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星兽师 > 第28章 那是你的朋友吗

第28章 那是你的朋友吗


冷清的佣兵工会一楼大厅,陆晨星十分意外地,又遇上之前“好心”奉劝自己不要跨级接受委托的接待员小姐,后者破天荒地没有偷偷打瞌睡,而是一副十分难以理解地、瞪大了她富有灵气双眼的模样。

“你居然还活着?”

接待员小姐显然是记得陆晨星,记得这个据理力争试图以G级佣兵身份,接受E级高难度委托的愣头青,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销声匿迹了一个多月后的陆晨星,竟然又出现在工会大厅内。

陆晨星有些尴尬,这接待员小姐的嘴里不饶人他可是见识过的,小琉璃气鼓鼓地挥了挥拳头,似乎是在表达对这句话的不满。

不过也亏得接待员小姐受过专业的训练,她显然意识到自己心直口快又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迅速地端正姿态,脸上带上标志性的职业微笑,恭敬地开口道:“尊敬的冒险者,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看来她这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不过陆晨星想来也是,一口气接受了大量的E级委托,并且消失将近两个月,任谁都会觉得肯定是冒险的途中死于非命了吧?

简单地阐明来意,经过接待员小姐的数据统计,不出陆晨星的意料,他所接受的委托除了采摘草药的长期任务外,无一例外全部逾期了,好在那些个龅牙兔的素材还能换点钱,否则光是违约金就足够让他背上不轻的债务。

违约金的设立本就是为了防止工会成员大量恶意接下委托,妨碍工会正常的运转。

处理完业务的接待员小姐眼球一转,有些坐立不安,似乎是憋了很久,她悄悄凑近询问道,“呐,你真的还活着吗?你是人是鬼?你可不要说你是鬼!天啊,我怕鬼!我会做噩梦的!”

陆晨星有点被小姑娘逗乐了,打趣道:“你见过大白天出来晃悠的鬼吗?”

接待员小姐低下头仔细想了想,点了点头,似乎也觉得这番话十分地有道理。

陆晨星决定还是不浪费时间,于是乎他也开门见山地问了。

“请问我现在,贡献度足够申请冒险者等级晋升的考核了吗?”

“啊......你等等......”

“够是勉强够了,不过啊我奉劝你,这种考核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通过的,依我看那,你还是应该再多跟那些经验丰富的前辈学习一下,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毕竟机器是极其严格的,并不像前辈们一样会出于人道主义给你放放水......”

“噢,那好,帮我申请一下考核吧!”

接待员小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对嘛,毕竟考核半个月内只能申请一次,不要浪费这些不多的宝贵机会......”

话说到一半接待员小姐猛然停住,她似乎是有些难以理解地反复询问到:“你刚才说什么?”

最后,在陆晨星的坚持下,接待员还是恶狠狠地领着陆晨星来到一个小房间内,似乎是对这个小年轻不听自己奉劝的不上道感到恼火,她有些生气地对着陆晨星说道:“就这个木桩假人,用你最自豪的招式击打,什么形式都行,它会自动根据你的攻击强度来判断你的身体综合能力,给予评级的反馈。”

说罢,她还谨慎地盯着琉璃看了几眼,似乎是怕陆晨星作弊使唤这只经常跟她示威的青耳兔去代替测验。

至于陆晨星是不是灵兽师的可能性呢?拜托,她又不是瞎,白纸黑字卷宗内登记的信息清楚写着陆晨星是一名拳师,更何况那些尊贵的灵兽师们怎么可能会契约一只最低等的青耳兔?

木桩假人是工会找专业的道具师定制的高级道具,能够感应到包含精神力体系在内的绝大部分打击效果,从而给出最专业最真实的信息反馈。通常只要提示灯亮黄色则表示通过,红色则是说明冒险者还未到达F级水准,而绿色则代表冒险者综合实力已经超过F级了,甚至可以考虑朝着E级冲刺了。

毕竟数据不会骗人,不是吗?

而当摆好架势的陆晨星,悄悄用精神力借用了【力大无穷】技能之后,富含技巧兼具力量性的一套组合拳击打在假人身上后,小房间内只留下了不断闪烁的绿色光芒以及张大了嘴巴下巴快掉到地上的接待员小姐。

更甚的是当失魂落魄的她看到陆晨星淡定地去揭下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扯皮回忆的、取得初等水源灵晶的委托,并摸出一块半个巴掌大的、散发着淡淡莹蓝色光芒且富含水元素波动的结晶体时,她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主的意识,只留下长期工作以来的本能反应,就像一个复杂的精密工作机器一般秉公办事,当有旁人凑近了还能听到浑浑噩噩的她嘴巴里不断小声重复的四个字:“怎么可能。”

陆晨星知道小姑娘并没有什么坏心思,但是他也乐得给这个始终低看他的接待员小姐留下一点难以磨灭的记忆,他随意地扫视了一遍告示板后,接了几个比较简单的F级委托,打算等有空的时候顺便去完成了赚点小钱。

至于冒险者等级嘛......他有自信自己已经初步可以试着去挑战E级的晋升了,只是现在完全不急。

在契约完厄硫斯之后,陆晨星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能力得到了些许增幅,果不其然,配合着【力大无穷】的效果,他打出了让自己也吓一跳的威力,结合灵兽体前辈宝贵的记忆信息来看的话,他初步猜测灵兽体的契约存在着肉体同步,能够同化部分灵兽的特性,这和多重召唤一样是灵兽体强大所依仗的根本!

琉璃十分满意接待员小姐呆滞的模样,它趾高气扬地抬着头,好像成功晋升冒险者等级并打脸接待员的不是陆晨星而是它一样,一人一兔......当然还有躲在衣服的阴影里不见人的小黑球焦炭,就这么消失在佣兵工会的大厅。

穿过人来人往的拥挤繁华街道,走过飘香的高档酒馆和布置着昂贵装饰品的金碧辉煌商铺,陆晨星已经有点习惯了这座贸易之都的繁荣昌盛,他轻车熟路地绕进一个又一个的胡同巷弄,将所有的热闹都甩在了身后,来到曾经仅来过一次,却让陆晨星印象深刻的地方。

他本以为自己也许不会再回到这里。

这不过这一次跟初见时的模样并不相同,最起码大门不再是虚掩着,而是紧闭着。

陆晨星突然闪过了一丝不好的念头,他有些试探地,小心翼翼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门。过了一会,本就不抱着多大希望的他听到了吱呀一声,门被轻轻从里面推开的声音,并且从自己的胸膛处高度,钻出来小小的,“少女”的脑袋。

在看到是陆晨星以后,“少女”,也就是苏灵惜雀跃着回头朝里屋跑去,嘴里一边小声地喊着:“是小兔子来了!爷爷!我就说,是小兔子来了!我闻到小兔子的味道了!!”

还好,苏武和苏灵惜他们并没有离开这里,看来是自己多虑了,陆晨星也懒得去计较苏灵惜话语中为什么会是小兔子来了而不是他来了。

“哩!”

琉璃有点得意地看了欢呼并看了陆晨星一眼,好像是在埋汰他这个主人魅力真低,甚至要远不如它来的可爱。

“陆小子!!”苏武还未走近,熟悉的大嗓门就隔着大老远从门后飘了出来,这不过这一次,他依旧是怒瞪着双眼,有一种欲把陆晨星抽筋拔骨的冲动。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还知道回来找我们!上次才跟你说完常来玩玩!你转眼就跟本大师我玩失踪!!你知道灵儿丫头私底下偷偷念叨着你们几次了吗?!?”

“那个,其实我......”陆晨星被说得有几分羞愧,赶忙稍微交代了一些近期发生的事,当然只是受了点伤静养,以及成为莫迪斯初等学院学生的事情。。

苏武其实也不是刻意为难陆晨星,他这个人也只是比较好面子,虽然依旧是摆着一张脸,但是在听完陆晨星的解释后,还是缓和了几分开口:“先进来坐吧。”

这也不怪陆晨星对苏武苏大师持有着几分的尊重,要知道,没有苏武赠予的未知阶级道具“女妖的呼啸”,他可能已经埋骨那一片散发着腐朽气息的荒凉土地之上。

琉璃果不其然还是第一时间离开了陆晨星肩头,蹦蹦跳跳地扑到苏灵惜的怀里撒娇,苏灵惜也是想念了琉璃太久了,干脆就把整个小脸蛋埋进琉璃松软的毛发之内。

在陆晨星走进屋内以后,持有着【歌颂】级饰品“梅尔之碧青手镯”的苏武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陆晨星发生的变化,轻啧了一声问道:“陆小子你契约第二灵兽了?”

陆晨星知道自己瞒不过这个说不清楚到底是何级别的老前辈,只得老实回答道:“就在前一阵子,侥幸完成了契约。”

“哦?怎么不将其召唤出来?难道说你们学院没有教你吗?时刻保持灵兽的召唤是提升精神力的最有效途径。”苏武随口道。

陆晨星一时有些答不上来,头脑里闪过无数的问号,心想:有这事???

这也不怪陆晨星,毕竟他是半途插班的半吊子,并且他才刚刚办理完入学手续!到目前为止仅仅只上过一堂的历史文化课!

小焦炭慢悠悠地从陆晨星袖口里晃荡出来,也许是这间脏乱道具铺的光线足够昏暗,也许是它没有从苏武和苏灵惜身上感受到恶意和敌意,总之本就怕生的它总算情愿从陆晨星的袍下出来了,只不过离开陆晨星的袖口没多久,又不知道藏进了哪个阴暗的小角落里了。

不会说话的焦炭似乎很喜欢这种自己与自己游戏的捉迷藏。

苏武毕竟并非专业的灵兽师,饶是以他的阅历,也没看出小焦炭的所以然来,毕竟并非每个人都同洪泽一般,对灵兽有着深入和研究和见解,才能一下子判断出厄硫斯所属的品阶。

陆晨星本以为苏武会开口询问厄硫斯的来历,陆晨星不愿意欺瞒这位看似凶狠,实际待他不错的老前辈,可毕竟厄硫斯的来历并不太见得光不是?他也害怕连累到这与世无争的爷孙二人。

不过接下来,苏武的一句话,却是让刚刚坐稳的陆晨星险些跌坐在地上。

不过还好,他也早该适应苏大师的从不按常理出牌了。

苏武指了指门口,一脸疑惑地问道,“门外那个,鬼鬼祟祟有些奇怪的家伙,是你在学院里的朋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