完成委托,但是那些基本从未离开自己生活的小镇城市的佣兵大有人在。

为了防止自己内部的恶性竞争,除却特殊的任务需求,否则当你撕下哪一个委托到前台进行过委托登记,那么这个委托就暂时被‘挂起’,就算当你再去接待员处登记时,也只会得到接待员:此委托进行中的回复。

可这个这么反常的任务,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佣兵发现?不,还是有一个的,就在刚刚还在这里一边咒骂一边大口喝酒来着。

落日森林,到底发生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