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24章 隐蔽会“圣纹”

第24章 隐蔽会“圣纹”


长长的漆黑地下甬道,几个用斗篷将身子遮挡得严严实实的人无声走来。

为首一人伸出手在甬道尽头的一侧胡乱摸索着什么,或推动或抽出将墙上松动的石砖按一定的规律排布成了特定的位置,地面传来细微的震动,本已没有了前路的通道尽头缓缓向两侧打开,露出了内里幽暗的小房间,山羊的头骨安静地搁置在木桌之上,虚影一般摇曳的烛火让人不禁怀疑那是如何在密闭的环境内始终不灭地燃烧的。

地上仍绘制着来不及擦去的阵法图案,图案中间摆放着类似祭品的器物让人很难不联想到是否在进行一些什么奇怪的献祭。

当他们全数走进这间密室后,轰隆移动开的石门又缓缓紧密地闭合起来,完全没有留下一丝曾开合过的缝隙,被移动过的松动石砖也悄无声息地恢复到了原位,至少从外面看来只是一面再普通不过的墙壁。

密室内,木桌正中央沉寂的水晶球突然泛起光来,从中传来一个压得低沉的、听不清嗓音的嘶哑声音:“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斗篷人一齐摘下了兜帽,露出兜帽底下一致的哭脸面具,领头人的脸上则是一顶从中间裂开来,并且伴有着明显粘合痕迹的笑脸面具,他们丝毫没有因为水晶球突然的异动而有所惊讶,因为他们一开始就知道这颗水晶球和固定在木桌上的蜡烛,都是出自一位大师级道具师之手的珍贵道具。

带头的笑脸面具男人弯着腰双手交叉至胸前,身后跟着的哭脸面具人们也一致效仿他的样子纷纷作出虔诚的仪态。

尽管明知道水晶球只能传导声音并不能传导两边真实的画像,他们仍是没有丝毫懈怠地优先表达出自己的忠诚和最崇高的敬意。

“回火使大人。”代号为“千鸟”的笑脸面具男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作无谓的隐瞒,如实交代此番任务的细节,“任务顺利完成,成功破坏掉第1089号迷界空间,很幸运,这次是一个大家伙,甚至是一个内外世界时间差达到十倍流速的罕见迷界!没有辜负“神降”而来的指示,释放约三十库洛艾的空间之力,只不过......”

“千鸟”转头看了一下身后跟着的同伴,示意他们作好迎接火使大人怒火的准备。

“继续说。”水晶球中传来的声音没有半点感情的波动,让人难以揣测此时对面那头的火使大人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发现1089号迷界初步诞生了迷界之灵,但是很可惜让它逃了。”

“千鸟”恭敬地汇报着,只不过不知不觉间他的腰弯得更低了。

水晶球的另一边一段时间内没有传来任何的回应,本就有些闷热的密室里空气更加压抑了,压的“千鸟”一行人甚至都差点快喘不过气来,终于,从另一头再次传来火使不急不缓的询问声。

“还有呢。”

该来的总还是要来,“千鸟”组织了一下言辞,尽量保持平稳和客观地说道:“‘千面’死了。”

“就只有这四个字?”

水晶球的另一端,很明显能听出火使大人逐渐拔高的音量,熟悉他的人知道,这几乎是他即将爆发的前兆。

“千鸟”也不管火使是否能看到,吓得扑通一声就是跪倒匍匐在地,他身后跟着的几个哭脸面具人也接连跪倒,“千鸟”颤颤巍巍地继续补充道。

“火使大人息怒!小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在完成任务后,在约定碰头的地点迟迟未能等来‘千面’!后来在多方消息的打探下,才知道,才知道......”

他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才知道是杀手猎人‘小男孩’出的手,他早已追踪‘千面’多时,若是当时的目击消息无误的话,他是直接被割下头颅而死的......”

“......”

水晶球的另一端,依稀能听到传来的噼里啪啦的玻璃摔碎的声音。

“千鸟”始终卑微的低着头,一声也不敢再吭。

“好!好!!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如果计划因为你们的掉链子而出了什么纰漏,‘千鸟’!你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的吧?还是说你仗着备受我的重用就能肆无忌惮地行事了?”时隔半晌后,传来的是“火使”愤怒的咆哮。

“属下不敢!属下自愿进入‘火窟’禁闭三日,来洗刷属下身上所沾染的罪孽!”

隐蔽会“圣纹”救世六使之一的“火使”不愧是身居高位的领袖者,有着非同一般的城府和底蕴,短暂的失态后又重新找回了上位者的姿态修养,他也没有表达任何对于“千鸟”自领帐罚的态度,仿佛这是一件事不关己的小事,仅是淡淡地说道。

“没有下次。”

“喏。”

脑袋和地面亲密接触的“千鸟”,后背早已被冷汗所浸湿,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如果不是他主动请罪及时,谁知道迎接他的会是什么。

在等级划分严密的组织里头,唯一的神圣戒言只有一句话。

凡人皆有一死。

这当然不只是说说而已,一切有可能耽误这场“神降”后布局了近百年的慎密计划的不确定因素,都将会被以雷霆手段迅速排除,简单的死亡可能就是最奢靡的解脱了。

尽管木桌中心的水晶球已经黯淡下去重归了沉寂,明知道通讯已经断开的“千鸟”仍保持拜伏的僵直姿势一动也不敢动,他最后还是没敢将自己面具下的真是容貌极有可能已经暴露给一个年轻的小佣兵这件事汇报上去。

谁也不知道隐藏在面具之下的他的脸,究竟还在想着些什么。

......

简单布置的充满萧瑟气息的军法处红叶城总部三楼的房间内,苏烈已经在这里坐上了整整一天一夜。

没人敢上前去整理散乱堆叠着一大堆纸质文件的混乱桌面,也没人敢停留劝说甚至是打扰这位军法处【铁血】军团军团长的沉思。

大家都介于军中广为流传的“渴血王”暴虐的传说,不敢在这个时间点去触及苏烈的霉头,只能祈祷这位军法处巨头能早日平息他的怒火。

抗在他头上最大的军方压力,莫过于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损失了一个时间流速是现世十分之一,且诞生迷界之灵的类传奇迷界了。

红叶城迷界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最终谁也没有想到是以这个形式收场,尽管这位军法处巨头已经发挥出了十二分的沉着和冷静,也没有在任何关键的时刻掉过链子,但是事态还是朝着离他很不利的方向发展。

先不说自己的亲信先遣部队的全灭,不论是自己第一时间阻止元素爆炸波的蔓延,还是控制住迷界幸存归来的探索队伍,甚至是震慑住其他各方势力的代表人物,从处理问题的方针和反应上来说都应该是完美无缺天衣无缝的才对,毕竟在有限的时间内判断并作出最优解并不容易。

虽然说有好的结果,例如保住了红叶城不被元素冲击所波及,可最后包括“千面”的存在,“小男孩”的搅局,都是他意料之外的局面,到头来等到“观测之眼”的审判员姗姗来迟后,竟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哦,不能这么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价值,至少还在大牢的深处,扣押着一位“魔鬼”的同伙,来自灵州的“新晋”佣兵,苏烈也还正在头疼怎么才能撬开他的嘴让他说出点有价值的情报来。

“小男孩”最后鬼魅般的暗杀,已经不下十遍在苏烈的心中重新排演,可按照当时对自己状态的估计,在挡住元素爆炸冲级之下还未来得及重新召唤出灵兽的自己,每一遍的排演都是自己挡不下那象征着死神收割的短刃——如果“小男孩”的目标是自己,那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每次一想到这,苏烈都难免不产生一系列的后怕,他在军队里因为沉溺于战斗且时常悍不惧死地浴血奋战而被称为“渴血王”不假,可这不意味着他就不害怕如此般不明不白地死去,“千面”被割下头颅时难以置信的眼神如今还历历在目。

可以说真不愧是传奇的杀手猎人吗?仅剩还有收获的一个点就是苏烈有几分确认了“小男孩”真实的修炼体系以及实力——传说级突破到【圣人】领域的武夫吗?还是天生的强大器灵师?

唯一有价值的“千面”的头颅被“小男孩”带走,仅剩的身躯上别着的空间袋里面也被翻来覆去地检查过了,几乎不存在什么能证明其身份的有用信息,也不知道去到猎人协会给“小男孩”下达委托的军法处上头人物究竟是谁,苏烈心里有着好几个猜测,可他完全不敢胡乱指认。

不过也多亏了“小男孩”的出手,否则当时措手不及的他估计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千面”从容逃走。

至少确定了是谁在暗中搞鬼。

“隐蔽会‘圣纹’吗......”

“不好好给你们点颜色瞧瞧,我苏烈的名字倒过来写!”

极度愤怒的苏烈,最终还是决定将他无处发泄的怒火,倾泻到近些年来在落日帝国的打压下,仍在四处传教的“隐蔽会”。

这将会是一场长久的拉锯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