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30章 全场焦点

第30章 全场焦点


罗飞蜉,风系【稀有种】灵兽中的变幻种,作为轻幽蜉的究极态,拥有四阶六段实力的功能型灵兽,再搭配上特殊攻击型四阶九段的冰属性【高级种】冰元素精灵,两者配合战斗的实力绝对不弱!

尽管在属性上经过符咒师火焰咒符强化的幻火灵鸟在面对冰属性的冰元素精灵更占有优势,但是一个道符师终究只能同时操控一种元素灵符,同时抵挡青岚双种类灵兽的配合还是有点勉强,况且符咒师的战斗方式注定了他们精神力消耗的速度过快,不利于久战。

而且,谁告诉你一个灵斗者就只拥有两只灵兽了?同级别无敌说的可不仅仅是那人宠一心的斗灵本尊,还有就是强有力的持续战斗能力,以及各种不同属性类型灵宠变幻莫测的配合能力。

熟知这一切的秦公主自有准备,正是因为了解了对手的强大之处,所以才能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出自大师级道具师之手的锁灵盘,它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在一定的笼罩范围之内,修为在灵斗者及其以下的灵兽师,他们的灵海阀门将被锁死,暂时成为了单向通行的通道,只能召唤灵兽却无法将其收回,这是对付灵兽师的大杀招,同时也是官方缉捕邪恶灵兽师的必备手段。

秦公主祭出这一个锁灵盘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锁死青岚的召唤灵兽,削弱青岚的战斗力,利用狄永浩最强的火灵符道符神通的属性优势与其周旋,这样起码他们就立于不败之地,其二就是防止陆晨星见势不妙收回了自己的灵兽,她可还对陆晨星的那只变异兔类灵兽念念不忘呢!

只要主人意外身死而灵兽尚未返回所属的灵海空间的话,那么他们所建立的契约关系将会蛮横地撕开,寄宿在灵兽师精神世界里的灵兽生命本源将会归回原主,也就是说,那一只灵兽将重新变成无主的灵兽,可以重新与其他人签订契约,如果说那是一只异常强大的、甚至是成年的成熟灵兽那是否能够契约成功那还两说,可经过这两天的观察秦公主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发现,那就是一只幼小的心智尚未成熟的幼年变异灵兽。

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秦公主岂能轻易放过?对自己排斥厌恶又怎么样?只要落到她的手里,她有的是办法让琉璃乖乖听话。

至于其他仍寄宿在原灵兽师体内的那些灵兽的下场?那关她什么事?

激烈的战斗暂时停了下来,发现如今形式不妙的青岚有些忌惮,再也没有表现出刚见面的那股胜券在握的模样,他冷静了下来,似乎在权衡得失。

罗飞蜉的身上多了几块焦黑的痕迹,冰元素精灵的寒冰气息也弱了几分,他的战斗力确实受到了不小的折损,可另一边罗永浩也不好受,那只幻火灵鸟身上的火焰暗淡到快要熄灭,双目略显得无神,狄永浩的整条左臂也被他的冰元素精灵冻住了,一时半会可解不开。

看到自己掌握了主动权,秦公主不缓不慢地开口道:“青岚大人,意气之争不可取啊。以现在的局势,本宫如果要走你绝对拦不住!”

“再说了,落日森林到底怎么了,本宫可不知情呢。”

“你说无关就无关?”青岚虽然语气上仍有些不善,可他还是相信妖女所说的话,她要是真有那么大的能量,犯得着在这里被他追杀?

“信不信由你!”

“哼!”青岚冷哼一声,既不认同也不反对,他握紧了手中的冰属性魂石,的确他现在还有斗灵本尊的底牌,可灵海被锁死的他,灵兽的召唤上限已经饱和了,一时间无法再召唤其他的灵兽出来作战,而冰元素精灵本身就不是适合追击的灵兽,他不得不承认敌人所说的话。

“在纠缠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本宫知道你还在等什么,以我们现在距桑镇的距离,想必交手的动静已经被他们的镇守发现了,你,再联合上桑镇的镇守,我们确实不是对手,但是你觉得,以你们两镇的关系,他能乖乖将缴获的战利品归还你们?”

“我可以擒住你去换取利益,我相信,没什么会比一个活着的貌美公主禁脔,更吸引桑镇那老头的兴趣。”青岚观察着名为鼎天的持盾年轻器灵师,似乎想看穿他真正的实力,判断着趁此刻出手擒下秦公主的可能性。

秦公主装作十分害怕的样子,张了张小嘴,话里却一点也不客气,“要不?你试试?”

青岚沉默了,他何尝不想一试?可这一点都不理智,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保命的道具没用?再说了,他也不确定这个道符师还有多少备用的符咒还没使用。

“不过......”秦公主淡淡一笑,话锋一转,“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她的贝齿轻启,言语中有着让人无法抵御的魔力。

“哦?什么交易,不妨说来听听?”

真是一个妖言惑众的魔女,青岚心想,不知不觉在谈话中自己竟被她牵着走了。

“你无非就是接了城主的死命令,为了那几样东西而来,本宫可以做主,无论是那些梦泪之金,还是精铥矿,甚至是那几块云母秘银、厚土精铁和融火元素矿都可以还给你,但是其他的矿石,包括那一大块钢属性的魂石和金钢之矿,本宫概不奉还。”

秦公主继续循循善诱道:“大人总不至于斤斤计较那些随处可见的普通矿石吧?大不了本宫付出点代价,无非就是折损了几个得力的手下,要逃命的话你未必留得住本宫!”

“这不好吧?”青岚表面拼命伪装着一副为难的样子,实际上心中慌得一批,他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谢标鸿的位置,掩饰着不被发现自己真正的动机,艰难地开口道“我得再加点条件!”

开什么玩笑!这位小爷的性命可比那些个狗屁矿石重要得多,矿石丢了也就丢了,大不了回去向城主大人请罪,被责罚一通月奉赏银,关几个禁闭就完事了,可这位大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闪失的话......城主大人非剥了自己的皮不可!

“什么条件,如果是什么诸如让本宫做妾之类的无趣的话,那我们还是不必要谈了。”秦公主悠然自得地开口,她知道她的让步已经让青岚无法拒绝了,只不过是那个老小儿还在那里得了便宜卖乖!试图用一些官场里的伎俩来为自己增加筹码!

如果不是青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到谢标鸿在跟城主大人密谈把酒言欢,事后他多嘴问了一句那人的身份,他大概率也不知道这眼下的男子是谁。当代医圣最小也是最具天赋的弟子,据说其医术已经超越了师傅,不同于修炼精神力的药师,医圣的分量哪怕是当代帝王都得掂量掂量啊。

如果让秦公主知道谢标鸿的真实身份,她一定会当场气得吐血,本来捉住这位小医圣为人质,啥事都没有就能全身而退,甚至是还能反过来勒索青岚一把,可人家堂堂小医圣捏脸换面隐姓埋名到此偏远之地,随随便便就让你识破真实身份,那还有点门面了没有?

“我就追回这么一点东西回去的话,城主大人可能会不太信任我啊......”他犹豫再三的样子,继续开口道,“那这样吧,我要带走那边那几个幸存者,为我作证言,你也有所了解的,城主大人一向多疑。”青岚面部表情紧绷而实际心脏在狂跳,不断祈祷着对方不要发现自己的真实企图。

秦公主有些疑惑青岚的做派,堂堂矿石镇城主府的二把手,害怕立下功劳以后回去受到责罚?鬼才信!不过她自己心中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她决定忽视掉这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可以是可以,不过本宫近日来瞧着一位俊哥儿眉清目秀,甚是喜爱,相信青岚大人不忍夺人所爱吧?本宫......”秦公主转头看向陆晨星的方向,话说到一般戛然而止,她不可思议般地瞪圆了自己好看的眸子,再也保持不住自身的风度,气急败坏地怒喊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血契!怎么会是血契!!!”

原来,在那些錾钢甲兽几乎被全灭了以后,陆晨星就在筹划着如何自保了,他早已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一旦离开官道进入原始密林,那谁也不敢在这样的环境内横冲直撞,善于隐藏气息和习惯丛林生活的自己才有最大的发挥空间,所以他趁着双方谈判的时候,提前做到最坏打算的准备——先不顾琉璃的反对和抗拒将容易暴露气息且不习惯丛林奔逃的它收入自己的灵海空间内,没想到这一收刚好被秦公主所发现了。

也正是因为陆晨星与琉璃之间缔结的契约是血契的原因,他才可以顶着锁灵盘的灵海封禁,强行将琉璃的本体收入灵海中,这完全就是陆晨星所意料之外的情况,这......他也不认得什么是锁灵盘!

血契是一种特殊的契约关系,不同于正常的平等契约关系,它分为两种。

一种是由灵兽师的意识为主导的,灵兽的生死完全取决于主人的意识,除非是一只灵兽发自潜意识里身心的臣服,否则基本没有灵兽会选择与人缔结这类的契约,因为这种情况下灵兽师身死也就意味着灵兽本身也必死无疑。

第二种是由灵兽的意识所主导的,人类完全听从于灵兽的命令,但是始终逃不开灵兽的修为受到灵兽师的修为限制的这个瓶颈,自身反而会更加弱小,这一类的血契基本不可见。

听到秦公主的失态呐喊,青岚也注意到了陆晨星的存在,不过他先前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谢标鸿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与这个少年血契的是什么灵兽。不过能令这位名声在外喜掠夺他人灵兽的秦公主如此重视的......

他反倒增添了几分浓厚的兴趣。

谢标鸿也回过头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

陆晨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样的一个小透明,竟然在一瞬之间变成了全场核心的焦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