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27章 跃动的火苗

第27章 跃动的火苗


夜里的赶路是十分危险的,毕竟许多强大凶狠的凶兽多在夜间行动,再加上环境的幽暗,方位判断失误很容易误入一些凶兽的领地,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整个商队选择在靠近官道的地方原地休整。

这些个佣兵终于也行动了起来,毕竟收了人家的钱的,他们熟练地轮班做起了周边的戒备工作。

从记事起第一次出远门的谢柯也没了白天听佣兵们八卦的那股子劲了,早早就和谢父谢母去休息了。剩下陆晨星一个人,独自坐在篝火旁发呆,这一趟的旅人除了他们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了,趁着夜深人静,他开始认真思考接下来的规划,森林一时半会是回不去的,再说了也不知道仇家还有没有留守在那边进行埋伏,先去灵兽师学院进修,等实力强大了再去报仇,现在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仇家是谁?

他开始飞快地运转他的大脑,要说有谁最有可能知道这些事情,那一定是那个经常与爷爷见面的老奶奶,那个老奶奶也到过他们家中几次,那时候他还小,还被美妇人亲昵地摸了摸头。当时爷爷是怎么称呼她的来着?允儿?

不过就算没有头绪也无妨,没有线索那他就创造线索,他已经牢牢地记住了那个味道,那个腐烂发臭的气息,他不信等他走遍大江南北之后,仍然寻不出半点痕迹,那个魁梧冷酷的男子以及他身边的那只巨蝎就算化成了灰他也不会忘记。

正在陆晨星忘我地自我投入时,怀中的琉璃突然不安分了起来,竖起了耳朵满是警惕,这一下子打断了陆晨星的思绪。

只见一个身姿曼妙的小姑娘一声不响来到陆晨星的身边,旁若无人地坐下,如果不是琉璃事先作出了反应,陆晨星可能还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到来,他有些羞愧,毕竟一下子突然拥有了精神力成为了灵兽师,他着实是有些不太习惯。

水蓝色眼睛的姑娘一点也没有初见一个陌生人那般矜持的样子,自来熟到好像前来搭讪的人是陆晨星而不是她一样。

“我叫狄彩依,你呢?”

狄彩依目光灼灼地看着陆晨星,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陆晨星被盯得有些害羞,借着火光好不容易壮着胆子同狄彩依对视了几眼,小小年纪的他如何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姑娘?现在的狄彩依和白天的形象不太一样,高高扎起的马尾,几缕散落在耳朵边上的发丝无风而动,她嘴角盈盈的笑意,显得有几分古灵精怪的可爱,火光映射在她白皙的脸上,有几分桃色的粉晕散开。

也如涟漪般在陆晨星的心头散开。

也许这才是她真实的样子吧?

噢,感谢篝火,才能不至于因为自己的面红似血而丢尽了颜面。

不过嘴巴可不像陆晨星所想的那样争气。

“陆......陆......陆......晨......星......”他生平第一次结巴了,有点不知所措。

狄彩依脸上的笑意更盛了,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不住地点头道,“陆晨星啊......真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呢!”

得到夸奖的陆晨星有些飘飘然,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开心,好不容易不结巴了,却只能略显僵硬地回复道,“是啊。”

怎么回事?自己在说什么?

狄彩依对此没有什么表示,反而是将目光投到陆晨星怀里的琉璃身上,就像是许多小女孩第一次见到漂亮可爱的事物一样好奇,她一边伸出手试图去抚摸一边说着,“这是你的契约灵兽吗?好可爱!我能摸摸看吗?”

“哩!”可她话还没有说完,陆晨星怀里的琉璃突然面露了几分凶色,略显凶狠地叫了一声,似乎并不像被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随意触碰,狄彩依伸出的手在半空之中僵住了,她略显尴尬地慢慢收回。

等等,她怎么知道自己是个灵兽师?陆晨星赶紧回过神来,面露戒备之意。



狄彩依看出了陆晨星突然的防备,她赶紧开口解释道,“我也是灵兽师!你看!这是我的契约灵兽”随即,一道白光闪过,她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只体态优美的红紫色大蝶,巨大的翅膀上还有复杂艳丽的火纹,陆晨星认出来了,那是很少见的磷芯焰蝶,据说只有在少数的空间迷界里才能找到它的身影。

些许冷静下来的陆晨星才发现,狄彩衣的体表确实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精神力,她确实也是一个灵兽师。

同修精神力的不同体系之间有着泾渭分明的区别,其中灵兽师的精神力主要用于维持意识空间内的灵海稳定,少量会溢出改善自身的体质,从而有点神秘的气息,可在修为较低的时候这点溢出的精神力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同时只能将极少的一部分精神力外放体表进行简单的获取情报,无法起到探查、警备的作用。

炼金师主要锻炼意识和精神力操控能力,他们的精神力几乎蕴藏于意识之中,庞大且内敛,所以外表看上去跟普通人无异,是特殊的存在。

符咒师依靠的是精神力的凭依以及同周边元素的沟通,所以作为一个强大的符咒师是很难抑制住身上散发的庞大气场的,他必须时常亲近元素保持随时可以调用力量的状态。

当然也有特例,同时修炼多个精神力体系也并不是不可以,可是每一种体系的精神力使用侧重点都不一样,而每个人的精神力总量只有那些,多种体系齐头并进的后果就是精神力的使用上捉襟见肘,导致难得以有所建树。

至于武夫体系若是不曾出手,很难直接判断他是属于哪一个类别。

见到狄彩衣并没有避讳自己的样子,他也渐渐放下了防备。

“只是你这个灵兽,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呢!而且它看起来那么小,刚出生没多久吧?你是在哪里认识这个小家伙的呢?”狄彩衣好奇地打量着陆晨星怀里的琉璃,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陆晨星不知道如何回答。该告诉他森林里的事吗?等等,自己为什么想跟一个刚认识的人说这些?

他支支吾吾地回答:“嗯,它还是个孩子,它叫琉璃,是我十分重要的伙伴。”不知道为什么,陆晨星在说到伙伴二字的时候,不自觉地加重了音调,可能是狄彩衣看向琉璃时的眼神,有些过于炙热了吧?

兴许是发现自己探听另一个灵兽师的灵兽隐私有些不妥,狄彩衣随即转移了话题问道,“你们这趟去桑镇干什么呢?”

陆晨星挠了挠头:“我们就只是路过那里,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灵州的州城芜城,我跟着......叔叔婶婶一起,打算和他们的孩子一起去那里的灵兽师学院考核入学。”

“那真是太巧了!我也是在那里上学,这么说来我可以提前喊你一声学弟了?这一趟是偷偷跟着我父亲逃学溜出来玩的,学院里真是太无聊了!天天要听着那些老掉牙的陈腐说教!也不看本小姐是什么天赋!还不如外面的世界有意思呢!”

狄彩衣一副雀跃的样子,不自觉地跟陆晨星靠得更近了,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如今貌似......孤男寡女,月色正好,火光微动,气氛恰好且微妙。

哦,应该说还有一蝶一兔。

反倒是陆晨星,哪里经受过这些,他闻着少女清幽的体香,感受着身边传来的不一样的炽热温度,狄彩衣的脸又凑近了几分,她的胳膊甚至有意无意地触碰着陆晨星的手臂,似是撩拨,又像少女懵懂的青涩,陆晨星脸憋得通红,呼吸都有了几分粗重,他紧张到能听到自己喉咙上下滚动咽口水的声音。

爷爷不曾误我!

陆晨星懂得了什么叫做年轻貌美的姑娘了,像是一杯甜酒,让他失心乱了方寸。

这也是纯真质朴的少年,心中那艳丽的花儿初开。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除了陆晨星压在心底不愿提及的秘密,他几乎把所有能说的不能说的全部告诉了狄彩衣,包括他正在查探爷爷的消息,包括谢柯一家的实力。

夜色更浓了,狄彩衣起身告辞离开,说自己这会也是偷偷跑出来的,他父亲不愿意让他和这些佣兵过多的接触,再不回去要被发现了。临别之际她却还不忘回头给陆晨星留下了一个百媚多娇的微笑,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陆晨星的脸又刷的一下红了。

琉璃翻了翻白眼,自己的这个小主人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如果不是它在怀里不断抗议,陆晨星差一点就要把它拥有的技能全部都说与那不怀好心的女子听了,好不容易总算是等到那个烦人的家伙离开的琉璃却在最后一刻不由得汗毛竖起,它总感觉那个女人最后是在对着自己笑的。

一个巡查折返回来的佣兵刚好撞见了狄彩衣离开时的一幕,他张大了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看陆晨星,又看看狄彩衣离开的方向,啪地一下给了自己一巴掌。

不是吧?这年头是个姑娘都喜欢这种人畜无害的皮囊好看的弟弟?什么世道!说好的实力为尊呢!!!

离开篝火旁的狄彩衣径直来到一辆马车旁,她收敛起那一副灵动活泼的笑意,那一双好看的眼睛逐渐眯了起来,若有所思。

隐入黑暗中的狄管事突然显现,好似在此等候了多时,“公......小姐,需要我亲自出手吗?”

狄彩衣淡淡地看了一眼狄管事,“不需要,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狄管事赶紧溜须拍马道,“属下不敢忘。这少年真是好糊弄,轻而易举地就被小姐套出情报,那旅客不过就是个三阶精神力修为的召唤师罢了,不足为惧。”

“狄彩衣”皱了皱眉,有点不耐地说,“本小姐对那一只灵气十足的兔子灵兽非常感兴趣,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必定是一只变异品种的灵兽,你不要擅自行动打草惊蛇,若是那个少年见势不妙将其收入灵海空间,那就迟了。”

说罢,她接着开口,“待本小姐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弄走,其他人能留则留,记住我们这一趟运送货物的重要性,一定不能出了差错!”

“喏。”狄管事恭敬地弯腰,把头埋得更低了。

黑暗中,少女脸上的寒意更盛了几分,阴柔至极,不知道哪一副样子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感谢书友的大力支持和推荐票!今日加更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