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19章 漫长的时空旅行

第19章 漫长的时空旅行


左手熟练甩出藏针的颜植率先按捺不住,但是琉璃早已等候他这毫无新意的偷袭多时,迎身发动了【硬化毛皮】技能,用强化过的肉体挡下飞针,颜植似乎也清楚这只奇怪的兔子不能按常理来揣度,甩出藏针后他的身影也迅速消失在了原地,踩着细碎的步伐借助森林的地形不断隐匿自身行踪——“潜行者”最精通的手段那当然还是潜行和暗杀。

可琉璃会让他如愿接近陆晨星吗?答案是否定的。

【轻盈】和【足力】以及【识破】三个技能的同时发动使得琉璃准确地确认到了颜植的位置,并能够跟上他的行动,在跟上颜植的一瞬间【力大无穷】技能瞬间开启,腕力加倍的琉璃学着陆晨星的样子试图挥拳打击在颜植的弱点之上。

颜植虽然已经极度高估了琉璃的强度,但是他所认知到的仅仅只是其奇怪的特性以及坚韧的防御,完全没有料想到它在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速度会这么快!甚至是能从琉璃轻飘飘的一拳中感受到威胁的味道!

可惜的是琉璃【力大无穷】加持下的一击并不能准确地击中颜植的太阳穴,它仅仅只是作为一只几乎没有什么攻击力的灵兽,更确切地来说他没有具备像陆晨星那般一定的拳法天赋,看似精准的一击实际上也只是形似神不似,只能攻击到有所防备和反应的颜植背部,尽力的一击未得手后琉璃又险之又险地躲过颜植反手挥击而来的短匕,再次蹦回了陆晨星的身前。

也幸亏得是琉璃第一时间反应到那把泛着紫光的短匕不太寻常,否则若是不小心被沾染了剧毒的短刃擦伤,它都有可能陷入战斗不能的局面。

颜植潜行的步伐短暂停下,后背传来的疼痛感觉让他意识到自己恐怕断了一根肋骨,他承认自己还是被发现陆晨星真实身份后的兴奋有所影响,因为错算了琉璃的实力而暂时处于劣势,但这并不要紧,背上传来的痛感让他找回了些许理智,多年的战斗经验使他果断决定更改战斗策略。

短暂的交锋看似是琉璃占了上风,但是其实由于本质上受限于陆晨星的精神力等级,琉璃自己勉强只是相当于二阶一段的实力,比起身为C级佣兵接近三阶的颜植还是有所差距,况且连续高频率使用技能后的琉璃也并不好受,这对它小小身体的体力和精神是一种极大的消耗。

原地站立的颜植离陆晨星大概还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连开口都困难的陆晨星很难给琉璃下达行动的指示,他这个灵兽师似乎当得十分不称职,但是令他也没有想到的是常年在自己照顾下只会跟从自己指示行动的琉璃竟然也能做到如此精密的计算和把握技能释放的时机。

是他一直以来都低估了琉璃自身的潜力和进步了吗?

随着精神力将最后一处肌肉纤维的撕裂修复后重拾行动力的陆晨星同时也看到了颜植出手的动作,始终作为战斗的旁观者且目力极好的他看到了一道晶莹反射光芒的细线在阳光下一闪而逝,眼睁睁看着颜植看似鲁莽舍弃手中兵器优势甩出短刃的动作,大脑传来的警示让他顾不得仍卡在自己咽喉处的一口淤血,急忙出声给琉璃提出了指示。

“琉璃!咳......别放......技能!向左避开!”

可是他终究还是说迟了一步,琉璃已经先行又释放了【硬化毛皮】技能,而观察细致的颜植等的也正是这一刻,他注意到琉璃在释放【硬化毛皮】技能的短暂一瞬有身体上的僵直,以甩出暗器的手法投掷而出的沾染了剧毒的短匕并没有击中琉璃,而是在靠近琉璃的瞬间被其刀柄上连接着的细线拽住,颜植在细线的另一端熟练地借力将其收回,并且借助手腕的抖动给短匕一个横向的加速度,绕行了一圈的短匕以一个更快的速度越过琉璃朝仍瘫坐在地上的陆晨星飞去!

而琉璃此时想要回防已然来不及!

这是颜植屡试不爽的小把戏,他不怕有人知道自己的这个小手段之下的秘密,毕竟有幸见识到的人无一例外全部去见了阎王爷。

他甚至曾用这招偷袭杀死了一个接近A级的佣兵!

陆晨星是恢复了行动力不假,但是在他身上所积累的疲惫以及身处水蟾蜍族群时被围攻所受的伤却造不得假,他用尚且还能使得上劲的右臂撑地欲站起,结果膝盖一软还是瘫坐在地没办法起身。

他能小范围的挪动身躯,但终究还是无法快过疾驰而来的短匕。

终究还是输了吗?

正当陆晨星以为一切终已成定局之际,被他靠在身后的大树树洞中心突然出现扭曲的波纹,一团黑乎乎的影子突然从中掉落,正正好好地扑到陆晨星的怀里。

沿着刁钻角度飞来的短匕径直没入小家伙制造出来的不知名黑洞之中,然后从陆晨星影子的另一端飞出,狠狠地钉入树干之上,发出滋拉的声响。

还来不及等陆晨星多想,他整个人掉进了自己的影子之中,随后在另一个方位的灌木丛的影子处掉出,整体的奇妙感觉就好像是进行了一场陷入黑夜的时空旅行,趁着他现在精神力严重透支的情况,一股从未接触过的精神力强硬地闯入他的混沌意识空间,大摇大摆地在他的精神灵海乱转,最后一把没入破损尚未修复完全的脆弱第二灵海世界,暗灰色的本源印记就这样浮现于包裹世界之外的肥皂泡气球之上。

黑乎乎的小家伙似乎再也等不及了,身形瞬间从现世消失,完全遁入陆晨星的精神世界中。

契约!

是契约!

突然出现的不知名小家伙不仅用奇妙的技能帮助他转移了颜植的必杀攻击,甚至是完全不设防地对他开放了自己的精神和灵魂,自然而然又阴差阳错地和自己缔结了契约!

还未等陆晨星回过神来,一段段破碎的记忆印记就这么突兀地闯进了他的脑海,迷惘中意识体的“自己”,用指尖轻触了其中一块碎片,他的思绪被抽离,以灵魂体的形式降临在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怪异世界——

灰绿色的大地。

长满悬崖峭壁散发荧光的奇特真菌。

青紫色的没有叶子的树。

盘旋拔地而起的蘑菇枝丫。

以及时不时会从地下窜起的诡异触手。

怎么看着都不像是存在于现实的阴森场景。

陆晨星很想知道这里是哪。

可高挂天空的两轮蓝月不曾言语。

很快他便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悬崖上幽深的洞口内,挪动着爬出来了一只小小的黑色生灵。

这也是陆晨星第一次仔细看清它的样子。

如同马赛克一般模糊不真实的绒毛,外形似小黑球一样完全令陆晨星不知道它究竟是如何移动的,唯一能看清的特征就是其“绒毛”下扑闪着的紫宝石般的大眼睛。

小家伙低头看着悬崖底部大得夸张的粉色蘑菇,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画面很短暂,但是陆晨星感觉度过的时间却很漫长。

他重新回到自己的意识内,周围仍是密密麻麻围绕着他的记忆碎片。

他好奇地伸出手又触碰了一块碎片。

这一次他什么奇怪的景象也没看到,远处是一闪一闪散发着幽幽荧光的小点,身边是蜷缩成一团的小家伙,它依偎在什么怀里,因为光线太暗了,陆晨星只能看到一角的世界。

不过虽然说是蜷缩成一团,那也只是陆晨星的猜测,毕竟小家伙本来就是一个球形,只是因为他看不见那双善良的紫宝石双瞳而进行的遐想。

根据之前的经验来判断,它莫非是在这里睡觉?远处的小光点怎么这么像是悬崖处的山洞口?

......

又一块碎片融入陆晨星的记忆之中。

这次他看到了更多长得类似的小黑球,只不过体型都比最早看到的那只稍大一点,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有攀爬蘑菇树,也有攀爬到悬崖壁上啃食奇特真菌的,甚至还有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它们不是不会飞,只是大多时候懒得飞罢了。

陆晨星还看到有两只小黑球起了争执,相互推攘了起来,于是乎出来了个长有短小四肢的大家伙将它们分开,一条细长的如同恶魔般的桃形尾巴不耐烦地伸出敲打地面,两只小黑球低下了头好像在忏悔。

......

陆晨星此时再迟钝也该发现了,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窥探的小家伙成长至今的记忆碎片。

他一块又一块快速地触碰碎片,眼前的一幕幕就好像老胶卷似地投影放幕,陆晨星也像亲身经历一般陪着小家伙一点点成长和经历生活的点滴。

周围曾经一起玩耍的同伴渐渐都长大了,也都从初始态步入了下一个阶段,有的长出了羊角,有的长出了短小的四肢和细尾,就如同先前陆晨星看到的大家伙一般,就只有记忆碎片的主人,陆晨星始终注视着的小小黑球,仍是瘦瘦小小的模样,没有一丁点的变化。

偶尔也有过争吵,也有过长着牛鼻子、鹿角的半兽人入侵他们的领地,可都被小家伙的哥哥姐姐们赶跑了,它们使用了很多技能,有陆晨星见到过的不知名黑洞,有影子一般从地下生长出来的黑色触手,有变幻身形来回穿梭的阴影跳跃,也有更多更多陆晨星甚至没来得及发现的不起眼招式。

小家伙是最弱的那一个,但是它的哥哥姐姐们从不让他靠近最危险的前线,严密地将它团团保护起来,它有时也会调皮的拱一拱哥哥姐姐们的尾巴,或是伸出“拟态手”拽一拽。

偏安一隅的单调生活过得又不尽乏味。

陆晨星一路前行,很快就剩下一块最大也是最为暗淡的记忆碎片,他隐隐地有着不好的预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