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3章 枪快?人快?

第3章 枪快?人快?


连续借用琉璃技能的陆晨星有些目眩,哪怕是现在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二阶,在身体负荷上还是有些吃不消,尤其是【超加速】,对现在他的肌肉纤维来说,是极大的负荷,这相当于在零点几秒内作出常人几秒内的动作,更何况刚才他仅仅只是作出了一些简单的动作,此时他的肉体就已经陷入了短暂的麻痹状态了。

看来要将其活用于战斗中,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摸索和锻炼啊。

颜植有些傻眼了,他明明是对准那些素材投掷而出的暗器,想要毁掉它们来借机嘲讽马克的信口雌黄,好让马克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尽失,可哪能想到,自己从未失手过的暗针这一次怎么就打偏了呢?

电光火石间,在场的众人只有离陆晨星最近的马克隐约好像发现了些什么,但是他其实也并没有看清,只是来自武者的直觉令他狐疑地看了陆晨星一眼,随后他很快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出了问题关键点。

有人想烧毁他们此行的战利品!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这无疑是触碰到了马克的逆鳞!

他转头和蒋劲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蒋劲也不愧是跟随马克混佣兵最久的老手,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队长眼神的意思——有些事我不方便出手,你帮我解决。

蒋劲有些跃跃欲试,正巧方才他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可队长硬是拦着他不让他出手教训那个口无遮拦的小子,如今不管是不是颜植在暗中搞鬼,谁来也不能拦住他!

俗话常说,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蒋劲的人快,可他的枪更快!他的枪快,但是他的枪意更快!

颜植只感觉到眼前闪过一缕寒光,他仅仅来得及遵从自己的战斗本能将正手翻转,手中的短刃改持为反握,抱合挥击,堪堪挡住了不知何时迅猛袭来的枪尖,一滴鲜血慢慢从左脸颊处的红线渗出。

好快的枪!

蒋劲站立于桌面之上,侧身单手持枪夹于后腰,腹部发力回抽枪身,在空中划出一个倾斜的圆弧,当头对着颜植劈斩而下,颜植双手持刀,双臂用力抵挡从天而降的枪尖,这一击势大力沉,殊不知蒋劲已经松了几分力道,可还是将颜植压的双膝弯曲,双脚一软竟直挺挺地双膝跪地,他的脸憋得通红,满是不甘。

蒋劲并未罢休,调转枪头以枪身为棍,手腕翻转枪身来回抽击颜植的双颊,颜植双臂抵挡先前的枪势有些脱力,一时之间竟无力招架,一张阴柔的脸被抽的像是一个猪头。

随后蒋劲借势跃起收枪,一脚踏在颜植胸口,这一踏势大力沉,只听得咔嚓一声,颜植倒飞而出,噗通一声撞在了身后的吧台上。

蒋劲收枪站立,火光映在他的侧脸上,说不尽的风流。

场上的局面呈一面倒的架势,这本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

颜植完全被打蒙了,他除了能勉强接住一开始的几招,后面竟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像是一个瘦弱的孩子被一个成年人肆意欺负。一个夸张的超A级冒险者马克就够了,这个枪战士又是什么人?

围观的佣兵早已退去很远,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主啊,谁没事愿意趟这趟浑水?反正最后颜植背后的“剑咬之鲨”佣兵团肯定会替他出手,大家安心看戏就好了。

“覆水符,去!”楼梯上传来一阵规律的脚步声,一张画着扭曲秘文的纸凌空飞来,大量的水流从符咒中涌现出来,及时扑灭了燃起的大火,只留下乌黑烧焦的墙面和零散的几件家具。

马克这时才不紧不慢的开口道:“蒋劲!不得放肆!”

蒋劲冷哼了一声,又瞪了颜植一眼似乎是不够解气,这才转身回到同伴身边。

颜植肺都要给气炸了,可是他打不过啊,还丢了这么大的脸,他瘫坐在地,单手扶胸,满眼的怨毒。

这时,方才灭火的神秘符咒师才走了下楼,他皱紧了眉头,厉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工会规定,真有不可调节的私人恩怨一律申请死斗,是谁给你们的勇气在工会本部闹事?怎么?还想把这地儿烧了不成?”

“对不起尊敬的副会长,我的人初来乍到,不懂这里的规矩,破坏工会的财产是我们不对。”马克恭敬地迎上前去,开口就先认下了罪责,但是随后他又补充道,“不过这火可不是我们放的,这明显是符咒师的手笔,我们佣兵团里可没有半个符咒师。”

“哦?那莫非是老夫的过错?”这位副会长眉毛一挑,明显有些“不喜”,随后他视线一扫,看见了瘫倒在地的颜植,心里其实已经猜测到了七八分的真相,可是明面上他依旧还是得保持自己副会长的威严。

“您误会了,这点您不用担心,给工会造成的损失我们佣兵团出,不小心‘误伤’的同僚我们会赔付足够的医药费,您看,这样可以吗?”误伤两个字,马克咬得格外地重,听在颜植的耳边,他差点就是一口淤血逆心脉喷出。

副会长心照不宣地看了一眼马克,眼神进行了些许的交流,微微点头,“也好,下不为例,工会不能没有规矩。”

此时这位祝副会长表面清冷,实则内心深处却乐开了花,心中暗叹,这不愧是他特意从灵州唤回来的帮手,处事滴水不漏,更重要的是一来还帮他敲打了不知天高地厚时常把工会搅得乌烟瘴气的颜植这小子,他嘴上不说,心里可是畅快得很啊。

完了??这就完了????

不止是颜植傻眼了,围观的佣兵们也傻眼了,轻描淡写几句话就不追究了?什么时候这位祝副会长这么好说话了?

这时,接待员小姐才匆匆带着总接待姗姗来迟。

马克再次阐明了来意需求,祝副会长一听,哟,更加满意了,他们正愁分不出人手去处理掉那个近期突然出现为祸一方的临水蛇妖王呢!主要是那妖兽十分的狡猾难缠,上一个站队他这边接手这个委托的佣兵团好几次让蛇妖给跑了,后来干脆甩手不干了,他难免受到另外几位副会长的指责,这下可好,算是给他找回了点颜面。

作为红叶城佣兵工会的副会长,祝福清在这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身为道符师的他实力虽然在四位副会长中排行垫底,可他胜在更加年轻,他还有着继续向上攀爬的可能性。

祝副会长摆摆手,对着总接待说道:“那就拜托王杰你先确认一下素材的品质真伪,人我先带走了,关于击败临水蛇妖王的个中细节,我有些疑惑想跟这位冒险者好好沟通。”

名叫王杰的佣兵工会总接待哪里能没听懂这位副会长的意思,晾他也不敢从中作梗,只得恭恭敬敬地应承下来。

随后祝福清扭头对着马克说道:“你先跟我来。”说完他就自顾自先上楼去了。

马克交代了自己的队员一些事情,包下了此时大厅最大位置最好的一张桌子,也跟着上楼去了。

此刻颜植哪里还有脸继续呆在这里,只不过在他狼狈逃走之际,除了一个马克,一个打伤他的蒋劲,他也一起把陆晨星记恨上了,他自信自己的飞针手法在准头上绝对不会有那么大的偏差,唯一的解释就是在目标边上的那小子动了什么手脚,哼!一个小小的支援者,他打不过剩下的两人,难道还会收拾不了他?

被大伙强拉硬拽去歌舞升平的陆晨星没有料到,几乎是个局外低调之人的自己已经默默地被颜植所记恨上了,不过颜植误打误撞地竟也没有冤枉陆晨星,如果不是陆晨星发现及时,或许他已经得手了。

颜植也没有想到的是,其实自己好不容易相中欲勾搭的大波浪红发女伴不断打量的人是陆晨星而不是马克,这么算来,陆晨星列入他的仇恨值名单内确实是一点也不冤枉。

“狼图腾佣兵团”在这个喧闹的大厅内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景象,其他佣兵丝毫不敢靠近他们,好像是害怕那个使枪的疯子一言不合又大打出手,连小地主颜植也不怕,不是愣头青就是来头甚大啊。

队伍里年纪最小的张炳神色激动,那一双眼睛就差要放出电来,“蒋大哥,没想到你的枪法这么拉风,要不?我不跟队长学剑术了,这双手剑不练也罢!你都没看到,那些个妹妹姐姐看你的眼神,啧啧,都恨不得把你吃了噢!”

“哪有......哪有的事,你可千万别这么想,队长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那是队长不屑亲自出手,你忘了对决那条蛇妖的时候,队长的那一剑的威力有多大了吗?”蒋劲被夸得有些脸红,揭开了方才自己有些耍帅的话题,连忙劝说道。

“可不能这么说,我也都快变成蒋大哥的小迷妹啦!”队伍里唯一的女冒险者说道。

“就是,你没看周围的眼神,以后谁还敢小瞧咱们‘狼图腾’啊?”

“没想到我也有出名的一天咯......”

......

这也难怪队员们这么激动,“狼图腾”小队之所以才只是B级佣兵团,那是因为整个队伍里除了马克队长以及蒋劲以外,剩下的普遍都是一些C级、乃至D级的年轻佣兵,马克队长招人可从来不是实力至上的,或许跟早些年的经历有关,他更看重的还是一个人的人品。

“陆小兄弟,你刚才离得最近,队长他是不是私下里偷偷贿赂了那个副会长了啊?我怎么看着那么奇怪呢?破坏规矩的事,说不追究就不追究了?”张炳粗中有细,不忘询问陆晨星个中细节。

陆晨星思考了一会才回答道:“队长应该不会做这种事,不过我总感觉队长和那位副会长认识。”

“队长认识这里的副会长!?他以前居然什么也没跟我们透露!!”

“你们谁知道队长上去谈些什么?该不会被破格提拔了吧?”

“不行,等队长回来我们一定要狠狠地给他灌酒!”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