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21章 物是人非

第21章 物是人非


颜植的双手无力下垂,带着一身恶臭的排泄物被面具人随手丢到了树干上,胸口直直地插在自己那把带着剧毒的短匕之上。

这也许就是恶事做尽的颜植最好的归宿。

陆晨星知道下一个轮到自己了。

他也知道对方想要的东西就在自己身上。

准确的说钻进了自己的灵海空间里躲着不出来了。

他无处可躲。

不过他也有欣慰的地方,那就是颜植先他一步下地狱了,最起码这场对局他赢了,甚至可以说是赢得十分体面。

他现在仍然活着,还能呼吸到芬芳的森林气息。

他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挣扎了,不放弃任何稍纵即逝的生存机会,一路坚持到了这里,离成功幸存只差最后一步!

不同于狼狈而亡颜植的最后想法——他不后悔。

要就这么放弃吗?

不!

放弃并不是自己的风格。

陆晨星的双眼再次凝聚起琉璃般的光泽——【识破】。

一道把握住战机且超乎常人条件反射的指令从陆晨星的大脑中枢传出,经由神经的传导翻越重重阻碍来到他的喉咙深处的效应器内,清脆而有力指挥命令从他的口腔里迸发出来。

“琉璃!!!”

与陆晨星心连心的琉璃怎能不明白他此时话语的含义?疲倦不堪的它从陆晨星怀中落地,随后【足力】、【超加速】、【轻盈】三连技一同发动,堪比瞬移般来到陆晨星与抬起手臂勾勒符文的面具人中间。

“请君入瓮!!”

琉璃在发光,它的身前空间在扭曲,一同扭曲的还有从神秘人指尖激射而来的雷霆之蛇。

雷蛇翻滚挣扎,最后化成一道更大更粗壮的连锁闪电返还而去!

雷霆之蛟!

【请君入瓮】发挥出了它最无解也是最无赖的能力。

但这几乎同时也压榨掉了琉璃仅剩的最后一点体力。

面具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借助符纸之力增幅后势如破竹般前进的雷蛇会突然“叛变”,并且对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返还给了他更强大一级的雷蛟,他只来得及激发自己身上所有保命的道具,雷蛟肆虐过后,原地留下的是半面破损的面具,以及受到了不轻伤势的披头散发的陌生男子。

吱嘎作响的电流在披散着头发的男子身上游走,等到他看见掉落脚边的面具时,才慌乱地抬手遮挡露出来的面部。

被看见了。

计划有变!优先灭口!

男子的同伙也是在他出手的时候才意识到周遭还有陆晨星的存在,不过自知逃脱无望的陆晨星已经心满意足了,他躲过了被锁定下直冲他下体而来的凶猛雷蛇,防止了第一时间被废去双足任人宰割的局面,也争取到了缓冲的时间空当。

陆晨星的意识沉入自己的灵海深处,就这么站在第一灵海岛屿肥皂泡的面前,神色有些复杂,似乎在与什么作着内心深处最后的挣扎,最后他缓缓地抬起手来,穿过空荡荡黑暗的意识空间,穿过肥皂泡的薄膜,轻轻地按在他与琉璃缔结契约所形成的那枚本源印记之上,不再犹豫的他当即试图单向撕裂这一份契约羁绊。

敌人的目标只能是自己,琉璃还有无限的可能,它不应该跟随着自己死去。

谁料在陆晨星的“手”刚刚触及印记之时,迎来的就是有所感知的琉璃最强烈的抗拒和挣扎。

“哩!!哩哩!!!”

那是从生物本能上,以及发自深邃的灵魂深处,最绝望不舍的抗拒。

它不愿与陆晨星分开。

它没有忘记曾经那个,看似荒诞念想的戏言。

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与共。

陆晨星最终还是没有成功撕毁掉这份契约。

其中的原因包括有琉璃的抗拒,自己的心软,以及最重要的,他的肩膀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按住,绷断了最后一根强撑着神经的陆晨星缓缓疲软倒地,陷入了长足的昏迷。

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斜瞥一眼看到的,是印着繁茂参天大树白底的金框徽章。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虎啸山林绝不是只存在于儿童读物里不切实际的幻想。

高调登场的炽焰虎,犹如巡视领地的森林霸王,无论是能融化钢铁的高温火焰,还是物理层次上极具破坏力的爪击冲撞,都不是这一伙面具人所能够阻挡的。

况且还有钢和雷属性二位一体的巨磁兽充当控场和辅助手,或许取得胜利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重新遮挡住面部的组织领头人咬牙切齿,在不更多暴露身份的前提下他只施展了最基础的雷遁符给予辅助,趁着洪泽对付其他人的空隙借用高阶道具的效果缩地为寸一步跨出百米开外,狼狈而逃。

只不过离开的最后瞬间他不忘回头再看了陆晨星一眼,似乎要将这小子的模样狠狠印进自己的脑海里。

戒备被洪泽施展斗灵本尊所缠住的他身影仓促隐入了密林的迷雾之中。

此番任务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剩下的就是与另一边的“千面”汇合,可惜的是最后恐怕无法与他如愿,此时的千面,大概率仅剩个脑袋被提在“小男孩”的手上当一个皮球踢了吧?

好大的手笔,起码是【灵慧】级的道具。

看向密林深处薄雾处的洪泽根据现有的信息进行了飞速的推演,但最后还是摇摇头选择了放弃,暴露出来的信息太少了,还是无法作为其身份的推断。

由于担心陆晨星此时的身体状况以及放着“阴 门”不管会出什么纰漏,洪泽并没有选择继续追击逃走的家伙。

可惜的是并没有揪出这伙神秘人背后真实的身份,不出意外的话迷界的变故肯定与它们有关。

被炽焰虎所制服的几个面具人自知不敌也不愿被虏苟活,他们一致表现出了对组织的狂热忠诚,咬破了事先藏于口腔内的某种剧毒,片刻间的功夫就化成了一滩血水,仅剩遗落在地上的古怪哭脸面具似乎还彰显着他们的身份。

临别前洪泽只听到他们最后喊的那一句话:“为了重铸六大神的荣耀!!”

其实他们不喊洪泽也能将他们明面上的身份猜出一二,事到如今敢于同落日帝国对着干,并且能如此严密组织行动的也就只有那个四处传教的隐蔽会“圣纹”,也就只有他们能培养出如此高度忠诚的狂热分子。

在最关键的时候及时赶到的洪泽,认出了陆晨星也认出了他胸口处悬挂着的那枚古朴玉佩,他所感受到的震惊呆滞,绝不比见到洪泽的笑脸面具人头领更少。

在空间袋内取出一个早已写好内容的小型便携式阵法封锁住“阴 门”所处的空间后,确定元素不再从现世流入迷界空间,洪泽嘱托炽焰虎继续看守住这片天地,又取出一个葫芦状的小玩意,以特殊的方式联系上了苏烈,小心翼翼地抱起同时昏迷在地的陆晨星和琉璃,带上巨磁兽默默离开了密斯冈橡木林。

他可不能让苏烈和陆晨星碰面。

时间过去太久了。

久到一把年纪的他都要把很多陈年往事都忘掉了。

......

“老师,我已经突破到了三阶的精神力!接下去我培养什么方向的灵兽比较好啊?”

“防御型?小钢怪?才不要呢,丑不拉几的又不强!进攻!极致的进攻才是男人的浪漫好不好!”

......

“您又说笑了,我跟樱子同学之间,根本就没什么的啦!”

“再说了,您和朱允姐姐,什么时候......嘿嘿嘿......”

“别打了别打了!你们之间绝对没什么!!我发誓!!我错啦!我绝不再乱说话了!!”

......

“老师你的这只炽焰虎好威风啊,我决定了,等我突破四阶,我也要去契约一只炽焰虎!”

......

“我感觉我现在精神力上涨得越来越慢了......是修炼的口诀还是方式不对吗?”

“嗯......我懂了,是我太急于求成了,是吗?去进行课外的冒险,生死之间的磨砺有助于逼出自身的潜力吗?”

......

“等我毕业后,修炼到‘念动境’的灵兽师,可以和老师您一起并肩作战吗?我也想同老师您一起为了梦想而努力,创造一个人与兽平等生活的世界,想想就很酷好吗!?”

......

“老师您不教书了吗?什么?您要去入伍军队?就不能再等等吗,再等两三年,我马上就能突破到‘灵斗者’,到时候我也要一起去!”

“什么?您是说让我好好在学院深造,要为自己背后的家族和朋友们考虑吗?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 乱做决定,我并不像您一样没有负担一身轻?老师您这么说我可就不高兴了哈!您把我洪泽看成什么人了!”

“相信我!最多三年!父亲那里我会去好好解释的!”

......

“老师您还是执意要离开了吗......”

......

“老师您不要走......”

“我还想继续做您的学生......”

......

记忆里始终带着风蛇和炽焰虎的恩师算得上是洪泽这一辈子最敬重也是最重要的人,是他指引洪泽走上了灵兽师的这条路。

学院午后瀑布边的草坪上,是他最喜欢的同恩师交流学习的地方,还记得微风徐徐,桔梗的香气依旧,帅气且强大的恩师就那样叉着手枕在脑后,翘着腿静静躺在那边乘凉,引得好多年轻的女同学尖叫呐喊。

极具虚荣心的自己不服气想要上前“踩一踩”这位新来的嚣张教师,试问这都城高等灵兽师学院里,谁不认识自己这位“混世魔王”?谁敢不给自己背后的家族几分面子?

可结果却很滑稽,因为一时大意失足落水还反倒被人家救起什么的,想想就很逊好吗!!

不过这也是两人第一次接触,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的思想他的言语无不都给予了尚且懵懂迷茫的洪泽启迪和潜移默化的影响改变。

多少年没有再得到消息了啊。

自己小瞧了灵兽师这条道路的坎坷。

自己低估了父亲的反对和家族无形锁链束缚给予的压力。

甚至是也并没有达成所谓三年的约定,而是足足花费了七年才走完那一段路途。

也是在最后他才明白恩师的那一句“好好在学院深造,不要学我”究竟意味着什么。

记忆里的画面,最后还是只剩下了恩师敞开着胸膛露出来的,在阳光下隐约泛着微光的古朴玉佩。

那是洪泽埋藏在心底深处,始终不愿去触及的最柔软的回忆。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