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10章 通道开启进行时!

第10章 通道开启进行时!


苏武在说完一句不明觉厉的自语过后便没再同陆晨星多言,而是嬉皮笑脸一点也不严肃地掉头去哄与他赌气的孙女苏灵惜去了。

留下陆晨星呆坐在原地,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怎么办?被发现了吗?还是说这只是对我的一次试探?

他到底是个什么修为!!?该死!道具师身上的屏蔽道具太多了,根本无从判断!

不应该啊......我没有感觉到任何有关精神力的试探......

以我如今的二阶精神力施展的伪装,就算是靠近到极近的距离,四阶以下的精神力应该无法识破我的真身......

冷静一点!他没有与我动手,是不是可以说明本身没有敌意?

送我珍贵的道具,是在示好拉拢我吗?他看穿我到什么程度?以我现如今能支配的精神力余量,应该还足够借用一次琉璃的技能,和琉璃一起使用【足力】技能,再让它使用【轻盈】,来得及逃脱吗?

道具师的攻击手段与其他体系不同,琉璃的请君入瓮能成功反制吗?

可惜我现在的精神力强度还无法借用这项技能,释放的时机不好把握,我只能选择相信琉璃......

电光火石之间,陆晨星就开启了维持一刹的【思考加速】技能,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种猜想和方针,最终他还是选择什么也不做。

他选择赌一把,因为脑海中一瞬间所有进行顽固抵抗的演练最终都通向了同一条路。

会死。

他赌苏武是带着善意的,甚至是苏武其实并未真正识破他的真身。

所幸他赌对了,苏武并未有任何对他不利的想法。

终究还是自己过于大意了啊......一年的安逸自由生活差点让自己忘记了仍旧被通缉的事实,看来以后还是要尽量避免近距离接触高修为的精神力大师,除非等到自己突破到大召唤师境界,方可完美地隐藏自己的身份。

如坐针毡的陆晨星已经无法维持平静的心态了,他决定起身与苏武道别:“苏大师、苏小姐,在下身上还有未完成的委托,容我先行告辞,改日再来拜访。”

“琉璃!走了!”听到陆晨星呼唤的琉璃,这会才恋恋不舍地从苏灵惜的怀里钻出来,重新落回陆晨星的肩上,当然,一路追随的还有苏灵惜不舍的目光,毕竟“吸”灵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亚于吸猫,还是蛮舒服的。

“你们还要再来玩哦......”苏灵惜最后有点怯生生地开口道。

陆晨星有点意外,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个你们里其实主要只包括琉璃罢了,他只是顺带的附属品,不过苏灵惜前后态度的转变还真是快啊......果然萌宠的杀伤力如此之大吗?

俗话说得好,只要你也喜欢琉璃,那我们就是好朋友?

陆晨星点点头,算是应承下来,不过至于是什么时候再来拜访,他就真的说不准了。

“陆小子,有遇到什么困难,尽可以来我。”苏武开口道,他将困难两个字发音咬得重了几分,似是在暗示,也是表明立场。

他抬手打断了正要道谢的陆晨星,又继续道,“得了得了,单纯看你小子顺眼,我家闺女就没几个朋友,难得她并不排斥你,你要是不常来坐坐,我拼上这条老命都要去把你抓回来,快走吧快走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陆晨星沉吟了一会,最后还是转过身,深深地向苏武鞠了一个躬。

......

苏武其实一开始就发现了。

陆晨星的伪装固然可以完美地瞒过绝大多数人,但是绝对瞒不过一个准大师级别道具师的眼睛和感知,更何况是经由手持传自他师傅的大师级【歌颂】饰品道具“梅尔之碧青手镯”增幅后的感知力。

他并不是真的为了满足虚荣心而让陆晨星称呼他为“大师”,而是他自信不久之后自己就能达到那个境界。

造化弄人啊......打从他不再刻意去追求境界的高低后,反而在不知不觉间离他追求了大半辈子的那一步更近了,水到渠成到仅差最后一件由自己设计制作的大师级道具的问世,引来霞光的灌注,赋予道具专属的“魂”。

但是苏武也仅仅是能看穿陆晨星身上笼罩的虚妄,能看破他的善意和修为,却还是不能读心。

所以他的多次举动其实只是在试探,在试探陆晨星这个年轻人的城府和为人,他有些惊讶于少年的成熟和稳重。

至于陆晨星的真实身份,他那被军法处通缉的灾厄体,与他苏武何干?

去他娘的军法处。

先不说他苏武极度厌恶那些高高在上道貌盎然的官僚贵族,以他准大师级道具师的身份去到哪不是高高在上?

军法处?

贵族?

哪方敢轻易得罪他?

为何选择带着孙女隐居在这个不起眼的红叶城巷弄,他的立场难道还不够明白吗?

可再高的修为,都没有让他忘记到底是谁于自己有恩,什么灾厄体人人得而诛之,放他娘的屁,他苏武可不买这个账,他这一条命当年就是被一个号称是行走的人间恶魔的灾厄体所拯救,当年尚且幼小的他曾近距离同那个男人接触过,深受其如春风般的温柔所感染。

男人的乐观,他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以及身处逆境中却不气馁不放弃的顽强精神,哪怕被人以恶相待却始终对世界仍持善意,怎么就被形容成无恶不赦的杀人狂魔了呢?

恶魔会伸手拯救别人吗?

苏武不信。

以至于当年一别后,他没想到就是永恒,那场最后的围杀战役他只恨自己当时的弱小,没有办法给自己的救命恩人提供一丝一毫的帮助。

也是打那时起,他对所谓的王权所谓的军法处贵族没有一丁点的好感,如今更是因为自己的孙女苏灵惜的缘故彻底站在了王权的对立面。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加害陆晨星的念头。

只不过陆晨星哪里能知道这点?

这对于苏武而言何尝不是一场豪赌?

卿本无罪,谈何恶徒?

......



离开了旧巷的陆晨星心事重重。

他不能在此停止脚步。

现实不允许他将自己与其他的同龄人作对比。

他在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就正如他从一个退休的资深老佣兵那里听来的忠告一般。

不要停止前进,灾难始终快你一步。

他别无选择。

所以他只能投身更刻苦的修炼。

......

红叶城郊外。

开罗河河畔。

密斯冈橡木林。



一颗平平无奇长满苔藓的青石。

以青石为圆心,周围的花草树木全被隔绝开来。

青石中裂开了一道缝隙,其中隐隐有着霞光萦绕,耀眼的光芒好似被监牢囚禁的猛兽企图破封而出。

隐隐能听到一阵阵奇异的吼叫。

奇怪的古老文字一个又一个地从石缝中流淌而出,绕着青石展开了怪异的光圈。

从未见过的古字封印阵,每一个字符都不断迸发着强大的力量波动,刺眼夺目。

如果有眼尖的博学者会发现,那字符的形状像极了流传甚广的古老象形文字,甚至于在皇城日不落都城的藏品馆内,都保存着传说中神秘石碑碑文的拓印版本。

近乎快千年以来,九百六十七个神秘字符,在灵枢院秘密研究所几十代学者的努力破译之下,也才堪堪破解了四十一个字符的含义。这让本就从未见过此古怪阵法的阵法师们破解得更加困难。

这么多天以来,只能借由封印内的力量,一点一点地蚕食,从内由外撕开一条并不太稳定的口子。

所有人都坚信,捂得如此严实的大型迷界中,一定隐藏着不得了的巨大机遇和秘密。

一道又一道的秘文升腾起伏,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以天地为符纸、兽血为墨,一圈又一圈绕成一道道不同的阵法。

在场的以一名大师级阵法师,外加三名高级阵法师的队伍,在这近乎一旬的时间内,里三层外三层地叠加刻画了足足十一道阵法。

从内由外的聚能阵,刺激能量流转的流萤阵,维持空间稳定的封灵阵,以及笼罩在最外圈最大也是最复杂的小型空间结界,无不是阵法师呕心沥血的大手笔。

一切都是为了阵法中央一颗小小的不起眼青石,以及青石上暗藏的迷界通道大门。

如果从空中俯瞰下来,会发现这片被多重阵法所笼罩的区域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伴随着霞光和沉重的鼓点声,好似正在缓慢苏醒的远古巨兽睁开的竖眼。

初等灵兽师学院的副院长、佣兵工会的三名副会长、隐世神秘符咒师世家姚家的当代家主、驻扎在红叶城的军法处七王次席“渴血王”、灵宠宫十二殿中的两位殿主,以及隐藏在暗处的“猎王”等诸多势力的先行探子。

各大势力高层齐聚一堂,只为了封印破除的那一刻试探究竟,既是互相牵制,也是防备迷界其中有着不得了的凶物出世。

不过此时的主角并不是他们,而是经由大师级炼金师所演算出来的五阶精神力限制法则之下,真正的胜负手关键在于那代表着各大势力的队伍。

其中,以体魄气血惊人的佣兵工会武夫所组成的队伍,声势最为庞大。

面对平日里被精神力体系的修炼者所看不起的修体流派,此时一跃成为最具威胁的存在。

他们隐隐被其他所有的队伍排挤在外,除佣兵工会以外的队伍自然地达成一种奇怪的默契。

然而实际上,佣兵工会内部,真如它表面所展现的一般团结吗?

迷界通道还未成型,无声的较量却早已悄然开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